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铭:如何实现城乡间、区域间发展与平衡的共赢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02 次 更新时间:2021-07-21 20:44:04

进入专题: 城乡关系   区域发展  

陆铭 (进入专栏)  

   Q6:近日,中央印发《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浙江成为中国第一个共同富裕示范区。在您看来,中央为何在此时提出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怎么理解新发展阶段共同富裕的含义?为什么要选取浙江省作为共同富裕示范区?您对高质量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有何建议?

   陆铭:经过了4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从经济总量来讲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经济发展的速度非常快,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而且可能用不了多少年中国就会超过美国成为第一大经济体。但是如果说中国发展当中还有什么缺憾的话,其实就是收入差距。截至目前,应该说在全世界范围之内,中国也是一个收入差距比较大的国家。

   一讲到收入差距,就要分析是什么样的原因导致了中国的收入差距。几乎所有研究收入差距的学者包括我自己在内都有一个共识,就是中国的收入差距主要来自于城乡间的差距和地区间的差距,这就与之前所讲到的人口在地区之间、城乡之间不够自由流动有关。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中国现在提出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就是要实现发展与平衡的共赢。换句话来讲,发展的成果要让所有的中国公民能够共享。这样一个目标的实现就要跟人口流动结合在一起。中国现在的人口流动方向就是从农村向城市、从中小城市向大城市、从内陆向沿海,而符合所有上述流动方向的比较集中的地方之一就是浙江省——一方面,浙江自己有农村向城市流动的移民,有一些农村地区已经城市化;另一方面,浙江也吸引了大量从中国相对欠发达的内陆地区向沿海地区集中的外来人口。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在浙江提出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实际上我认为最为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浙江要通过一些体制机制性的改革,实现让外来人口共享经济发展成果。浙江省内的不同地区之间、大城市和小城市之间、城市和农村之间,要通过顺应城市化进程,推动公共服务、社会保障的改革。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应该继续贯彻从十八届三中全会到十九大所一贯提出的,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政府不是说不要干预,而是干预的方向要正确,市场的方向跟政府干预的方向之间不要形成非常明显的相互对立。政府的力量要去弥补市场配置资源过程中出现的一些缺陷。

   在人口流入地,如果单纯让市场力量发挥作用,可能一些外来人口在工作地和居住地就无法享受公共服务,因为教育和医疗都是典型的政府提供的公共品。这个时候就需要政府进行相应改革,在公共服务、社会保障方面加大投入。

   在人口流出地,中国近年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提高,在一些中小城市还有农村会出现人口减少的趋势,这种趋势实际上是经济发展水平不断提高所带来的客观规律。这种情况之下,我们提出了乡村振兴,但不能把乡村振兴理解为“把人口留在原地不动”,而是要顺应人口流出趋势,在人口流出的同时找到新的发展动力。比如,要重视实现农场的规模化和现代化,重视改善旅游业的服务质量。另外,政府要在人口流出地提供均等化的公共服务。以上行为就是政府干预和力量正在弥补市场经济的缺陷。这个时候,共同富裕的目标就跟经济发展和共享这两个目标是完全一致的,而不是矛盾的。

   Q7:您对中国未来区域经济发展和城乡发展的路径和节奏有何见解?您如何判断未来中国经济的空间变局?

   陆铭:其实第七次人口普查的结果已经说明,人口向着城市群和中心城市周围的都市圈集中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了。最近我也经常在想,我们一定要尊重城乡和区域发展的客观规律,要抛弃幻想,不能总觉得人口流动只是一个暂时的趋势。

   根据最近的研究,我们发现其实人口还会进一步向沿海地区集中,特别是向长三角、珠三角等核心地带集中;而在中西部和东北地区,人口会进一步向省会城市和大城市的周围集聚。

   社会各界普遍担心,这种集聚趋势会否带来区域间发展更不平衡。对于这一问题,我想请大家一定要放心。其实中国当前就已经出现了经济和人口向少数地区集中的形势,但全国范围之内收入差距已经开始有所缩小,地区之间、城市之间的人均GDP差距也在缩小。不仅全国层面这种差距在缩小,我们最近研究发现,一些省份,比如广东、安徽、湖北、四川、河南,都不约而同地出现了一个现象:虽然人口在向省会周围地区集中,但是省内不同城市之间人均GDP的差距也在持续缩小。大家普遍比较担心湖北、四川、河南等省份出现武汉、成都、郑州等城市一城独大的现象,虹吸周围其它城市,这种现象并未出现。所以整个中国的未来空间格局,就是沿着“在集聚中走向平衡,在发展中营造平衡”这样一个格局进行发展。

   乐观来看,我的数据发现,如果中国到2035年能够真正实现地区之间人口比较自由流动的话,我国可能能够实现到那个时候,中国最发达地区人均GDP是欠发达地区人均GDP的大约1.5倍。考虑到发达地区有更高的生活成本、更高的房价,那么地区之间其实就已经实现了人均意义上的平衡发展。如果跟发达国家相对应,日本和美国是最有代表性的通过人口自由流动在不同城市之间实现了几乎完全均等的人均GDP这样一种发展状态的国家。这也说明,如果大约2035年时中国能够实现人口在地区间自由流动的话,我国地区之间人均GDP的差距也可以下降到今天的日本、美国所呈现的水平。也就是说,到那个时候,一方面人口经济仍是高度集中在少数地理优势地区,但另一方面,从人均意义上来讲,中国将会成为一个平衡发展的国家,大家完全不用太过担心。

  

  

进入 陆铭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城乡关系   区域发展  

本文责编:hanzhiru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发展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7617.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