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7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仅此而已?”

  

   “哦。”

  

   “不会吧,你是不是回来报仇来了?”

  

   “你把我看成甚人了,挨两下棒子就要报仇的话,老高我这辈子的仇永远报不完。”

  

   “说实话,你们有甚打算?”

  

   “占领双龙街,在你们后方打个楔子。”

  

   “然后呢?”

  

   “然后,攻占东川。”

  

   “把我们斩尽杀绝?”刘武装说,“你们一次在阳山就打死我方七个人,实话给你说,把你解回东川,十有八九也活不成!”

  

   老高不吭声。

  

   王嘉仁和老和尚的行为十分明确,有理不打同乡客,暗示刘武装放跑老高,这让刘武装十分为难。他是要担责任的,而且,老高这家伙也不是个省油灯,放跑了,要是再打回来咋办?不放吧,拉回东川,必死无疑。武斗队里的那伙年轻学生,性情暴躁,打起人来毫不留情,也怪老高认死理,他妈的,这个死人,别人都跑了,你还坚持。他对老高说:“你这个人,撞上南墙不回头,整整一个晚上,你干了什么?”

  

   王嘉仁从刘武装的嘴里听出了名堂,他对老高说:“你认个错,保证再不来双龙街,我给你求情。他们打死了我儿,一命还一命,有理有据。”

  

   老和尚拉了拉老高的衣袖。

  

   老高本来不想跑,老高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被人放跑,有失面子,宁愿我负人,不让人负我。他晓得,人多眼杂,放他走刘武装就得担责。但是,如果他能活着回去,还乡团则全身而退,只是打个败仗而已。他点了点头:“我答应。”

  

   刘武装松了口气。

  

   王嘉仁说:“我带他上厕所。”

  

   刘武装没说什么。王嘉仁和老和尚一人扭着老高一条胳膊,将老高从窑里押出来。正在院子里蹴着吃饭的人问:“干啥,干啥,押俘虏也轮不到和尚!”

  

   老和尚说:“热饭堵不住你的嘴,他拉屎,你端着饭碗去茅坑吃!”那人不言声了。

  

   三人走出院子,转过墙角,王嘉仁对老高说:“左手有条毛沟,往左拐,往北走,千万别往南。”

  

   老高跪下给二人磕了个头,“后会有期!”一溜烟地跑了。王嘉仁冲着空荡荡的茅房高声说:“快点,屁眼上锁了?”

  

   老和尚说:“你总得叫人拉干净吧?”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唱了会儿双簧,王嘉仁估计时间差不多了,用拳头将自己的鼻头猛打一下,把血抹了一把,高声喊叫:“跑了,老高跑了!”

  

   院子里的武斗队员们立刻提着枪赶了出来:“往哪个方向跑了?”

  

   王嘉仁说:“朝后沟跑了。”一行人急匆匆地朝后沟追去。刘武装从窑里出来,等跟前没有其他人时,才说:“我们可能做错了,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不久,刘刚带着打扫战场的队员回来,一共捡到五支枪和一批子弹,还有三四十个手榴弹。他问刘武装:“咋回事?怎么跑了?”

  

   刘武装说:“老高要上厕所,打了王队长一拳头。”

  

   刘刚不解地问:“这么多人还看不住一个人?”

  

   刘武装小声说:“跑了也好,拉到东川,人家命令你枪毙,你敢不敢?”

  

   刘刚说:“不敢。”

  

   “那就对了,跑了对大家都好。”

  

   不管咋样,打了胜仗,队员们的心情大好,一路上唱着《打靶归来》的歌,浩浩荡荡地返回双龙街。第二天,刘刚主持,在供销社的月台上举办了个展览,展出缴获的武器。除了给大家介绍战斗经过外,还在铺板上贴了张大海报,向双龙街人民报喜。

  

   27 话到嘴边留三分

  

   还乡团大败而回,让常山菊感到几丝压力。她不认为这是老高能力差,组织无方,让她感到困惑的是,对方咋就这么能掐会算?怎就能把他们如此机密的事情搞得一清二楚?她开始怀疑,在自己的队伍里,是不是有内鬼,有联指安插的密探。她把自己的想法和雷大头说了。雷大头说,是要注意这个情况,现在作战连的战士主要来自于学校,这些人年轻,思想单纯,不会出问题,但是,其他方面就不敢保证了,尤其是县里的这部分人,干部多,一个比一个圆滑;还有一部分各乡镇的农民,自私自利,多吃多占,借机发财,对这部分人要严加管理。虽然,雷大头说话仍然和蔼,但已经让她如芒在身,极不自在。常山菊听得出来,雷大头对她的工作有看法。人家不是捕风捉影,阳山战斗之后,有人反映从农村来的战士,借机搜被打死队员的口袋,摸零钱,摘手表;还有的人看见死者的皮鞋好,顺手牵羊扒去。这事情曾经让学生连的人大为愤怒,有人直接上雷大头的办公室去抗议,认为这做法与土匪无异。决不能把保卫毛主席的战斗混同于土匪抢劫。无疑,这些行为降低了联总的威信,损害了联总的形象,纷纷要求严惩肇事者!干部们圆滑,这是事实;农民自私,这也不能否认;要改造这些人,是常山菊力所不能及的,本来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尤其是枪一响就往后溜,打胜了就急着往前冲,抢功。想让它成为一支真正的作战部队,不是一朝一夕或者一两次战斗就能做到的。如何提升作战人员的素质,是摆在她面前的当务之急。而老高这个人无私,比较可靠,本来是可以委以重任的,可惜,贺医生带了一部分人回来后,老高却没有回来,她有几分伤心,心里念叨,老高会不会牺牲了?

