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张永利聪明。张永利虽然呆在自己的窑里,很少出门,但他从来串门人的嘴里,从吃派饭人家的闲聊里,完全掌握了金猴队红卫兵的动向。他预感到,让红卫兵们这样毫无节制地闹下去,双龙街的社会秩序会乱成一团麻。刘大跩来告状,说仝老师命令部下殴打他,说贺医生也拿枪吓唬他,双龙街快成了土匪的天下了。他想,红卫兵们敢到市民家里抄家,就敢到农民家里来折腾,就会有更多的群众对红卫兵产生敌意。还有,贺医生一个人就能成立战斗队,甚至拿枪吓唬人,无疑会助长人们无法无天,老子天下第一的歪风邪气。再退一步说,假如,双龙街出现十几,二十个这样的战斗队,又有谁能控制局面?一定会产生严重的动乱。他决心早作准备,一定要将这个苗头掐死在萌芽状态!

  

   这天晚上,张永利召集队干们开会。支部书记得了严重的肝炎,一直在县城里住院,生产队的担子基本上由王嘉仁担着,刘贫协,刘刚,妇女主任盘花几个人协助王嘉仁做些日常工作。张永利把自己的忧虑对大家讲了,他说:“我们是农民,本质工作就是种地。革命再重要,也不能把我们的镢头把夺走。现在形势不明朗,上头一天能发三个文件,究竟咋样搞,我心里没有数。认识水平低,走快了,怕掉到沟里去。走慢了,又怕人家追究责任。两难。依我看,不如把握住一点,坚持现在的做法,种好地,多打粮,人说,家里有粮,心里不慌,革命的事,随大流。上边来了新精神,先看,再看,有条件地执行。你们看行不?”

  

   大家不说话。大家从这段时间街里发生的事情上,也看出了一些问题,大多数人心里紧张,害怕革命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谁也不敢保证自己就是心红根正的红三代,老贫农还可能有过富亲戚,尤其是在联姻不超过五十里地的双龙街,找不出白纸一张的人。队干们发现,这次跳得高的人,在群众中口碑都不佳。刘贫协说:“我的儿也成祸害了,我拿他们没有办法,要不办个学习班,关他们两个月,省得跟着老高跳神!”

  

   王嘉仁说:“老刘你这话就差了,是向外推卸责任。你的儿,该打该骂由你,我们管他们是哪根葱,哪头蒜?人家仝老师打大跩,我看打得有理,还好,才是十块钱,要是他仗着有个红袖箍,把谁家的女子拉倒玉米地里,恐怕就不会是挨打的事这么简单!”

  

   刘刚也说:“办学习班,咱们没有权,最少也得公社出个通知。我听刘武装说,公社要成立红卫兵接待站,要不给丁书记说一声,叫大跩二跩去帮忙,兴许是个好办法,也叫你儿们跟着有文化的人学学,把心收收。”

  

   张永利想了想说:“也是个办法,谁碰见丁书记谁去说。大跩二跩这种人稳住了,别的人不会闹出大乱子来的。”

  

   盘花说:“街里有几个女娃跑城里去了,有人看见他们和红卫兵一起游行,听说是常山菊叫去的。”

  

   “常山菊?”张永利说,“这个名字耳熟。”

  

   “人家可是大名人,”盘花说道:“我们的榜样,大跃进红旗手。早先,在配种站拉‘公子’,配种站倒塌后,又进了机修厂,机修厂解散后,跟蹲点干部去了县城,刘县长把她安排在县政府机关灶做饭。后来,找了个机械厂的工人嫁了,可惜,拉了几年公子,自己不会生养,前年,老汉得了绞肠痧死了,一个人在市场沟住着。她是我们上川人,有时候也回来看看,去年我还见过。”

  

   张永利问:“我应该认得,是不是长得有点黑?下巴处有个痣?”

  

   “就是。”

  

   张永利说:“我叫她老常,不晓得她有这么好听的名字。听你这话话里有话,作风不好?”

  

   “寡妇门前是非多,也不一定作风不好。这人好强,有回民兵打靶比赛,三枪三中,三十环,把男人们都镇了!”

  

   张永利说:“没啥,她也就是个做饭的,不会带着红卫兵回双龙街吧?我估计,她对咱们构不成大的威胁,不说她了。刘刚,你们民兵有多少支枪?”

  

   “十二支七九枪,每支枪配五发子弹。”

  

   “医生的枪谁管?”

  

   “刘部长管,和我们无关。”刘刚说,“刘部长特地叮咛我,要管好枪,这东西不敢落在外人手里。我理解,他是怕红卫兵拿走,要不,咱们上缴了,放在社里挺担心的。”

  

   张永利说:“先不忙,看看局势发展。严格说,农民手里握枪杆子不合适,你拿着不敢打人家,人家夺走,就敢调转枪口打你。明天拿出来用一回,仝老师他们要斗争和尚,想办法把事情搅黄。还有个重要的事情给你们通报,县委叫我立即回县里。县里成立了两派组织,都要揪斗刘县长,他们要我揭发检举刘县长。我估计这一走,早了回不来。我走后,遇事你们商量着办,在分配上想想办法,尽可能留住人,保证有人上山劳动,不管咋样,人心不能散了。”

  

   “你要走?”王嘉仁站起来说,“你走了我们咋办?这一年里,大事小事我们都听你说,往后,我们去问谁?县里也不能这么不讲义气,半路歇火。”

  

   张永利说:“我也不想走,没有办法。回去以后,日子不好过。刘县长待我好,我说他好,有人不满意。我说他不好,夯口,我说不出来。难!”

