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谈判仍在进行中,但争斗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唯一的实质胜利,就是支左部队强行接管了联总设在各个山头的哨位、关卡。但这遭到了联指的强烈反对,这等于是变相地保护了联总,杜绝了再次攻打县城的可能。

  

   支左部队召集双方代表开会,先就解散武斗队的时间、进度达成初步意向。但由于双方心存芥蒂,长期积累起来的矛盾过分尖锐,协议刚签,便成了一纸空文,新一轮的冲突正在酝酿。联总仗着自己势力强大,又占据着公路沿线,开始和其他地区同派别的武斗队进行横向联合。他们在派出武斗队员的同时,带着文艺宣传队,到处慰问演出,争取民心,相对平静的农村,迅速变得混乱无序,躲在乡下的联指武装人员,控制的地盘越来越小,向边远的地方隐蔽。张永利让队员们暂时停止活动,自己去看望在乡下养伤的刘武装。那次撤退后,他将刘武装安排在冯庄一个朋友家里,地方偏僻,相对安全一些。

  

   人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刘武装可能是伤着了腰脊,卧床躺了一段时间后,渐渐能活动了,见到张永利就像见到亲人一样高兴。刘武装向他打听外面的局势,他只捡好的说,对自己不利的事情没多提。言谈中,刘武装还是感到了张永利忧心忡忡,劝说:“想开些,只要有人在,不怕没有翻盘的时候。”

  

   张永利说:“我真想把队伍解散了,整天东躲西藏,不是办法。”

  

   刘武装制止他:“千万不敢这么做。没了队伍,我们到哪里去?有人有枪,将来还有谈判的资本,一旦这两个条件都没了,只有死路一条。”

  

   “你说得也对。”张永利说,“我现在才弄懂了,当年我父亲他们闹红时,今天被人打散了,过几天又集中起来了,那是被逼无奈啊!”

  

   刘武装说:“我有个主意,你不妨把人召集起来,听说榆林方面的“红二机”最近在双龙周围很活跃,外地人进来,一定没好事,借空敲打一下,打完就跑,反正他们不敢离开公路。这样做,多少可以起到凝聚人心的作用。也能让对方晓得,想完全吃掉联指,没有可能。”

  

   张永利觉得刘武装的这个主意不错,答应回去和刘刚商量后再做决定,但从心里讲,他不想打仗。可是,打不打,不由自己。他从支左部队开会学习中强烈地感到,事情尚未结束,各地的人马已经开始规划自己的势力范围。这不是个好兆头。看来,人家说得没有错,革命的路还很长很长,要有耐心。可是,人的耐心是有限度的。有一天,他实在克制不住对家人的思念,身上装了支手枪,偷偷地溜进了城回到家里。李楠怀孕几个月了,他放心不下。当他敲开门,看着李楠挺着大肚子,吃惊地张大嘴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刷刷地流了下来。

  

   李楠拥着他:“活着就好。天亮后,你立刻走。”

  

   “为甚?”

  

   “左邻右舍都是人家的人。人家晓得你在外面干了些甚,被抓住就没命了。熬吧,总有出头的日子。”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在家里呆了半夜,给李楠安顿些怀孕后应注意的事项,说了些让李楠父母提前住在家里的体己话。一大早,将一顶草帽按在脑袋上,顺着河沿经自由市场混出了城。

  

   熬日子,成了大家的共识。

  

   35 让和尚掌大权

  

   安葬完刘大跩后,仝老师迫不及待地去看望自己的救命恩人,送去了老高的问候和自己带给两位老人的饭钱。刘二坚决不收,刘二说,你要是这么小气,当初还不如不管你。老和尚说:“笑纳笑纳,我不收你心里不安,对你不好。我收了,你就不欠我什么了,对你好,对我也好。”

  

   仝老师觉得,和尚这人真好,善解人意。刘二说:“老怂你倒会说话,得了便宜还卖乖。仝老师是有文化的人,我还巴望着他将来能长住双龙街,叫我孙子念书识字呢。”

  

   仝老师说:“你老放心,双龙街和我家差不多,我一定回来!”

  

   刘二问:“这些天,你在城里干些甚?”

  

   仝老师笑了笑说:“下苦。从阳山往城里贩煤,收入不多,但够一家人吃喝。”

  

   刘二十分高兴:“这就对了。用自己的劳动挣钱,光明正大,你真的变成劳动人民了。老高没拉你入伙?”

