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不要往心里去,谁也给你戴不上。”和尚说。

  

   仝老师安慰了两位老人几句,告辞出来。他径直去了老高的办公室。老高正在看报纸,见仝老师来,说:“来得正好。你看这报纸上,又来新精神了,咋个闹法,你给我出个主意。”

  

   仝老师说:“你的主意就够多的了,还要新出?你看你把这些人运动得成甚了,白天晚上跳舞,请示报告,斗完这个斗那个,还不嫌乱?我找你有个重要事情,刘二跟和尚被关进强劳队,你晓得不?”

  

   “晓得。”老高说,“他们弄死了农业社的牛,又偷吃黑豆。没冤枉他们。”

  

   “你咋知道牛是他们弄死的?”

  

   “不是他们,还有谁?”

  

   “刘二跩不会弄死牛?”

  

   “没有证据说牛是刘二跩弄死的。”

  

   “是没有证据,可是说刘二跟和尚弄死牛也没有证据啊!”

  

   “他们偷吃了半升黑豆。”

  

   “少了半升黑豆就能饿死牛?人家说,草膘料力水精神,牛不吃草才会饿死,吃不吃黑豆没关系。再说,刘二养了近二十年牛,这牛早不死晚不死,偏偏这个时间死了,你不觉得这里有问题吗?”

  

   老高不言语。

  

   仝老师说:“刘二跟和尚被关起来后,刘贫协当了饲养员,这是不是也是一种夺权?所以,有理由认为,刘二跩为了家庭利益,设局陷害刘二他们。”

  

   老高说:“你这个想法太奇怪了,为了抢个喂牛权,害死两头牛?”

  

   “所以,”仝老师说,“这个事情跟牛没有关系,跟政治有关系。你让刘二跩当政治队长,他要是不造出一点政治事故来,无法证明自己的正确,无法确立自己在农业社的地位,也无法树立自己的权威地位,所以导演了这么一出闹剧,让别人服从他的指挥。”

  

   老高还是不大相信:“他大概没有这么复杂的头脑吧?”

  

   “老高同志”,仝老师说,“咱们打这么长时间交道,对他的为人,我了解,你也了解。早先,要当公社革委会委员,没有达到目的;接着,要当生产队长,经过一番较量,又没有大到目的。他没有死心,一直在等机会,现在机会来了,他先把刘二、和尚当鸡杀了,给王嘉仁看。我敢断定,过不了多久,如果政策不变,农业社下一个进强劳队的就是王嘉仁,不信你等着瞧。”

  

   老高说:“还是你水平高。你说的这些情况我压根就没有想过。刘二跩当政治队长的事是他们农业社自己定的,跟我没关系,不要出点事就往我头上栽。你提醒了我,也许刘二、和尚的问题没有他们说的那么严重。和尚这人心地善良,连肉都不吃,不可能杀生,牛肯定不是他害死的,如果牛的死跟他们没关系,半升黑豆不至于被打成反革命。刘二跩这人不善,跟着常山菊学了一身瞎毛病,这个人有污点,本来是不该让他当政治队长的,不知道王嘉仁当时是咋想的。这样吧,咱们一起去找丁书记,说说情况,不行的话,以咱们两个委员的名义,把他们俩保释出来。”

  

   “行。”仝老师同意了,“这也是个办法。”

  

   两人扑了个空,丁书记不在公社。丁书记接到县里通知,和刘武装去黄陵县开清理阶级队伍现场会,刚走。老高觉得这是个问题,刘二跩可能在这件事情上做过了头,用人家时尚的话说,犯了左的路线问题。老高对仝老师说:“要不,你先回去,我去见一下刘二跩,问问情况?”

  

   仝老师说:“我下午没课,一起去吧。”

  

   两人去农业社,在经过饲养院时,遇到了刘贫协。仝老师忽然觉得有种悲怆的感觉从心底升起,为了这么一点利益,至于将两个年过六旬的老人弄进强劳队?世间上竟有这么气量小的人啊!他端直冲刘贫协说:“老汉,享福啦?”

  

   刘贫协瞪大了眼:“你说这话甚意思?”

  

   “没意思”,仝老师说,“你儿给你谋了个好活儿,不用上山日晒雨淋。”

  

   刘贫协急了,这仝老师是话里有话啊。他说:“你可是知识分子,有文化的人,不能胡说。那两货走了以后,牛没人喂,我替几天。”

  

   仝老师笑了笑说:“我是为你好,小心些,再死个牛,你也得进强劳队。”

  

   刘贫协被吓坏了,他突然意识到,眼下喂牛这活成了定时炸弹。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老高问:“你儿呢?”

  

   “好像是在队部开会呢。”

  

   老高说:“大白天不下地干活,开什么会?会不能放在晚上开?”

