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7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见了。”他说,“老高来找过我。我不能和你们一样到处打仗。我若不挣钱,家里人就吃不上饭。老高没有勉强我,你跟他在一起?”

  

   刘二跩说:“原先在一起,我现在给常司令当警卫员。刚才,常司令去见麻大胖,叫我在街上溜达一会儿,这不就碰见你了。怎么,日子还能过吧?实在过不去,你说一声,我在常司令跟前给你求个工作,她这人好说话。”

  

   仝老师赶紧说:“好着哩,谢谢你关心。”

  

   “那就好。”刘二跩小声说,“看在咱们是一个战壕里战友的份上,我跟你说个事情。常司令说要打大仗了。联指组织了七八个县的人来围城,做个准备,该买的东西多买一点儿。万一叫人家围住了,也能多熬几天。这个事你不能跟人说,以免引起混乱。”

  

   仝老师有些吃惊,真的要有人来打县城,这可不是个好兆头。他连忙说:“谢谢你,没把我当外人,我这就去准备。”他忽然觉得有些感动,这个被农村人认为是二流子的后生,也变得成熟起来了。告别了刘二跩,他没顾得上买牙膏,匆匆忙忙回家,拉着车子去桥头黑市,尽可能多地买了些小米、玉米面、土豆等食物拉回家。他非常感慨,老和尚说的没错,多个朋友多条路,人要是都这样就好了。

  

   刘二跩闲得无聊,常山菊让两小时后去接她,便坐在电话大楼的台阶上看行来过往的路人。进城这几个月来,刘二跩性格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做事情不再毛毛糙糙。他有意识地看人家城里人的行为举止,听人家的谈吐。与乡下人比较起来,城里人斯文,有礼貌,说话也比较委婉,不像农村人那么粗喉咙大嗓门地喊叫。尤其是给常山菊当警卫员以后,常山菊经常纠正他的一些不文明做法,比如乱吐痰,随地扔烟头;进人家门要先敲门,等人家回应后,得到允许进才能推门等等。事情虽然都不大,但看出人和人的差别。刘二跩想,难怪他大经常说,宁做城里一棵草,不做有钱的乡巴佬。没错,城里人生活得好,很幸福,如果自己从今往后能留在城里,那该多好啊。没事时,他跟常山菊聊天,谈自己的想法、愿望。常山菊说:“努力吧,等我们将来真正地掌握了政权,这点小事,不算什么。”

  

   “我没有城市户口。”

  

   “想办法嘛,我不也是从双龙出来的吗?当年,刘县长一步一步把我从基层选拔到城里来。这事情,除了自己努力,还得有人提携,解开没?”

  

   “解开了。”刘二跩有了自己的生活目标,做起事来格外认真。如果常山菊说好八点要出门,七点半,他一定等在了门外。常山菊外出视察工作,他会手里捏着枪,眼睛一刻不住地朝四下巡视。有一回,常山菊说省里来了个领导,要吃鱼,让他跟着去柳林鱼塘捕鱼。北方人,见到鱼的机会非常少,许多人围上去看着管理人员捕鱼。刘二跩爬到大柳树上朝四周警戒。有几个在河对面揽工的后生赶来看热闹,他“刷”地一下将手枪子弹顶上膛,“滚!”一个字吓得那些后生落荒而逃。联想起了当时贺医生吓唬他们的情景,不由地笑了。

  

   刘二跩看得出来,常山菊和麻大胖有一腿,两人关系绝对不一般。遇到人家两人在一起时,他一般是倒好茶,放好烟,尽快离去,然后等着人家呼唤。有一回,常山菊对刘二跩说:“抽空到黑市上看看,有没有卖驴鞭的,有的话,不管贵贱买回来。”

  

   刘二跩不知道驴鞭是什么,他认为是吆牛的鞭子什么的,就说:“我给你做一根就是了,不用买。”

  

   常山菊哈哈大笑:“憨怂,驴毬长在驴身上,你咋有?”

  

   他闹了个大红脸,原来驴毬叫驴鞭。城里人真有学问。他问:“要那个东西干甚?”

  

   “嗨,跟你说你也不懂。治病。那东西做熟了叫钱钱肉,大补。”

  

   随后,刘二跩去了黑市,黑市里有个老汉卖驴肉。他吃了一块,好吃;又吃了一块。他问老汉有没有驴鞭卖,老汉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年轻轻的,要这个干甚?”

  

   这回他懂了,他大致知道了这东西的作用,便说:“给别人打问。”

  

   老汉说:“明天早上来拿,一块钱一根。”

  

   “杀人呢?”刘二跩说:“一头老驴才卖三四块钱,一根驴鞭就要卖一块?”

