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1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陈主任说:“十万火急,昨天发生摩托车撞死人的事故后,晚上,联总组织人去攻打东关复仇,两边在桥头上发生了冲突,死了人。领工资事小,让小利去办。国家事大,赶快走,车等着我们!”

  

   张永利不知道陈主任要把他拉到那里去,出了后门,见有一辆救护车停在路边,打开车后门,里边已经坐了不少人,有一个人怀里抱着机枪,他认出来是水利局的老刘,和对方点点头。所有的人一脸严肃,他也不好意思打听要去哪里,心里暗暗叫苦,自己尚未确定观点,就被人家生生的裹挟了。

  

   大家一路无语,空气凝重,陈主任也紧闭嘴巴,偶尔掏出烟,给大家分发。车箱里烟雾腾腾,透过小窗户张永利分辨出了方向,他们顺着河道一直向东去,走的是张永利返城时的路。大概过了一个来小时,车停了,后门被打开,拿枪的人先下了车,迅速占领墙角,路口处的有利地形,保护他们。陈主任带着他和一个姓杜的人,进了他的母校东川中学校长的办公室。校长姓王,他认识,教过他语文。他想问候几句,但陈主任抢了话头:“时间紧迫,长话短说,我们可能要征用学校,王校长你看能不能提前给学生放假?”

  

   王校长有些为难,他没有思想准备,面对陈主任的突然袭击,问:“出事了?”

  

   “形势对我们不利,昨晚打死了人,联总在军区支左人员的支持下,夺了地委的权,县联总宣布和地联总联合,我们可能在城里站不住脚了,局势严峻,要及早安排退路。王校长你深明大义,现在是联指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你得理解我们。”

  

   “非要这样做?”

  

   老杜说:“别无他法。我们也联合了,但是现在的力量无法和人家抗衡,先退却,保存实力,往后形势往哪个方向发展,谁也无法预料。考虑到师生们的安全,最好先让他们回家,免得发生意外。”

  

   王校长很犯难,学校里本来就是两派,有些老师挑动学生互相争斗,前天晚上,有几个持联总观点的学生被人围殴,第二天就被跑进县城投靠了组织。昨天晚上,一个姓赵的老师又被高年级的学生围打,要不是他去得及时,还不知道会发什么事情。现在,更大的麻烦又降临到了他的头上,人家找上门来,与其说是和他协商,不如说是来通牒,县里已经决定的事情,他无法违抗。他说:“你们给我一周时间,让我给学生们讲讲道理。”

  

   陈主任说:“也好,抓紧时间办。我们还要去检查粮站,告辞。”

  

   没喝一口水,没有说一句话,张永利等人继续上车朝东边的粮站行驶。后来,他终于憋不住了,小声问陈主任:“把我弄糊涂了,要撤离县城?”

  

   陈主任说:“有备无患。早先,老人家打天下时,讲的是农村包围城市,要有根据地。没有根据地,就没有立足之本。”

  

   “真打呀?”张永利说,“你让我扛枪,我也不会放。”

  

   “组织上已经给我们分配了工作,老杜负责军事,你负责宣传,我负责组织。现在是特别时期,希望你尽快的进入角色。我们是在做大事情,用自己的生命保卫老人家,一定要有个清醒的认识,革命进入了新的阶段,造反派和保皇派决战的时刻到来了。叫你回来,说是要你揭发刘县长,这是为了掩人耳目,不要让常山菊他们抓住你不放。现在再斗争刘县长,还有什么意义?”

  

   张永利感到非常为难,说实在话,他还没有下决心加入联指,按陈主任的话说,在机关工作只要不宣布加入对立派,自然就是自己人,就得听从调遣。个人的意愿在这个时候是无足轻重的。后来,在回程的路上,他和陈主任说了去见常山菊的过程。陈主任说:“要站稳立场,那个女人是什么货色,全机关的人都清楚,别被她拉下水,沾上她,必死无疑!依我看,她也成不了气候,一个大老粗,文化底子浅,理论水平没有,除了蛮,还有什么能耐?国家的政权真要落到她的手里,世界会变成个什么样子?为了阻止这个不确定的因素发生,我们抢先一步夺了县委的权,现在看来,这步路走对了。小张,现在的事情非白即黑,只要我们坚信自己是造反派,那他们就是反对派。虽然你没有表态,但是你理论水平高,看问题客观,大家一致认为,宣传工作由你抓起来。除此之外,你要研究这次运动的内涵,国家成立了三十几年,党执政了几十年,为甚要被踢开?资产阶级已经将国家的权夺走了吗?诸如此类的大问题一定要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否则,我们还会犯错误。”

  

   张永利无语。说实话,这些大问题他没咋么想过。从本能上说,他不赞成眼下两派这种严重的对立做法。就和在双龙街时,为了一碗烩饼和仝老师争论一样,以他的意见,自己错了,认个错就行了,可是,人家不这样认为,不接受你的道歉,非要说出个青红皂白,还要揪出里边深层次的原因。导致了不同看法的人在观念上的冲突。难道县城里的争斗,就是乡下“烩饼事件”的发酵吗?良久,他才说:“我没有想过你说的这些问题,一时半会儿也弄不懂,慢慢学习吧。”临进城时,他又问,“刘县长在哪里,我想见见他。”

  

   “你见他干甚?有事?”

