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炮轰资产阶级司令部!”

  

   仝老师来了精神,写大字报,造舆论,这是他的长项。但是,大字报总得有些内容,不能完全照着报纸抄呀!老高再次启发他:“大道理要讲,报纸上有。更重要的是要讲小道理,小道理要紧贴地方实际,要揭发张永利的丑恶嘴脸。我听说,他哄人家娃娃,说人长三根毬,这个事情经过要说清楚,什么出发点?”

  

   仝老师不解:“那是个玩笑话,哄娃哩。写这号事,叫人家认为我们没有水平,格调低。”

  

   “唉,”老高长叹一声说,“看你站在什么立场上看问题。依我看,第一,他欺负人民群众愚昧,不把群众放在眼里,高高在上。第二,反映了他思想意识肮脏,道德败坏,可以推想,这个人生活作风一定糜烂……”

  

   仝老师赶快拿出笔记录。

  

   “第三,他偏听偏信,攻击造反派,抓住一点,不及其余,有意搞臭造反派,以达到破坏革命之目的。第四,利用手中的人民武装向造反派示威,包庇封资修,制造挑动群众斗群众。”他停了一下,“还要我说吗?”

  

   “好了。”仝老师完全明白了,“你给了我一个好思路,如果这样推下去,能写出几千字来,贴满供销社铺板。”

  

   老高说:“从下午起就开始工作,明天遇集,先贴一些大字报出去,造反派开群众大会,给你平反,你要亲自发言,现身说法,揭露张永利他们的阴谋诡计。一定要上纲上线,打击群众的革命热情就是打击革命。也别忘了那只笑面虎,要向公社现政权开炮,要让群众明白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的道理,夺权势在必行!”

  

   仝老师彻底觉悟了,怪不得斗不过张永利,原来,保守派们已经结成了一个利益团体,张永利,丁志杰,王嘉仁,刘刚,人家从上到下是一个完整的线条,推及开来,张永利背后还有后台,后台的后边还有后台,推到最后,他们的后台就是和毛主席老人家作对的人,怪不得主席说,要把皇帝拉下马,这真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呀!仝老师的热血直往脑袋上冲,他感到无比地激愤,拿起笔来,手都发抖,写出的字歪歪扭扭,恨不能分身有术,让大字报铺天盖地,将双龙街淹没。

  

   当然,老高更是欣慰,能成功说服仝老师归队,得到了某种成就感。人嘴两张皮,好话坏话都能说,有些人虽然也说要革命,但与实际行动,还有一段距离。必须要触及到灵魂,仝老师从高台一下子掉到谷底,对被人打击的感受最深,哀兵必胜,有巨大的潜力可以挖掘,他出马,有一马当先的冲锋效应。可以想见,明天,当群众明白了张永利等人如何设计冲击批斗老和尚会场,如何诬蔑革命闯将仝双全的真相揭露后,将会是多么震惊呀,说不定,群众会冲向公社大院,将丁志杰揪出来现场批斗!

  

   应该说,在双龙街,对这场革命认识最充分的人非他莫属。他知道自己的优势,他接触的上边消息最早,最多,他首先和县里的造反派取得了联系,他最早发现了仝老师是个人才,并为其鸣不平。天时地利与人和,他都占齐了,加上,他这人没有私心,参加运动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得失,所以,他有理由支撑起双龙街的一片天空。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老高暗自高兴,是不是上天在老早以前就对他有所眷恋,否则,为什么他老爸给他起了个好名字高登云?这个念头刚闪了一下,老高立刻感到无比地羞愧,这点杂念,亵渎了革命,为自己纯洁的革命动机抹上了黑斑。他呸呸地往地上吐了两口唾沫,警告自己,以后决不能这样龌龊。

  

   回到邮政所,他吩咐贺医生:“你再去趟县城,找常山菊,把我们的意见给她汇报一下,请她协助我们将张永利弄回双龙街。”

  

   “你认识常山菊?”

  

   “咋能不认识?剥了皮我也认识她。昨晚上,我还打电话联系过她,把街里的情况说了。她很赞赏我们的做法,答应会以实际行动支援我们。”

  

   医生不想去县城:“有电话,你和她再说一声就行了,大老远的,去一回也挺耽误时间的。”

  

   老高奇怪地看他一眼:“不想去,为甚?”

  

   “你把仝老师请了回来,我的位子往哪里放?”

  

   “你这个人呀,这么点气量。”老高说,“运动当前,还想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仝老师有他自己的工作,他的才能你比不了,他能写出来大块的文章,你能吗?明天,我们要给他开平反大会,通过这件事情揭露走资派的阴谋诡计。以后,你的工作主要是发展组织,拉拢人,壮大我们的力量。同志,做事情要有诚意!我们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一定要互相信任,团结友爱。叫你去,还有个任务,你要调查一下县里的局势,我们信任常山菊同志,但这仅仅是个人之间的友谊,好好看看联指,联总两派的做法,听听群众对他们的议论,考评一下我们的最后观点,选那一家联合才适合我们。我就是怕站错了队,站错了队,我们做的事情越多,犯的错就越大,必须有个清醒的认识。”

  

   原来是这样,医生对老高肃然起敬,树是大的粗,姜是老的辣,比较老高的境界,医生自愧不如。看来,自己是跟对了人,站正了队。不过,他还是有些担忧:“我在城里万一碰见张永利,该咋办?”

