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7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老和尚走后,刘二问:“你真是来看我们?”

  

   张永利犹豫了一下:“是,也不是。”

  

   “咋说?”

  

   张永利说:“刘县长给我捎了个话,说老高从他们造反派总部讨了张特别证明,允许他自由活动。他想回双龙街来住一段时间,不晓得行不行?”

  

   “他在城里不安稳?”

  

   “说不清,”张永利说,“在台上时间长了,肯定有人对他不满意。按说,对立派已经给了他自由,就不应该有问题。可是他要回来,一定是有难言之隐。”张永利叹口气,“我给捎话人说,叫他跟我们算了,我给他安排个当伙夫的活,把他保护起来。可他不同意,说怕人家知道了,迫害他的家属。”

  

   刘二将烟锅子在口袋里挖了半天才说,“既然这样,就叫他回来,他是我们大刘家人,尽力帮他。”他点着烟袋锅后又说,“一辈子提着脑袋干革命,出生入死,现在倒变成了革命对象,快成土豪劣绅了,世事也太无常。不过,给他说到,世界不太平,双龙街也不会安宁。”

  

   张永利说:“我把话捎到,如何决定,他自己看着办。”

  

   说话间,王嘉仁来了。王嘉仁说:“诳人呢,这年头还有酒?”当他一眼看见盘腿坐在炕上的张永利,皱了皱眉头,“我就说嘛,无风不下雨,刚来?”

  

   “刚来。”张永利说:“好长时间没见你了,最近还好吧?”

  

   “好?”王嘉仁说:“好个屁!眼看着上山下地的人一天比一天少,我头发都愁白了。你们在外头,晓得世上发生的事情,你说,这么打来打去,有没有个消停的时候?”

  

   张永利说:“我解不开。人家说,想知天下事,要问乡下佬。我就是问你来了,现看现在这世道好不好?”

  

   王嘉仁说:“看咋说哩,对农业社集体不好,对个人好嘛。黑市也开了,古戏也能唱了,狗能乱混油,人能做买卖,还能开荒种地,可农业社没人干活。要我说,单干最好。你捎话给老人家,让农民单干得了。”

  

   张永利笑笑:“这个话我带不到,你就死了单干这个心,这事情由不得咱们。想开些,种地的人少了,分粮的人也就少了;开荒的人多了,说明粮食可能增收。不要为这个上火,没有大的天灾人祸,饿死人的可能性不大。打仗这事,有一档子没一档子,不像当年打胡宗南,一仗就吃一个旅。你也看见了,我们围打还乡团,不就捉了个老高还让他跑了?打吧,打到一定程度就不打了。”

  

   刘二说:“照你这么说,国家就这样乱下去?”

  

   和尚说:“你瞎说,国家没乱,不都是好好的吗?你是让人管服帖了,没人管,身上不自在。”他一边说,一边捞了些酸白菜,放在案板上切,“你一辈子有过多少这么自在的日子?”

  

   刘二急了:“谁说我想让人管?赶明天,我也去武斗,牲口撂下你一个人喂!”

  

   王嘉仁说:“你想去,人家也不敢要你。打仗前张干部还要给你预备个轿子,要不,你走不动。”

  

   和尚说:“自在不自在,人心自知道。”

  

   刘二说:“老秃头,你胡说些甚?什么自在不自在的。你自在了,别人就不自在,要不咋讲专政呢?专政不就是叫人不自在吗?我晓得你不自在,你是牛鬼蛇神,被人管着,发牢骚呢!回头仝老师回来,再批斗一回,你就老实了。”

  

   和尚连忙说:“我自在着呢。我想念佛,就在心里念,你能看见?仝老师批斗我时,你晓得我想甚呢?”

  

   “你想甚?”大家都很好奇。

  

   “我想,南无阿弥陀佛,西天过来一片云,云里头端坐观世音,观世音看得清,地下世事乱纷纷,和尚身在混乱中,心里默念弥勒经。果然,刘刚带天兵天将来救我。”

  

   “一派胡言。”刘二说,”你是自欺欺人,要是没有张干部、王队长,你指不定被人踩多少脚,变成死狗了。”

  

   和尚说:“所以,我活着很自在,不抱怨。”

  

   张永利笑着给刘二斟酒:“和尚超脱,等运动完了,我跟和尚学佛去。”

  

   和尚说:“我瞎说呢。学佛的人要行善,你满脸杀气,不成。”

  

   和尚的话说得众人满脸错愕,连张永利也愣了:“没有啊,我连杀人的念头也没有,你别吓唬我。”

  

   和尚嘿嘿地笑着说:“你是揣着聪明装糊涂,这事情你瞒得了别人骗不过我。从道理上讲,杀人的情况无非是三种,一种是杀他,一种是他杀,再就是自杀,前一种和后一种是能控制的,但是中间一种控制不了,你觉得我说的对不?”

