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丽红:清末东北防疫中的“财”与“政”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0 次 更新时间:2021-01-03 14:46:15

进入专题: 东北大鼠疫   防疫经费   地方财政   央地关系   锡良  

杜丽红  
除允许其从各税关提用的经费外,基本都是政策性的支持,即允许其作正开销,事后核实报销。真正的财权掌握在东三省总督锡良手中,他从中央取得了动用关税和作正开销的权力,不仅可以通过拨款资助各地防疫急务,而且可以将临时性的开支纳入常规开支之中,允许地方动用田赋、息款等正式款项来支付防疫经费。其次,东北防疫经费来源多样,主要来自地方政府。中央虽然要求厉行防疫,但并未直接拨付经费,而是允许东北地方从关税项下拨付部分。而东北各地商会和自治会募集经费能力有限,不能负担大规模的防疫支出。因此,东北防疫的经费主要在各地方财政收入中支出。再次,东北防疫并未得到清政府的足够重视。相较同时期的江皖灾荒,清政府并未拿出多少真金白银来支持东北防疫,锡良试图办理赈捐和从银行借款的愿望都落空了。这些都足以证明东北防疫在当时清廷整个政治事务中并非居于紧要地位。

   三、 以“财”观“政”:经费花销与防疫之政

   在整个东北地区范围内展开防疫,各级官府必须直面两大难题:一是大多数地方几乎没有基本的防疫设施,必须创设防疫机构和雇佣防疫人员;二是大多数地方没有任何防疫经验,在采取西式防疫措施时,不得不面对困难和质疑,依靠警察和军队等强制力量。94所以说,东北防疫是一项涉及面极广的庞大工程,“防疫应办之事,如查验、隔离、医药、埋葬、焚烧、堵截、消毒、卫生、清洁等项,头绪既极纷繁,用款益形纠杂”。95从防疫花销的角度分析政府主要把钱花在哪些事务上,通过“财”理解“政”,将有助于进一步认识东北防疫的具体内容。事实上,防疫经费主要花在设立防疫机构、雇佣防疫人员、进行隔离和检验、掩埋尸体和购置药品等方面,这反映出政府办理东北防疫的着力点,并非医疗,而是各类行政事务。

   (一)开设防疫机构

   防疫期间,东三省自上而下创设了1742处防疫机构。宣统二年十二月十四日,奉天设立防疫总局,为奉天防疫行政之总机关,在省城和各府县下设防疫事务局所150处,检验所189处,隔离所181处,病院130处,收容所92处,防疫会152处。96吉林省于十二月二十六日创设吉林省防疫总局,下设防疫局23处,防疫所61处,防疫分卡105处,检疫所196处,诊疫所97处,隔离所112处,疑似病院27处,养病所19处,庇寒所96处,掩埋场28处。97黑龙江于十二月二十日设立防疫总会,由民政司督办一切,统辖各项防疫机关暨城乡各区,下设防疫所21处,检验所17处,隔离所7处,病院5所,留养所4处,防疫会5处。98

   防疫机构中的检验所、隔离所、病院和收容所或需新建,或需租借房屋,都必须花费大量的经费。曹锟在长春先后建设隔离所70间,每间需工料银35两,锡良共拨付了2450两,由粮饷局照数给。99凤凰厅开设防疫事务所1处、检验所2处和隔离室2处,在草河口和鸡冠山分别设防疫事务所和检验病院各1处,开办经费需银4000元。100宾州开设隔离所6处,庇寒所6处,病院2处,花费中钱4027吊430文。101疫情期间,哈尔滨花费13500两租用俄国篷车作为隔离所。102

   (二)雇佣防疫人员

   防疫机构需要雇佣大量人员才能正常运作,既需要医生这样的专业人士,还需要军队巡警、夫役、稽查等类防疫办事人员。以哈尔滨为例,该地雇用了2721名防疫人员,包括25名医官(7名外国医官,18名中国医官)、40名中国医生、1048名陆军步队十二标的士兵、1325名巡警、99名稽查和184名救急队员。103根据事后统计,奉天防疫机关共聘请医官632名,办事员2382名,吉林聘请医官420名,办事人7452名,黑龙江聘请医官20名,办事员73名,共计1072名医官和9907名办事人员。104总体而言,东北的防疫机构基本由中外西医负责管理,聘用中外医生办事,临时聘请军队和巡警等人员参与防疫。