  

   “没有大事。”

  

   “没事就免了,你见他事小,给人落下口实事大。记住,从今往后,一切不利于组织的话不说,事不干,这是组织原则。”

  

   10 红太阳挂在天上

  

   刘贫协决定和他的儿子好好谈谈,他要给正在妄想中的儿子兜头泼一瓢凉水,为人要安分,过于张狂会带来灾难。他专门到食堂后边的肉舖里买了二斤猪肉,叫老伴做了猪肉烩粉捞饭。

  

   大跩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老人家从来不管我们,今咋弄的这么正式?”

  

   二跩闷着头吃饭,一碗饭下肚后说:“有话你就是,别把我们弄得像犯人。”

  

   老汉说:“你们听我的话,好好过日子,不听话,吃完这顿饭,你们各人走各人的路。”

  

   大跩停住了筷子:“什么意思,赶我们走,脱离关系?”

  

   二跩说:“走就走,你家里也没有什么让人念想的事情。你给我一百块钱,我立马就走。”

  

   老汉气得呼呼喘气:“我的话,你们一句也听不进去。今日不管是好是坏,叫我把话说完。看看街里人咋样指着你们的脊梁骨骂,说我养了两个狼儿子。你们不嫌丢人,你老子还要脸呢!我和你妈都是快死的人了,这辈子没活出名堂,最进步的就是整了个贫协帽子,这帽子看着好,可把老子压的抬不起头,直不起腰。你们能不能和旁人一样好好下地干活或者学个手艺,多少也让你们念过几天书,就一点道理都解不下?甚叫人穷志短,你老子就是人穷志短。就现在这个样子,人家有人来给你们求亲,我都不敢答应,老子没有能力,老子对不住你们,可你们能不能也争点气,少叫人家骂几句,少让人家打几回。那常铁匠家的十块钱,是人家一锤一锤打来的,仝老师揭大跩的皮,看你娃还在街里咋个混法?老二,你也老大不小了,要不求常铁匠收你当个徒弟,学门手艺,自己挣碗饭吃。时间长了,老子真的养活不了你们。”

  

   二跩说:“你操这些心干甚?各人的日子要自己过,谁也替不了谁。咱家穷,你晓得是甚原因?就是没有把根扎稳,底子薄嘛,说起来,这事还得怪你,往远里说,土地革命闹红军,人家组织赤卫军,攻打天祉园,我爷爷和你躲在后边不往前冲,后来杀了土豪分田地,你们分得了多少?有贡献的人分川地,贡献少的人分山地,咱们连山地也没分来一亩,得了一块溜泥湾,连草都不长。怪自己没有眼光,看不开形势嘛。”他放下饭碗接着说,“往近里说,解放战争时,政府动员你去当兵,你怕死,不敢去。后来我四爷把你带出去,叫你吃公家饭,你丢不下家,干了几个月就跑了回来。你摸着良心想想,只要是给国家干事情,你一点亏都不想吃,那么多的好机会都叫你给浪费了,你不受穷谁受穷?老天爷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不要抱怨这个,抱怨那个。好好从自个身上找找原因,人穷没你有根,眼穷穷死人!”

  

   老汉被二跩说得哑口无言,细想起来,还真是这么个理。他承认自己没有眼光,没魄力,遇事往后躲,躲来躲去,耽误了自己,祸及儿子。他无话可说,这是儿子们在揭他的短处,剥他的皮,用鞭子一下一下抽打他的脊梁。看来,不能全怪他们,老子没有给他们做出好的榜样。

  

   大跩接着弟弟的话说:“对着哩,就是这么个理,打小起,你就叫我们学好,你认为好的标准,就是能挣工分,像你一样,没事了跨个拾粪筐子,到路边拾狗粪。种庄稼也一样,要把地锄得一个草也不长,这有用吗?一筐子狗粪顶不上一把化肥,地里没有一棵草,能多打多少粮?再说,粮食都交了公购粮,分到你手里就那么几斗,有什么意思?就这么个干法,还要给我们弟兄娶媳妇,做梦呢。你老人家不要听见人家说什么,你就回来责怪我们,安安稳稳的人成不了精,能做出大事的人就应该不安分。实话对你说,我们兄弟商量过了,现在这个机会很好,是穷人翻身的大好时机。老高有甚本事?一个送信的人,摇身一变,就要成为公社的头头了。医生一个人,背了面红旗去了县城一趟,就要成公社的副头头,老高说,连仝老师,都要被结合到公社革委会。等两天,老高把公社的权夺了后,我们就去夺王嘉仁的权。到时候你再看,你儿也是响当当,硬邦邦的好汉子!”

  

   儿子口出狂言不稀奇,刘贫协听得多了,但是这次不同以往,他们口出狂言后要有实际行动,这是他万万没有料到的。他有些害怕,儿子们的行为有点不靠谱,小心翼翼的问:“你们不敢瞎说,王嘉仁能依你们?”

  

   “给你说,你也不懂。”二跩说,“是革命要夺他的权。解开不?”

  

   “解不开。”

  

   大跩说:“你就这水平,还教训我们。得,好好当你的贫协主席,等我们闹出点名堂来,你再卸帽子。”

  

   老汉说:“要不,你们先把我的权夺了。”

  

   “你有甚权?你的权是个穷人招牌,没有人稀罕。”

  

   老汉说:“我看你们是叫疯狗咬了,老人家不会叫你们这么做。再说,社员们也不会依你们的,操心,偷鸡不成蚀把米,就你们在双龙街的威信,有了权,社员也不会尿你们。弄不好,一样揭你们的皮!”

  

“你又往后缩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