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玺:唐代赎法规则及其当代启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1 次 更新时间:2020-11-27 08:59:32

进入专题: 唐代赎法   刑事和解   刑事政策   易科原则  

陈玺  
得以判处缓刑,并依法实施社区矫正。这在实现刑罚预防教育功能的同时也促进了社会秩序的有效修复。而当事人能否达成刑事和解协议的核心,则主要取决于行为人悔罪和赔偿两个方面。现行诉讼程序规则已为刑事和解的推行提供了路径,而现行刑罚适用制度的局限却成为制约刑事和解制度有效运行的桎梏。因此,建议参考唐代赎法规则,在刑罚适用领域适时出台折算易科规则,并与刑事和解赔偿程序有机对接,最大限度地实现刑事和解程序政治效果与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三)和解规则层面

   首先,唐代系统明确的赎金标准,为达成刑事和解协议提供了启示。《刑事诉讼法》第277条将刑事和解适用范围限定为:“因民间纠纷引起,涉嫌刑法分则第四章、第五章规定的犯罪案件,可能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除渎职犯罪以外的可能判处七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过失犯罪案件。”经济赔偿是和解程序中被告人取得被害人谅解的重要手段,赔偿数额往往成为制约刑事和解协议能否最终达成的要害之所在。受支付能力、心理预期、价值观念、物价水平等因素影响,不同时期、不同地域刑事案件的赔偿数额经常出现重大差异,甚至可能对社会价值导向和舆论评判产生直接影响。剔除传统官爵、品秩等消极因素,《唐律疏议》对应五刑等次明确设定的赎金标准,为司法裁判提供了直接依据,也为当代刑事和解赔偿标准的确立提供了历史经验。建议参考唐代赎法规则,设计与刑等相适应的具体赔偿标准,使刑事和解程序充分展示公平、公开、确定、透明原则,有效化解社会矛盾。

   其次,唐代赎法注重主观方面的综合考察,为刑事和解制度的实践操作提供了参照。中国古代司法历来强调将行为人的心志状况与行为结果、刑罚处断等因素相互关联。《春秋繁露•精华》指出:“春秋之听狱也,必本其事而原其志;志邪者不待成,首恶者罪特重,本直者其论轻。”现代刑法对行为人的主观心态和行为动机做出严格区分,缺乏对行为人主观方面、行为动机、行为目的等心理活动的综合分析。刑事和解中的主观方面强调行为人认罪、悔罪表现,而认罪与悔罪的真实状态仍然隶属于广义主观范畴。在我国刑事和解制度的实际运行过程中,部分案件在司法裁判和实际处置中表现为“赔偿-减刑”的简单因果推导,因而饱受“以钱赎罪”之诟病。2012年《刑事诉讼法》虽明确规定应审查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否真诚悔罪,司法理论与审判实务中关于刑事和解是“花钱买刑”的怀疑也并未得到遏制。90如何判断真诚悔罪,不仅仅要考察侵害人的经济赔偿是否到位,悔罪道歉是否真诚,更应考察刑事和解过程中侵害人的具体表现和心理活动。在这个层面上,中国古代的法律智慧为我们提供了借鉴,唐代赎刑设立的目的在于宽宥主观过失行为,着眼于被告人的主观恶性和悔过态度两个层面的考察,赎法适用中所强调的“过误致罪”“耳目不及”“思虑不到”“力所不制”等全面细致的样态描摹,对于全面认知侵害人主观动机和认罪认罚态度具有一定参照价值。

   再次,唐代灵活多样的纳赎方式,为刑事和解制度的落实开辟了法门。唐代赎法体系的最终形成,是传统赎刑规则不断革新与完善的结果,更是唐代法制适应经济与社会发展的客观反映。值得注意的是,历代纳赎方式均与物质生活条件直接适应,甚至可以视为货币经济盛衰兴替的观测参照。唐代处于中古货币经济的上升阶段,唐初继受杨隋以铜纳赎制度,同时将铜作为一般等价物,从而推动铜钱主币地位的逐步确立。盛唐之际,立法者因势利导,及时调整《唐律疏议》中纳铜赎罪的规定,构建折钱纳赎和以役代赎的变通措施,在保障纳赎制度顺利实施的同时,确保经济发展与社会稳定。现行刑事和解制度中赔偿损失方式较为单一,如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虽真诚悔罪却因经济困难确实无力支付,则和解协议势必无法达成和落实,刑事和解制度也难于避免有产阶层“以钱买刑”的指摘。因此,应适时建立合理可行的刑事和解赔偿折算制度,允许以金钱之外的其他方式实施赔偿。通过构建多元补偿机制,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刑事和解制度。建议借鉴唐律劳役折抵的做法,建立补偿转换制度,由侵害人向国家提供一定的劳务,经司法机关按照一定标准折算后,向被害人提供补偿,借此在一定程度上破解目前刑事和解赔偿方式之困局。

  

   六、结语

   目前,我国刑事和解制度方兴未艾,在立法理念、刑罚适用、和解规则等诸多方面亟需改革与完善。我国和解制度有着深厚的传统文化土壤,“无讼”“明辨”“和谐”“敦睦”等基本理念世代相承,历久弥新。深入探究以唐代为代表的古代赎法规则,弘扬优秀传统法律文化资源,必将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完善提供宝贵的经验与智慧,为推动以刑事和解制度为代表的中国当代刑事法制改革提供理论支撑与学术滋养。

