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张永利说,你都说了些什么,难道地富反坏当了权,双龙街老百姓要吃二遍苦,要受二茬罪?我有些不相信你的话。咋么说,哪里的老百姓比县城里人活得要好些,最少出门没有人盘问,买粮不用排队吧,也不会有人夺你的手术刀。你这么牢骚满腹,是和谁过不去?是老高不许你革命,还是小仝给你小鞋穿?

  

   “你想哪里去了。”贺医生说,“老高,小仝和我联合了,我们现在都是金猴队的革命干部,一个战壕里的战友。我这回进城,一是征求你的意见,我们是持联指观点好,还是持联总观点好?革命嘛,城乡一体是大趋势。另一个事情,我一会告诉你。你先说,我们应该和谁家联合?”

  

   张永利笑了笑说:“和谁联合是你们自己的事,我不好给你们定调子。反正,就我了解,你们这些人加入联指不合适,做法有些激进。况且,这里也不招兵买马。如果是你个人的事情,或许我能给你点拨一下,但对一个组织,我可不敢指手画脚。回去告诉老高,就说我张永利敬重他,他是老革命,老模范,觉悟比我高,希望他多想想群众的事情,这么大的个国家,多一个组织,少一个组织,起不了什么作用。我理解,主要是要进行思想革命,不一定要和谁家联合。你们跟人家联合了,就得听从人家调遣,受制于人,你说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贺医生想了想说:“理是这么个理,但人要有责任心。革命不是少数人的事情,我一定把你的话带给老高。还有一件事,我得告诉你。”

  

   “你说。”

  

   “我向你传达一个重要的决定。”

  

   “我在听。”

  

   “双龙街人民强烈要求你回去。大家认为,你就是挑动群众斗群众的幕后黑手,要把你批倒批臭!”

  

   “等等,”张永利吃了一惊,“我没有弄明白,我是黑手?你们双龙街上千号人,上有领导,下有队干,我有那么大的本事?再说,你们那里发生了些什么事,我一概不知,咋么就成了黑手?”

  

   医生喝了口水:“是不是,你心里清楚。我不是和你来争论的,我的任务就是通知到你,一周以内不回去,后果自负!”

  

   “我要是不回呢?”

  

   医生毫无顾忌:“群众会来抓捕你。”

  

   神经病。张永利忽然觉得对方脑子有病,他想逗逗焖子:“你别吓唬我好不好?我这人胆小,你说说,要我交代些什么问题?”

  

   “先从你如何迫害革命小将说起,还有,”他咽了口水,“你愚弄百姓,说你有三根毬!”

  

   门口站了许多人,众人一起哄笑开来。不管咋样,这是张永利永远也愈合不了的伤口。他的脸色绯红:“你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这是县联指指挥部,是造反派的首脑机关,不能由你满嘴喷粪!”

  

   现在该医生吃惊了:“你当大官了?”

  

   张永利说:“我把你当好人,你倒蹬鼻子上脸,要不念你是双龙街人,我一巴掌将你搧出去!”

  

   立刻,进来两个腰圆膀大的大汉,将医生拎小鸡一样拎出去。

  

   张永利无地自容,医生揭了他的伤疤,什么时候提起这件事,都使他感到痛楚。实际上,这个玩笑也不是他的发明,小时候,村里来了些钻探石油的工人,住在他家的窑洞里,这些叔叔们跟他开玩笑时就这样表演的。开个玩笑,本身没有什么,只是选错了时机和地点,最后悔的是,不去吃烩饼就好了,也就不会和仝老师发生冲突,就不会有后来大字报的事情。可是,他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当下人们的社会价值观发生了变化,人们通过各种形形色色的事件,寻找自身的社会价值,激化矛盾的的事情不一定要很大,往往,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会掀起轩然大波,成为引发群体事件的由头。张永利知道,自责是没有用的,医生给他传递的消息毕竟不是个小事,必须认真对待。他了解乡下人,做事前一般不声张,但是既然说了就会做到底。他设想过,假如他不回去,老高一定会带人来揪斗他,在现在的政治格局下,既合情又合理。就算是自己目前有点势力,但是让组织出面保他,好像也没有充分的理由。晚上,他把白天发生的事情和李楠说了,李楠说:“你管他呢,一个国家干部,还怕那些草民百姓?”

  

   “他们真要来,恐怕就被动了。”

  

   “来了再说。不行就把他们打回去!”

  

   对于李楠这种简单的处理办法,张永利感到很不理解,心想,人咋就变得这样快,一个活脱脱的女光棍嘴脸?

  

