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老高叫老婆点着灯,然后让刘二跩进去:“窑小,盛不下这么多人。”

  

   刘二跩进屋后跟老高说了事情的经过。原来,他听了刘刚的话后,注意观察了几天贺医生。医院坐北朝南,由两排窑洞组成,东西两个方向有围墙,最前面的一排窑洞面对大路,侦查起来毫不费力。只要将窗户纸用舌头舔开一点,就可以看清楚里面的一举一动。

  

   贺医生是个精力充沛的人,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和老婆行房。而且行房前,总是要站在老人家像前汇报,举着拳头宣誓。而且,行房时和常山菊一样,不关灯。他越看越有气,便叫了几个人,把贺医生两口子抓了个现行。

  

   “人在外头,你看咋处理?”

  

   老高的热血忽地涌上了头顶,事情咋变得这么荒唐?他一方面觉得刘二跩这人胆子也忒大了,竟敢闯进别人家里抓人;另一方面觉得贺医生瞎好也是个知识分子,怎么干这种事情还请示,不是痴呆就是神经病!他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处理这个事情,指责哪一方都不妥。他对刘二跩说:“人是你抓的,我没能力处理这事,弄不好会出人命的。我惹不起你,你自个看着办。”

  

   刘二跩说:“你不是领导吗?委员白当了?”

  

   老高说:“我当委员又不是你选的。再说,你们行动前也不问我一声。你抓人家现行时,想的甚?”

  

   “他们侮辱老人家。我还管错了?我想送他们进强劳队。”

  

   老高说:“那你送去吧,跟我说甚?”

  

   “强劳队不收,强劳队的人说刘武装没回来,没人敢做主。”

  

   老高说:“我也做不了主,你们走吧,我还要睡觉。”

  

   刘二跩忽然燥了:“日他妈,弄半天,这革命时哄人呢。我好心好意抓了两个坏人,你们还他妈的三推六二五。你不管算毬了,人在你门外,冻死了活该,谁让他们侮辱老人家的!”说完,留下战战兢兢的两个人,带着他的人走了。

  

   老高叹了口气,把两人叫回屋里,取了两件衣服让对方披上。贺医生的老婆眼泪流成长河,除了哭泣,一句话也不说。老高安慰了两句后问贺医生:“你真的请示了?”

  

   贺医生长长地叹了口气,说:“你不是安排早请示晚汇报吗?老夫老妻睡在一起,干这事犯法?日他妈的,这个二货不除,我们永无宁日。我真后悔,交枪前给狗日的打个黑枪!”

  

   老高说:“你说这些话没用。狗东西跟我也闹崩了。实践证明,刘二跩就是双龙街的害群之马,得制约他一下。你们先回去,给你婆姨宽宽心,等老丁和刘武装回来后,想个办法把他狗日的送进强劳队。要不,会闹得一条街鸡飞狗跳。”说话间,沈院长来了。沈院长听值班医生汇报了事情的经过,非常震惊,他径直指着老高的鼻子骂:“羞先人呢!你闹革命,闹到人家炕上去了?有哪一条规定让你的人私闯民宅?这和土匪有什么区别?”

  

   老高说:“你先消消气。这事不怪我,我事先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我的人咋会被抓到你家里来?”

  

   这会儿,老高就是有八张嘴也说不清楚,沈院长在气头上,人家有理由发火。老高说:“你不要冤枉我,我也是蒙在鼓里。事情经过如何,你问贺医生,我说不清楚。”

  

   贺医生说:“我也说不清。不知道为甚,他们闯进来就抓人。”

  

   沈院长说:“丢死人了,走,跟我回去。”

  

   老高对沈院长说:“回去多说几句宽心话,这个事情也不要往外传。以后,还是要注意一些小节。弄不好,一个喷嚏就感冒。眼下形势很复杂,我左右不了。咱们还是等丁书记回来,兴许,他们能带回来新的精神。”

  

   贺医生怯怯地问:“就这么算了?”

  

   老高忽然生起气来:“你还想咋样?让我说你做得好,让全国人民向你学习?在外头混了这么长时间,一点长进都没有?滚!”

  

   贺医生夫妻俩跟着沈院长灰溜溜地走了。老高晓得,事情没有完。刘二跩的脾气他晓得,不可能就此罢休的,说不定,明天就给你扣个包庇反革命分子的大帽子,让全双龙街的人都知道是他老高放走了贺医生两口子,和阶级敌人穿了一条裤子。哎,真他娘的闹心!

