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刚升:从德谟咯葛看民主的危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0 次 更新时间:2020-10-20 22:09:42

进入专题: 德谟咯葛   民主  

包刚升  
换言之,不是特朗普的崛起导致了美国民主出现问题,而是美国民主出现问题才导致了特朗普的崛起。实际上,自纽特·金里奇成为国会议员的二十世纪七十时代晚期开始,美国民主就出现政党极化(polarization)逐渐加剧的趋势。到了九十年代以后,这种趋势更加明朗化了。这就大大削弱了美国民主的不成文规则或民主规范。当然,他们总体上认为,共和党相比于民主党要对美国政党政治极化负更大的责任。而特朗普当选总统及其执政以来的种种言行,在两位作者看来,已经加速败坏了美国民主的不成文规则,比如特朗普指责美国主流媒体为“假新闻”、对其他政治家进行人身攻击、要求情报部门对他个人表示效忠,等等。正因为如此,两位作者忧心忡忡地认为,在可预见的将来,尽管美国民主发生急剧衰退的可能性还很低,但美国民主的防火墙很有可能会被继续削弱,所以,未来能否修复美国的民主是摆在所有美国人面前的挑战。

  

   三

   《民主是如何死的?》是一部寓意深刻的小册子,为我们洞悉现代民主运作的关键机理提供了独特洞见。该书刚问世就登上了《纽约时报》畅销书的榜单,进而成为一部对美国政治现状更具影响力的作品。著名的《外交事务》杂志称,这部作品为我们“敲响了美国民主的警钟”。《今日美国》则认为:“作者们展示了曾经堪称最佳民主政体的脆弱性,也警告了那些本来以为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毫发无损地吸纳威权主义者的政治家们。”著名知识分子弗朗西斯·福山这样评价道:“两位专长于世界其他地区民主崩溃研究的前沿政治科学家,用他们的知识来告诉美国人,他们的民主今天所面临的风险。”

  

   尽管如此,这部作品也不无值得商榷之处。第一个特别值得反思的地方是,这部作品分析可能的民主崩溃,主要是基于政治过程与政治行为的视角,问题是,结构性因素在他们的分析框架中究竟占据何种位置呢?这一点似乎不甚明了。莱维茨基和扎布拉特的研究关注的是,德谟咯葛是如何在一个民主政体中兴起的,又是如何穿越民主的防火墙,最终取代民主政体的。然而,任何政治过程和政治行为都是在特定的结构约束条件下发生的。他们的分析也强调了美国的政党极化、族群结构和经济不平等等因素的重要性,但这不是他们的分析重点。如果更多关注政治过程中的民主规范、政治家行为和政党选择,那么就容易给人留下这样一种印象:民主之所以垮台,就是因为民主派政治家、精英和政党不能恪守民主规范、不能守卫民主。这个观点,很像是说民主之所以失败就是因为民主本身的无力,听上去仿佛是用“结果”解释“结果”,而非用“原因”解释“结果”。在解释民主崩溃或“民主是如何死的”这个问题上,到底结构性因素和过程性因素分别占据着何种份额?两者又是如何互相影响的?如何平衡两者的关系?这似乎仍然是社会科学领域的一个未解之谜。

   第二个同样非常值得反思的地方是,莱维茨基和扎布拉特身为哈佛大学教授,是典型的美国“自由派”而非“保守派”知识分子,有着明显的党派倾向性。如果这两位学者跟支持共和党的福克斯电视台新闻主播塔克·卡尔森对话,卡尔森一定会质问他们:能否将唐纳德·特朗普称为德谟咯葛?当然,这个判断争议很大。有相当比例的美国共和党人认为,今日美国面临着许许多多的新问题和新挑战,但民主党只知道恪守“政治正确”的教条,只知道扩大政府开支和增加社会福利,只知道开放移民和推动文化多元主义,却无力为美国的社会问题提供长远的实质性的解决方案。特朗普尽管“口无遮拦”,甚至有时言行粗鄙,但他却敢于打破政治常规,为解决美国面临的结构性问题提供新思路和新方案。

   莱维茨基和扎布拉特则当然不会支持这样的观点,他们跟特朗普之间甚至有点“势不两立”“水火不容”。在分析美国政治政党时,两位学者常常假定民主党通常做得更对而共和党通常做得更错,导致美国政党极化的责任更多也在于共和党。所以,结论是,需要做出重大改变的是共和党而不是民主党。美国保守派和共和党肯定会认为这种观点有失偏颇。举例来说,民主党的政治行为何尝又不是美国政治极化的一部分呢?比如,两位作者在书中认为,反对党一旦控制众议院多数,尽管理论上就可以启动总统弹劾,但总统弹劾案的不成文规则是一定要得到两党议员的普遍支持。但是,最近的二〇一九至二〇二〇年特朗普总统弹劾案,恰恰就是民主党控制众议院后单方面发动的。在众议院的投票环节,不仅没有发生共和党议员支持议案的情形,而且还有极少数民主党议员倒戈。按照作者的分析框架,这一总统弹劾案显然是民主党败坏了美国的民主规范。我曾经听另一位同样投票支持民主党的哈佛大学政治学教授说,特朗普到底是一位成功的总统,还是一位失败的总统?这个问题恐怕需要二十年时间才能回答。这种观点无疑要包容和中立得多。

   过去,美国的民主常常被视为一个例外。但在两位作者的眼中,美国民主并没有脱离比较政治学所能提供的理解人类政治与政体演化的一般框架。如何防止德谟咯葛在民主政体下崛起并取代民主政体,仍然是西方现代政治的重大议题。就更宏大的视野而言,美国政治的重要性还在于,它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在全球化时代如何平衡好市场经济、族裔和文化多样性、民主政体三者关系的国家样本。那么,这套脱胎于十八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美国独立战争和制宪会议的政治模式,到底能否适应二十一世纪重大的政治、经济、人口变迁带来的挑战呢?这不仅是给美国提出的问题,也是给人类提出的问题。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或许决定了未来很长一个时期内人类社会的政治前景。

  

  

    进入专题: 德谟咯葛   民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214.html
文章来源:《读书》2020年10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