  

   刘贫协还没有从惶恐中回过味来:“谁晓得呢,你问他去。”

  

   两人在队部找到了刘二跩。刘二跩召集了几个年轻人,正在讨论如何深入开展清理阶级队伍的办法。他引导大家把矛头指向了老队长王嘉仁。刘二跩说:“最近大家对送刘二跟和尚进强劳队的事情议论纷纷,认为这个事情是小题大做,可能把两人冤枉了。我想了一下,这事情做得不大妥当,依我们的意见,死了牛,一定得有人担责任,批斗他们几回,让他们认识到错误就行了。王嘉仁提出,要将这两人送进强劳队,这一送,不但阻挡了咱们对这两人的批判斗争,而且让群众觉得我们做得太过分,把一个五保户、一个老红军打成阶级敌人,有违人情。大家想想,这个事情上,王嘉仁是不是在捣鬼。前段时间,我给王嘉仁贴大字报,揭发他骂老人家的事还没完,现在,他又来这么一手,这明摆着是和咱们唱对台戏,也是在破坏抓革命,促生产。大家说有没有这个问题?”

  

   有人说:“这好像和破坏抓革命,促生产搭不上边吧?”

  

   “我觉得有联系。”刘二跩接着说,“他把这两人送走后,生产队的牛、驴就没人喂养,没人喂养不就会继续死吗?牛、驴都死了,这不是破坏生产是什么?开春怎么种地?”

  

   众人一想,也是这么个道理,便问他如何解决。其中有人问:“你不是让你大喂牲口了吗?这么大的农业社,还能让牲口饿死?”

  

   “是”,刘二跩说,“绝对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我让我大喂牛,是对贫下中农的放心,这么重要的事不交给可靠的人,大家都跟着倒霉,风水轮流转,从长远看,王嘉仁这个队长也该换换了。老人家说,青年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生产队的权应该由我们年轻人掌才对。大家翻翻王嘉仁的祖宗八辈,看他还有没有见不得人的事,都给他抖搂出来。他是个明白人,不用我们多说,会乖乖把权交出来。”

  

   老高和仝老师站在外面听得目瞪口呆。仝老师想破门进去,老高见刘二跩提到王嘉仁的事情,便拉住了仝老师,这会儿,当他明白刘二跩果真是在策划打倒王嘉仁的阴谋时,再也忍不住了,一脚踢开了门,嘲里边喊:“不相干的人都出去,刘二跩你给我留下!”

  

   大家吃了一惊,不晓得他两人来此地的目的,有些紧张。有人以为老高和刘二跩有个人恩怨,寻仇来了,便劝说:“高叔,有话慢慢说,我们在开会。”

  

   “屁!”老高怒不可遏,“开会?你们是在开反革命会议,密谋篡党夺权,瞎了你们的狗眼,革委会刚成立,容不得你们这么嚣张!”

  

   刘二跩说:“你神气什么?这里是农业社,你管不着!”

  

   老高说:“我管不着你,有人管得着你。我今天来告诉你,我和仝老师两个革委会委员决定联名举报你,让组织审查你,双龙街最该进强劳队的就是你。”

  

   刘二跩不服气:“别用委员压我,那是聋子的耳朵,没用。”

  

   老高说:“没用?我让你看个有用的!”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在刘二跩眼前晃了晃说:“看看你干的坏事,你以为别人都是瞎子?”

  

   刘二跩立刻蔫了几分:“过去的事,我说过,跟我无关。”

  

   老高说:“你说跟你无关就无关了?你把你哥哥的毬割了,送给麻大胖泡酒;你上常山菊的床是你自个给人说的,你这个人才真正罪该万死!群众说,运动就是引蛇出洞呢,你这条毒蛇终于出来了。我坦率告诉你,马上立冬了,你出来也活不了几天。不信,走着瞧!”

  

   刘二跩脸色铁青,老高当着众人的面将他得皮剥得一览无余,让他感到无地自容时也有些恼羞成怒,他吼叫:“你不要血口喷人,刘二跟和尚是你们的救命恩人,你们是在替他报仇,这叫公报私仇,和万三的性质一样。我现在不是你们派别的人,对我发号施令没有用。我哥咋死的,你最清楚,别想在这里倒打一耙。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不要既当婊子还要立牌坊!”

  

   “刘大跩是地雷炸死的,有目共睹!”

  

   “地雷是谁埋的?”刘二跩强硬起来。

  

   老高被噎住了,半天说不出话来。仝老师看不能心平气和地谈话,这么吵是吵不出结果来的,便说:“都冷静些,有些事情回头再说吧。”拉了老高往回走。

  

   老高脚步踉跄地跟着仝老师出了们,他往地上吐了口痰,大骂:“日他妈,捉王八被王八咬了一口!”

  

   仝老师劝道:“不要急了,心急吃不得热豆腐。心急了,好事也办成坏事了。”

  

   48 浪子果真能回头?

  

刘贫协曾经为儿子自豪了一段时间,他觉得儿子终于浪子回头了,碍着尊严,嘴上没夸刘二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