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老高说:“让我想想,丁书记你晓得我是个大老粗,对上头的精神理解不来。实在没钱,我也不为难你,我们自己想办法。”

  

   仝老师不服气,还想和丁书记辩论,被老高拉着出了公社大门。

  

   “看见了吧,”仝老师气愤不已,“走资派还在走,对革命群众什么态度?”

  

   老高叹口气:“革命的时机不成熟。这样,我去趟县城,看看别人是咋个闹法。”

  

   “你也去串联?”

  

   “要串联,不串联势单力薄,革命洪流不会到来。我走后,你们按咱们原来的想法,继续破四旧。要操心,张永利农业社那边按兵不动,一定有名堂。假如农业社的革命没有发动起来,光靠机关单位,这革命没有后劲,现在离学生放假也不远了,放了假,老师回家,学生离校,我们就成了光杆司令,革命的力量会自生自灭。要抓紧时间,干出几件大事来!”

  

   老高的想法让仝老师心服口服,老人们说,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这话是有道理的,自己咋咋呼呼,光知近忧,不知远虑。老高做事远胜一筹。从此,两人的角色从心里来了个完全的对调。

  

   老高走后,仝老师立刻召集人马,上双龙街各家各户收集四旧。学生娃娃们判断不来什么是封建糟粕,什么是革命符号,乱拿一气,上炕揭年画,扯书法,书本除了课本外,一律没收,甚至连人家的铜马勺,绣花鞋,白铜水烟袋,锡壶,鞋拔子,反正上边有图案的东西无一幸免。这不是明火执仗的抢劫吗?市民们纷纷去学校告状,给校长述说仝老师的罪行。常铁匠说家里丢了十块钱,要仝老师赔偿。仝老师也有些心怯,他分析,学生们偷钱的可能性不大,唯一有顺手牵羊嫌疑的人就是刘家兄弟。他把大跩二跩叫到窑里,责问他们谁偷了人家钱?二跩矢口否认,发誓钱不是他拿的。大跩也否认,仝老师警告,如果不把钱还给常铁匠,就把两人送武装部(代行派出所职能),严加拷打!

  

   “你们这是给红卫兵脸上抹黑。”

  

   “这是破坏革命的行为,送县城,判个十年八年。”

  

   刘大跩还是不认账,说话打起了磕绊。仝老师叫来几个高年级学生,把刘大跩按倒在地上,将衣服剥光,一个学生在衣服里搜出十块钱。

  

   仝老师将钱拍在桌上:“狗日的,做了贼还敢抵赖,给我打!”

  

   人多势众,刘二跩本来还想和学生们对打,现在看仝老师有证据在握,也不敢造次。刘大跩被打得鼻青脸肿,仝老师才让学生们罢手,他宣布,将刘大跩永远开除出红卫兵,当场收缴了刘大跩的红袖箍,一行人押着刘大跩往西边的铁业社去,给常铁匠还钱道歉。

  

   这次行动,仝老师有得有失,得到了群众的谅解,人们终归看清了,仝老师是个好人,有正义感,知错改错,也开始对张永利吃烩饼的事情进行反思。当然,仝老师还得到了不少四旧物件,他变得聪明了,让学生们都拉到公社院里,交给丁书记处置。但是,红卫兵的声望在下降,人们普遍认为,仝老师的行为有些莽撞,革命是每个人的自觉行为,不应该由他人强迫进行。讲清楚了道理,市民们会自觉主动上缴四旧的。

  

   当然,事情并没有就此打住,仝老师把革命的对象选在和尚头上。害怕走露风声,他连着两个晚上没有睡觉,关着门写大字报,刷标语。要说四旧,非和尚莫属,和尚代表了封建思想,牛鬼蛇神,以前还给人做道场,念经,是可忍,孰不可忍!更不能容忍的是,他早先巨然跟宋校长说,想给学生们教古文,讲佛教的道理,教义。这是多么赤裸裸的挑衅呀!树欲静而风不止,阶级斗争天天有,得时时刻刻警惕。

  

   今天是二十四,集日,正好是星期天。仝老师做了周密地安排,提前在供销社的铺板上贴出了海报,通知市民,村民们上午十一点开斗争大会,至于斗争谁,他没有提前说,就想搞个突然袭击,去抄秃驴的家,把老家伙抓来。并且提前写了几个发言稿,批判材料,交给几个红卫兵,开会时让他们发言。十点钟时,一行人打着彩旗,举着标语,出现在街道里,他们排着队,喊着打倒打倒的口号,朝下街走,沿途向群众散发油印小报。小报的内容都和和尚有关。到了南门广场,一部分人布置会场,一部分人在仝老师的带领下冲向寺台山。众人这才明白,仝老师要革老和尚的命。有些明白人觉得,这可能与四旧有关,有些人不明白,一个孤苦伶仃的老人,犯了什么法?还有人持怀疑态度,和尚是农业社的社员,你仝老师想斗谁就可以斗谁吗?当然,更多的人为老和尚鸣不平,马善遭人骑,人善遭人欺,老和尚就是个软柿子,好捏!

  

   红卫兵冲到老和尚的住处时,和尚正在打坐,被仝老师抓了个现行。他一声令下,两个红卫兵立刻将和尚提拎起来,架到院子里。其他人将和尚的屋子翻了个底朝天,但是,令人失望,除了两本经书,一把香和一件旧僧袍外,再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仝老师有些失望,他随手翻了一下经书,一本是《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另一本叫《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四旧物件虽少,但足以说明,和尚依然抱着封建迷信不放手,昭示了他反党反社会的狼子野心!

