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强:“战略高危资产”:权力格局、中美关系与台湾战略角色的嬗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37 次 更新时间:2020-10-05 22:31:46

进入专题: 权力格局   中美关系   台湾问题  

信强  
而通过强力扶持台湾当局在地缘战略上制衡中国,自然成为其不二之选。例如在2001年4月24日,小布什政府宣布将对台出售包括 P-3C 反潜机、基德级驱逐舰和柴油动力潜艇等在内的先进武器装备。4月25日,小布什又公然声称,如果北京攻击台湾,美国“将不惜一切代价协防台湾”。2001年5月,陈水扁“出访”中南美洲五国,美国为其“过境”提供了前所未有的“礼遇”。虽然陈水扁在其当政期间不断推动“法理台独”进程令美国十分不满,甚至导致中美“共管台独”现象的出现,但是小布什政府依然采取了一系列行动,包括在提供武器和防卫服务时给予台湾方面“非北约主要盟国”的地位,协助台湾当局开展所谓“务实外交”,试图将台湾地区纳入战区导弹防御体系等,以支持台湾当局对抗大陆的统一诉求。

   在奥巴马就任总统后,虽然两岸紧张局势已然得到显著缓解,但是美国并未改变其“以台制陆”的战略。例如2010年1月,奥巴马政府宣布向台湾出售64亿美元的武器装备,包括黑鹰直升机、爱国者-3反导系统等,在军售金额上创下了近十年来历史新高。时隔仅一年,奥巴马政府又宣布协助台湾将 140 余架 F-16 A/B 型战斗机升级为 F-16 V 型战机,合同金额高达 58.5 亿美元。此外,美国也一直在积极加强美台在安全、军事、经济等各个领域的合作。所幸由于马英九当政后 不愿将台湾绑在美国“亚太再平衡”的战车上围堵大陆,使得美国打“台湾牌”的效果大打折扣。加之奥巴马政府在推动美国经济复苏、共同打击恐怖主义威胁、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等议题领域亟需中国的合作,也导致其未在台湾问题上做出过分挑衅之举。

   总体而言,自1992至2012年间,可谓是美国“单极霸权”最为鼎盛的时期,中美关系也因美国推行霸权主义政策而紧张不断。尤其是在台湾问题上,美国显然试图在地缘战略上“重启”台湾这一冷战期间的“战略弃子”,转而以之为“战略棋子”来牵制和影响中国大陆。与冷战时期相比,美国自恃国力远超中国,因此在打“台湾牌”的过程中也更加有恃无恐,包括在一个中国政策立场上不断倒退,姑息和纵容岛内“台独”势力的发展,使得中美在台海的交锋和博弈日趋激烈,也令中美关系一再遭到严重损害。

  

   三、“战略高危资产”: 中美权力消长格局下台湾的 战略角色( 2013 年至今)

   伴随着国际风云的变幻,国际权力格局于 2012 年左右进入一个日益明显的调整期。以美国为 首的西方发达国家群体因经济衰退、难民危机、叙利亚危机、乌克兰危机、英国“脱欧”等问题的连 续冲击,在国际体系中的优势地位受到不同程度的削弱。而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群体则不断 崛起,对国际事务的影响力也日益扩大。尤其是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不断提升,中美两国实力对比开始出现结构性的变化,致使全球权力格局的新一轮演变也随之显露端倪。

   首先以美国而论,在奥巴马第二任期内,由于2008年金融危机的阴霾始终挥之不去,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久拖不决,令美国政府债台高筑,国内失业率居高不下,加之两党恶斗导致政治“极化”现象加剧,政府治理“失灵”,更是令美国经济复苏乏力。例如 2013 年美国经济增速仅为 1.9%,2014年和2015 年虽略有提升,但是在 2016年又进一步下滑至 1.5%的最低点,历年平均增速只有2%左右。另以美国 GDP 在全球经济总量中的比重来衡量,2001 年美国 GDP 占全球经济总量曾一度高达 31.84%,可谓美国经济实力的巅峰时刻,但是时至 2012年却已大幅下降至仅有21.58%,几乎是冷战结束后的最低谷。一系列经济问题导致美国国内矛盾日益激化,民粹主义大行其道,最终将宣扬“美国优先”的唐纳德·特朗普送入白宫。但是特朗普上任后采取的大规模减税、推动制造业回流、驱逐非法移民等政策举措,却并未取得预期的经济成效,反而导致党派斗争、 族群矛盾、利益分配冲突进一步凸显。更有甚者,特朗普为了实现“美国优先”的目标,不顾国际社会反对悍然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伊朗核协议、中导条约等一系列国际协定和多边机制,并挥舞保护主义大棒在全球范围内发起贸易战,其单边主义色彩浓厚且反复无常的对外政策一再重创美国国际形象和国际信誉。美国经济实力的相对衰落以及国际影响力的下滑已是不争的事实,也导致美国主导的单极体系开始出现明显松动。