   先后有英、俄、法、美、奥等国以及北京、天津、江苏、广东、上海等地的西医受聘前往哈尔滨、长春、吉林、奉天等要埠办理防疫。为了留住西医办理防疫,官府与中外医生之间一般签订3个月的短期合同,约定300两左右的月薪,并约定好恤银数量。例如,锡良在广东聘请10名中外医生,合同规定每人月薪250两,宿膳费50两,川资400两,恤银为6个月薪水。105除在全国雇佣中外西医外,东北各地还聘请20名左右的日本医生。106 虽然四处重金聘请西医,但东北各地仍缺少西医,官府不得不依靠中医进行防疫,“此类中医各州县无虑千数百人,明知其不可恃,不能不听其沿用,以顺民情”。107中医大多免费参加地方防疫,不收取薪酬。例如,开原防疫会所有医官均系名誉,不支薪膳。108辽阳的防疫事务所的医生均系义务,不领薪水,每月每名仅给车马费5元。109

   东北各地的行政机构尚在草创阶段,巡警数量有限,不足以支持防疫事务的开展。此时各地采取的办法就是新招巡警办理防疫。从锡良与新民知府的往来电文中可知,防疫人员除医官外,只有药剂师和看护给薪水,其他事务基本由巡警负责。担任检诊、掩埋、消毒的巡警较为冒险,照省章每人月给津贴2两。110各地的做法基本与此类似。哈尔滨道外仅有174名巡警,根本不能满足防疫之需求,因此必须招募新的巡警或借调他处的巡警。除新招巡警408名和夫役358名外,先后从天津、双城、新城和宾州等地借调385名巡警111,其薪饷最初由各城自发,哈尔滨只负责津贴和膳食。112宣统三年正月之后,所有调哈巡警的薪饷改为一律由哈尔滨发放。113

   为遮断交通,锡良不得不请驻扎在东北的军队派兵协助。114地方官府必须负责参与防疫军队的津贴和伙食。以调往哈尔滨的陆军第三镇军队为例,每月士兵领取津贴4元,夫役3元,标统公费100两,管带50两,帮同办事之医长津贴80两,医生50两,其余各官佐只有津贴、伙食、俄贴8元。115此外,这些士兵住在装货篷车中,十余人挤在一车,每3车有一夫役照顾,每日供应小米粥两餐。后来改为每车一名夫役,每日加大米粥3碗。116

   (三)处置疫房和尸体

   防疫过程中,如何处置疫房非常关键,关系到能否控制疫情的传播。东北采取的措施是焚烧疫房。据统计,奉天省城烧毁疫房222处,吉林省城烧毁9处,黑龙江省城烧毁163处。117宣统二年十二月十九日,奉天防疫总局将染疫各户13家房屋一律用火烧毁,每间房屋由官家给价20元。118虽然省城焚烧房屋是估价给偿,但各地并未向民间宣布,人民对此举滋生疑惧,或讳死匿尸,或谣言反对。宣统三年二月十四日,锡良电令各地方官慎重处理因疫焚烧民房:已经烧过的民房确切查明,公同估价,饬令事主具领;嗣后疫死者居住的房屋,若适于消毒,则消毒关闭,若一屋连毙数人,不得不焚烧的房屋,则给价焚烧。119新城的病院因死者较多,房屋毒气甚重,官府与房主商定,每间由公家赔给建筑费200吊,将2间毒重房屋焚烧。120

   东北雪深地冻,掩埋尸体是一件非常麻烦且花费不菲的事情。五常先后在兰彩桥、太平山、中河等处发现浮厝尸棺2000余具,地方官预算焚化、埋葬、托运、挖坑、柴油等的费用共需钱8000吊。121对此,锡良深表不满,回电表示“究竟实数各有主者若干,该巡警并未查明确数,竟以笼统之词,请至八千吊之多,实属任意浮冒”,要求该府迅速另派妥员前往办理,其有主者勒令掩埋,无主者官为代办,所需经费,务须切实估计。122地方官不得不变通办法,一为多年旧棺有主者,准其深埋,以尺为限,无主者由局去棺埋骨,仍别男女,则一坑之中可埋二十余具,其空棺木板即为烘地挖坑之薪;一为新棺及确系疫毙者,无论有主与否,一律照章连棺深埋。123随着天气渐暖和疫气渐退,开坑工价从250吊降为一百五六十吊。124。

