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俊: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我的日本疫情日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83 次 更新时间:2020-11-14 12:36:35

进入专题: 日本   新冠疫情  

周俊  
因为每个人都是一个责任主体。几周前,东京曾在短暂的几天内出现过抢购物资的风潮,特别是受到网络谣言的影响,卫生纸变得非常畅销。但几天过后,一切基本恢复了平静。我询问身边的许多日本朋友,是否还在抢购存储物资。他们的回答是,市场上的物资很充足,不需要过量抢购,只考虑自己,这可不行。也许有人会对如此充满人性与善意的回答嗤之以鼻,认为人根本没有如此高尚。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始终是我们所有人需要去努力的一个方向。

  

   11. 2020年4月11日,星期六

  

   自卫队在哪里?

  

   据美国《新闻周刊》报道,美国41个州的150多个军事基地出现了新冠病毒疫情。其中海军的情况最为严重。隶属于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的四艘航母上均发现了确诊病例。在抗疫方面,美军出动了医疗船,并已开始部署野战医院。在各种灾害疫情面前,各国的军事力量一直都是实施救援的主要力量,其受到损伤的概率自然就会增大。然而,到目前为止,日本的自卫队在疫情中的表现却有些“犹抱琵琶半遮面”——若隐若现。

  

   实际上,早在2月“钻石公主号”感染事件时,日本自卫队就已经参与了救助活动。到了3月,日本自卫队开始在东京成田机场、羽田机场、关西机场承担疫情相关的运输任务和后勤生活支援保障。然而,日本媒体并没有对自卫队的活动做大量的聚焦报道。

  

   在日本,这并不是一件令人费解的事情。因为,自卫队的社会存在感与媒体出镜率历来都被控制在最低限度之内。日本的新闻媒体一般不会特别地聚焦报道自卫队的相关活动,这是一种常态。例如,自卫队的军事演习、阅兵等活动的报道都较少出现在媒体上。在日常生活中,日本民众也很少能看到自卫队的车辆行驶于市区,身着制服的自卫队员行走在大马路上的场景更是绝无仅有。日本自卫队像是空气,它既存在又难以被察觉到。

  

   受到日本曾经侵略他国的这一历史认知影响,当今的日本民众似乎对自卫队有一种复杂的情感。2018年,日本内阁府民意调查显示,当日本受到他国侵略时,选择愿意参加自卫队进行战斗的日本民众只有5.9%。同样是在2018年,《产经新闻》与富士新闻网合作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有22.1%的日本民众认为,自卫队的存在违反了日本宪法。实际上,从2014年开始,自卫队每年的自卫官募集计划都没有达到指标数量,因此自卫队在招募方面一直在放宽相关限制。这些迹象既是日本社会人口少子高龄化的反映,同时也凸显了日本民众与自卫队之间的心理距离。

  

   最近两周,日本防卫大臣河野太郎多次召开记者招待会。截至4月10日,日本自卫队已有8人确诊感染新冠病毒。河野大臣表示,后续还将持续公开自卫队的疫情感染情况。

  

   在日本的抗疫体系中,自卫队具体扮演着怎样的角色?河野大臣在记者招待会中明确表示,只要各地方政府的行政长官向自卫队发出邀请,自卫队将在该地区承担紧急物资运输、患者转移、轻症患者的生活照料等后勤任务,但不会超出这个范围,医疗体系主要还是交给民间。河野大臣多次强调,即使是后勤保障工作,自卫队也不会主动介入,自卫队的行动主要取决于各地方政府行政长官的意向。并且,即使首都东京实施封城,自卫队也不会参与封城的实际操作。但是,如果各地方政府的行政长官认为有必要,自卫队将在当地增设临时医院,并开展消毒作业。目前,自卫队下属的16所医院正在增加病床与医疗物资储备,做好接纳大量患者入院治疗的准备。

  

   通过日本的《自卫队法》,我们可以了解到自卫队的组织体系和行动规范。根据《自卫队法》第83条的规定,在情况严峻之时,即使地方政府没有提出邀请,防卫大臣也可以派遣自卫队主动介入当地的防疫救灾。但一般情况下也可以等待地方政府发出邀请之后再采取行动。显然,在此次新冠疫情中,河野大臣采用的是后者的方式,也就是将判断疫情的主动权交给了地方政府。第一,这说明在自卫队目前的研判中,当下日本的疫情还未进入非常紧急的状态。第二,这说明自卫队与地方政府的关系具有一定的灵活性,地方政府具有一定的自主权。而将判断疫情的主动权首先交给地方政府的益处在于,各地政府可以根据当地的情况做出比较灵活的、比较符合实际的判断与决策。

  

   12. 2020年4月15日,星期三

  

   权贵与英雄

  

   今天,日本销量第一的周刊杂志《周刊文春》发布了一则消息,内容是说,安倍首相的夫人安倍昭惠在3月15日曾与近50人的团体一起参拜了大分县的宇佐神宫。大分县远离东京,在九州岛上。据《周刊文春》透露,安倍夫人是因为觉得最近的行程都因为新冠疫情而取消了,所以想出东京走动走动。安倍夫人出行的当天,日本全国的感染者总数是762人,大分县当时的确诊感染者是1例。重要的是,就在安倍夫人出行的前一天,安倍首相还在公开发言中强调,“我们不能对现状放松警惕”“我们应当万众一心,共克时艰”。《周刊文春》特意强调了这一特殊背景。同时,还有媒体批评安倍夫人在疫情期间与众人同去赏花的行为。

  

   在一个自由的社会里,个人的出行当然也是自由的。安倍夫人当然也不例外。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社会角色。在疫情正在逐步扩散之时,日本首相夫人的出行(可以说是旅行),既不应当,也不必要。这实际上反映了某些高层人士轻视草率地对待疫情的态度,其实就是特权者的傲慢。