  

   这晚,老高没有睡着觉,自然也就没有梦见老人家。他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人上了年纪,思想跟不上趟,也许刘二跩做得没错,有道理。老人家说,革命的道理千条万条,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他也曾这样认识问题,可是在现实生活中,他似乎向人情世故妥协了,变得圆滑了,变得谁都不愿意得罪。平心而论,贺医生夫妇犯的是严重的政治错误,说轻点是个人私事,方法不当,说重点就是把矛头直接对准了老人家,没有人敢给他们网开一面,自己的这个行为,已经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了。如果丁书记他们回来,真要追究其这件事来,说不定会把他的委员资格拿掉。贺医生也是,一个知识分子,怎么可以忘乎所以到这个程度?老高经常看报,偶尔还能知道一些传阅范围很小的内部通报。他见过一则报道,说延长县的一个青年农民,早上出山干活时去解手,随手撕了张报纸当手纸,没想到,那是张印有领袖像的报纸,被人举报,当即被抓到县里,判了八年刑。还有,运动初期,省报有一篇社论,题目是: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人们看报时,举着报纸,发现纸老虎三个字正对着老人家的像。这件事,招来了全省人民的愤怒声讨,报社大门被群众砸烂,群众要求揪出幕后黑手。后来,要不是支左军队出面解释,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不管你是什么人,不管你持什么观点,在对待老人家的问题上,这就是红线,谁也不敢逾越一步。否则,叫你吃不了兜着走。明天,刘二跩要是追究起来,他该如何对付?他一时也想不出个好办法来。

  

   夜里下了场雪。早晨起来,漫山遍野都被雪覆盖了。老高起得很早,咯吱咯吱地踏着积雪,先去给老人家除雪。这是当务之急。但是,当他走近雕像时,忽然看见一条黑狗翘着腿在雕像下方撒尿。这一发现非同小可,老高怒不可遏,拾起块石头把狗赶走。狗撒尿是在标示领地,行走路线,如果不及时清理,他下回来时,还会撒尿的。老高跪在那里,用扫帚先将被狗尿过的雪撮到一块儿,远远地扔到沟底下,然后细心地为雕像清除积雪。他忽然觉得,这个事情做得有点傻,为什么要买一尊雕像回来呢?上边没有人安排他做这个事情,他是在给自个找麻烦呢。万一哪天有人不小心把雕像弄破了,这责任该谁担啊?老高觉得身上发冷,他觉得自己的思维要像这冰冻的积雪一样凝固了,手脚变得迟缓起来,匆匆忙忙地将雕像身上的积雪清理后,回到家里。

  

   老婆怪他:“这么早出去,也不嫌冷。那个东西放在那里丢不了,没人敢动!”

  

   他忽然咆哮起来:“闭上你的臭嘴,什么东西不东西的!”

  

   老婆吓得再不敢吱声,不明白老高的火气从哪里来。后来,当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时,连忙说:“我嘴拙,不敢说了。”

  

   半晌,老高才蹦出了一句话:“木匠做夹,自作自受呀!”他头一回对自己的行为感到了忧虑。不是他怕累,也不是自己不够勤快,只是担忧自己这个匆忙的决定后边,带来了许多危险的不确定因素。

  

   后来,他听到了生产队的敲钟声,随后,刘二跩派人来找他,说下雪天,不忙,正好有机会批判斗争贺医生夫妇,问他要人。

  

   “人呢?”

  

   他没好气地说:“谁晓得,冻死了吧!”

  

   “冻死啦?冻死也得有尸首啊!”

  

   老高大怒:“老子不是给你们看家护院的!”

  

   来人吃了一惊,急忙回去给刘二跩汇报。不久,刘二跩亲自光临。刘二跩说:“你要是把他们藏起来,我跟你没完。包庇反革命,这罪大了!”

  

   老高骂道:“你直接把老子打成反革命算了!我告诉你刘二跩,你嚣张不了几天了,你以为天下是你的,你以为别人拿你没办法?瞎了你的狗眼,等丁书记回来,我立马把你送强劳队!”

  

   刘二跩说:“你现在送也行,不撒泡尿照照,你有这本事吗?刚才,王嘉仁辞职了,我当了农业社社长,双料干部,怎么样,你不让我当委员,没啥。我自己努力的,社员同意我当社长,你还想管吗?”

  

   老高呆若木鸡,事情发展如此之快,完全出乎他得预料,他半天说不出话来。看着刘二跩那神气活现的样子,真想上去搧他两个耳光,可是,他举不起手来。

  

   刘二跩说:“我知道贺医生在哪里,他逃不掉的,钻到老鼠洞里,我也会把他用尿灌出来。”说完,刘二跩带人,下坡过河,朝医院去了。

  

   医院尚未开门。刘二跩朝贺医生家走去。已经闻讯赶来的医生、护士都跑过来。沈院长挡住刘二跩:“你要干什么?”

  

   “我要抓贺医生和她老婆!”

  

   “他老婆上吊了!”

  

   “上吊是畏罪自杀,自觉于人民!”

  

   沈院长说:“你不要欺人太甚,过有国法,家有家规。他们犯了法有政府,轮不到你们处置!这是医院,公共场所,你要是敢胡来,我这些人也不是吃素的!”

  

   刘二跩说:“咋,想打架?老子见多了,你动我一指头试试!”

  

   沈院长朝他的职工说:“抄家伙!”立刻,全院的职工人人收持铁锨、木棍朝刘二跩他们围拢过来。刘二跩有些心慌,自己人少,打起来肯定不是对手。他故作镇静地说:“要文斗,不要武斗。贺医生夫妻犯了罪,你这样对待革命群众是反革命行为,包庇坏人!”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