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丁书记说:“找你们上级去还,你给我还是害我呢,一是我不敢要,二是你向走资派投降了,让外头人晓得了,我就是复辟,罪上加罪,你也脱不了干系。我说的是实话,年轻人,做事前,要先想好退路。”

  

   仝老师觉得丁书记说的是真心话,细想起来,还就是这么个道理。现在,权利在他的手里变成了块烫手的山药,拿不住,又不能丢。仝老师不明白,权利是构建在强力与法规条文之上的一个虚拟上层建筑,当强力丧失,法规条文成为一纸空文的时候,这个上层建筑也就要坍塌了,失去了它存在的必要。

  

   眼下,没有人来公社办理任何手续,公社权利丧失,它在人们心里已经没有了威严。医院由于没有药品,早已关门,供销社里仅有的一点商品,大部分被武斗队借去,除了食盐还能敞开供应外,好像再无存在的必要,连信用社的最后一笔干部工资款,在一个晚上,被张永利他们的联指队员悉数征用,仝老师有两个月时间没有领到工资,身上的钱花得一文不剩,受伤这段时间,天天吃喝在和尚家里,他晓得,和尚也没有钱,粮食也不多了,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呀?他盼望着学校赶快开学,盼望着能在学校里吃大灶饭,盼望着能领来工资。有半年了,他没有给家里寄过一笔钱,父母,妻儿有无饭吃,这一切使他感到寝食难安,革命将他弄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再也难以为继了。他去找宋校长,打听开学时间。宋校长说,上边没有通知要复课,什么时候开学谁也不知道。宋校长奇怪:“停学这么长时间了,你咋么还在双龙街?”

  

   他不好说明真实情况,只说是有些事情要处理,走不了。终于有一天,他崩溃了,对着和尚和刘二跪了下来:“求你们再救我一回。”

  

   和尚赶忙去扶他起来。刘二问:“出麻达了?”

  

   他将身上的公章取出:“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你们保管,将来转交给政府。”

  

   和尚问:“想开了?”

  

   仝老师说:“不能再连累你们了,讨吃要饭,我也得回家。”

  

   刘二问:“不革命了?”

  

   仝老师说:“我太幼稚了。”

  

   刘二塞给他两块钱:“拿着,路上当个盘缠,讨饭你张不开口。”

  

   仝老师向二位恩人磕了个头,站起身转过脸去,一霎那间,眼泪不由自主地涌出眼眶,他偷偷抹了把泪水,离开了这个让他百感交集的地方。

  

   22 头一个落难者

  

   刘大跩握上了枪杆子,这个事情得益于他和王嘉仁的一次争吵。有天上午,王嘉仁召集社员们去饲养院起牛粪,给刘大跩派活,刘大跩死活不接受。王嘉仁说:“你年轻轻的,就拈轻怕重,你不干,他不干,这地还种不种?打不下粮食,吃风屙屁呀?”

  

   刘大跩说:“农业社是精精捉憨汉,你看看,都是些七老八十的人,叫我一个后生挑大梁,我挣得工分比人家多?”

  

   刘大跩说的有些道理,从刘武装成立武斗分队后,年轻一点的人跟去了不少,还有部分人去了县城,农业社剩下的多是老弱病残和妇女们。下粪坑这活又臭又累,没有人抢着干。王嘉仁说不动别人,自己挽起了裤筒先跳下粪坑,说:“我带个头,你也下来。”

  

   刘大跩说:“我嫌臭。”

  

   也怪刘大跩是个直筒子脾气,他不说罢了,这句话出口后,其他几个年轻人也不下去了。凭什么你嫌臭,别人就不嫌臭?王嘉仁气得直瞪眼,可他又没有好办法。下午,他找刘武装说:“你能不能帮我解决个困难?”

  

   刘武装问:“何事?”

  

   他把上午下粪坑的过程讲了,希望刘部长把刘大跩放到武斗队去,眼不见心不烦,省得一个死老鼠害一锅汤。

  

   刘武装说:“那也得看他愿不愿来,我这里也不是个蜜钵子,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日子呢!”

  

   “你试试,没准能行。”王嘉仁说,“不把这个搅屎棍拔了,社里的生产没法安排。”

  

   刘武装找到刘大跩,刚开了个头,刘大跩就迫不及待地接受了。刘大跩说:“你不找我,我也得去求你,在农业社一天受些甚气?吃苦受累不说,王队长还不满意。我看你们武斗队真好,整天扛个枪到处转悠,也不打仗,还有人给饭吃。”

  

   刘武装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也不能天天打仗,我得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干这个可得有思想准备,有被打死的可能,前些天,阳山就死了七个人。”

  

   刘大跩说:“不怕,枪子不长眼,谁摊上谁毬朝天。他打我,我手里的枪也不是烧火棍,我现在就跟你去?”

  

   “得给你爸说一声吧?”

  

   “跟他说什么,他那人,除了叫我下粪坑起粪,别的事都看不惯。他说,武斗队和土匪差不多,你跟他说,不是上门找挨骂?”

