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刘二跩憨笑着:“你没有那么大的胆量。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你提醒了我,这个东西不能乱使用。”

  

   “晓得了就好,不要在街里卖弄了,快回你们窝里咯,老高在到处寻你。”

  

   老高说:“你跑哪里去了,去,有对新人要结婚,快去开个结婚证书。”

  

   刘二跩说:“我不会开,我只管盖章。”

  

   老高气得干瞪眼:“咱们夺权为了个甚,不就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人民群众吗,人家在外头坐了半上午,你一句话不会开就完了?”随后,他招呼那对新人到屋子里问,“拿你们队里的介绍信没有?”

  

   “拿了。”男人把一张纸给老高,老高看了后,皱起了眉头,这事情他真的没法办,不是人家不够结婚条件,而是他们压根就没有空白的结婚证书。权虽然夺来了,但文书档案,介绍信,二联单等一切该用的东西都没有。他对刘二跩说:“你去公社找牛文书,要空白结婚证,要不办不了事。”老高忽然怀疑自己,是不是头脑太发热,自己可能真是个把握不住大局的料。夺了权要干什么,他一窍不通。

  

   刘二跩返回来说:“牛文书说,昨天夺权时,把材料都翻腾的丢在院子了,有些烧了,有些让娃娃们捡走,说是要拿回家当年画贴,全没了。”

  

   老高长长地叹了口气说:“再去给牛文书说,看见谁家娃娃拿走了,赶快要回来。等仝老师来了,去把公社各个办公室清理一下,有用的东西千万不敢丢了。”他很不好意思地对两位新人道歉,“对不起,我们刚掌权,有些事情没有理顺。这样,你们把证明放我这里,结婚证书开好后,我送报时给你们送去。你们看行不行?”

  

   乡下人老实,再看老高一脸的愧疚,同意了老高的建议,手拉着手走了。

  

   老高坐在椅子里,他忽然觉得十分的疲惫,等刘二跩再度回来时,他已经睡了过去。

  

   晚上,老高召集队员们开紧急会议,主要讨论如何使用权利的问题,仝老师说:“这么大的个公社,事情千头万绪,上到催款要粮,下到扶贫帮困,还有安排生产,原来公社里有几十个干部,各人自管一摊都管不过来,你现在叫咱们管,就这么几头人,又不懂政策,咋么能让群众满意?你明天去公社,给干部们开个会,让他们自己选择,愿意干的留下来帮助咱们工作,编入咱们的战斗队,要走的算他们自愿离职,你看行不行?”

  

   老高想了想说:“这也是个办法,你说的不错,原来就应该这样宣布,要团结大多数人,孤立一小部分人才是正确的做法。看来,你想的比我周全,这样吧,学校放假后,你也别回家了,不行就把家属接来,你当副主任,直接接替丁书记的工作,我挂个名。”

  

   刘二跩问:“那我干甚?你们给我也封个官当当。”

  

   老高直挠头:“你毬事都干不了,叫你当文书,你文化程度不够,不会写公函,叫你去做饭,现在有伙夫。要不这样,这两天没有见刘武装的面,回头我见到他,就说公社的权被我们夺了,要求他交权,你接替他管理民兵。

  

   刘二跩大为高兴:“行,这还差不多,我改叫刘武装,弄个枪背背。章子我挂在墙上了,你们谁要谁去拿,我管不了那个玩意,人家根本就不尿咱!”

  

   后来,老高又指定了两个人,叫他们负责战斗队的内务工作,尽可能给每个人一份工作,以激励大家的斗志。会开得很晚,乡下没有电,老高起身给煤油灯添油,将门推开,一股风吹来,将油灯吹灭。老高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头上挨了重重的一棒子。立刻,窑里乱混混的,哭爹喊娘声四起,人们借着微光,急着朝门口跑,劲头大的人跑了出去,劲头小的绝望地哭喊,木棍子落在人身上,发出了沉重的皮肉回应声,有人从他的身上踩踏过去,他尽可能的高声呼喊:“别动手,有话好好说!”可是,没人和他说话,棍棒二次降临到他的身上。至此,老高才明白了,他们被人一窝端了,一场有预谋的突然袭击,一定是走资派安排的反夺权。他爬起身子,抱头鼠窜,一直跑过了河,惊慌的心才稍微安定下来。他妈的,国民党也没有这样狠毒,这不是要老子的命吗?现在,除了回乡下的家里,无地儿可去,可是,他的家距镇子还有十五里路。他叹了口气,革命的路真长,真艰难呀!

  

   17 心里有病谁晓得

  

   刘二跩忍着周身的疼痛摸着黑回到家里。刘大跩睡得迷迷糊糊,给他开了门后,又钻进被窝。刘二跩说:“把灯点着。”

  

   “半夜黑地点甚灯?”刘大跩问,“这么晚才回来,老高请你喝酒了?”

  

   “喝屁。”刘二跩说,“差一点叫人家捶死。日他妈,打起人来下手这么重,捶猪呢!”他摸索着点亮了灯,然后掀起背上的衣服,让大跩看伤情如何。

  

   刘大跩这才不情愿地爬起来:“妈呀,背上一条淤青,有一尺多长,肩膀上也有一块。算你娃命大,要是落在头上,非死不可!谁打的你们来着?”

