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定了个监守自盗的罪名,当时就正法了。后来,我们才得知,偷东西的人是当时掩埋物资的胡姓兄弟。他们怕事发后追查出来,往你大大家的柴垛里塞了一匹布。”

  

   王嘉仁说:“政府没给他平反?”

  

   “兵荒马乱,谁顾上为个死了的人平反?”刘二说,“世上屈死的人多了,他不是头一个,我也不是最后一个。”

  

   王嘉仁心慌了:“你老人家可不敢想不通。我来是和你们商量,要不,把你们接回去吧。我现在压力很大,你那个孙子把我套住了,他到处说是我把你们硬送进强劳队的,和尚,你们收拾东西跟我回去。”

  

   和尚说:“我不回去,刘二,你要回你回。我在这里自在,回去要挨批斗。”

  

   刘二说:“没那么容易。请神容易送神难,没个说法,我不是和你大大一样了?”

  

   王嘉仁急的直挠头:“我给二老跪下了,你们救我一命行不?我把你们接回去,我就辞职,这个烂官我不当了行不行?”

  

   刘二说:“那是你的事情,跟我们没关系。再说,你也没有权力叫我们回去,刘武装不发话,我敢出去?”

  

   和尚说:“要不,你也搬个铺盖进来。刘武装对我们不赖,到哪里也是做营生,这里人多,热闹。‘

  

   王嘉仁突然灵光一现,这也是个好办法。他说:“和尚,你智慧,这一两天我就来,日他妈,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刘二说:“和尚你尽出瞎主意,老王不是反革命没资格进来。”

  

   王嘉仁急了:“我自己自认为我是反革命行不行,我骂老人家瞎了眼,现在你们听清了,老人家瞎了眼!我是反革命!”

  

   刘二起身,一巴掌搧在王嘉仁的嘴巴上:“胡说甚哩,找死呀!”

  

   王嘉仁被刘二一巴掌打清醒了,他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从强劳队出来往家走。经过公社门口时,他想进去找丁书记谈谈,生产队怕是要垮了;他要跟丁书记说,武斗都没有打垮农业社,现在,顶不住了。但是,丁书记和刘武装没回来,他只得顺着街道往回走。随后,他被匆匆赶来的刘贫协挡住了:“老王,我跟你说个事。”

  

   王嘉仁说:“我心烦,没工夫听你磕牙。”

  

   “当紧事!”刘贫协说,“我不当饲养员了。”

  

   “为甚?”

  

   仝老师说:“再死个牲口,我就会被打成反革命!”

  

   王嘉仁说:“仝老师懂个屁?他是教书的,能解开农业社的事?”

  

   刘贫协说:“仝老师和老高一起来的,好像说的在理,和尚跟刘二就是例子。”

  

   王嘉仁灵机一动,说,“正好,你不喂牛我喂牛,我正想当反革命呢!”

  

   刘贫协吃惊地长大嘴巴:“你没病吧,那谁当队长?”

  

   “你儿。”

  

   “你敢把大权给他?”刘贫协说,“那是个生葫芦,这么大个摊子交给他?”

  

   “我不给他,他会把我整死。给你说,等丁书记回来,生产队改选,我来当饲养员,我不怕当反革命,但得让我一家人活着,听清没?”

  

   “你自个说去”,刘贫协说,“算我没说,我继续喂牛。”

  

   “为甚?反悔了!”王嘉仁说,“你不是要辞职吗?”

  

   “我眼红你当反革命!”

  

   49 老高请回领袖像

  

   老高给双龙街人民做了件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用他得话说,就是给双龙街街的人民带来了福音,从此,双龙街街人民与老人家的距离更近了。

  

   事情的起源是这样的。有一天晚上,老高做了个梦,梦见太阳红彤彤的,满天的红霞,有人朝他缓缓走来,他看见那人伟岸高大,气宇不凡,对着他微笑。他越看越眼熟。当他认出对方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激动,高兴,以至于手舞足蹈起来。老人家看他来了!他高兴地扑过去,紧紧握住老人家的手,眼泪夺眶而出——正在兴奋当中,他被推醒了,老婆问他:“梦靥了?呼喊甚呢?大半夜吵得人睡不成觉。”

  

   老高这才从梦境中醒来。老高遗憾地说:“你把我的幸福时光破坏了,我梦见老人家和我握手呢!哎,憨婆娘。”

  

   老婆说:“做个梦,有甚稀奇的,我还梦见过捡了一百块钱。”

  

   老高说:“梦和梦不一样,你的梦不值钱,我的梦金不换!”

  

   后半夜,老高兴奋得睡不着觉,一直琢磨这个梦的意思,人家说梦是反的,会不会是老人家提醒自己犯了什么错误?不过不大可能,老人家面对着他微笑的样子,给了他一种自信,一种力量,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精神慰藉。他忽然想起了自己学跳忠字舞的时候那一刻的感觉,好像立刻感悟到了某种启示。第二天一早,他匆匆地去忠字台前做了早汇报,然后胡乱吃了些东西,等头班公交车来时,去了县城。中午,他用补发的工资,在县工艺品公司请了一尊半米高老人家的瓷质半身胸像,坐下午班车回到双龙街。

  

   老婆说:“你有病,得花多少钱?”