  

   在此次疫情中,这样的事情并不罕见。就在今天,日本媒体刚刚曝光了日本国会众议院议员高井崇志在疫情期间出入新宿歌舞伎町的色情场所。其所属的立宪民主党已决定将其开除党籍。另外,在疫情初期,也就是2月16日,日本中央政府的环境大臣小泉进次郎缺席了新冠病毒感染症对策本部的会议,回到自己的老家与支持他的人聚餐庆祝新年。文部科学大臣萩生田光一借故回老家与消防业界的人士举办庆功会,也缺席了这次会议。法务大臣森雅子的情况也与此类似。在受到日本媒体的批评后,以上这些人物都已做出了公开道歉。

  

   所谓“回老家”,实际是为了维护自己票仓的选票。对国会议员来说,地方的票仓是非常重要的政治资本,谁都不能轻易放弃。因此,在日本政界有着“金归火来”的说法。“金”在日语中是指星期五,“火”在日语中是指星期二,一名国会议员需要在星期五赶回自己的主要票源所在地打点各方关系,然后在星期二赶回东京参加星期三举行的国会会议。这种行为本是一种常规动作,但缺席新冠病毒感染症对策本部的会议,同样反映出部分高层政客在疫情初期轻视草率的态度。

  

   同样,在2月中旬,日本出现了一位被视为英雄的人物——神户大学医学系的岩田健太郎教授。2月18日,岩田教授在YouTube上上传视频,揭露了“钻石公主号”混乱的组织管理,他严重质疑日本在邮轮疫情问题上的信息不透明。这个视频累计观看次数超过了100万次,在日本国内外引起了巨大反响。但两天后,岩田教授自己删除了视频。许多人担心,如此大胆地针砭时弊的他是不是要被日本政府“抹杀”了。我想,处于风口浪尖,岩田教授肯定感受到了巨大的精神压力,但事实上,他至今也没有在日本舆论场上被抹杀。就在两天前,他的新书《新型冠状病毒的真相》刚刚出版,目前在日本亚马逊网站上排在热销榜第一位。岩田教授在访谈中依旧坚持自己的理念,他认为日本政府机构在执行既定计划时,效率是非常高的。但是,对于计划之外发生的事情,则显得应对不足。而此次疫情正是如此,疫情的发展进程每时每刻都在变化,所谓既定的计划明显会跟不上变化。这个分析可谓一语中的。

  

   实际上,在各类新闻以及社交媒体上积极发表看法的专业医师还有许多,岩田教授只是其中比较显眼的一位。所谓“疾风知劲草”,越是在困难的时候,一个社会最真实的一面越容易展现出来。日本社会的许多敢言之士都在积极发表自己的看法。当然,日本的政客也并非都是玩忽职守之辈。在应对疫情的问题上,果断迅速做出反应的大阪府知事吉村洋文、北海道知事铃木直道都得到了民众的好评。这两位知事(相当于中国的省长)都是40岁左右的少壮派,并且没有“官二代”的背景。

  

   总而言之,在这次日本的疫情中,傲慢的权贵与直言不讳的英雄都没有缺席。在这种“热闹”的舆论场下,最大的受益者其实是日本民众——好的也罢,坏的也罢,各种性质不同的信息陈列在民众眼前,这不仅赋予了民众知情权,而且有利于提高民众自身的判断能力。这是一个很浅显的道理。

  

   13. 2020年4月18日,星期六

  

   大雨中的警报

  

   今天的东京,大雨滂沱,日本感染者总数为9654人。我正在家中写字。突然,户外响起了悠长的警报声,之后便是广播通知的声音。我停下笔,打开了窗户一角,侧耳倾听。原以为是和新冠疫情有关的通知,听了才知道是关于大雨可能造成河水上涨的预警广播。这个广播通知来源于我居住地区的区政府。

  

   在日本居住时间长了,对于户外广播的预警通知已经有些习以为常。但我认为,这是日本防疫防灾系统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技术环节。这套户外广播系统叫作“市町村防灾无线系统”。根据日本总务省的统计,这套系统覆盖了日本全国80%以上的市町村行政区域,也就是说它已经深入日本的基层社会。当然,有些地区不使用户外广播的形式,而是给每户家庭配发一个专用的收音机,作为传输信息的媒介。这套系统由日本的市町村等各级行政机关自己掌握,专门用于各地的灾情预警,且不会用来进行一般性的宣传或行政通知。当出现地震、火山、洪水等灾情时,这套系统会第一时间用广播的方式通知民众哪里是危险区域,哪里是避难地点等等。

  

   在这套系统之上,还有一个“全国瞬时警报系统”。这是日本国家层面的灾害预警系统。主要通过卫星信号,与全国各地的“市町村防灾无线系统”连接。简言之,“全国瞬时警报系统”属于母系统,它可以在第一时间发送信息给全国各地的“市町村防灾无线系统”,同时也可以将预警信息发送至全国的学校、医院、交通系统等处。而全国各地的“市町村防灾无线系统”属于子系统,平时可以根据地区自身的情况,向辖区内的民众进行广播预警。“全国瞬时警报系统”也用于国防,例如遇到空袭或是弹道导弹的攻击时,这套系统会在第一时间向全国民众发出预警通知。

  

   在日本生活过的朋友可能都有过这样一种“惊悚”的经历。夜深人静的时候,所有人的手机突然都响起刺耳的警报——这是在告诉你地震要来了。这个预警通知实际上就是通过“全国瞬时警报系统”发送的。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类似的事情。例如,当你乘坐新干线(日本的高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日本   新冠疫情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54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