  

   仝老师问和尚:“知罪吗?”

  

   “知罪。”和尚低着头,口气平静。

  

   “什么罪?”

  

   “我是和尚。当和尚罪。”

  

   “知道有罪就好,说明你理解我们红卫兵的革命行动。抓你的理由你既然清楚,就要老老实实给大家交代问题,触及灵魂,也教育大家和旧文化决裂。”

  

   一行人押着和尚,喊着口号返回会场,这时,会场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老和尚被迫穿上僧袍,脖子里挂了一块纸牌子,上边写着:封建迷信的孝子贤孙,还在和尚的法号上画了个红叉叉。两个红卫兵小将将和尚的腰压到九十度后,仝老师带头喊了几句口号,宣布批斗大会开始!

  

   仝老师安排好的红卫兵们依次上台念发言稿,念几句,就有人喊打倒和尚的口号,会议进行了半个多小时后,和尚站不稳了,他体质本来就差,有点高血压,眼前忽然发黑,一头扑在地上。负责押他的红卫兵立即将他提起,但老和尚依然站不稳,趔趄着身子,鼻子碰破了,鼻血顺着他的嘴巴,流淌下来,滴到胸前的纸牌子上,一滴,又一滴……

  

   围观的人们窃窃私语,有人要上前去帮和尚处理鼻血,但被红卫兵拦住了。还有人叫道:“你们不能这样对待老人,让他坐下,坐着批判!”

  

   仝老师心里有些慌乱,他没有料到会出现意外情况。心想,让老和尚坐着接受批判,会使大会失去庄严,也对坏分子们没有了威慑作用。他没有理会下边人的要求,让会议继续进行。但是,更让他没有料到的是,农业社的基干民兵忽然将会场包围了,开始他还挺高兴,以为是农业社社员来助他一臂之力,但刘刚的话,让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刘刚问道:“谁批准你们批判和尚?”

  

   仝老师愣了,情急之下说:“毛主席。”

  

   “你见毛主席了?”

  

   仝老师张口结舌:“红卫兵有权决定批判他!”

  

   刘刚提高了嗓门:“你以为你是谁?你就是个臭老九。老和尚有组织,是我们的社员,即使有错误,也轮不上你批判,我们会批判他的。”他叫了两个民兵战士,先把和尚带离会场,押往大队部,然后对仝老师说,“你不要以为戴了个红袖箍,你就成了尊神神,你的底细我们也调查清楚了。同志们,乡亲们,大家不要被这个人的假革命面目所迷惑,蒙蔽。仝双全的老子当过国军,他自己就是个黑五类,大家说,究竟是谁该挨批斗?”

  

   这个结果谁也没有料到,参加会议的人,忽然像在野蜂窝里丢进一块石头,轰地一下海吵开来。这狗日的也就太胆大了,自己给自己封了个官,就开始整人?

  

   好像有一根棍子击中了脊背骨,仝老师脚跟不稳,差点跌倒,他努力稳住神情。刘刚说的没有错,他的父亲和解放军打过仗,但那是历史问题,组织上已经做了结论。他鼓足了劲,举着拳头喊叫:“我反对,你们包庇和尚,和毛主席唱对台戏!”

  

   好像是没有人听清他说了什么,有人质问他:“说,你老子是不是胡儿子(胡宗南的兵)?还有人喊:“还我家的锡壶壶!”“他借着破四旧抢劫,斗争他!”有人径直喊道:

  

   “打倒蒋介石的贤孙仝双全!”

  

   “安静,请大家安静!”刘刚朝众人摆了摆手,“大家的心情可以理解,斗争仝老师的事,我们回头和学校宋校长说。双龙街的人,心里都有一杆秤,大家都热爱毛主席,和尚也不例外,这么多年来,和尚老老实实干活,从不惹是生非,他要是成了坏人,那好人在哪里?搞运动,我们也不能冤枉好人,放过坏人,更不能叫坏人骑在好人脖子上作威作福。从现在起,我们农业社也成立了战斗队,我们战斗队的主要任务是种地和保卫家园。没有粮食,人会饿肚子;没有个安定的环境,也没有办法革文化的命。所以,不管你是那一家红卫兵,都不能干扰我们的正常生产秩序。从今天起,我们农业社的民兵,担当起了保护镇里群众安全的义务,我们将派人武装巡夜,大家说好不好?”

  

   “好!”台下一哇声附和,刘刚宣布会议结束,随后带着民兵离开会场。至此,仝老师才明白老高的判断有道理啊!农业社按兵不动是有预谋的行为,人家在等待机会,引蛇出洞,他太天真了,刚露出脑袋,就被打了七寸!但是,事情并没有完,当红卫兵知道仝老师的污点后,普遍有种被愚弄,被欺骗,上当受骗的感觉,你仝老师是一滩牛屎,偏要打扮成一朵红花!刘二跩更是有气,他捡起被老和尚丢弃的纸牌子,挂在仝老师脖子上,高喊着:“游街,游街!”其他人纷纷响应,拉着失势了的仝老师,从下街游到上街,然后绕到市场,才回到学校。宋校长大惑不解:“这是干甚?”

  

   刘二跩把经过讲了。宋校长有些生气,但还是让学生们将牌子摘了,说:“好好上课。你操什么心?国家有几百万军队,少了你,照样有人保卫毛主席。“

  

   6 观点立场很重要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