  

   老汉说:“有便宜的,五毛钱,骟驴。”

  

   “骟驴不要,要叫驴。”

  

   “那就一块钱,不降价。十条公驴里都没有一条叫驴。要了给你留一根,不要算毬了。这东西不愁卖。”

  

   刘二跩定了一根,第二天他取回来后给常山菊。常山菊说:“给麻大胖送去。”后来,刘二跩才从别人嘴里得知,驴鞭治男人病,麻大胖有病,麻大胖跟常山菊打着伙计,常山菊给麻大胖治病就等于给她自个治病。

  

   刘二跩是个处男,对男女之间的事情懵懵懂懂,他晓得男人女人结婚才可以生儿育女,但男人的家具放在哪里才能让女人怀孕这事一窍不通。不过,一想到这事儿,他就觉得自己的身子有些异样,有种冲动,老二也会硬的像条驴鞭,尤其是看见街上的女孩子经过时,他就有种跑过去实施犯罪的冲动。他知道为这个事情犯法的人不少,一般都会被关起来判刑,严重的会判死刑。提这个事不仅害羞,也是个可怕的话题。直到有一次他睡着觉后,梦见私会女子时,老二遗精,自己不能控制自己后才明白,人家说的日屄就是撒种子。他断定,现在,常山菊把他支得远远的,两人一定是在干这种事情。那就让他们干吧,常山菊也没个孩子,没准经过这个过程后,会生个娃娃出来。

  

   时间过得真慢。刘二跩在台阶上抽了五颗烟后,抬头看了看楼顶处的钟表,到时间了,便起身回到食品公司院子里。随后,他敲了敲常山菊的门。

  

   常山菊说:“进来。”

  

   大胖为他开了门。他忽然觉得眼前明晃晃的刺眼,常山菊没穿衣服,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他连忙往出退,却被大胖拉住了:“兄弟,你帮个忙,把他日了。”

  

   刘二跩的脑子嗡地响了一下,他不知所措,“不,不,我不会。”

  

   “老娘教你!”常山菊坐起身来,“别怕,过来。”

  

   大胖抽身出门,随后将门从外边锁上了。

  

   刘二跩战战兢兢,手脚都不听使唤。常山菊过来,三下五除二地将他的衣服剥光,说,“放松点儿,看看,老二硬的像个擀面杖,还说不会。”

  

   刘二跩牙齿打得咯咯响,“不会。”他觉得很害羞,双手不由自主地护住自已的私处。

  

   “男人还不会日屄?”常山菊把刘二跩拉在自己身上,协助刘二跩入港。刘二跩忽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动,不由自主地运动起来,常山菊两手搂住他得腰,鼓励他:“使劲,使劲——”继而哎呦,哎呦地叫了起来。

  

   时间不长,刘二跩忽然有种难以抑制的战栗,一股子弹般的东西直冲枪口,喷涌而出,顿时,他觉得好像进入仙境一般。

  

   这天,常山菊没让他离开。期间,麻大胖送过一次饭,由被动变主动,只用了十几分钟。他们交媾了十个回合,假如刘二跩没有记错的话。

  

   30 喝点小酒也闹心

  

   张永利走到饲养院的时候,刘二跟和尚正在铡草。刘二抱怨和尚:“你少掐一点草,多了,我铡不动。”

  

   和尚说:“没多少了,再有几刀就完了。”

  

   张永利说:“我来铡,这活儿不是你们这个年龄人干的。队长没派两个人来?”按他的记忆,饲养员不管铡草的活儿。

  

   刘二说:“你是干部身子,不能叫你干这活儿。王队长派不出人来。现在这些年轻人都疯了,不是去武斗,就是去赌博,管束不住。”他又铡了几刀后,对和尚说,“收拾,明天再说。”然后,把张永利让进窑里。

  

   “你来作甚?你回来就没好事。”刘二说,“从打革命以来,你这个人好像变了。你一来,双龙街保准要遭殃,又出事了?”

  

   张永利被说得脸上有些发烧:“没有。刘部长说队员们拉肚子,我带卫生员来给看看,谁知道他们骗我呢。”

  

   “他骗你干甚?”刘二说:“哦,我解开了,他是怕你们追究他放走老高的责任吧。这个事情他做得对,半辈子就做了这么一件人事,你不要责怪他。”

  

   张永利说:“不会,这不怪他,老高自己跑了。”

  

   刘二愣了一下,“明明是王嘉仁跟和尚帮着放跑的。”忽然,刘二明白过来,连忙说,“我老糊涂了,和尚也说是老高自己跑了,不怪旁人。”

  

   和尚进门来,和尚给张永利提了壶茶,招呼二人:“别光说话,喝水。”

  

   他先给张永利倒了杯茶,又给刘二斟上,“老刘越老越糊涂,为了老高的事跟我争来争去。我说,他跑了就是了,你管他咋跑的?”

  

   刘二不好意思地说:“我不是想给你挣个舍己救人的名分吗?我嘴贱,以后再不提这事了。”

  

   张永利说:“没关系,事情过去了。我来看看二老,也没什么好东西,弄了瓶酒给你们喝。”

  

   和尚说:“我不喝酒。”

  

   刘二眼睛立刻亮了:“这可是稀罕东西,我喝。”

  

   张永利笑着把酒瓶放在锅台上,然后坐在炕上和刘二聊天。”

  

刘二看着酒瓶,对和尚说:“你去把王嘉仁叫来,就说我请他喝酒。(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