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小安:死亡的剥夺之恶与模态可能世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6 次 更新时间:2021-10-28 09:49:31

进入专题: 伊壁鸠鲁   卢克莱修   剥夺理论   模态可能世界  

吴小安 (进入专栏)  
那么这种剥夺算不算是一种恶或者是一件坏事?如果当事人没有意识到这种剥夺,那么是否对当事人而言是恶?这个论证总结为一句话就是:你所不知道的不能伤害你。所以在享乐主义者看来,人只有存在的时候才体会到痛苦和快乐,才会有剥夺之恶,当死亡降临,已经不再存在,也不再有快乐和痛苦的感受,自然也感受不到自己被剥夺的善,所以死亡不是恶。

  

   我们可以把这个论证重述如下:

  

   a)         某些事情对于某人来说是恶,只有当某人感觉到了这些事。

  

   b)         死亡并不能为死者所感觉。(既然人已经死了,他根本就不能感觉任何事情)

  

   c)          因而,死亡并不是恶

  

   对上述引文的解读,还可以归结出反驳死亡是恶的第二个论证:

  

   问题二: 如果死亡是恶,那么承受这个恶的主体是谁?他又是什么时候经历的这个恶?因为只要一个人存在,他就没有死,一旦他死了,他就不再存在,似乎不存在一个时间,这个不幸的死亡可以降临到不幸主体的头上。

  

   a)         如果某事是不幸,那么它必是和某个主体相关的和在某段时间内降临的)

  

   b)         如果一个人死了,那么他停止存在。

  

   c)          如果某事物不存在,那么不幸就不能置于它之上,那么也没有时间把不幸置之于它之间。

  

   d)         因而,死亡不能够置于一个主体和某段时间之内。(由b、c)

  

   e)         因而,死亡不是恶。(由d、a)

  

   下面这个对死亡之恶的反驳出自哲学家卢克莱修:

  

   “回头瞧瞧,那些我们出生之前的永恒的时间的过去岁月, 对于我们如何不算一回事。 并且自然拿这个给我们作为镜子, 来照照我们死后那些未来的时间。 难道里面有什么东西显出这样可怕? 难道一切中有什么东西那样悲惨? 难道它不是比任何睡眠更平静更好?”

  

   问题三: 出生之前的不存在和死之后的不存在,既然我们对于前者并不介怀,同样是不存在,我们何必对后者耿耿于怀呢?

  

   a)         在我们出生之前的无限时间我们不存在。

  

   b)         在我们死亡之后的时间里我们也将不再存在。

  

   c)          所以两个时间段同样是不存在。

  

   d)         既然我们从来不觉得出生之前的时间里我们不存在是恶。

  

   e)         那么我们也不应该认为我们死后的不存在是恶。

  

  

  

   1、对问题一的回答

   从享乐主义对于善恶的定义可知,他们是极端的“脚踏实地”派,认为一个人所体会到的快乐和痛苦才是善恶标准之所在,至于那么我们未曾觉知的不肖毁誉则无需介怀。因为它让我感受到痛苦所以它是恶,痛苦是恶的原因。和康德所谓“世界上唯有两样东西能让我们的内心受到深深的震撼,一是我们头顶浩瀚灿烂的星空,一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德法则。” 是完全背道而驰的。对康德而言快乐和痛苦所占的权重是远远不及道德和理念对于他的意义。

  

   首先,当然我们可以卓然裕然的举出很多例子出来说明我们关于善恶的价值判定远不是这么偏狭[2],他们的标准并不能覆盖大多数情形:

  

   “即使一个人被他的朋友出卖了,被他的朋友在背后嘲笑,一些人对他表面客气,背后诋毁,只要他最后还是懵然无知,且并不会因此遭罪,那么这就不能算是一种不幸。这就意味着如果一个人的遗嘱执行人对他的身后要求置若罔闻,那么他就不算受到了伤害,或者,他死了之后,所有人都一致认为,奠定他声名的那些文学作品都是他的一个28岁死于墨西哥的兄弟写的,那他也没有受到伤害” [4, pp.4]。

  

   这些结论是和我们常识的理解是相符的,在日常生活中,如果一个人被朋友欺骗和背叛,尽管他并不知情,但我们还是认为他被伤害了,这件事情对他而言是恶。

  

   这里涉及到我们怎么来理解价值(一件事情是善还是恶)的问题。在Nagel看来价值既可以是一种相关性的性质,也可以是一种非相关性的性质,两者按照具体的情况而定,并不相冲突。“有些价值的判断是非相关的,存在某类善恶,是某人在某个时间所有,是由他那时候的情形决定的” [1, pp.4–5],比如我被黄蜂咬了一口感受到疼痛,疼痛现在对我而言就是恶,现时的疼痛就是一个非相关性的性质,它只与我现时的感受相关。

  

