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旅宁:睡虎地秦简《法律答问》性质探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7 次 更新时间:2020-11-13 12:59:26

进入专题: 廷行事   法律答问   法律实务题集   法律实务教本  

曹旅宁  
所谓“朝令夕改”是也。秦律的官方解释应通过“令”系统地加以探讨。秦简《法律答问》这类法律实务题集显然是无法取代“令”的这一功能。

  

   四、《法律答问》是学吏制度的产物

   根据秦的学吏制度, 当时既然倡导“以吏为师”, 官吏自然也有可能将官府的通常处理办法即实务技巧经验记录下来以备传授。如《汉书·艺文志》著录的董仲舒《公羊董仲舒治狱》十六篇、《后汉书·应劭传》所谓董仲舒作《春秋决狱》二百三十二事就是这一类书籍的传承者, 其中涉案人物均以甲、乙、丙、丁等拟定也是一脉相承。既然《法律答问》是一部法律实务题集, 也是学吏制度下学吏学习法律的一部必读书和工具书。

   张金光先生曾指出:睡虎地秦简法律部分为法律教本, 就是供明习法律用的法律教材选编[6]。张先生这个意见是有道理的。岳麓秦简一条田律:“黔首居田舍者, 毋敢酤酒, 有不从令者迁之。田塞夫、工吏、吏部弗得, 赀一甲。”表明这些律文可能为秦统一中国后改定的律文。而睡虎地秦简相似的律文:“百姓居田舍者, 毋敢酤酒, 田塞夫、部佐谨禁御之。有不从令者有罪。”显然可能是喜学习法律的教本或治狱时实用的条文, 是秦统一之前的律文, 而非喜辞世前行用的秦律。至于马雍先生推测喜秦王政十八年从军后回到安陆任某职, 现在看来应修正为喜是赋闲在家, 直至死去。

   张金光先生指出:《法律答问》是对律文的解释, 凡一百八十七条。正文多为孝公时律, 答问多惠王称王时或其后王时文。由其“甸人”之释, 称孝公而不称惠文可知之也。《法律答问》当即《尉杂》之所谓“辟律”, 或主要为辟律。《法律答问》之内容主要为量刑加减。其中涉及盗事者即有四十二条之多。其他多涉及贼杀、格斗、主奴、夫妻、家庭、婚姻、四邻、伍人、典老、郡县除佐及辞讼、邑里火灾、民间放牧、乡吏征敛、租赋徭役、户籍登录、户口迁移、民间经济纠纷等。我们知道, 辟律就是刑律, 按张先生的行文来推测, 《法律答问》应是官方颁行的。这个看法可能与实际有出入。

   《法律答问》内容的时间跨度为秦孝公至秦始皇五年前的法律习题集。这部教本的形成下限正好与秦始皇初年喜学习法律的时间正好适应, 这部教本对于在秦始皇四年出任小吏后又治狱的喜有何现实意义呢?《法律答问》着重在培养一种狱吏的法律思维, 这样才有能力在司法实践中对具体司法案件望气而定。有学者指出:“《法律答问》对秦律不少名词作了解释。我们应该承认, 如果没有这些解释, 就不可能真正读懂这些词”, 并举“甸人”、“匧面”、“羊耳+区”为例, 认为“这一类词, 估计在秦简的时代已很少有人懂, 因而在《法律答问》中加以解说”[7]。可见法律在当时为专门之学,

   必须以吏为师, 吏因此主讲法律实务课程, 将自己的经验编成实务题集传授给弟子。《法律答问》实际是一部秦律概念、术语、实务的教本, 在性质上与古罗马盖尤斯的《法学阶梯》非常类似而已。

   《法律答问》的流传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这个本子在秦本土已经形成, 后来随着秦向东方扩张而流布秦的新领地。《法律答问》的错简如108—112号简关于葆子的条文多错简, 正好反映了其辗转钞录的实况。另一种可能是喜本人学习法律的教本, 是喜在学室读法律时根据老师传授记录, 其最初的渊源也当追溯自秦本土, 也不排除是老师法律实务经验的总结。《法律答问》中“辞者辞廷, 今郡守为廷不为, 为也。”学者认为时代大致在秦王政五年以前, 即全国普遍设郡之前, 睡虎地秦律大部分颁行于全国普遍设郡之前, 因此才有郡守算不算具有审判权的官廷的法律问题出现[8];可以证成此说的是睡虎地秦简《封诊式》。《封诊式》有年代可考者秦昭王四十一年、秦王政七年发生的案件;如果除去素材被编入法律文书集所需的一段时间, 在时间上与喜学习法律并治狱的时间正好衔接。