   较之于经济领域,美国在军事领域的优势则依然十分突出。一方面,在经济持续下行和巨额财政赤字的压力下,奥巴马政府被迫在全球层面实行战略收缩,同时大幅度削减国防开支,并延缓现 有军备更新升级的速度。例如美国军费自 2011 年7,523亿美元的峰值逐年下降,2015年降至6,338亿美元的低点。但是在另一方面,较之全球所有其他国家,美国军费支出依然独占鳌头,例如2017 年美国的军费虽然历经多年的削减,仍占全球军费总额的三分之一。2019年,美国军费预算再次上扬至 7,318 亿美元,不仅再度接近历史高点,而且远超军费排名世界第二的中国。此外,美国在军事科技研发与应用、武器装备的先进性等方面也依然领跑全球。

   再看中国,首先是在经济领域,经过40余年的高速增长,中国经济实力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 展。2012 年中国以 8.56 万亿美元的经济总量继续稳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且首次超过美国 GDP 的一半,比例约为 52%。当年中国进出口总额近 3.87 万亿美元,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贸 易国,同时也是全球 128 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世界上增长最快的消费市场和主要出口市场,对 亚洲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 50%,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之一。此后,中国继续保持 中高速的增长速度,使中美经济差距不断缩小。2014 年中国经济总量首次突破 10 万亿美元,约为 美国 GDP 总量的 60%,并成为继美国之后全球第二个总量超过 10 万亿美元的经济体。2019 年 中国 GDP 总量进一步增至 14.4 万亿美元,约为美国的 66%。时至今日,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一大外 汇储备拥有国、第一大能源消费国、第一大出口国以及第一大制造工业国,“坐二望一”的中国成为美国日益强劲的经济竞争对手。

   其次在军事领域,中国近年来也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以人民币计算,中国军费于 1999 年增至1,076 亿,首次超过 1 千亿元人民币,并自此走上“快车道”,以每年 12%—20%的幅度逐年大幅增加。2019 年 3 月,中国军费总额高达 1.19 万亿元人民币,约合 1,776 亿美元,较之 1999 年增长了10倍有余。持续增加的军费投入有力地推动了中国国防实力的跃进,军事现代化的成果也在 2012 年左右开始陆续显露。例如 2012 年 9 月,辽宁号航空母舰正式加入海军序列,并于 2013 年 11 月 初步形成了体系作战能力,中国就此跻身世界“航母俱乐部”。2019 年 12 月,首艘自行设计建造的国产航空母舰山东号交付海军,标志着中国航母建设能力又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2017 年 6 月,具有强大的防空、反导、反潜和反舰能力的 055 型导弹驱逐舰首舰下水,其综合技术和作战能力 被公认位居世界前列。一系列先进舰艇的密集建造和服役,推动中国海军实现了从“近岸防御”向 “近海防御与远海防卫相结合”的战略转型。又如在空军建设方面,也已开始从“国土防空型”向 “攻防兼备型”战略空军转变。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例证便是具备高隐身性和超音速巡航能力的歼-20战斗机于 2018 年 2 月正式列装,标志着中国成为继美国之后全球第二个有能力自主研发并装备第四代战斗机的国家。随着中国自主研制的大型多用途军用运输机运-20 于 2016 年 7 月入 列中国空军,中国空军战略投送能力得到又一次跃升。时至今日,中国空军频繁飞越第一岛链的巴士海峡、宫古海峡和对马海峡等空中咽喉要道,已然实现了常态化赴西太平洋远洋训练、常态化警巡东海防空识别区、常态化战巡南海,逐渐成长为一支全疆域作战、空天一体、攻防兼备的现代化战略空军。再如作为中国战略威慑力量的核心支柱,于 2015 年 12 月 31 日正式成立的解放军火箭 军建设也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突破,包括被称为“航母杀手”的东风-21D 中程弹道导弹,核常兼备且同样具有精确打击海上大中型舰船能力的东风-26 中远程弹道导弹,以及以东风-17 弹道导弹为代表的高超音速武器的入役,标志着中国在美国最为担心的“反介入/区域拒止”( anti-access/area denial) 能力建设领域取得了重大突破。经过数十年卧薪尝胆的艰苦努力,中国军事能力建设近年来取得了“井喷式”发展,一系列先进武器装备的出现和入役令世界震惊。与美国相比,虽然中国武器系统在整体上仍然有不小的差距,但是已不再动辄存在一代甚至数代的“代差”,且在很多领域正在迎头赶上。

