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瑞平: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经济关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8 次 更新时间:2020-09-12 22:40:02

进入专题: 中日关系  

江瑞平  
从而依然是全球多边经济治理的捍卫者。发展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经济关系,也必然要加强在维护国际多边主义和全球经济治理层面的中日合作。

  

   四、契合新时代日本开放新布局

   如前所述,从日本方面看, “发展的新时代” 主要是指从 “平成时代”步入 “令和时代”。2019 年是日本改元之年,4 月 1 日日本政府宣布 “令和”为日本新年号,4 月 30 日明仁天皇退位,5 月 1 日德仁天皇即位,正式开启了日本的 “令和新时代”。“平成时代”从 1989 年 1 月 8 日正式开启,历时30 年。与 20 世纪 50—60 年代的高速增长、70—80 年代的稳定发展相比,平成年代的日本经济基本是在长期萧条中度过的。在这漫长的 30 年中,日本的 实际经济增长率年均只有 1% 上下,与高速增长时期的 10% 左右形成鲜明对 照,可谓从 “天上”一下子摔到了 “地上”,“增长奇迹”带来的昔日辉煌黯然失色。日本社会各方急切期待 “令和新时代”能为日本带来新的光彩、新的希望。安倍首相也公开表示, “决心与国民一起开拓充满希望的新时代”。但是,年号转换并不意味着一下子 “旧貌换新颜”, “令和时代” 必然要全面继承 “平成时代”留下的一切,包括直接影响中日经济关系的对外开放布局。

   应该看到,步入 “平成时代”后,日本国内经济长期萧条,对外经济关系或开放布局却在发生全面、深刻变化。这些变化也将对日本 “令和新时代”的开放新布局奠定基础、产生影响。特别是 2012 年安倍首相第二次上任后,在新旧 “安倍经济学”的框架下,日本对外经济关系与开放布局发生的一系列新变化,及其对 “令和新时代”的前导性影响,更值得高度关注。总体上看,“平成时代” 已在形成、 “令和时代” 仍将延续的日本对外经济关系与开放布局的新变化,集中体现在如下几大层面。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经济关系,似应契合这些重要层面的新变化。

   1、从贸易立国到投资立国

   日本国土狭小,国内资源与市场相对匮乏。20 世纪 50—60 年代日本经济 高速增长,主要是在 “贸易立国”战略指引下,依靠迅速扩大的对外贸易来 主导和带动的,形成所谓 “出口导向型”经济发展模式。由此造成的直接后 果之一,是贸易失衡日趋严重,尤其是对第一大贸易伙伴美国的贸易顺差迅速扩大,导致日美贸易摩擦愈演愈烈。1985 年 9 月美国主导签署 “广场协 议”,成为战后日本对外经贸战略被迫转型的主要标志。此后美国逼迫日本共同强力干预外汇市场,导致日元急速升值,对日本对外经贸关系产生了双重 影响: 一方面,企业对外贸易竞争力严重受损,贸易立国战略遭遇严重阻碍;另一方面,企业对外投资效益显著提升,投资立国战略迎来良好机遇。受此 促动,日本的对外直接投资开始快速增长,1985—1990 年间年均增长率高达51. 1% 。伴随对外投资迅速扩大,对外投资收益急剧增长,到 2005 年日本迎 来对外经济关系转型的第二个重要标志: 日本的所得盈余首次超过贸易盈余。这意味着日本从对外经济关系中直接获得的最大利益,开始从对外贸易转向 对外投资。正是在此背景下,日本政府在 2005 年 4 月 19 日发布的 《21 世纪 展望》中,首次提出要实施投资立国战略,并在翌年经济产业省发布的 《通 商白皮书》 中,对投资立国战略进行了系统阐述。日本投资立国战略的最新 动向,是作为 “安倍经济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安倍政府在其 《日本再兴战 略》中,推出了一系列促进对外投资的战略举措,包括推动日本 “高质量基 础设施走出去” 等。而作为对外经济关系越来越倚重投资立国的可量化指标,是在日本的经常收支构成中,所得盈余规模越来越大,比重越来越高。如图 5所示,2000—2019 年,日本的所得收支盈余由 714. 2 亿美元猛增至 1924 亿美 元,增长了 1. 69 倍,而贸易收支盈余却持续缩小,有些年份甚至出现了赤字。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推出和推进投资立国战略,并非要取代和放弃贸易 立国战略,而是在继续推进贸易立国战略的同时,强化投资立国在对外经济 战略布局中的重要性,并与贸易立国战略形成相互补充和支撑。正因如此,日本经济产业省才在 2006 年的 《通商白皮书》 中提出投资立国战略后,翌年 又在一年一度的同名白皮书中进一步将其表述为 “贸易投资立国战略”。从“令和新时代” 的走向看,日本仍将继续实施贸易立国与投资立国并重的对外 经济战略。因此,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经济关系,必须契合新时代日 本贸易立国与投资立国并重的对外开放新布局。

