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便含含糊糊地说:“我晓得了,回去我们商量一下。”

  

   他继续往南走,转过墙角,没听清老高还说了些什么,管毬他呢,见丁书记当紧。

  

   丁书记和武装部刘部长商量事情,看来他们也得到了消息。刘武装说:“正要找你,这两天形势发展太快,老高要夺公社的权,我和丁书记商量好,权他们可以拿走,但是枪不能夺。权不过是几个木头坨坨,枪拿走会出人命的。”

  

   王嘉仁说:“主席说,枪杆子里边出政权,你拿着枪,还能叫他来夺权?怕什么呢,他要是真来,就像收拾仝老师一样,把狗日的拿下!”

  

   丁书记摇摇头:“不行,都是群众,这样做会引发群众斗群众。再说,老高是老革命,立过战功,人口碑好,有号召力,跟他来硬的,群众会咋样看我们?这是一股风,上头要踢开党委闹革命,县政府的权都被县联指夺了,咱公社的能保得住?我有个意见,这几天风头硬,我想让刘部长把民兵集中起来,训练几天,给咱们壮个胆,训练完,去城里游行。刘部长考察过,县联指的人思想趋于保守,夺权是为了避免权力落在县联总手里采取的先发制人做法。夺权后,刘县长这一班人除了接受批斗外,还在继续工作,以保证政府正常运作。形势所迫,背后没有个靠山,眼看着没有办法生存了。当然,农业社不一定要加入群众组织,但是,我们要把观点亮出来。党委现在只能依靠你们了。”

  

   形势严峻。王嘉仁没有想到问题这样复杂。他听刘二讲过,古时候有个八王之乱的故事,说是弟兄间为争王位打得你死我活。可现在歌里唱道:毛主席,全国人民都是你的儿女……你的儿女就要大打出手了,你看不见,不制止,为什么还一个劲的鼓动呢?他痛苦地摇了摇头:“我解不开,解不开呀!”

  

   刘武装说:“今天的谈话不要外传,跟谁都不能说。”

  

   王嘉仁点点头,默默走出公社大院。刘家兄弟的事情被他扔在了脑后。

  

   真个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山雨欲来风满楼。

  

   8 身在高处不胜寒

  

   张永利的妻子叫李楠,是报社的收电员,负责接收新华社发来的传真电讯稿。报社的住房紧张,只有两排小平房,除了一些单身记者,编辑外,连社长总编也住在社外。考虑到收电员要上夜班,社里专门给李楠分了一间小屋。张永利在县府也没有住房,便把家安在了报社。

  

   张永利抵家的时候,李楠头上还带个耳机,随着电传机吱吱的响声,将一条纸带从机器里缓缓地吐了出来,她熟练地将纸带撕断,粘贴在一张纸上。张永利放下行李:“还忙?”

  

   李楠点点头,示意他坐下:“四川大规模武斗了。”

  

   张永利一头雾水:“什么叫武斗?”

  

   “两个不同观点的群众组织互相打。”

  

   “有这种事?”他立刻联想到,刚才过大桥时,看见那些戴着柳条帽,手持铁矛,木棍站岗的人。他忽然觉得身上发凉,还真要动刀动枪呀?他对县城里发生的事情知之甚少,感觉到不平静,但没有想到这么严重,看来,双龙街不通班车,红卫兵也不再来是有原因的。

  

   李楠取下耳机,将机器关了,这才问:“路上还顺利?”

  

   “还好,过大桥时盘问了几句。”随后,他把县政府叫他回来的事告诉了李楠。

  

   李楠一脸忧愁,连着叹气:“还不如不回来,城里乱成了一团麻。回来后,没你的好日子过。”

  

   张永利说:“我最发愁的是咋么面对刘县长。让我揭发他,做不到。”

  

   “刘县长天天挨批斗,最多时,一天被斗了八回。老汉的腿都站肿了,脖子上被铁丝勒出一道壕,这么下去,非要了老汉的命不可。”李楠忧心忡忡地说,“人家不会用这种办法折磨你吧?”

  

   “不知道。”张永利说,“我不是当权派,大概不至于吧。”

  

   “常山菊说,你是刘县长的狗腿子,帮凶。你要操心,这个婆娘不是省油的灯,一个做饭的,摇身一变,成了县联总的头头,整天领着一帮人,批这个,斗那个。这几天放出了风,要和地区联总联合,说他们组织小,力量小,受县联指的迫害。不晓得要成什么精。她能放出这个口风,怕是要给你下牙爪呢!”

  

   “那咋办?”张永利说,“我也没有得罪她。再说,她这人也不能无情无义,她日子过不下去时,刘县长把她调到县委,就不念别人的一丝好处?”