   贺医生被赶出了政府大门,按他的性格,要是没人阻挡,他还要和张永利继续辩论下去,非争出个你低我高不可,可惜,人家现在手里有权,手下有帮凶,斗不过,只好罢休。他沿着南关街往北走,通过二道街,在桥头最大的饭馆里叫了两碗阳春面,三下五除二吃了一碗,在吃第二碗时,才发现桌上还放着免费的油辣子,醋瓶子,便往碗里倒了点醋,还行,这一碗八分钱的面,比双龙街三毛五的烩饼味道要好些。这时,他透过玻璃窗户看见,有辆坦克样的东西,在大桥上由东向西开过来。饭馆外边的人四散而逃,也有不怕死的人,迎着铁家伙往上冲。人们呼叫着,但听不清喊些什么,有几个人冲进饭馆里躲避,结结巴巴向众人诉说:东关联指的武斗人员,驾驶坦克,来打桥头西边联总的人员。医生赶紧吃完饭,跑到街上看热闹。坦克开得很慢,说是坦克,有点夸张,就是一辆卡车,包了些钢板。车上有人举着铁矛,木棍,打磨得很锋利的钢管。车子后边还跟了些人,一边前进,一边拿木棒子袭击路人,快到西边的街垒时,遭到了联总人员的强烈反抗,石头,砖块纷纷向对方飞去。两边开始了一场扔石头的混战,间或,有人头破了,很快被人接引下去,其他人立刻替补上来。医生看得有些发呆,这是正真的战斗呀!或许是离战场太近,还是有人要对他下黑手,一块拳头大的砖头“嗖”地一声在他的额角擦过,落在身后的砖墙上,最后砸到他的脚上。医生大怒,他妈的,老子又没有参战,打老子干甚?一股怒火从心里升起,他弯腰拾起刚才那个砖块,卯足了劲扔回去。立刻有人喊:“狠狠打,消灭保皇派!”随后,他身边的人给他抱来一堆石头块说:“你负责扔,我给你递石头。”

  

   医生大受鼓舞,他奋勇向前,一直冲到了街垒跟前,跟战友们并肩战斗,扔出去的石头打得铁皮梆梆响,但是他没注意到,坦克后边的那群人忽然冲出来,沿街边包抄过来,他返身想跑,背上挨了重重的一棒子,立刻被人按住,拖进了装甲车里。

  

   贺医生这才开始害怕了,他觉得全身都在发抖,裤子里边湿漉漉的,牙齿咯咯地响。他偷眼打量了一下押解他们的人,一个个面目狰狞,像阎王爷跟前的无常。这回毕了,他怪自己过于逞能,图一时之痛快,帮着别人打架,受皮肉之苦不说,说不定生命不保!

  

   战斗结束了。装甲车迅速后退,将医生连同七八个被抓的人一同拉到东关贸易楼,他们被扔下车后,关在贸易楼的一间房子里。随后,门被“哐啷”一声锁死了。

  

   被关押的人灰头土脸,有人头上还往外冒血,用手捂着。一个认识的人也没有,还好,有个人很镇静,似乎没他那样恐惧,很好奇地问他从哪里来,为什么要帮着打架。他老老实实的回答了来县城的目的和刚才的遭遇:“他们先打的我,我得以牙还牙,再说,我也没有招惹他们。”

  

   那人拍拍他的肩膀,伸出一只手说:“好同志,我们是战友了。那些家伙就是一群劳改释放犯,他不打咱们,咱们也应该打他们,为社会除害。这么说,你认识我们司令?”

  

   “常山菊当司令了?”

  

   “是,她是县总的司令,也就是我们的司令。我叫程海,回头,我带你去见她。”

  

   “回头?”还有回头吗?医生纳闷,现在成了人家的阶下囚,还有出去的机会?

  

   “放心。”程海说,“司令会来救咱们的,最多两天,形势会发生变化的。没事你跟我们说说乡下的情况。”程海安慰他,“毬事,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他们不敢动咱一根手指头。”

  

   程海说的没错,联指真的不敢教训这伙战俘。当他们被抓住拉回来时,联指的头头们发现情况有些不妙。首先不知道应该如何发落这些人。老杜打电话将陈主任,张永利叫到了东关总部开会,商量作战方案。张永利没有经过这种阵势,心里直发毛,心想这样打来打去,不是仇恨会越来越深吗?再说,把人抓回来,得给他们吃,给他们喝,还得派人看守,这都是些群众,不就是扔了几块石头的事吗?陈主任问他:“你掌握政策,你说咋办?”

  

   他说:“放了。”

  

   “为甚?”老杜反对,“群众要求严惩他们,要杀一儆百,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张永利说:“就是丢了几块石头,构不成死罪。你今天惩处了他们,明天他们抓住我们的人怎么办?”

  

   “这话也对。”陈主任说,“关上一两天再放。现在放了,会给对方造成错觉,是我们妥协了。”

  

   但是,会议没有开完,就有人来报告,联总包围了贸易楼,扬言要攻下大楼,救出他们的战友。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老杜把一条皮带扎在腰里说:“我去看看,还反了天了!”

  

   联总大批人员突破街垒,冲向东关,没多久,贸易楼门口被围了个严严实实,有人抬着原木,喊着一二一的号子,撞击大铁门,还有人拿着弹弓,朝玻璃窗户发射石子,扔石头块。院子里的人惊慌失措,纷纷搬运杂物阻挡外面人的进攻。有人开了辆破车,堵在了大门口,打算人家要是冲进来,就点火烧车。

  

   程海笑着说:“我没有说错吧,战友们不会把咱们丢下不管的。”他走到窗户跟前,朝外摆手,喊叫,通知战友们,他们的准确位置。医生也朝外看了一眼,一群黑压压的的人头在街道上晃动,人们的喊叫声震耳欲聋,一句也听不清,只有一种嗡嗡声,刮风一样,他的心忽然热了,还是有个组织好,在你遇到危机的时候,有人来搭救。从这一刻起,医生打定主意,一定要加入联总。他要告诉老高,加入了联总,金猴队就有了归属,有了娘家,有了将革命进行到底的保障。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