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小安:中西宗教改革之比较——从路德到加尔文与从太虚大师到星云大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5 次 更新时间:2021-10-28 15:18:50

进入专题: 宗教改革   因信称义   人间佛教   菩萨道  

吴小安 (进入专栏)  
其本身无价值可言,但基督徒须利用这些工具去建设圣洁社会,努力改善社会制度,以此荣耀上帝的圣名。所以加尔文派对政治问题的兴趣甚大,对经济,劳动,社会组织等问题亦大有兴趣。

  

   “财富本身无可指摘,不像幻想成性者所设想的那样……如果如此指责财富,这亦是对上帝的严重亵渎……天使曾把拉撒路……放在亚伯拉罕的怀里。亚伯拉罕是谁?一个富人,有家畜、银子、家庭,应有尽有。”

  

   所以加尔文不是一个只会抽象思维的知识分子,他是一个现实主义者,“重要的不是学会言谈,而是学会生活”,他建立了令人羡慕的医院,夜间收容所和慈善缝纫工厂。他开创了羊毛和丝织工业,这是日后日内瓦的财物。只是加尔文并不以这些属世界的问题作为最后目的,他的最后目的在于荣耀上帝。

  

   所以相较于路德身上所体现的思想家的气质,加尔文身上体现着的是务实苦干的精神,所以加尔文更多的是一个实干家,他的特长并不是创造恢宏博大的思想体系,而是善于化别人的思想于实践之中,纵观加尔文的一生,都忙碌于实现他的政教合一的神权政府的宏图,全身心投入到日常的教俗琐事之中。

  

   尽管路德的信义宗更平和、更富人情味,但某种意义上也削弱了它的战斗力,它仅在德国部分地区收到欢迎,而加尔文宗,“战斗的教会”,却在整个欧洲北部和中部传播。在随后的世纪,凭借着加尔文信徒对上帝的信心所产生的一往无前的决绝,

  

   “即使我们是世界上最粗野的俗物,即使有人嘲笑我们,往我们脸上啐唾沫,也绝对不会害怕这世界的种种侮辱,……因为我们被比拟为天上的星星。即使上帝的敌人做尽一切坏事……无论在这里向猪狗一样的恶人怎么欺侮我们……我们都像天上的星星一样。”[32]

  

   “对于我们来说,一个无与伦比的慰藉是我们得知上帝掌管一切事务……除非是他设定,什么事也不会发生……他把我们托付给天使,因而水火刀剑等等都不会伤害我们。”[33]

  

   终于在天主教势力的汪洋大海中闯出了一片自己的天地,“在尼德兰,加尔文教成为荷兰共和国的中坚;在大不列颠,它成为诺克斯领导的苏格兰宗教改革和英国清教徒革命的旗帜;在法国,胡格诺派虽然经受了‘圣巴托罗缪惨案’的浩劫,却仍然在1598年的《南特敕令》中争得了一定的权利”;在美国,以加尔文思想为旗帜的清教徒发动了独立战争,而且一直到20世纪初,加尔文教的“勤俭清洁”精神始终是美国文化的主体精神”[34]

  

  

  

   (三)星云大师对太虚大师的继承与发展

  

   在星云大师的著作中,提得最多的应该就是太虚大师了,敬仰之情,溢于言表,“大师是我一向所敬仰而崇拜的长老,大师的人格与德业,慈心与悲愿,一向是我所倾慕而愿意效法的。”

  

   对太虚大师佛教革新的理念,星云大师亦深为认同,“太虚大师对佛教提出的兴学理念:“教产革命,教制革命,教理革命”,成为我最早心仪的复兴佛教之不二法门。”从二十世纪下半期开始,星云大师在台湾继续着太虚大师的遗志,继续从理论与实践两个层面深入推动着人间佛教的事业。

  

   在人间佛教的理念上,太虚大师和星云大师多有相契之处。并在适应台湾社会的具体信仰状况和自身所处之时代境遇以及自己在弘法实践中的经验体悟,星云大师进一步完善推进着人间佛教的思想。

  

