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7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都把告状信写到省里了。现在,上头事情太多,还抽不出精力来管这事。关于他杀人的事迟早得给群众一个交代,再忍一段时间吧!”

  

   “要不,给他个生产队长当当,兴许能让他改了毛病?”

  

   “不行,这种人得寸进尺,你满足不了他。”

  

   “万一他真的把大字报贴出来咋办?”

  

   “贴就贴,他说什么你都不要应答。他这人人品差,没有群众基础,人家也不会相信他。”

  

   “万一有人问起呢?”

  

   “就说刘二跩要当生产队的领导,给你抹黑呢!”

  

   “这不是红口白牙地说瞎话吗?”

  

   张永利说:“好我的老哥哎,这就是政治,不说假话能干成事情?”

  

   44 五七干校

  

   常山菊当了县革委会副主任,按说是大喜事,但是她却高兴不起来。她觉得事情来得太突然,让她没有思想准备。况且,刚宣布了任命书,立即就开始了工作,更让她觉得是老虎吃天,无处下爪。开会中间,她经常走神,不能完全理解别人说话的意思,不断地产生误会,甚至开完会,都闹不清楚解决了些什么问题。有一回,老田安排她做一个发言,谈谈个人对派性问题的反思,她说不出个所以然,提前找人给她写了个发言稿,背了两天,刚说了几句就卡了壳,只得拿着稿子念,但是有几个字不认识,念错了,引来了一阵阵哄笑。她非常气恼,可又不敢发作。加之周围的人被遣散后,也没人给她出主意想办法,原来县政府和她一派的那些人,一看大部分人官复原职,面孔立刻变了。她感到了空前的孤立,甚至觉得有人叫她常主任都是对她的蔑视。

  

   这样下去如何是好?她找麻大胖讨教经验,麻大胖说:“最好的办法是光点头,不说话,别人说什么你就跟着说什么,不提意见,不反对。也是,让个炊事员当县长,也是四五不着六。”

  

   常山菊恼了:“你他妈的也嘲笑老娘?”

  

   麻大胖说:“我不是嘲笑你,你不是当领导的料。我给你出个主意,你跟领导说,自个政策水平低,要求派你到党校学习上一段时间,总会对你有帮助的。一来。不用参加会议,二来迅速提高自己的文化修养。既然当官是个长期的事情,还是赶早给自个打个基础,要不迟早会被人踢出来的。”

  

   常山菊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便去找县里军方负责人老田谈。

  

   老田说:“我也看出来了,让你当副主任有些勉为其难。专门去党校学习,现在条件不具备,党校没恢复。这样吧,最近县里准备成立“五七”干校,要不你去负责,主要是管理那些现在没有结合,有问题的老干部,组织他们进行劳动改造,学习上头文件,这对你来说比较合适,如果你没意见的话,组织出个文,你就走马上任。”

  

   常山菊立刻同意了。这对她来说就是解脱,也是个出路,最少,不要每天看别人的白眼。她欣然前往。

  

   “五七”干校就在县城南面一个叫沟门子的地方,有两排石头窑洞组成的大院。县里所有靠边站的干部都集中在这里进行劳动改造,各行各业的人都有,主要任务就是种地,养猪,修梯田,打坝。早晚的政治学习雷打不动,然后就是让各自检讨自己的错误,接受大家的批评教育。常山菊觉得,这里的空气忽然好了许多,一是没人监督她了,可以干一些自己认为力所能及的事情;二是有大把的学习时间。她听人说,要掌握上头的政策,先要理解上头文件的精神,把文件精神领会了,你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自己文化水平低,也就是个小学肄业生,不如先从学文化开始。她找了本小学生字典,一天学一两个字,坚持背字典,领会每个字的使用办法、释意、读音等。每天在早请示前,晚上在晚汇报后,她都在大门外一颗柳树的路灯下背字典,以避免有人来串门打扰她。她的这个举动,得到了许多老干部的称赞,人们普遍认为她是个与众不同的女人。于是,她的老师也就悄悄地多了起来。当然,也有些趋势附炎的人热情地帮助她,她也不拒绝。几个月下来,她发现自己有了进步,看报、读书不再困难;开会时也能说个一二三。这对她来说真是个奇迹,一个大的飞跃,她这才理解,为什么同样是造反派,张永利比她吃香,原来是有原因的。

  

   她和张永利的关系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坏。在有派别之前,他们之间没有根本的冲突。在实施“三结合”破产后,她利用了一部分人对县委县政府走资派的不满情绪,顺利地将人拉里出来,扯旗造反。曾有一度,她试图拉张永利入伙,但被张永利拒绝了。她知道张永利看不起她,也是因为她没文化。当然,身份是一个因素,张永利是科班出身的干部,她是个伙夫,人家没有理由相信她。之后,他们再没见过面,直到制止武斗学习班上,他们才又坐到了一起。张永利说,他早就对武斗厌烦了,提前把双龙武斗队解散了。她忽然觉得,张永利有政治头脑,有先见之明,佩服之心油然而生。她问张永利:“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回家呢?”张永利反问她:“我能回来吗?被你捉住还有命吗?”常山菊笑了:“其实,你回也就回来了,谁也不可能把你杀了。”

  

   张永利说:“说不来,刘县长好好的,不也被你们杀了?”