  

   贺医生叙说了他们被包围后老高冒死保护大家撤退的经过后,常山菊差一点流下眼泪。老高真是条好汉,战斗队里太需要这样的人,太可惜了。她对贺医生有些不甚满意:“你们逃跑,也不能把他扔下不管。他死了,你们活着,心里能安稳?”

  

   贺医生不敢说话。贺医生认为自己有愧于老高。的确,这种做法不仗义。他老老实实听常山菊训斥:“你们跑远了,打两枪也行嘛,也算是对反对派的牵制,就这么眼睁睁地看他去送死?”

  

   贺医生小声说:“我想打枪来着,有人阻挡我?”

  

   “谁阻挡你?”

  

   “张坪的几个人。”

  

   “回来没有?”

  

   “没有,半路上丢了枪,跑回家了。”

  

   常山菊长长地叹口气说:“难怪雷大头说话难听,的确是自己队伍里的人员动机不纯,没准,这次行动失利,和这几个人有直接关系,看来,整顿队伍这个工作刻不容缓。”她挥挥手,让贺医生走了。

  

   两天后,老高回来了。老高向常山菊汇报了自己如何掩护大家坚持到天亮,让人用一颗电光弹骗出来的经过。他说,本来是准备血战到底的,结果却被刘部长抓住,当了俘虏。后来,在老和尚和王嘉仁的帮助下,刘部长发了慈悲心,让他逃走了。

  

   老高能顺利归来,让她大感意外。她问了一下作战过程,老高实话实说,没有隐瞒自己被刘部长放走的事实。他说:“不管咋样,人家还算仗义。我也想开了,往后,别打双龙街的主意了,乡里乡亲的,打死谁都不好。”

  

   常山菊半天没说话,她点了颗烟抽,又递给老高一颗。

  

   老高说:“如何处分,随你。情况就是这样。”

  

   常山菊说:“我没说要处分你。你能掩护大家回来,已经立了大功,我没钱奖励你,给你个口头表扬。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这点。”她吸了口烟说,“他妈的,是不是张坪的那几个人走漏了消息?”

  

   老高说:“说不清,也许咱们内部有问题。”

  

   常山菊骂道:“狗日的,都想保存自己的实力,打仗的时候往后溜,哄着咱往前冲,你真冲上去,他又背后给你一刀。我也看开了,上阵要靠父子兵,打虎要靠亲兄弟,既然雷大头同意整顿联总,这也是个机会,你看行吗?”

  

   “行。”老高满口答应,“我这就去准备。”

  

   “要快”,常山菊说:“形势有些变化。最近对立派十分活跃,听说张永利联络了七八个县的武斗队,准备攻打县城。当下的任务是防守,双龙街的事情以后再说,先让对立派占着,无损咱们什么。原来咱们想的有些偏颇,杀回双龙,杀回去干甚?没有打击对象,一个队长,一个和尚,都能在危机关头救你,可见老百姓就是咱的父母,坚决不能与这样的人为敌。杀人可以,但一定不能杀好人。”

  

   老高点了点头:“这事情让我也明白了个道理,手下留情,杀一个人,背后要牵扯一杆子人。我被人家围攻时,首先想到的是,如果我死了,我老婆娃娃该咋办?谁种地啊?甚至在回来的路上,一度想到回家去,再不干这个事了。可反过来一想,也不对,刘部长放我走,一定会被追查,万一反对派跑到我家来搜查,我还得被他们抓走,再把刘部长咬出来,就更惨了。”

  

   常山菊说:“上了这条船就别想下去。大家都想洗手,可是,你今天不干,明天可能就被人弄死。在这个人人都是草头王的世道里,唯一能让你活下去的理由就是战斗,胜者王侯败者贼,自古是一个理!”

  

高登云非常困惑,自己屡战屡败,可是,每次失败,给他带来的都是好运气。常山菊委任他当了县总战斗连的连长,他在大难不死的同时,也有些惶恐,害怕自己担不起这个重担。不过,能不能胜任,总得试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