  

   刘武装苦笑了一下,刘大跩说的是实话。武斗队住在双龙,尽管有张永利做工作,疏通关系,但群众对他们依然另眼相待。医院关门,供销社断货,信用社取不出钱,都跟他们有关系,无疑,他们的行为已经严重的影响了群众的正常生活。好在,现在粮库里还有粮,一旦粮库空了,难道让大家去农民家里抢粮?更加让他揪心的是,队员们大都是各个村里抽调出来的民兵,虽然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教育,但军纪涣散,有些人觉得有了枪杆子,身价就比别人高了许多,牛皮哄哄,说话强词夺理,做事蛮横粗暴,不讲道理,匪气十足。这样的队伍肯定是要出事情的。果然,绳子偏往细处断,这天下午,收完操后,照例是擦枪时间。队员们聚在南门口广场各人分解枪支,为零件上油,周围围了我们一群娃娃们看热闹,有位队员擦完枪,落机时,枪突然响了,原来枪里的子弹忘了退膛。随着枪响,我看见王嘉仁的儿子王银娃跌倒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哭喊。众人慌了神,银娃的大腿被打了个洞,血涓涓的往出流。刘武装慌了神,连忙将银娃抱进屋里,用他们知道的一切手段为孩子救治,并让报话员迅速联系东川中学总部,派汽车接救伤员。王永利带着人车赶来时,银娃已经没气了。

  

   全街里的人悲痛欲绝,王嘉仁夫妻哭得死去活来,张永利实在是没有颜面面对这个事实,也喃喃地抱怨自己来迟了:“银娃,叔叔对不起你呀!”

  

   犯了错的队员被刘武装甩了两个巴掌后,刘武装跪在王嘉仁夫妇的面前说:“大哥,大嫂,我对不起你们,错全在我,我没带好队伍!”

  

   王嘉仁老泪横流:“你起来,我收受不起。老刘,我就想问你一句,你们甚时能不再祸害百姓呀!”

  

   张永利和一干子武装人员默默地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天空渐渐暗了下来,西边的天空涌上来一堵黑色的云墙,在黑云的边上,镶嵌出了一抹黄红的光彩,将银娃惨白的脸涂成了古铜色。和尚来了,和尚走到王银娃跟前,嘴里喃喃地念了几句听不懂的咒语,他弯下腰将银娃抱起来说:“跟爷爷走。”

  

   当天晚上,老和尚破例,给小银娃设了个灵堂,按当地风俗,未成年人是不能土葬的,只能丢弃山野。但老和尚说,打个棺材,佛祖说了,入土为安,往生去。他穿了身僧袍,上了香,围着银娃做了一夜道场。第二天,在太阳出来前,几个人将银娃葬在寺台山小庙一侧。

  

   王嘉仁从山上下来,对灰头土脸的刘武装说:“把你的人放了。”

  

   第二天,张永利给联指总部打了个报告,没等总部回复,便将双龙街的武装据撤点撤除,将人员调回东川中学。王嘉仁的话深深地刺痛了他,让双龙街的人们安安省省地过几天日子吧。

  

   张永利情绪低落,这是他从被赶出县城后遇到的最大的一个危机。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尚未开花结果,就这样去了,永远地离开了亲人,离开了这个世界。每时每刻,孩子的音容笑貌,孩子那天真无邪的眼神像一道无形的鞭子在抽打他。他在想,假如武斗队不驻双龙街,这个事情一定不会发生,假如对战士们要求严格一些,也一定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假如……可是,现实不由他假设,现实是银娃死了,现实是他这辈子都无法洗清自己的罪行。他曾经给王嘉仁,给双龙街的群众保证过,武斗队驻扎双龙街,一方面是准备打击对立派,另一方面是保卫双龙街,保护大家安定的生活生产环境。可是,他食言了,而且让灾难落在了他最要好的朋友身上。“我有罪,我有罪呀!”晚上,他捶着床板嗷嗷嚎叫,全然顾不了窗外一张张惊恐的面孔。

  

   23 不做牛马会饿死

  

   仝老师的家住在太和山下的一个两孔窑洞的小院里,背山面对延水,距桥头的黑市也就是几分钟的路程。当他出现在父母和妻儿的面前时,一家人是何等激动呀!几个月时间,音信全无的他,曾被认为可能遭遇了不测。有人给他四处打听消息的妻子说过,好象是在双龙街,当了个派性组织的头头,遭人打后不知去向。妻子企图领着儿子去双龙街寻尸,但被年迈的公公挡住了。公公说:“可能是误传,要真死了,消息早就传回来了。眼下这世道乱哄哄的,出去更不太平。人的命,天注定,老天爷不让他死,他会回来的。老天爷让他死,谁也挡不住。我这儿的脾气我晓得,他虽然是一根筋,撑到头破血流时,也会回头的。“现在,他终于站在了自己的亲人跟前,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告诉他们自己的遭遇。他心跳加快,脸上发烫,讪讪地叫了声爸妈,问候妻子:“你还好吗?”

  

   妻子泪眼婆娑:“好坏,你也给我们捎个话呀。”

  

   他从妻子的话里听出了抱怨和关爱。他摇了摇头:“一言难尽,以后我慢慢给你们讲。”

  

   父亲说:“活着就好,一家人总算齐了。不过,我给你说清楚,城里的日子不好过,你得做好吃大苦的准备,我们基本上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我的退休金和你媳妇的工资领不出来,你再不回来,就得要饭去了。你有什么打算?回来不会要去武斗队吧?”老人第一个想到的是,儿子是不是走投无路了,回来找他的组织?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