  

   “常山菊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跟个人私情无关。刘县长把持县政府这么多年,执行的是资产阶级路线,走资本主义道路,不把刘县长打垮,革命无法顺利进行。”

  

   张永利有些不解:“这些话,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李楠直接了当地说:“常山菊找我来说的。她拉我加入他们的组织,还让我对你说,只要你肯反戈一击,揭发刘县长,她不但保你没事,还想让你当副头目。”

  

   “你怎么说的?”

  

   “我说,男人的事,我管不了。持什么观点他自己定。”李楠问,“你打算咋办?”

  

   张永利说:“不晓得,让我看看再说。我弄不懂,每个人必须有观点吗?我谁也不参加会怎样?”

  

   李楠说:“天真,当权派没有观点。你不是左派就是右派,不是联指就是联总,没有中间道路可走。假如不把自己归在一个组织里,你就没有娘家。”

  

   “那你是哪一派?”他觉得有些不大对劲,按说,他在外边好几个月没有回家,小夫妻见面,应该亲热一些,上床滚才对,可是,他忽然觉得好像没有家的感觉,少了温暖,多了严肃。他疑惑不解地对妻子说,“看来,你有观点。”

  

   李楠直言不讳:“报社是两派,我倾向联指。”

  

   “联指不找刘县长的麻烦?”

  

   “咳,咋样说你才能明白?”李楠说,“刘县长是当权派,谁都有斗争他的权力。不跟他划清界限,不斗争他,咋体现革命群众的斗争精神?下午你到县政府去,了解一下情况再做决定。依我看,你可以见见常山菊,她既然拉你入伙,大概有她的理由。到中午饭时了,你拿饭盆去灶房买饭,饭票在抽屉里,让我把剩下的纸条贴完,下午要排号外:文革小组说,革命进入新阶段,文攻武卫!”

  

   张永利拿了两个搪瓷盆出了家门,李楠的严肃让他感到了革命形势的紧迫,任何人的脚步都无法停滞,只有往前走才可能有出路。报社里的人和他很熟,很多人都和他打招呼,他这个人平时爱热闹,和人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打牌下棋,可是,眼前的气氛不大对头,售饭口只有两个,每个窗口前排了一队人,有一个窗口的人明显少一些,他想站过去,另一队的石记者忽然喊他:“小张,过这边来。”他以为对方要和他说话,便走了过去。石记者贴着他的耳朵说:“那边是联总的人,别和他们为伍,一群杂种!”

  

   张永利吃了一惊,买饭也要有观点?他立刻意识到,这下坏事了,自己站在联指的队里,别人一定会以为他是联指的人。为了消除误会,他对老石说:“我忘了带饭票,回去取。”

  

   石记者说:“我替你交。”

  

   “不用了,几步路。”他赶忙离开饭堂打算等别人买完了饭,再去不迟。谁知,他在院里呆了一会,再回饭堂时,买饭的只有戴着高帽子的老蓝,老崔几个人,他没有敢和谁说话,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排在黑帮们的后边,买了饭,端回家里。

  

   他长长地吁了口气,前方的路上,布满了陷阱,稍不小心,就会坠落。按照李楠的安排,下午,他去了县府上院,在一个会议室里,他见到了常山菊。常山菊正给几个人布置工作,见他来,热情地说:“欢迎你归队。”说着,挥手让其他人先出去。

  

   “李楠说,你找我?”

  

   “是,革命运动如荼如火,你守在乡下能干成个甚?回来了好,我这里人手少,你有基层工作经验,又有文化,需要你帮我一把。”常山菊主动伸出了橄榄枝。

  

   他有些为难,好在有李楠事前的告诫,心里有些准备。他淡淡地笑着说:“我刚回来,两眼一抹黑,县里是个什么情况,一点也不清楚,你容我再观望几天。”

  

   “也行。”常山菊呵呵笑着说:“我就这臭脾气,心急。革命烈火把我的脑子烧得快要炸了,双龙街动静不大?高登云来找我,诉苦,我说,搞运动,还是要发动群众,只要群众觉悟了,什么事都能办成。”

  

   张永利说:“老高这人心急,其实,双龙街动静也不小,把万佛洞都砸了。不过,不像城里,拦住人就问观点。”

  

   常山菊说:“观点是个屁,那是哄人呢。他嘴上说拥护联指,心里头向着联总,谁能看出来?真正要说有观点,是要和上头一致。全国人民一个观点,搞好文化大革命,让老人家放心。”

  

   张永利问:“老人家有甚不放心的?全国人民不都是他管着吗?”

  

   常山菊愣了一下,但很快又笑了:“臭文人,你把我装到壶里了,差点上你的当。我看这局势,上头肯定是有分歧,让老百姓造声势,好多地方都分成了了两派,根子在当权派,一派要保,一派要打。你说这种做法能让群众满意吗?不能,所以,我们要把刘县长批倒批臭,再踏上一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张永利说:“我还是不大明白,刘县长待你也挺好的,当年,他树立你为红旗手,劳动模范,后来又给你调工作,你不念他的好处?”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