  

   老高说:“你别管,这不是钱不钱的事。”第二天,他叫贺医生帮他安放。老高决定,将这尊塑像贡献给双龙人民,将老人家安放在忠字台上。这样,每次跳舞、唱歌时,大家的目标就更一致了。古时候还修庙塑神呢,没有个崇拜对象,早请示晚汇报空对空,汇报的不就被风吹了吗?”

  

   贺医生说:“这个东西娇贵,不好弄,叫刘二跩带几个人来帮忙。”

  

   老高纠正他:“不能叫东西,领袖像,不敢瞎说。”

  

   贺医生忙说:“说错了,掌嘴,我去叫刘二跩。”

  

   “别叫他”,老高说,“他那人吃了疯狗肉,见谁咬谁,我去公社里搬些砖头,再修个底座,你看好了,不要往开打包装,不敢出事故。”

  

   老高叫了几个人,搬了几十块砖,又提了半袋水泥,几个人不一会便将底座修好,然后将塑像安放端正,又在下面用水泥勾了缝加固后,将一块打红布盖在像上。老高说:“好了,通知宣传队员们,召开升座仪式。”

  

   半个小时后,人们陆续到齐,老高去公社,把正在办公的干部们都叫出来,一同参加升座仪式。老高对大家说:“我请了一尊老人家的塑像回来,以表达我对老人家的崇敬与衷心。老人家的到来,是全体人民的福音,会给我们带来祝福,会指导我们在金光大道上奋勇向前,继续革命,永不停步。同时,也拉近了我们同老人家的距离。”随后,他将红布缓缓地揭去,一时,全场里山呼万岁,喊声雷动,万寿无疆的呼喊声响成一片,随后,专门用来跳忠字舞的留声机喇叭里放出了音乐,大家激情澎湃地跳起了忠字舞。

  

   毫无疑问,这是双龙街今年来最大的事情,在灰头土脸的街头,突然间出现了这么一尊艺术品雕像,立刻使往日灰暗的街道蓬荜生辉,光彩耀眼,尤其是冬日和煦的阳光照在老人家洁白的身体上时,发出了一种幽幽的神圣的光芒。人们跳舞跳累了,歇下来,还会对老人家痴迷地看着,不肯离开。无疑,老高做了件好事,老高揣摩出了老人家的意思,也揣摩出来大家的心事,双龙街早就应该有这么一尊雕像了。县城桥头的太和山下早就矗立起了雕像,双龙街的人反应慢,到现在才想起来。美中不足的是,这尊像有点小。不过,这没有什么,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说不定,过几年,双龙人民会在东梁岗上敬建一座几十米高的巨大雕像,让坐在飞机上的人都能看见双龙街,让没进双龙地界的人都能感受到老人家的阳光雨露。

  

   一整天,老高寸步不离雕像,他老觉得事情好像没有做完,一会儿用水洗洗这里,一会儿用布擦擦那里,一会儿又觉得地面不平整,拿铲子一寸一寸地往过平整。其间,不时有人前来瞻仰,答复别人的一些问询。这个雕像不便宜,花了他三个月的工资,要是买成小米,大概有一石四五斗,够一个人吃一年。这个事情他不能对人说,这不是能用钱来衡量的,自己会永远地珍藏在心底。只是后来,有个老婆拿来一只香炉,要执意放在老人家面前时,他开始发怒了:“拿走,你这是搞四旧,老人家不需要这个!”

  

   老婆婆不依:“我这个炉子传了一百多年,没舍得往出拿,让我也敬点心。”

  

   “不成!”他的脸黑了下来,“老人家会怪罪你!”

  

   老婆婆不理解,但最终还是踮着小脚走了。老高忽然觉得,事情都有两个方面,看来,还得给各队的政治队长讲明,崇拜老人家天经地义,但绝不能把迷信神仙的那一套搬出来,老人家有四个伟大,神仙永远比不上他!

  

   晚汇报后,老高早早就睡了。实际上,他早就有个愿望,要给双龙人民做点贡献,只是不知道该从哪方面入手。现在,他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理想,满心舒展,很快就入睡了。睡前,他想着会再次梦见老人家。可是,刚睡着,便被外面的吵闹声惊醒了,有人叫喊他:“快起来,出事啦!”

  

   他吃了一惊,一骨碌爬起来,想是不是雕像被偷走了?他手忙脚乱地穿好衣服,推开门,见喊他的人是刘二跩。刘二跩带了几个人,中间还夹着两个衣服不整的人。外面光线不好,他一时没看清那两个人是谁。

  

   “怎么啦?”他问。

  

   刘二跩说:“我一下子给你说不清,先让我进屋子里面去,外边冷。”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