   喜出生在郢都被秦占领后之十六年, 担任公职则在郢都被秦占领后之三十四年。我们推测, 最早移植到南郡的法律显然是秦本土即内史三辅地区的法律, 因此存在变通使用的问题。睡虎地秦简《日书》 (甲种) 有关于秦楚月份对照的材料, 具体记载了秦楚十二个月的对应关系, 有的保留了楚月名的特殊叫法, 指出它就是秦的几月, 如楚“刑夷”即秦正月;有的径以月序对照, 如秦四月为楚七月, 秦五月为楚八月等[9]。这种情况显然出现在秦昭襄王二十九年攻占楚都郢都设置南郡之后不久, 所以秦楚历法在当地同时并用, 有对照标明的必要[10]。我们据此联想, 《法律答问》中若干法律名词特别是称谓的解释可能也是为了方便楚地人士掌握秦律令而编写的。《编年记》则是掌握秦国历史特别是秦国军威的历史普及读物性质的东西。秦简《为吏之道》及岳麓秦简《为吏治官及黔首》则是吏德教本一类的读物。而《法律答问》中有些应当是秦律令制度演变历史的内容, 而非现实生活中实际运用的法律, 如“甸人”等的解释。喜掌握《法律答问》, 如前所说, 应该有一个学室中以吏为师的知识传授的过程。

  

   五、岳麓书院藏秦简《奏谳书》与《法律答问》

   在岳麓书院藏秦简《奏谳书》中, 有一件案例涉及“冯将军毋择”[11] 。目前披露的资料中, 有以下文句:

   廿二年八月癸卯朔辛亥, 胡阳丞唐敢谳之, 四月乙丑, 丞1647+1649

   矰曰:君子子癸诣私2168

   书矰所, 自谓冯将军毋择子, 与舍人来田南阳。毋择0473

   鞠之, 学挢自以为五大夫将军冯毋择子, 以名为伪私书诣矰, 以欲1044

   盗去邦, 亡未得, 得审□, 敢谳之。·史议:耐学隶臣, 或今赎耐。1650

   1650号简陈伟先生及笔者已有考论。陈伟先生指出:0473号简中的“冯将军毋择”, 在1044号简中又称作“五大夫将军冯毋择”, 此人于史可考。岳麓书院秦简中的冯毋择应该就是琅邪刻石中的同名之人。他在秦始皇二十二年爵为五大夫, 二十八年进为伦侯, 是很容易理解的。《汉书·冯奉世传》记载:“及秦灭六国, 而冯亭之后冯毋择、冯去疾、冯劫皆为秦将相焉。”这都是正确的。需要补充的是据此可知, 奏谳制度秦已有之, 汉承秦制而已, 这些材料当是供小吏学习法律之用。案例中“学”假冒将军冯毋择子, 由舍人陪伴, 来南阳打猎云云, 并以此名义“为伪私书诣矰”, “癸”即以此文书为凭, 逃亡出境, 追捕未得。我们注意到, 睡虎地秦简《法律答问》:“告人曰邦亡, 未出徼而阑亡, 告不审, 论何也?为论黥城旦不审。”意思是邦亡应处以黥城旦的刑罚。如果“癸”被捕获, 将处此刑罚。至于“学”的罪名, 《法律答问》:“发伪书, 弗知, 赀二甲。”其下有“今咸阳发伪传”云云, 这里的伪传可能指伪私书。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贼律》:“为伪书者, 黥为城旦舂。 (一三) ” 张家山汉简《奏谳书》有三则蜀守谳皆涉及伪书罪。为何“耐学隶臣, 或今赎耐”, 可能的解释是“学”对“癸” 的真实目的并不知晓, 因此处罚从轻。但“学”最终被处何刑罚?材料中未有明言。岳麓秦简中又有:

   廿五年五月丁亥朔壬寅州陵守馆、丞月敢谳之:乃二月甲戌走马塞告曰盗, 盗杀伤走马1219

   廿五年六月丙辰朔癸卯, 州陵守馆、丞月敢谳之:乃四月辛酉枝长癸、求1347

   盗、上造□、士五□□□□□□治等四人, 女子二子告群盗杀人, 治等曰群盗1003

   1219号简中的“走马塞”, 张家山汉简《奏谳书》案例二十一有“走马仆”, 善走的好马, 《汉书·燕刺王刘旦传》:“多赍金宝走马。”师古注曰:“走马, 马之善走者。” 走马塞, 赶马或养马的人名叫塞的。“盗杀伤走马”, 案情应是关于抢劫伤害案。 1347号简、1003号简当系缀合成文, 其中“枝长癸”疑当为“校长”, 张家山汉简《奏谳书》案例五有“校长池”。案情有关群盗杀人, 下情不详。睡虎地秦简《封诊式》有群盗爰书, 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盗律》:“盗五人以上相与功 (攻) 盗, 为群盗。”笔者对于秦汉群盗有专文撰述, 兹不赘述。