  

   众人陷入在沉默当中,不是说革文化的命吗,咋么革到人头上了?刘县长和刘贫协是本家,他开始担忧,刘县长要是被打倒,这把火会不会烧到双龙街的大刘家?还可能会有谁被牵连?他有些不安,说:“解不开,临老了,你们叫我当贫协主席,头你们掌着,让我往东我往东,叫我往西就往西,人家不会把我也革命了吧?”

  

   王嘉仁说:“看你那个胆子,你是贫农,是依靠对象。再说,就是刘县长有问题,跟你也不沾边。他又不回来,能连累上你?”

  

   刘刚说:“胳膊拧不过大腿,张干部把话都说清了,双龙街咱们管不住,最少得把农业社管住。我估计,农业社也会有人跑出去,要走就让他走,只要他们不在咱眼皮底下捣乱,爱干什么叫他们干去。毛主席叫他们去革命,毛主席自然有办法管束他们。张干部刚才提议有道理,改变农业社的分配办法,加大按劳取酬的力度,让不劳动者不得食。”

  

   王嘉仁说:“回头开个社员大会讨论。你们说,和尚往哪里安排?”

  

   盘花说:“不如搬到饲养院,和刘二做个伴,人老了互相有个照应。寺台山那个地方太偏,生了病,人都不晓得。”

  

   王嘉仁说:“行,就这么办,叫和尚跟刘二喂牲口。老刘你明天叫上两个人,拉个架子车,帮和尚搬家。我给他收拾窑洞,盘锅灶。”

  

   第二天一早,赶在老和尚的批斗会没开始前,张永利离开了双龙街。这两天班车不往双龙街开了,只到三皇庙,王嘉仁把自己的自行车推来,将张永利的行李捆扎好,安顿张永利,到三皇庙时,把车子交给供销社的小任带回来。

  

   张永利上午离开双龙街,下午,贺医生回来了。医生依然和走时一样,身上背着包,肩上扛着红旗,兴致勃勃出现在双龙街上。

  

   医生说,他要去北京,到红卫兵接待站被拦住了。人家告诉他,机关干部不得串联,不受红卫兵待遇,不给饭吃,不许免费坐车,也不给安排住处。最重要的是不给发通行证,弄不好,半路上会当盲流人员收容。所以,他回来了,要坚持原地闹革命。

  

   医生还将红旗拴在了卫生院门口的一棵柳树上,让走进双龙街的人都能关注到他,承认他的权威。他与老婆的争吵依然继续,不过现在指责起老婆来,使用的都是新名词。他说:“女人家,头发长,见识短。参加革命的人,要有观点,有立场。”

  

   什么叫观点,老婆不懂。

  

   “观点就是看法,立场就是屁股往哪边坐。”

  

   老婆讥笑他:“出了几天门,话也不会说了。老娘的观点没变,你就是个坏人,神经病,害群之马。老娘的屁股坐在炕上,稳稳的,你还想说甚?”

  

   医生说:“立场对了,造反有理;立场错了,死有余辜!”

  

   老婆说:“火化了,你狗日的就没有骨头了。”

  

   “你他妈的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货。”医生气得干瞪眼,跟这种人说革命,真个是对牛弹琴。罢罢罢,好男不跟女斗,他要去找仝老师。这次出去虽然没能去北京,但在县城里的经历让他眼界大开。那天,他从红卫兵接待站出来,正愁着没有地方可去,忽然看见一队红卫兵,举着旗,喊着口号要去南关揪斗刘县长,他跟了上去,一个红卫兵挡住了他,他把红旗有意让对方看看。

  

   “乡下来的?”

  

   “是。”

  

   “什么观点?”

  

   观点?什么叫观点?医生闻所未闻,不过他很聪明,随口说:“和你一样。”

  

   “是革命战友!”对方高兴地捏住他的手使劲摇,“欢迎欢迎,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随后,向其他人喊,“乡下的战友支援我们来了!”

  

   众人鼓掌,医生有些受宠若惊,他立刻明白了观点这两个字的分量。观点一致就是同志,是战友,观点不一,就是对手,是敌人。他高举拳头回应:“向你们学习,向你们致敬!”

  

   依然是一阵欢呼,一阵掌声,他被人簇拥着走进县府大院,参加批斗刘县长的大会。

  

   刘县长被押了上来,脖子上挂着一个巨大的铁牌子,佝偻着身子站在台子一侧。发言的人声嘶力竭,述说县长的累累罪行,但没有几句话钻进医生的耳朵,他不关心这个,刘县长干了些什么事和他无关,他迫切地要知道和他坐在一起的这伙人是什么观点。他看见旁边坐了一个很漂亮的女学生,好像不太关心台面上的事情,小声问:“你是什么观点?”

  

   女学生连头也没抬:“联总。”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