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平:靖国神社游就馆中被篡改的历史及其背后的军国主义精神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1 次 更新时间:2021-08-17 09:11:55

进入专题: 靖国神社   军国主义  

步平  
还有被作为战犯关押的东条英机等25人在象征日本的“日之丸”旗上的签名。

   从解说中可以看出,靖国神社对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的看法,仍然是战争中的“大东亚战争”的观点,即战后的“大东亚战争史观”。这种史观对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不但没有任何反省,而且仍然以解放者自居。所以,这种被靖国神社称为“给日本的近代史以新的光辉”的展览,其实是“大大地背离了历史的真实”。

   从第十六到第十八的3个展室是游就馆的“点睛”的部分,因为表现的是各种各样的所谓“靖国之神”的事迹。在这些展室中,都是战争阵亡者的照片、遗书及遗物等。一面墙壁上全部是照片,据说有3000幅之多,具体的信息还可以通过检索在录像厅看到。而遗书有100封左右。在这里,有许多份日本军人,特别是在战争后期建立的特攻队的队员上战场前写下的血书、遗书、决心书,还有给出征战友的赠言。在给由应征大学生组成的第804飞行队分队长高木昇大尉的赠言中,用大字写着“死生一如”,旁边是“天皇陛下万岁”,然后是许多人的签名。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那些遗物中,有相当多与妇女、母亲有关。

   在冲绳作战中为看护伤员而阵亡的金城信子与金城贞子的衣服和提包。姊妹两人都隶属当时的女子学徒队——姬百合队的成员,“姬百合”就是山丹花,是盛开在冲绳岛上的一种鲜花。姬百合队在日本是人人皆知的妇女参加战争的队伍。

   海军大尉须贺芳宗的母亲送给他的照相机,须贺在作战的时候,一直把它挂在胸前,直到阵亡。在他给母亲的最后一封信中写着:妈妈,我带着您赠送给我的照相机一起到了冲绳。

   在第十八号展厅中,还有一个漂亮的偶人,是日本新娘的形象。这是在冲绳阵亡的陆军军曹佐藤武一的家属赠送给游就馆的,因为佐藤武一还没有来得及结婚,就上了战场,之后便阵亡了。

   一幅集体照片也很引人注意,那是9个年轻女性的照片,是在库页岛上的真岗邮局工作的电话接线员。据说在1945年8月20日苏联红军进攻到这里的时候,9个人仍然在坚守岗位,不肯撤退,最后集体自杀。

   靖国神社的游就馆煞费苦心地展出这么多与妇女和母亲有关的内容,是在明显地混淆日本的被害与加害的区别,是想用容易博得人们同情的妇女与儿童的悲惨掩盖侵略战争的残暴与无道。

   第十九展厅名为各国表敬参拜纪念品展示,只有为数不多的照片,而在靠墙的一面布置了一排案子,上面放置了笔和纸,供人们在这里书写感想。

   第二十展厅是一间录像厅,分割成3个小房间,里面的录像机每天循环播放颂扬所谓大东亚战争的纪录片,有《靖国的手水舍》《靖国的四季》《日俄战争与乃木将军》《欧洲大战》《现代兵器》《满洲事变》《支那事变前线总攻击》《战斗的女性们》《马来空战记录》《回天》等,内容基本是表现日本如何领导亚洲与西方列强进行解放斗争,表现在日本的领导下建立的亚洲“共存共荣”的“大东亚共荣圈”,强调由于日本处在美国、英国、中国与荷兰的包围之下(所谓ABCD包围圈),所以是被迫进行“大东亚战争”等。

   从20个展室走过来,我们会看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日本侵略亚洲的历史,在这里被全部改变了。在这里,根本看不到“侵略”这个词,凡是与日军有关的战争,都与“正义”和“解放”联系在一起,人们熟知的日本军队在中国与亚洲的暴行,都变成了美丽的诗篇。而亚洲民众对侵略者的愤怒与厌恶,在这里却变成了欢迎与感谢。

   “靖国精神”的大暴露

   任何一个展览都有其最引以为豪的部分,也就是展览的“画龙点睛”的部分。游就馆的展览也不例外。那么,这个展览的最重要的部分在哪里呢?对所谓“靖国精神”的鼓吹,就是这一展览的核心。