  

   张永利说:“好像是对。你是说我有难?”

  

   “不晓得。这里没有别人,你说,是不是来调动人马攻城的?”

  

   张永利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其实,老和尚是从刘贫协那里听来的,他现蒸现卖,“这事情你挡不住。要随缘,人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动动脑子总没坏处。”

  

   和尚的话让大家十分扫兴,酒自然就喝不下去了。张永利说:“是,你说对了,我就是来调人去打县城,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你的话我明白了,想办法吧,最好不死人。但打仗这事情,死人也免不了。我们可以不杀人,可挡不住别人来杀我们。”

  

   “甚好。”老和尚虽然附和着张永利,但败坏了大家的胃口。王嘉仁喝了杯酒,推说有事要去办。张永利本来还有点热乎乎的心掉进冰水里。

  

   喝了几杯闷酒,大家不欢而散。刘二埋怨和尚:“你平时屁都不放一个,今天咋这么让人闹心,少说几句不行?张干部对咱们还不错,连个面子都不留,何必呢?”

  

   和尚说:“你解不开,我这是在挽救他。”

  

   “屁话,几句话就能救人,你成神神了!”

  

   第二天早上,在大部队开拔前,张永利便带着卫生员先走了。这会儿工夫,王嘉仁正领了些社员在对面山坡上种谷子。老和尚的话让他一夜没睡好觉。王嘉仁有着失去亲人的痛苦经历,双龙街的运动,让他头一个品尝到了个人在这种大环境中的无奈。他希望这种遭遇自己是唯一的一个。他的心隐隐作痛,只得将牛犋歇了,蹴在犁沟里等着疼痛慢慢地缓解。

  

   31雨露滋润禾苗壮

  

   雨露滋润禾苗壮,常山菊精神焕发,长时间积攒的怨气烟消云散。她承认,女人离开男人就活不舒畅,最少她自己是这样认为。她感谢麻大胖,感谢麻大胖能体谅她的苦衷。如果没有麻大胖主动说服她,主动帮忙,她可能永远不会打刘二跩这个呆后生的主意。看来,麻大胖真的爱她,是她的知己。麻大胖没有能力满足她的欲望,但是,麻大胖以一个豁达的胸怀给了她温暖,她不再孤独,不再为自己像个男人那样打杀而感到沮丧。因为有男人,女人才是女人;因为有男人,女人才能回归本分。有时候,也耍矫情,常山菊说话的腔调也变了,声音媚媚的,自我感觉有些狐狸精的骚味。他跟麻大胖如此,跟刘二跩也是如此。除了大事情,她不再指使刘二跩干这干那,有空没空和刘二跩聊家乡里的事情,说家乡里的人,她想悄悄化解刘二跩和她之间的最后一道屏障。他觉得刘二跩有些被动,每次上炕好像是在打仗,要完成一个任务一样,这使她有些遗憾。

  

   她问刘二跩:“跟我在一起,还行吧?”

  

   刘二跩说:“还行。”回答的有些勉强。

  

   “什么叫还行?这辈子你有过这么畅快的时候?”

  

   “没有。”刘二跩说,“我害怕。”

  

   常山菊戳他一下:“我没男人,你没老婆,为甚害怕呢?”

  

   刘二跩老老实实回答:“我怕犯错误,被判刑。”

  

   常山菊撇撇嘴:“没有男人气。我情你愿,又不是强奸,判甚刑?”

  

   刘二跩不吭声。

  

   常山菊又说:“往后,白天工作,晚上跟我回家睡觉。男人嘛,要有男人样,干这个事情主动些,你要想办法控制我,解开吗?”

  

   刘二跩点了点头,从心里头讲,他还是有些害怕。这女人不省油,这女人比自己大十几岁,沾上了,就难甩开。但是,不管怎样,自从和这个女人有了一腿之后,刘二跩还是觉得自己身上有了一些变化,他的胡子生长迅速,两天不刮就不舒服。再就是有了疲乏感,有时候坐着坐着就打起了呼噜。还有,陪常山菊喝酒多了,酒量见长。有时候,没人时,他会跟常山菊搂搂抱抱,渐渐地对对方有了种依恋感。不过,他的头脑清醒异常,做事情要把握好分寸,毕竟人家是领导,是司令,自己是一个兵,一个警卫员,千万不敢嚣张。他非常注意的举止行为,绝不轻狂,从不多说一句话、多看常山菊一眼。

  

   这天下午,常山菊带他去了中学会议室。头头们像是要讨论重要问题,他照例和别的警卫员们坐在会议室外面的柳树下等待。后来,他看见老高也来参加会议了,便迎上去和老高说了几句话。老高问他:“首长对你满意吧?”

  

   他说:“还行吧,没挨过批评。”

  

“这就好。”老高语重心长地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