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敦友:一个江汉小村里四个少年的故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44 次 更新时间:2021-02-18 12:01:53

魏敦友 (进入专栏)  
后来又知炳彪在军校是翘楚,顺利毕业,到怀化后已至副团级。在读研究生时,忽然有一天收到炳彪的哥哥炳祥兄的一封信,炳祥兄在信中告诉我炳彪在一次军营搬迁过程中,车坠山崖,炳彪殉职了。我看了来信,如五雷轰顶,痛哭失声,不知所措。炳祥兄来信有一目的,炳彪殉职仅定为因公殉职,家里希望定为烈士。希望我向有关部门呼吁。我一小研究生,人微言轻,哪有门路呢。春节返家,大年初一,老同学相约共赴炳彪家安慰老人家。我因为此前另一班同学有约,承诺稍晚到。无奈一老同学母亲强留我,只好顺从。当我骑自行车猛赶往谢炳彪家时,正好在镇十字路口遇到一群从炳彪家出来的同学。我心里明白,当年炳彪正是在这里告诉我复试取消了,这时我还仿佛看见了老同学的诡诈的笑。我并不怪炳彪,因为我后来知道,必须要有这种诡诈,才能干大事。我从小没这种天分,后来也学不会,所以今生干不了大事。炳彪有谋略,心狠手辣,这是干大事的条件。唉!天不与时,吾村大将军未出即陨,能不令我慨叹!

   在镇街十字路口和同学分手后,天突然昏昏沉沉起来,我连忙赶忙炳彪家。快到炳彪家时,竟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来。炳彪的墓碑就埋在家门口不远处。非常奇怪的是,我一到炳彪墓碑处,自行车链条断了,我只好下车推车到炳彪家。炳彪爸爸见我来了,泪水又涨满了老人家的双眸。我连连道歉,我来迟了。老人家忙命家人重整菜肴,再开瓶酒。我连喝两大囗,泪流满面。老人家长叹一声说,炳彪不该死啊!真不该死!

   ?老人家告诉我说,在西安军校时,有一位老首长非常看重炳彪,希望炳彪留在西安,老首长有一女儿,待字闺中,炳彪如有意,正好做老首长东床快婿。但我们都知道,炳彪少年时即有一红颜知己。炳彪虽有意,但是不忍啦!如果留西安,不会有大祸。我听到这里,心中对炳彪大有好感。我告诉老人家,这是炳彪从未跟我说过的事。我还跟老人家说,刚在炳彪墓碑处,炳彪扯断了我的自行车链条,大概他想告诉我让我在您这里听听他未向我讲的故事吧!

   我们村从我们上小学开始,人们都知道有四个比较突出的人,谢炳彪居长,老谋深算,我们仨多仰其鼻息,功堂,先兵和我,为人乏城府,做事缺远虑。在先兵,炳彪相继离开人世多年之后的一个晚上,我和功堂在村边小路上散步聊天,这时,我突发奇想,对功堂说,如果我们四人出生前后,有一位老者指着我们四人说,你们四个各有不同的命运,但有一位将在1984年10月间上吊自杀,另一位将在1989年的某一天山中坠崖身亡,我们该作何感想呢?功堂听了我的话,沉默了,再没有说话。我也沉默了。

  

   (2021年1月5日,湖北大学哲学学院)

进入 魏敦友 的专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往事追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16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