   游就馆入口处新装修了一座巨大的玻璃展厅,庞大的飞机、机车和大炮的实物摆放在这里,也丝毫没有局促的感觉。来到这里,就像进入了巨大的武器陈列馆。

   进门后首先就会看到一架漆成绿色的飞机,尽管已经有60年以上的机龄,但仍保持着当年的“风采”,连轮胎上的花纹都没有多少磨损。这是属于日本海军的零式舰上战斗机,1940年正式被海军采用的制式战斗机。由于1940年是日本神话中神武天皇开始后的第2600年,所以被命名为“零式战斗机”,简称“零战”。这种战斗机轻便、续航能力强,参加了1941年袭击珍珠港的战斗,而到战争后期,则装上250公斤的炸弹作为特攻机使用。在太平洋战争中,这种飞机曾经是日本航空兵的主力,也是美国空军的主要对手,美国军队将这种飞机称为“ZERO FIGHTER”。

   在零式舰上战斗机的斜对面,是一辆通体黑色的机车,正面铜制型号标志闪闪发光。这是战争中日本制造的C56型机车的代表,这个车头是曾经在泰缅铁路上行驶的C56型31号车,曾长期为日本军队运送军用物资和给养,战后属于泰国,一直使用到1977年。1979年,参加过南方军野战铁道部队的日本军人从泰国国有铁道手中接收了这辆机车,送给靖国神社。

   机车的对面是一批武器,引人注目的是炮口高耸的八九式15厘米加农炮。在战争期间,日本军队的每门大炮都有作战记录,也同军人一样可以立功受奖。这门加农炮就是在战争期间配置给驻冲绳的日本重炮兵第一大队的武器,参加了所谓的“玉碎之战”,因其“功勋卓著”而被放在靖国神社展览。炮身上确实还有累累的弹痕,真是“身经百战”的标志。

   然而,看过这几件大型的武器,不过是开了一个头,更重要的内容还在后面。

   “樱花”号人体炸弹

   在展厅的醒目位置,悬挂着一架名为“樱花”号的飞机。这种飞机的体型很小,全长不过6米,似乎是一架大型的飞机模型。然而,这并不是普通飞机的缩小版。仔细观察,可以看出这架飞机的飞行员位置是在飞机的后半部,而前面的部分几乎是全长的2/3。它的翅膀很短,没有起落设施,远看就像一枚从飞机上投掷的炸弹。其实,这真的就是一枚所谓的人体炸弹,前方的部分装载的是炸药。在作战的时候,这架“樱花”号小飞机被悬挂在一式陆地攻击机的下面,在接近目标的时候被陆地攻击机的飞行员释放出来。“樱花”号上的飞行员可以控制飞机上的火箭喷射装置调整方向以准确地指向目标,在接触目标后爆炸。可见这一“樱花”号是永远不可能生还的人体炸弹。樱花本来是日本的国花,但是用樱花为这种冷酷的战争武器命名,真是历史的莫大的误会。

   据记载,这种所谓的人体炸弹的构想是由日本航空兵第1081航空分队长太田正一少尉提出来的。那是在1944年5-6月,当时日本在世界反法西斯国家的进攻下,战争地位已相当被动,处于十分危急的形势。因此太田的这一构想提出来后,航空本部立即表示可以研究。8月,航空本部发布命令,要求根据太田正一少尉的设想实验生产。25日经过风洞实验后,将这种飞机命名为“樱花”。9月15日开始组建以“樱花”为骨干的专门部队,10月23日,进行了“樱花”脱离母机的实验,10月25日由神风特别攻击队进行了第一次攻击。11月7日,日本海军开始正式悬挂“海军神雷部队”的标志,“樱花”号飞机就成为“神雷”部队的装备,而操纵这种飞机的飞行员被称为“樱花队员”。

   “樱花”号飞机从提出设想到实验、生产再到装备部队,一共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如果作为一种飞机的诞生,确实可以称得上是创造了时间上的奇迹。但是,“樱花”号其实并不是飞机,不过是经过了改装的炸弹,所以从技术上并没有多少值得吹嘘的地方。日本军队也深知这一点,所以在这里鼓吹的其实是所谓日本军人为天皇献身的精神。