   由于江中发现疫尸,新城必须雇佣水手和弁兵打捞。地方官共用水手48人,弁兵60名,渡船十二三只,水手等各支工钱40吊,弁兵月各津贴20吊。125由于担心“火葬疫尸,易生惊疑”,新城官员对疫死者区别对待:有家属的疫死者,由防疫局所消毒棺殓后,派埋葬队挖掘七尺深坑固埋,如有停留及匿报者,查明罚办,非疫死者亦劝令于3日内掩埋;无家属的疫死者,将疫尸焚烧,疫屋则酌烧。掩埋尸体基本由人工刨掘,掩埋一具棺材的工资为3元。126

   (四)隔离流动人口

   隔断交通措施实行之后,如何安置隔离的人口成了重中之重。地方官感叹道,“办防疫而兼赈,既事件复杂,费用顿加”。哈尔滨篷车内圈验约一千六七百贫民,需要购备米面火柴棉衣等。傅家甸苦工无处觅食,均需酌给口粮火柴。127各地均设法收留苦力。新民设立收容所,各苦力“每人每日发饭食洋二角,煤炭由公中支给”。128辽阳与日领事商定借用满铁会社之病院、隔离所,每人日给饮食、煤火银元二角。129宣统三年正月二十一日,怀德岭南、苇子沟等处收留贫民70名,均系附属地苦力,被洋人逐出,挨屯乞食涕饿,但乡民因防疫闭门不纳。安置在岭东五里堡赵家店,每日两餐,汤菜每人一角半,每日约需洋10元。130

   雪上加霜的是,俄国以防疫为由,大规模驱逐华人,先后有六千余人之多。爱珲七十六屯有三千余人,为了安置这些苦工,爱珲道台资遣出境,每屯拨米5石,由屯长给予一宿两餐,即令前行,由分卡巡警压送。自上游来者,由黑河每人给面3斤,巡警接替押送到爱珲城防疫局领票,再至梁家屯给面5斤,免致逗留滋事。此外,在大岭检验所设粥厂,“食后令行每人给面包5个”。131讷河接纳黑河、爱珲南下的苦工日多,拟于厅境北界首站派警弹压,供给住宿饮食,给照下行,次站即验照供给宿食,以次各站递推照护出境,将能愿充作林工者安插留用,宿膳外并给日用费,请求将安置苦工的经费归防疫案内作正开销。132锡良表示供给过境华工和筹画安插办法均属可行,“饬龙江一体筹备,所请用费作正开销,应照准,仰事竣核实造册”。133

   (五)购置消毒药品

   消毒是东北防疫最重要的措施之一。自开办防疫到宣统三年三月三十日止,奉天省城共计家屋消毒537处、屋外消毒290处,共计827处;吉林省城共计消毒125处,家屋消毒107处、屋外消毒18处。134各地主要使用的消毒药品是石炭酸、生石灰、盐酸、升汞、福尔马林、硫酸等。135然而,整个东北除通商大埠的医院略备数种外,其他地方既素未研究,也素不预备。因此,购买消毒药品成为东北防疫之要务。

   锡良在天津、上海、日本等地大量购买药品,以备各地急需。防疫之初,面对各地缺乏防疫药品的电报,锡良不得不“日驰数电,火速催运”。他不断致电北洋大臣,请其立即代购石炭酸6000磅,重盐酸1500磅,升汞600磅,福尔马林3000磅。136与此同时,锡良在上海、日本大批定购,“以应日内急需”。137奉天交涉司向日本药行订购防疫药品,宣统三年正月十九日运到6大箱,以供临时病院和隔离所之用。138

   地处偏僻的黑龙江,当地主要使用的三种消毒药品石炭酸、升汞水和古列西硫酸严重缺乏,巡抚周树模不得不电请锡良分赐药品。139为此,锡良给黑龙江寄送石炭酸、升汞水、福尔马林、盐酸四种消毒药品10箱。140此后,黑龙江药物均将告罄,周树模再次电请锡良督饬民政司使,派员采购石膏5000斤,苍术、大黄各1000斤,元参、杏仁各200斤,铅粉、胆草、连翘、山奈、寸冬各200斤,雄黄、竹叶、柏叶、木香、青皮、藿香各50斤,芸香200斤,“购定用特别护照专差送江”。1413日后,代购药材由刘成勋专送到黑龙江,并带去石炭酸等10箱。142不久,江省硫磺用罄,周树模再次电请锡良饬劝业道代购2万斤,填写护照,专差速送或交运送枪械之瑞记洋行宝德路随带。143

府县地方的消毒药品,部分由上级官府供给,部分由地方采购。例如,宣统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应日本医生之要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东北大鼠疫   防疫经费   地方财政   央地关系   锡良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170.html
文章来源:近代史研究. 2020年0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