   太虚大师阐述人间佛教的方法、步骤为,由个人奉行五戒十善开始,渐而四摄六度,信、解、行、证而成佛果,星云大师也讲“五戒十善是人间的佛教,四摄六度是人间的佛教”。

  

   太虚大师强调佛教徒都“以佛教的道理来改良社会,使人类进步,把世界改善的佛教”,以达成建设人间净土的目标。星云大师也强调把人间创造为安和乐利的净土,“人间佛教重视当下的净土,致力于解决人间各种的问题,……佛教都对净化社会人心,维护人伦秩序,乃至对国家的政治、经济、教育、文化等建设,提出贡献”[35]。

  

   太虚大师提倡菩萨行。在太虚大师看来,佛在世时乃至正法的千年,是依声闻行果趣发起大乘心的正法时期,在印度进入的第二个千年,是依天乘行果趣获得大乘果的像法时期,而我们现在则是依人乘行果趣进修大乘行的末法时期,至于人乘行果趣如何进修大乘行,太虚认为

  

   “依着人乘正法,先修成完善的人格,保持人乘的业报,方是时代所需,尤为我国的情形所宜,由此向上增进,乃可进趣大乘行——即菩萨行大弘佛教。”

  

   星云大师也提倡菩萨行,强调将佛法落实到生活和世界之中,佛光四句偈“慈悲喜舍遍法界,惜福结缘利人天,禅净戒行平等忍,惭愧感恩大愿心”说的即是人间佛教的菩萨行谊。他号召佛教徒效法四大菩萨,

  

   “应以观音的慈悲,给众生方便,为众生服务;以文殊的智能,引导众生走出迷途,获得光明;以地藏的愿力,使佛法进入每个家庭,传遍世界每个角落;以普贤的功行,契理契机,随顺众生,行难行能行之事。”[36]

  

   纵观太虚大师一生著述演讲,其所涉及之内容洋洋大观,如“秋水时至,百川灌河;泾流之大,两涘渚崖之间不辩牛马。”“由个人而国运而世运,涉及经济。军事、政治、科学、佛学、剿匪、施政、生产、农村,乃至国际、外交”,相比较而言,星云大师尽管也面向极多,但还是有所侧重,则既不在佛理上有过多之纠缠,唯识与性空,中国佛教与印度佛教,大乘是佛说与否,这不是星云大师关心的问题,他只是顺着中国佛教的精神,顺着时代的精神,来阐述佛教之道理,且星云大师也不在时代思潮和事件,派系的斗争倾轧上牵涉精力,只是认定佛教现代化这个总方向,大胆的去做,从他的演讲和著述就可以看出,他深入到具体与我们升斗小民密切相关的细枝末节之中,以佛法的智慧,试图契理契机的对治生活的诸多问题,“大师说法不是思考自己要讲什么,而是想众生需要什么,别人想听什么”[37]随侍星云大师弘法翻译五十年的慈惠法师如是说。《佛教的财富观》《佛教的道德观》《佛教的政治观》《佛教的女性观》《佛教的福寿观》《佛教的政治观》《佛教的忠孝观》《佛教的未来观》《佛教对命运的看法》《佛教对社会病态的疗法》《佛教对民俗病态的疗法》《佛教对心理病态的疗法》《谈情说爱》,以上所述,皆是从佛教的教理和义理出发讲伦理,用理性引导本能。

  

   在星云大师弘法的前二十年,佛教在基督教呈包围之势的夹缝中生存,星云大师行人所不能行,忍人多不能忍,艰辛备尝,矢志不渝,

  

   “回忆六十多年前,在那个威权的时代,佛教在台湾并没有发展的空间,但我凭借青少年时期对佛教建立起的虔诚信仰,不断到各乡镇、渔港、农村去布教,因为化世益人就是我的责任。我们敲锣打鼓地喊道:‘各位台湾的父老兄弟姐妹们,咱们的佛教来啦!咱们的佛教来啦!’那些听到我呼声的民众,他们也无惧于蒋夫人宋美龄以异教徒身分的权威压制,都站出来跟我一起共同呼喊:‘咱们的佛教来了!咱们的佛教来了!’台湾的父老兄弟,大人、小孩鱼贯的拿着小板凳坐下来,专心听着跟随我的青年弘法队员唱歌、讲说故事。我们跨越语言、地域的隔阂,信仰里纯净的善美真心,我们彼此交融,心意相通。”[38]