   《汉书·刑法志》高祖七年诏:“县道官狱疑者, 各谳所属二千石官, 二千石官以其罪名当报之。所不能决者, 皆移廷尉, 廷尉亦当报之。廷尉所不能决, 谨具为奏, 傅所当比律令以闻。”一般认为, 奏谳制度当始于此, 但据岳麓秦简可知, 奏谳制度秦已有之, 汉承秦制而已。这些材料当是供小吏学习法律之用。

   笔者由此拟讨论另一个问题, 即睡虎地秦简《法律答问》性质问题。通说以为《法律答问》为具有法律效力的官方法律解释。但是据1650号简“史议:耐学隶臣, 或今赎耐”这类或然的结果以及张家山汉简《奏谳书》案例二的相同文例如“黥媚, 畀褖或曰当为庶人”, 使我们注意到, 睡虎地秦简《法律答问》的内容来源比较复杂, 但不少实例有可能就是小吏研读奏谳案例的札记, 或通过此设计成法律实务题目, 只不过其中涉及的人物皆以某某或甲、乙等代名称之。我们试举数例:

   司寇盗百一十钱, 先自告, 何论?当耐为隶臣, 或曰赀二甲。

   甲告乙盗牛, 今乙贼伤人, 非盗牛也, 问甲当论不论。不当论, 亦不当论, 或曰告不审。甲娶人亡妻以为妻, 不知亡, 有子焉。今得, 问安置其子?当畀, 或入公, 入公异是。

   女子为隶臣妻, 有子焉, 今隶臣死, 女子北其子, 以为非隶臣子殹 (也) , 问女子论可 (何) 殹 (也) 或黥颜頯为隶妾, 或曰完, 完之当殹 (也) 。

   “擅杀、刑、髡其后子, 谳之。”可 (何) 谓“后子”?官其男为爵后, 及臣邦君长所置为后大 (太) 子, 皆为“后子”。

   有投书, 勿发, 见辄燔之;能捕者购臣妾二人, 系投书者鞫审谳之。

   我们知道, 官方的法律解释绝不会有或然的答案, 因为这样会使司法官无所适从, 无法把握量刑尺度。再者, 官方的法律解释应具有极强的针对性, 而《法律答问》中以盗罪及杀人、伤害、逃亡为多, 重复率极高, 其性质应是法律实务题集, 因为这些案子属于多发常见案例。之所以不厌其烦地反复申说, 目的是为了使小吏熟悉法律及其应用。在这一点上, 与《算数书》颇有相似之处。至于睡虎地秦简《法律答问》中出现频率颇高的“廷行事”的含义, 通说以为是判例;有学者以为即法庭之惯例;有学者认为是法官的自由裁量权, 但是《法律答问》所论多以从严处罚为己任, 法官自由裁量的空间不大。现在看来, 某些“廷行事”最有可能是通过奏谳制度而形成的法庭之惯例。连劭名先生在《西域木简所见〈汉律〉》一文中认为“廷行事者, 虽律文无所定, 然事属多见, 已无须引证旧案, 法庭处理时自有之定则惯例也。”如《法律答问》中关于“锦履”的定义并引“行事”, 小吏通过案例学习才能掌握这些实务知识。如果说小吏研读的《奏谳书》之类的教本尚可称得上判例集, 包含决事比的成分, 更接近官方法律解释性质的话, 那么也就为排除《法律答问》整理小组意见提供了新证据。

  

附记:里耶秦简8—64号简正面、背面连书, 记载一封请示函件:“敬问之:吏令徒守器亡之, 徒当独负。·日足以责, 吏弗责, 负者死亡, 吏代负偿。徒守者往戍可 (何) 敬讯而负之, 可不可?其律令云何?谒报。 ”整理注释者指出:“颇与睡虎地秦简《法律答问》类似, 有助于对这一文献的认识。”秦时以吏为师, 其实这种对法律实务问题的请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廷行事   法律答问   法律实务题集   法律实务教本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523.html
文章来源:西安财经学院学报. 2013年0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