   随着中美总体经济规模的日益接近,以及中美军事实力差距的不断缩小,美国对中国的防范意 识显著增强。早在奥巴马任内,美国便大力推动“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实施,其主要目标就是对中 国进行战略围堵。特朗普上台后,更是将中国认定为美国长期的、主要的( 甚至是唯一的) “战略对 手”( strategic adversary) 。2017 年 12 月,特朗普政府发布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明确将中国定 位为图谋改变国际秩序现状的“修正主义国家”,指责中国试图通过“挑战美国的实力、影响和利益,侵蚀美国的安全和繁荣”,进而“建立一个同美国的价值与利益相对立的世界格局”。2018 年 1 月,美国新版《国防战略报告》再次点名中国是美国的“首要竞争对手”,美国必须重建在军事上 针对中国的优势,防止中国挑战美国及其盟友、推翻二战之后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此后,美 国开始从安全、政治、经济、外交、科技、意识形态等各个方面着手,对中国进行全方位的围堵和打压。

在中美战略竞争日益加剧的情况下,台湾在美国对华战略中的角色再度出现嬗变。一方面,美国更加重视台湾问题对于围堵和制衡中国崛起的战略作用,将台湾视为重要的“战略资产”,并试图通过加大对台军售力度、加强美台实质性关系、升级美台安全合作等多种方式,掣肘两岸关系的发展,迟滞和阻挠中国崛起的进程。例如在奥巴马执政期间,尽管两岸关系取得了重大改善,但是美国依然向台湾方面出售了总价高达 140 亿美元的各类武器装备。在蔡英文上台后,美国罔顾台湾当局拒不接受一个中国原则、持续推动“渐进式台独”的事实,反而一再指责北京“施压”台北,改变“台海现状”。2016 年 5 月,美国国会通过法案,首次明文列出所谓的美国对台“六项保证”(Six Assurances) ,并声称“《与台湾关系法》与‘六项保证’”同为“美台关系之基石”。特朗普入主白宫后,又于2018 年3月签署“与台湾交往法”( Taiwan Travel Act) ,鼓励美台双方行政部门高官以 及高级将领互访。同月,台军首次获准派出军事观察员,“实际参与”美军海上反潜演习,被视为美 台军事交流的一大突破。4 月,美国宣布对台开放常规潜艇设备的“营销核准证”,以帮助台湾实现 “潜艇国造”,提升台湾对抗大陆的军事能力。8 月,台湾当局军方又公开组建医疗团队,作为“太平 洋伙伴关系的一部分”,赴所罗门群岛参加美国主导的人道主义救援演习。2019年5月,美国准许 台湾当局将处理对美关系的机构由“北美事务协调委员会”更名为“台湾美国事务委员会”,以迎合台湾当局的“正名”之举。8 月,特朗普宣布价值80亿美元的 66 架 F-16V 战斗机及相关设备的对台军售方案,这不仅是其上台以来 5 次对台军售中规模和金额最大的一次,也表明美国对台军售决策实现了“常态化”。2020 年 2 月,台湾地区副领导人当选人赖清德以所谓“私人身份”,受邀赴华 盛顿参加一年一度的“国家祈祷早餐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权力格局   中美关系   台湾问题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097.html

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