  

   “你就说,双龙街人民要揪斗他,勒令他一周内回来!”

  

   “好,我就按你说的去做。”随后,他向老高提出了个要求:

  

   “能不能给我点盘缠?”

  

   老高愣了:“你问我要钱,干革命工作还要钱?”

  

   “我得吃饭,住店。”

  

   “医院不给你发工资?”

  

   “发了,”医生说,“老婆捏着,要不出来。”

  

   老高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摸了半会儿,才摸出一张五块钱的票子棕黄票子和一张一块钱的黑票子:“只有这么多,以后不要向我提钱,我也没钱。这点钱也不够,有困难找常山菊,她有办法。”

  

   医生欢天喜地离开红卫兵队部,但是,没想到和沈院长请假时,遇到了阻力。

  

   沈院长说:“你一天吊儿郎当,同事们对你有意见,医生的职责是救死扶伤,要你做手术时,连你个帽盖子也看不见。你要请这么长时间的假,还想不想要工资?”

  

   他梗着脖子:“我去了红卫兵队部,那不是工作吗?”

  

   “是工作,你去和红卫兵要钱,从今天起,扣你半个月工资。”

  

   “我抗议!”他挥着双拳,“你这是打击革命群众,我要告你!”

  

   沈院长依然口气冷峻:“告去,有本事把卫生局的权也夺了。上头三番五次强调,在本单位闹革命,不许国家干部串联,你把上头的通知当耳旁风。人人都要闹革命,可人人都像你这样,那正常工作谁去做?病人谁来救?这医院还要不要开门?”

  

   他哑口无言,想问老高咋办,但一想,老高也有难处,老高能在邮政所给红卫兵争来一孔窑洞办公,已经很不容易了。这孔窑洞是老高的宿舍兼办公室,加上老高是老革命,资历深,别人不好对他发号施令,还有老高自身硬气,不管组织里的事情有多忙,从来不耽误送报送信。晚上,他躺在炕上半天睡不着觉,想骚扰老婆,但老婆不理他,两人由于严重的观点分歧,渐渐变得连话也不想说,好处是,他现在和老婆的观点趋于一致,应该说在政治上没有了隔阂。他试探着说:“老高给我封了个官,革委会副主任,组织部长。”

  

   老婆一骨碌坐起:“你和老高联合了?”

  

   “早都联合了,还有仝老师。”

  

   “那就是说,我们观点一致了?”

  

   “是吧。”医生老实说,“人少了干不成事情,老高说大家只有团结起来,才能撑起双龙街的天。以后,我们再没有理由争吵,你说行吗?”

  

   “行,”老婆说,“我早就盼望着有这么一天。”老婆兴致大增,又一骨碌,骑在他的身上……

  

   折腾了半夜,医生终于想清楚了,自己还是幼稚,昨天不该去和沈院长请假,让沈院长很为难,准也不是,不准也不是,院长当众批评他是做给众人看呢,自己的事情应该自己解决。早饭后,他给老婆说,要去县城完成组织交给他的任务,然后,义无反顾地走了。不过,这回他没有步行,骑了个自行车赶到三皇庙,然后坐了当天的邮车进了县城。老高让邮政所给他开了个后门,省了一块钱。

  

   12 老百姓不尿红卫兵

  

   仝老师通宵无眠,当他放下毛笔,甩着僵硬发酸的胳膊时,学校敲响了起床的钟声。还得赶快求人打糨糊,他赶紧跑去灶房,央求做早饭的炊事员先给他弄点糨糊。炊事员说,没有土面,再说,要这么多糨糊,得宋校长批准才行。他不敢去找宋校长,前两天,宋校长刚和他谈完话,让他安心给学生上课,现在为贴大字报去找人家,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后来,他给炊事员说,他拿出二斤细粮票买了二斤面,让对方帮一下忙。炊事员这才说,看在他为公家的事忙前忙后上,成全他。

  

   上完早操,是学生们的自习时间,借这个功夫,仝老师叫了两个比较听话的学生,一起去供销社的月台上贴大字报,因为用了一把旧笤帚当糨糊刷,大字报贴起来很顺利,半个小时后,供销社近四十米长的铺板被大字报贴得严严实实。剩下的一些标语要贴在公社院墙上,他看时间不够了,正好,见刘家兄弟睡眼惺忪的从上街下来,便喊道:“大跩,帮我们一把。”

  

   “作甚?”

  

   “贴大字报,我得回去上课。”

  

   “你的事和我没关系。”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