  

   刘二跩哼哼着说:“不晓得是什么人,黑天打咚的,一伙人冲进窑里,连一句话也没有说就开打。老高不知道是死是活,我路熟,摸黑跑毬了。”

  

   刘大跩讥讽弟弟:“你腰里不是吊着权吗,还有人敢打你?”

  

   刘二跩说:“闭上你的臭嘴,不说这些淡话能死?让我想想是谁下的黑手,敢不是刘刚那伙民兵吧?”

  

   刘大跩说:“不可能,刘刚是咱哥,这种事他一定得提前跟你说,再说,你们夺的是公社的权,跟刘刚没有一毛钱的关系,绝对不是他。”

  

   “会不会是刘武装带人来?”

  

   “说不来。”刘大跩说,“你瞎猜也没有用,想报仇,你们力量也不够。再说,他们打你一回,就有第二回,除非你手里有枪。你省点心好不好,明天爸问起,咋说?”

  

   “什么话也别说,闭紧嘴巴,别让他再打我一顿?”刘二跩说,“这地方不能住了,不行的话,我去找贺医生,兴许,城里有活路。”

  

   刘大跩叹了口气:“早跟你说了,不要跟老高,你不听,活该你自作自受。”

  

   刘二跩回敬说:“你少说没用的话,天亮后你去看看死没死人,打问下老高的去向。这几天,我不敢出门。”

  

   天亮后,刘大跩去了邮政所,早起的人们三个一伙,五个一群地议论夜里发生的事情,众口不一,有人说,联指的武斗队夜袭了金猴队,也有人说,权力分配不公,老高的队员们自己打了起来。有胆大一点的人,跑进邮电所窑里,院里,搜寻老高,设想老高会不会被人打死了,尸体被藏在某个角落里。刘大跩趁机跟着人进了窑门,桌上一片凌乱,没看见有一件完整的东西,一张破桌上放了一本苏联小说《日日夜夜》,他想拿走,翻了几页,立刻有人干涉他:“放好了,要保护好现场。”他连忙放下书,省得被人家以为他要趁火打劫。

  

   没发现老高的尸体,也没有看见别的受伤的人,看样子,袭击者经过精心部署,目标清楚,除了金猴队的总部外,其他窑洞秋毫无犯。地上的血迹也不多,在院子里零零星星洒了一些,说明对方出手时有所克制。不久,邮政所里几个员工陆续来上班,他们除了叹息外也说不出个道理来。直到上午十点来钟,附近的东川中学传来学校被联指占领的确凿消息,人们这才恍然大悟,肯定是县联指派人来驱赶老高,清除异己,为他们占领双龙街清扫障碍。刘大跩转身去学校,找仝老师问情况,可学校已经放了假,看门的工友说有两天没有见到仝老师了,或许是放假回家了。刘大跩只得往家走,半路上,他碰见了从南边走来的和尚。和尚手里提着几个纸口袋,脚步有些急,他迎上去问和尚:“你老人家去扫庙了?”

  

   老和尚说:“我去医院买药。”

  

   “你病了?我看你好好的嘛!”

  

   和尚说:“心里得病谁晓得。”

  

   刘二跩说:“我爸说,你有好茶叶,晚上到你窑里喝茶去。”

  

   “不行,”老和尚扬扬手里的纸口袋:“离我远点,我得了传染病。”

  

   “甚传染病?”

  

   “羊圪唠(痒疹),怕人的太呔!”

  

   刘大跩觉得和尚行为有些古怪,心想,一点自制的烂树叶子都舍不得给人喝,是不是还在记恨他们兄弟打万佛洞的仇?算了,不和他计较了,得赶快回去,刘二跩还在炕上躺着呢。

  

   和尚不能叫外人到他的窑里去。夜深人静的时候,和尚正在打坐,外边的牲口嚼草料声,河里的流水声,风声,听起来像西天的梵音,偶尔,草驴的一声响鼻,好像是重锤敲出的一个音符,在平静的湖水中丢进去一个石子,溅起一朵小小的浪花,随后,湖面上扩散出一圈又一圈的涟漪。观世音菩萨踏着水面缓缓而来,忽然,他打了个寒颤,菩萨不见了,音乐声戛然而止,他的耳朵里,传来了一丝微弱的呻吟,一个低低的求救声。救命……

  

   和尚赶紧起身开门,没有来得及穿鞋冲出窑门,四周一片漆黑,远处好像有些嘈杂,他借着星光的微亮,往路边去,又传来一声“救命”,和尚赶忙循着声音过去,辨认出了一个人正在努力朝他爬过来。和尚想将这个人扶起,但是,他的力气太小,将那人拖了几步,意识到靠自己的能力没有办法救助对方,便说:“你等等,我叫个人来。”很快,和尚将刘二叫起来,两个人折腾了不大一会儿工夫,将那人搬进窑里。和尚点亮灯,认出了这人是仝老师。

  

   两个老汉满腹狐疑,这大半夜的,谁把仝老师打成这番摸样?刘二说:“咋办,送医院?”

  

   和尚说:“不妥,夜里送去,怕人家也不收,再说,不晓得外头发生了甚事,等天亮吧。”

  

仝老师昏迷了。和尚摸摸脉,又掐了一会人中,不见效果。过了一会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