  

   常山菊说:“这你就不客观了。刘县长的死是个偶然。万三说为报仇等了十多年,一个人把另一个人恨到那个程度,总会有机会的。我们犯的最大错误是不该给刘县长提供让万三抓住口实的机会。事后,我们惩罚万三,也算是给刘县长报了仇。”

  

   张永利说:“我从报社印刷厂拿到了一个号外,是你们批斗万三的,这事情是你组织的?”

  

   常山菊立刻警觉起来,因为这个事,她受到了支左队长的斥骂。她问:“你现在问这事,有什么意思吗?”

  

   张永利说:“明人不说暗话。虽然我们现在坐在了一起,但有些事情还是要弄清楚,要对历史负责。迟早有一天,会有人问到这个事情。万三有罪无罪是另外一个问题,但就你们这种做法,会遭到全县人民唾弃的。谁想出这个主意拉着死人开批斗会,犯天下之大忌,外国人知道了会怎么看。我们已经进入到社会主义了,不是停留在中世纪,同志!”

  

   常山菊不解:“知道就知道,帝国主义怕什么?哎,什么叫中世纪?”

  

   “野蛮时代!”

  

   常山菊不吭声了。常山菊现在明白了军代表为什么咒骂他们的做法了。她连忙说:“那不是我的责任,上边有头开会定下来的,大家都野蛮,我能例外?”

  

   因为有军方强大的压力,这个会开得比较成功。后来,在宾馆散步时,常山菊又遇到了张永利。她得到了消息,军方征求她的意见,安排县革委会人员的组成情况,她问张永利有无可能进去领导班子。张永利说:“有可能。老杜进了地委班子;陈主任是老干部,保留了原来的职务;县联指再没人选了,让干就干吧,只要别打闹了,我也愿意做些利于团结的事情,赶快结束吧,老百姓受不了,我们也受够了!”

  

   常山菊说:“县联总推荐我,我怕拿不下来。这么大的官,我当不了。”

  

   张永利说:“当不了,跟着人家学。要我说,我们两派都可以不参加,可代表不依,说这是政治需要。既然这样,就尊重他们的意见,最多也就是聋子的耳朵,当个摆设罢了。顺其自然,哪天不行了,他们会处理的。”

  

   常山菊放下心来。常山菊觉得,在黑暗时刻,张永利给她拨亮了灯。所以,常山菊对张永利有几分感激,与老高、贺医生比较起来,张永利才是个人才!

  

   “五七”干校的学员按口管理,每个行业编一两个班,实行学员自己管理。学员成分复杂,纠纷也不断,经常有人上门来告状。这天上午,公交口一位姓姜的老头来告一个姓傅的人,说老傅偷吃猪食。

  

   常山菊感到很奇怪:“猪食能吃吗?是不是神经出了问题?”

  

   老姜说:“不像。他每天都捞着吃。他吃了食,猪长不肥就该怪我了。”

  

   常山菊说:“你先回去,让我了解一下再说。”随后,她去了猪圈,在老姜喂猪时,真的来了个人,伸手进猪食槽里拿东西往嘴里塞。常山菊问:“咋回事?跟猪抢食?也不嫌脏?”

  

   傅老汉吓坏了,连嘴上的污物都没来得及抹,连声说:“我有罪,我罪该万死。”随后,用手掌打自己的嘴巴。

  

   常山菊觉得这事很是蹊跷,把傅老汉带到自己房里,拿毛巾让对方擦嘴,老汉不敢,用袖子抹了抹嘴巴。常山菊说:“不要害怕,你慢慢说。”

  

   傅老汉看了她一眼说:“我饿。不吃猪食,就得饿死。”

  

   常山菊说:“别人都不饿,你饭量大?”

  

   “不是”,老汉看这个女领导没什么恶意,慢慢道出了原因。原来,老汉是公路局的前任局长,被打成走资派后,一只没有得到解放。县里办了“五七”干校后,单位便把傅老汉送到了干校。送到干校也没什么,来干校的人多了,但是,来干校之前,新任局长规定,每天只给他四两粮票。来干校的人伙食要自理,老汉给灶房交的粮票少,自然就得饿肚子。没有办法只能找各种吃的东西往肚子里塞。开始捞猪食时,饲养员老姜没说什么,时间长了,老姜也有意见,认为傅老汉的行为影响了自己的进步,便找领导告状。

  

常山菊自认为心硬,砍砍杀杀的事见多了,但是对傅老汉遇到的遭遇,心里有些隐隐作疼。她本能地觉得,这种风气不能长,如果送来干校的人都是这个待遇的话,过不了半年,就会有人饿死。饿死人这是个大事情,上边也一定会追责的,而且首当其冲的就是她。处于一种自保的意识,常山菊立刻召开了一个全体管理干部大会,要求管理干部们排查各自班组的学习情况,弄清楚有多少学员不能带足粮票。按月供规定,行政干部是二十九斤半粮,四两油,半斤肉;技术干部月供三十二斤粮,油、肉标准相同。不够的,一律回原单位追讨。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有近三分之一的学员都有差额。常山菊把这事提交给革委会。老田把这些单位的领导叫来臭骂了一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