吴小安:因果模型与传递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9 次 更新时间:2021-10-28 16:21:21

进入专题: 因果模型   传递性  

吴小安 (进入专栏)  
pp. 523–544.

  

   [8]  Ned Hall. ‘Two concepts of causation’[A]. Ned Hall John Collins and L. A. Paul.(Eds) Causation and Counterfactuals[C], MIT Press Cambridge, MA, 2004., pp. 225–276.

  

   [9]  Joseph Y Halpern. ‘Suffcient conditions for causality to be transitive’ [J]. Philosophy of Science 83.2 (2016), pp. 213–226.

  

   [10] Joseph Y Halpern and Judea Pearl. ‘Causes and explanations: A structural-model approach. Part I: Causes’[J]. The British journal for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 56.4 (2005), pp. 843–887.

  

   [11]  Judea Pearl. Causality: Models, Reasoning, and Inference[M]. Second Edition.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9.

  

   [12]  Joseph Y Halpern and Christopher Hitchcock. ‘Actual causation and the art of modeling’[J]. arXiv preprint arXiv:1106.2652 (2010).

  

   [13]  Joseph Y Halpern and Christopher Hitchcock. ‘Graded causation and defaults’[J]. The British Journal for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 66.2 (2015), pp. 413–457.

  

   [14]  Christopher Hitchcock. ‘Prevention, preemption, and the principle of suffcient reason’[J].  The Philosophical Review 116.4 (2007), pp. 495–532.

  

   [15]  Stephen Yablo. ‘De facto dependence’[J]. The Journal of philosophy 99.3 (2002), pp. 130–148.

  

   [16]  Stephen Yablo. ‘Advertisement for a Sketch of an Outline of a Proto-Theory of Causation’[J]. Ned Hall, L. A. Paul, and John Collins (Eds) Causation and Counterfactuals. Cambridge: Mass.: Mit Press, 2004, pp. 119–137.

  

   [17]  Ned Hall. ‘Structural equations and causation’[J]. Philosophical Studies 132.1 (2007), pp. 109– 136.

  

   [18]  Jonathan Schaffer. ‘Contrastive causation’[J]. The Philosophical Review 114.3 (2005), pp. 327– 358.

   [1] 作者简介:吴小安(1984-)男,江苏南通人,清华大学博士后,研究方向为因果性,死亡哲学,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wuxiaoan1984@126.com 。

  

   [2] 关于因果的讨论实质上还在一些简单的例子中纠结,当然私心是希望,如果能把这些最简单的例子弄清楚,就像在欧几里得几何中我们确认了几个基本公理一样,以此为基础我们可以处理更为复杂的情形,或者帮助我们处理那些我们直接很模糊的情形。

  

   [3] 读者可能会有这样的问题:如果没有一个从A 飞往C 的途中的一个子弹,为什么B不开枪?这里涉及到 刘易斯 关于反事实模糊性的标准解决(standard resolution),即反事实依赖是不对称的,“在这种标准解决(standard resolution)之下,回溯论证是错误的:如果现在不同,过去还将一仍其旧,但是相同的过去原因并不会导致相同的现在结果([6], p.457)。”

  

   [4] 因果依赖是不传递的(比如:假定由于 因果依赖于 , 是 是原因,且由于 因果依赖于 , 是 是原因,但是并不一定能得到 因果依赖于 ),正如我在接下来所解释的那样,刘易斯的定义使得因果是传递的。

  

   [5] “滚石”是一种很特殊的情况,因为石头滚落不只是会让一个人闪避也同样影响一个人的安危,而闪避本身有取消了这种威胁,正如哈尔彭([9], p.218)所提到的那种自体调节系统(homeostatic system),外在温度的升高导致了人中心体温的升高,转而又会导致人的自体调节系统起作用,于是中心体温又会恢复正常。它对应的因果图实际上是有两条路径,一条直接指向结果,一条要经过这个中间阶段再指向结果。

  

   [6] 注意这里的“=”,并不表示的是通常数学中的相等,而象是程序语言中的赋值语句(assignment statement),表示等号左边的值由右边决定。

  

   [7] 注意 的关系并不能在所对应的因果图中体现出来,图只表示变元之间的定性关系。

  

   [8] 在因果模型的信奉者看来,这个世界可以通过随机变元和它们的值而得到刻画,某些随机变元也许会对其他变元有因果的影响,而这些影响可以通过一个结构方程的集合而得到刻画。而用一个图来表达因果模型是有益的,图中每一个结点对应着模型中的一个变元,而一个结点到另一个结点的箭头意味着与前一个结点相对应的变元在与后一个结点相对应变元的方程之中。

  

   [9] 直觉上我们会觉得固定的值应该是实际的值,当我们说毛泽东是中国革命胜利的原因,我们实际上表达的意思应该是当所有其他开国元勋都投身中国革命的情况下,如果没有毛泽东,那么中国革命就不会走向胜利。

  

   [10] 之所以称这种反事实是一种非前索的(即 non-foretracking)反事实,是因为当改变原因变元的取值,非因果路径上的其他变元并不会随着原因取值的改变而改变,而是固定为其实际的值。原因变元取值的改变并不会影响非因果路径上变元的取值,哪怕原因变元有通向非因果路径上的变元的一个路径,在这个意义上是非前索的。

  

   [11] 上述想法和 ([15], [16])的因果理论中的想法非常相似。

  

   [12] 因果模型路径最为人诟病的一个问题就是并没有说清楚“什么才算是一个’适宜‘的模型”,而只是强调模型的建立更多是一种“艺术”。霍尔猛烈地批评了这个径路,强调结构主义者并没有给出一个好的变元选择的规则以及结构方程的真值条件,就大谈因果模型如何有用,实际上只是把因果的判定问题转移为一个并没有清晰界定的什么是一个适宜的模型的问题,”因果模型仅仅是提供了一个有效的方法来选择性地表达一个预先已经有理解的反事实结构的某些方面“([17], p.1)。但限于篇幅且与传递性问题并不太相关,本文将不会涉及这个问题的相关讨论。

  

  

  

   [13] 若无原因在侵权审判 (tort adjudication)中广为使用。它说的就是一个行为是一个伤害的原因当且仅当若无这 个行为(即这个行为如果没有发生),那么这个伤害将不会发生。实际上就是一个反事实的条件判定。

  

   [14]在哈尔彭的文章中 表示的是一个因果模型,而这个模型由两部分构成 ,其中 表示的是特征(signature),确切地给出了所有内在变元和外在变元,以及它们的可能取值。 表示的是一个可修正的结构方程的集合。  表示的外在变元取定确切的值,因果我们考虑的因果模型一般都是递归的,外在变元取值的确定也就决定了内在变元的值,因而确定了所讨论的背景。

  

进入 吴小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因果模型   传递性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逻辑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315.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