  

   且在宜兰传教时期,星云大师所面对的对象大多都不是那些有佛慧根的善男信女,而是毫无任何信仰冲动,或者信仰并不具足的人,“每当我讲故事的时候,大众就像潮水一样,一步一步走来向我集中,等到故事讲完,开始讲道理了,大家又慢慢散去”[39],所以尽管“以佛教的道理来改良社会,使人类进步,把世界改善的佛教”说起来让人激昂振奋,但是如何去做,如何让艰深的佛法能打动那些毫无慧根的人,越挫越勇,再接再厉,却真正是一门艺术和能力。

  

   “门徒对耶稣说:“你讲道为什么总是用比喻?”耶稣说:“因为这些百姓的心是油蒙了的,耳朵发沉,眼镜紧闭,要等到眼睛看见,耳朵听到,心里明白,回转过来,我就医治他们。”

  

   耶稣也有同样的无奈和方便,所以星云大师说:“讲经说法,有时要以事显理,有时要以理明事,理事要圆融,要契理契机,能够将故事和佛学相结合,才是一场成功的演讲”,“再有光是讲说还不够精彩,若是能配合图片更好,所以我也向日本购买许多幻灯片,透过幻灯机投射出影像,就像看电影一样,很能够吸引人的眼光。当然,唱的比说的好听,宜兰佛教慢慢发展了以后,青年慢慢聚集而来,后来我就组织弘法队、歌咏队,带领着青年们用歌声下乡弘法,这在当时也为讲演开创另一种新的弘法方式。”甚至后来舞蹈也加了进来。从这些灵活机动的弘法方式中我们感受到的不仅是星云大师弘扬佛法的良苦用心,更体会到人间佛教的人间性特质。

  

   1987年台湾政治解严,星云大师的人间佛教事业也“万里御长风”,“佛光普照三千界,法水长流五大洲”的宏愿也化为现实,关于星云大师“深广地推进人间佛教实践层面的建设事业”的成就举世瞩目。

  

   总的来说星云大师已经完成了太虚大师提出的三大革命,除了教理上的系统、完善、深入之外,在教产革命方面,佛光山有自己完整的财团法人系统,且有自己的宗务委员会,不受“中佛会”领导,所有权使用权空前的统一,这是中国历史上的寺庙以及现在中国大陆的寺庙所无法比拟的,在教制上,佛光山也保持着一个严整的制度建设,比如1981年颁布,并多次修订的《徒众序列等级阶位办法》,对如何进入佛光系统,如何在里面修持,如何步步上升,有非常清楚的次第,是一套完备的制度体系。所以“星云大师不仅是二十世纪下半期现代人间佛教一位卓越的倡导者,更是二十世纪现代人间佛教一位卓越的创立者。”[40]

  

   当然星云大师最大的贡献除了把太虚大师所留下的理论骨架血肉丰满,系统地建构人间佛教思想理论体系[41]之外,还在于用通俗的,优美的现代白话,把佛教的智慧传递开来,让普通人也能够理解和领受佛法的智慧,

  

   “佛教里有一个情形: 你问他:“你到哪里去?”“我听经去!”,‘哪一位法师讲的?’‘哦,某某大法师!’‘讲的还不好?’,‘好极了!’‘怎么好法?’‘听不懂!’我就是为了这样的缘故,所以才揣摩、用心,努力的把所有的佛法,变成现代语言,讲来给大家都能听得懂,可以受用。这也是我这一生用功最勤的地方了。”[42]

  

莎士比亚感叹“没有芳艳不终于凋残或消毁”,但是他又傲娇的说,因为他的诗歌,他的文字捕捉到了她的美,所以只要文字在,她的美终将在万古长青“但是你的长夏永远不会凋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吴小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宗教改革   因信称义   人间佛教   菩萨道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宗教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308.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