  

   “找过我,我不能去。我不想再吃二遍苦,受二茬罪了。扛枪打仗,不是每个人都干得了的营生。”仝老师说,“不过,老高这人也还行,这回送刘大跩回双龙街,也是他上门找我的。他要不来,我也不晓得刘大跩战死了。我想,乡里乡亲的,能帮的忙还是帮一把,人都有求人的时候。”

  

   刘二说:“老高没忘记他是双龙人。也好,在国家大事上打打闹闹,在个人问题上还是要念及乡里乡情。”

  

   仝老师说:“王队长说,吃饭放屁是最舒服的事,我听着话粗了些,道理的确是这样。双龙出人才,就这一句话,得让我琢磨三年。”

  

   和尚说:“不是双龙有人才,是双龙人受的磨难太多了。每次社会有大的变化,大转折时,双龙人都要受一次难。1935年闹红,死了几十个人;47年,胡宗南来,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又死了不少人;前些年搞大跃进,大炼钢铁,谎报产量,老百姓的锅都被砸了,大食堂解散后,做饭的锅都买不到。现在又遇到文化革命,谁知道还有啥呢。我跟队干部说过,世事有凶险,不是我这个人口毒,那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嘛。真枪真刀的斗,能不死人?你来看我们,真好,说明你有大爱。后生,就这样做人,我和尚保证你一生受用无穷。”

  

   后来,仝老师问到了丁书记,说如果丁书记在的话,他想把那几个图章给丁书记送回去,并当面道歉。刘二说,丁书记扫了一段时间的广场,见没人监视他,也回了老家。丁书记家在关中,估计运动不完也不会回来。章子在和尚手里,就让和尚执掌公社的权力吧。

  

   和尚说:“人家现在改了名字,叫什么革命委员会,老章子没有用,你要愿意拿就拿走,让和尚替公社掌权,不合情理。”

  

   仝老师笑着说:“那就放着,等丁书记回来后再说。”

  

   能听出来,两位老人对他说的都是肺腑之言。仝老师非常感动。三个人聊了一个时辰,仝老师说想去学校看看宋校长,打听一下学校有无开学的可能,便告辞出来。

  

   第二天,王嘉仁在集上帮助他花几块钱买了头驴,又备了个鞍子,一直把他送到南山坡下,眼看着他过了河,还在向他挥手。

  

   仝老师回到县城继续干他的营生。现在一边拉煤一边读书,学习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去了两回后,驴已经能自己认识路了,来去都不用怎么吆喝。有一回,他在路上碰见了自己的两位学生,是从双龙往城里贩杏子。学生给他装了两大碗黄橙橙的毛杏,三个人聊了一会儿,他发现学生的车上放了许多书,就问从哪里得到这么多书,这年头,书可是稀罕物啊。学生告诉他,早上经过东川中学时,看见图书馆没人照看,开着门,好书都让武斗队员拿去了,他们拉了一部分人家不要的。仝老师表示,想借几本看看。谁知这两学生一股脑把书全部送给了他:“我们回去时再去拿,人家说是四旧。管他是不是四旧,看着能长知识就行,”

  

   从此,每天在阳山到县城的公路上,一个带着眼镜赶着毛驴车读书的煤贩子便成了大众眼睛里的一道风景线。

  

   只可惜,这样的好日子没过多久,老高又找上门来了。

  

   “又要送死人?”

  

   老高叹了口气;“不是。我是问你个事情。”说着,老高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你看看。”

  

   仝老师拿过来看了一眼,是刘大跩的死尸照,还配着一长篇文字。他仔细地读了一遍后还给老高:“这不是说的很清楚吗?有什么问题吗?”

  

   老高问:“当时穿衣裳时,你在跟前?”

  

   “在。”仝老师老老实实地将当时发生的情况讲述了一遍,包括刘贫协被通灵的经过及老和尚他们对此事的态度。

  

   “你估计这是谁写的?”

  

   “不知道。”仝老师说。“当时,张永利叫刘师傅照的相。”

  

   “事情很麻烦。”老高长出一口气:“这个事情的底细我知道。我要是不给人说,心里的气憋着出不来;可是,说给你知道了,会给你带来灾难。你已经是局外人了,本不应该再染指这件事情。我就是找不到一个可以信赖的人啊!”

  

   仝老师吓了一跳:“你千万别和我说,我这人势单力薄,担当不了。”

  

   “也是。”老高说:“算了,让他烂在心里。”随后,他闷闷不乐地走了。

  

   仝老师松了口气,赶着毛驴继续去拉煤。可是,就从这天起,他再也读不进去书了。不管有意思还是没意思的书,看几行就放了下来,脑子里总是被老高说的事情所占据,老觉得刘大跩的死人脸在自己的眼前晃来晃去,甚至听见刘大跩向他喊叫:“还我毬来!”他吓坏了,连忙从车辕上跳下来,揉揉眼,眼前除了一条路,什么东西也没有。他分析原因,可能是自己做了亏心事,当时,他应该让老高把心里话说出来,最少也能替老高分担点忧愁。可惜,老高再没有来。

  

   老高没法来找他,老高病了,而且病的不轻,发高烧,说胡话,直到贺医生将他送进医院时,还吼叫:“有地雷,有地雷!”

  

   医院的医生问贺医生:“他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说不清。”贺医生说,“前些天打仗,死了个人,从那时起,他就有些不大对头。我还劝他,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再说,人是地雷炸死的,这不怪他,叫他放宽心。”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