  

   注释

   1[日]仁井田陞:《唐令拾遗》,栗劲等编译,长春出版社1989年版,第893页。

   2参见郭淑华:《试论我国古代之赎刑》,《政法论坛》1989年第6期;张健、张佳、李滨:《唐代赎刑制度考评议》,《湘潭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第4期;朱红林:《竹简秦汉律中的“赎罪”与“赎刑”》,《史学月刊》2007年第5期;龙江:《论中国历史上的赎刑制度》,《山东社会科学》2008年第11期;等等。

   3《周礼•职金》。

   4《尚书•吕刑》。

   5《唐律疏议•名例》。

   6参见陈汉生、胡若虚、江宪:《我国古代赎刑制度述略》,《社会科学》1983年第13期。

   7《汉书•惠帝纪》。

   8《汉书•武帝纪》。

   9张家山二四七号汉墓竹简整理小组:《张家山汉墓竹简》,文物出版社2006年版,第25页。

   10参见曹旅宁:《张家山汉律赎刑考辨》,《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第1期。

   11《后汉书•梁统玄孙冀传》。

   12《周礼•职金》。

   13《晋书•刑法志》。

   14《北堂书钞•刑法部•赎刑五》。

   15《太平御览•刑法部十七•收赎》。

   16《梁书•武帝纪中》。

   17《隋书•刑法志》。

   18(北魏)崔鸿撰:《十六国春秋辑补》卷16《后赵录六》,(清)汤球辑补,王鲁一、王立华点校,齐鲁书社2000年版,第124页。

   19《魏书•刑罚志》。

   20《隋书•刑法志》。

   21《隋书•刑法志》。

   22汪圣铎、马元元:《论中国古代的“以绢计赃”现象》,《兰州学刊》2016年第6期。

   23《隋书•食货志》。

   24《隋书•刑法志》。

   25(唐)许敬宗撰:《日藏弘仁本文馆词林校证》,罗国威整理,中华书局2001年版,第360页。

   26《长安志•唐京城四》。

   27《毘陵集•碑铭•福州都督府新学碑铭并序》。

   28《唐律疏议•名例》。

   29《汉书•平帝纪》。

   30《太平御览•刑法部十七•收赎》。

   31《隋书•刑法志》。

   32《隋书•刑法志》。

   33《唐六典•尚书刑部》。

   34[日]仁井田陞:《唐令拾遗》户令第九“残疾废疾笃疾”,栗劲等译,长春出版社1989年版,第136页。

   35《唐会要•左降官及流人》。

   36《史记•五帝本纪》。

   37《北堂书钞•刑法部•赎刑五》。

   38《唐律疏议•斗讼》。

   39《贞观政要•公平第十六》。

   40(清)沈家本:《历代刑法考》,邓经元、骈语骞点校,中华书局1985年版,第427页。

   41《左传•襄公二十六年》引《夏书》。

   42《汉书•贡禹传》。

   43《隋书•刑法志》。

   44《唐六典•尚书刑部》。

   45据《隋书•刑法志》记载,《开皇律》规定了五刑赎铜数额并明确区分公罪与私罪:“赎铜一斤为一负,负十为殿。笞十者铜一斤,加至杖百则十斤。徒一年,赎铜二十斤,每等则加铜十斤,三年则六十斤矣。流一千里,赎铜八十斤,每等则加铜十斤,二千里则百斤矣。二死皆赎铜百二十斤”。《唐律疏议》相关条款,直接承用开皇旧制。

   46《管子•明法解》:“夫舍公法而行私惠,则是利奸邪而长暴乱也。”《韩非子•有度》:“能去私曲就公法者,民安而国治;能去私行行公法者,则兵强而敌弱。”

   47《唐会要•缘封杂记》。

   48《唐律疏议•名例》。

   49《册府元龟•帝王部•赦宥第三》。

   50《唐大诏令集•政事•按察下》。

   51《唐律疏议•斗讼》。

   52《唐律疏议•斗讼》。

   53《唐律疏议•杂律》。

   54《唐律疏议•杂律》。

   55天一阁博物馆、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天圣令整理课题组校证:《天一阁藏明钞本天圣令校证附唐令复原研究》,中华书局2006年版,第649页。

   56天一阁博物馆、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天圣令整理课题组校证:《天一阁藏明钞本天圣令校证附唐令复原研究》,中华书局2006年版,第648页。南宋《庆元条法事类》关于赎铜缴纳期限与《唐律疏议》相同,并增加人犯亡故免除赎金和无力缴纳者州司取保的规定,据《庆元条法事类》卷76《当赎门•罚赎•断狱令》,“诸赎铜而贫乏无可理者,本州长吏取保放之……身死或限内未输而遇恩者,并免”。

   57《册府元龟•宪官部•刚正第二》。

   58据《资治通鉴》卷207“唐纪二十三”:长安四年(704)七月辛丑,“司刑正贾敬言奏:‘张昌宗强市人田,应征铜二十斤。’制‘可’”。

   59《唐律疏议•户婚》。

   60《唐会要•弹劾》。

   61参见李维才:《唐代物价制定及其作用》,《唐都学刊》2007年第2期。

62《旧唐书•裴潾传》。(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唐代赎法   刑事和解   刑事政策   易科原则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685.html
文章来源:法商研究 2020,06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