   “神雷”部队建立后,并没有丝毫改变日本灭亡的命运。据记载,11月29日和12月19日,搭载50架“樱花”号的航空母舰“信浓”号和“云龙”号被美国潜水艇、鱼雷击沉。1945年3月21日,日本海军再次与美国军队交战,舰队司令宇垣中将派出18架携带了“樱花”号的陆攻机,用55架战斗机掩护。当时,“神雷”部队的司令官冈村大佐和舰队参谋长横井少将认为日本军队的飞机寡不敌众,难以取胜。但是宇垣中将则认为在情况危急的情况下,不得不使用“樱花”号,否则以后也没有使用的机会了。因此他孤注一掷,强行下令派出“神雷”部队用“樱花”号对美国军舰进行攻击。然而,当美国方面起飞50架飞机迎战时,日本方面担负掩护任务的战斗机却有22架因故障返航。处于明显劣势的日本航空兵陆攻机仓促将“樱花”号释放出来应战,但是由于掩护的战斗机数量不足,陆攻机多数被击落,而被释放出来的15架“樱花”号连目标都没有找到,结果全部坠落到大海里。可见搭载“樱花”号的攻击设想纯粹是空想。

   在那之后,日本海军决定使用比较简陋的零式飞机装上500公斤炸药作为自杀飞机使用,当然仍然没有能够逃脱灭亡的命运。日本宣布投降后,提议开发“樱花”号的太田中尉企图搭载零式战斗机自杀,结果未遂,21日,“神雷”部队被解散。

   可见,“神雷”部队的“樱花”号飞机与原来的预想相去甚远,在战争中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但是,在靖国神社中,却把这一飞机悬挂在突出的位置,还配了详细的介绍。显然,这是在宣扬日本军人为天皇与国家献身的“靖国精神”。

   至今,在“神雷”部队的训练地——海军百里原航空队的神池基地,还有为那些阵亡的军人修建的纪念碑,纪念碑上写着:

   在太平洋战争最激烈的时刻,即1944年10月1日,肩负着祖国日本兴衰的年轻人们在海军百里原航空队组建了特别攻击队——樱花队,在神池接受训练,后转移到九州南端的鹿屋的野里村。以鹿屋为根据地,许多人为祖国献身。所以,神池可以说是特别攻击队的发祥地。日本的国民永远不能忘记保卫祖国的尊敬的大和魂。

   可见,靖国神社中的“樱花”号也是为那些军人们招魂的表现。

   “回天”号人体鱼雷

   在一层大厅中央的醒目位置,还有一件很奇特的展品。全身黝黑,直径1米,长约15米,整体呈管状,与日本海军九三式鱼雷的形状十分相近,头部呈圆形,后面有尾翼。不同的是在它的中部开了一个小小的舱门,伸出了一支细小的潜望镜。这就是被日本海军吹嘘不已的所谓“回天”号人体鱼雷。与普通鱼雷的最大的差别,是在这枚鱼雷的中央部分设置了仅容一人的操纵室,后面装了55马力的发动机,以使鱼雷能够像潜水艇一样潜入、浮上、转舵,而且速度高达每小时56公里。在鱼雷的前部,装载了1.5吨炸药。这件武器既像鱼雷,又类似潜水艇,是一枚特殊的水中攻击武器。

   这种人体“鱼雷”的设计思路与“樱花”号人体炸弹是完全一样的,同样是深受法西斯教育的日本军人的“创造”。那是在1943年,当时日本海军在中途岛战役中遭受了挫折,后来联合舰队司令官山本五十六也被击毙,战争陷入困境。于是日本大本营鼓励年轻军人开发新式武器与研究新的战术。当时担任特殊潜艇艇长讲习员的大尉黑木博司和少尉仁科关夫提出把潜水艇携带的鱼雷进行改装的设想,即由人控制鱼雷进行更准确的攻击。当然,操纵鱼雷的人是不可能生还的。不难想象,黑木的出发点与构思和提议“樱花”号人体飞机的太田正一如出一辙。日本海军采纳了这一建议,着手开发这一武器,还将这一不伦不类的攻击型武器命名为“回天”号,也就是说,希望用这样的武器扭转日本已经难以挽回的败局。

1944年9月4日,在日本南部的德山湾内的大津岛设立了“回天特别攻击基地”,后来又扩大到4处,进行“回天”号人体鱼雷的训练。被训练的都是来自海军学校和刚刚入伍的学生,年龄最小的17岁,最大的28岁。直到日本战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靖国神社   军国主义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073.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