   但是生活中有太多的事情,通常我们要俯览这个人的历史,事情前前后后地比较,在“总体地判断”之后,我们才能够说这件事对他是好还是坏,是善还是恶,他本人那一时刻的经验和感受倒反而不那么重要了。比如我们也许认为生病是一件坏事,但是如果进医院之前,他的生命悬于一线,但是进医院之后身体逐步在恢复。所以他现在尽管还在病中,身体备受煎熬,但相较于以前的状况,也算是好事了。更有甚者,当我们判定一件事情是善还是恶的时候,一个人的生命是有价值还是没有价值的时候,个人的喜怒悲欢恰恰变得无足轻重。李煜做了亡国之君,从个人而言,春花秋月的日子一去不返,从此颠沛流离,命悬于他人之手,但是他个人命运的不幸却是中国文学的大幸,“问君能够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从此中国多了一个伟大的词人(他从一个历史上只可能留下一个名字的小国之君,变成了被传唱千年,老弱妇孺都耳熟能详的伟大词人)。 所以死亡之恶也是一样,我们想到死者如果没有死,还能继续生活下去,享受生命本身的善,但是逝者已逝,这些可能性的善飘然而逝,所以我们会觉得那是恶。

  

   这些反例是无可辩驳的。的确,很多时候我们都会认为那些尽管未曾被我们觉知的诋毁和背叛就是恶,所以享乐主义的价值观似乎一下子就被摧毁了,自然它的论证也就应声而倒。留给享乐主义者的问题就是: 如何修正原先的理论以容纳上述的反例呢?一种可能修正是:为什么背后诋毁是恶的?是因为“如果他们觉知到了这些诋毁和背叛,他们是会痛苦的”,所以这些诋毁和背叛是恶。这样的解释之下,似乎可以消解反例对于享乐主义理论的破坏,而且人却觉知不到死亡,以为当死亡发生所有的觉知能力也就终结了,所以死亡依然不是恶。但是从这个修正我们可以看出享乐主义理论家和剥夺理论家在价值判定上的根本差异。在享乐主义理论家看来善恶判定的因果链应该是这样的:背叛  痛苦  恶;但是剥夺理论家看来则应该是:背叛  恶  痛苦。这种差别其实是可以理解的,享乐主义哲学家是他们那个时代的离经叛道者,他们不信上帝天命,藐视礼法规则,认识正是这些条条框框捆缚了鲜活的生命,且“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他们矫枉过正,强调价值的设定要回到个体本身的痛苦与快乐。

  

  

  

   2、对问题二的回答

   问题二实际上是从问题一中衍生出来的,根据享乐主义痛苦是恶,快乐是善的前提,在根据只有当人活着的时候才能体会到快乐和痛苦的事实,我们可以得出:既然死去的人不再存在,体会不到快乐和痛苦,那么死亡不是恶。而我们已经驳斥了享乐主义关于善恶的价值判断标准,按理说,以享乐主义价值观为基础的问题二的论证自然也应该是不攻自破了。

  

   问题二乍看起来的确咄咄逼人:如果死亡是恶,对谁而言是一种恶?对生者而言不是恶,因为死亡还没有发生;对死者而言也不是恶,死者已逝,不再存在,所以无所谓恶。同样恶也没有发生的时间,活着的时候恶没有发生,死了之后,没有承受恶的主体,同样恶也没有发生。上述的论证也同样可以转化为对死亡剥夺理论的质疑:如果死亡是恶是因为对善的剥夺,那么它剥夺了谁的善?当然,按照同样的逻辑,不存在这样一个主体。这个善的剥夺发生在什么时候?同样也不存在一个剥夺的时间。

  

   内格尔给出了他本人对于这样一个问题的回答:“对一个主体的人而言的大多数的善与恶都是通过他的历史和可能性而得到判定的,而不仅仅是他在那一刻的绝对状态 — 当一个主体可以确切的处在一个时空序列之中,但是降临在一个人头上的善与恶却并不必然就是这样。”[1, p.5]

  

   内格尔反驳了享乐主义者关于善恶的狭隘定义的基础,指出了很多事态的善恶判定都是通过对个人历史总体上的比较之后而做出来的,价值是一个关系性的概念。以此,他给出了对于问题二的回答:

  

   a)         如果死亡是恶,谁是这个恶的承受者:主体(the subject),从他后面的所举的严重性堪比死亡的例子可知[3],他这个主体应该是生者的意思。所以死亡对于活着的人而言是恶。

  

   b)         死亡之恶是何时发生在这个主体身上的呢?内格尔以否定这个问题本身的合理性来回答这个问题。正如我们会说“姚明比秦始皇身高要高”,然后你接着问“什么时候?” 这个问题本身就没有意义。

  

但是在笔者看来享乐主义的论证本身就有自相矛盾之处。根据其理论,活着的时候死亡还没有发生,所以死亡对于生者而言并不是恶。这个论证本身是很成问题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吴小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伊壁鸠鲁   卢克莱修   剥夺理论   模态可能世界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逻辑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29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