   2、从对外投资到引进外资

   日本国际投资政策自身的调整更加明显。战后很长时期,日本对国际资本流动的限制极其严格,无论是对外投资还是引进外资。“广场协议” 之后,日本的对外贸易遭受严重阻碍,对外投资开始得到鼓励和支持,但对引进外资的限制仍未明显松动。此后长期鼓励对外投资而限制引进外资导致的后果 之一,是国内产业空心化现象日趋严重,引发了一系列严重的经济社会问题。直到进入 21 世纪,日本政府才在继续推进对外投资战略的同时,开始 鼓励和支持引进外资,逐步形成对外投资与引进外资并重的国际投资战略。其中最应予以关注的,先是在小泉纯一郎执政时期 ( 2001—2006 年) 推出的“引进外资倍增计划”,后是现任安倍政府为扩大外国企业对日投资和促进产 业回归本土做出的巨大努力。2013 年安倍政府在 《日本再兴战略》中明确提出,要通过政策鼓励和体制调整,到 2020 年将引进外资扩大至 35 万亿日元,并于翌年启动了 “对日直接投资推进会议”。从实际效果看,日本引进外资的效果仍不十分明显,与其对外投资仍然存有很大差距。如图 6 所示,直到2018 年末,日本引进外国直接投资仍仅有 2781. 8 亿美元,仅相当于其对外直 接投资的 16. 9% 。更加高效地推进对外投资与引进外资并重的国际投资战略,进一步加大引进外资力度,创造吸引外国直接投资的国内环境,仍将是 “令 和新时代” 日本对外开放新布局的主要方向。

   构建契合日本开放新布局要求的中日经济关系,需要在继续稳定和扩大日本对华直接投资的同时,充分利用日本鼓励引进外资的相关政策,进一步加大中国企业的对日投资力度。而日本方面鼓励引进外资的战略选择,恰与中国方面鼓励对外投资的战略选择形成良性互动。应该看到,在扩大中国企业对日直接投资方面,与其他国家相比仍存有巨大差距,从而也存有巨大潜力。直到 2019 年末,中国企业的对日直接投资累计仍仅有 48. 6 亿美元,不 仅与美国、荷兰、法国、英国等对日投资大国相距甚远,甚至与新加坡、韩国等亚洲新兴经济体相比也存在较大差距。更重要的是,中国在全球对日直接投资格局中的地位,与其作为全球第二或第三对外投资大国的地位极不相称。

   3、从发达国家到新兴市场

   日本传统的对外经济布局,是以欧美发达国家为中心和主体的。但如前文所述,到 20 世纪 90 年代,面对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整体崛起及其在全球经贸格局中比重和地位的快速提升,日本不得不对其对外经济布局进行重大调整,越来越重视发展与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经贸关系。日本经济产业省发 布的 2018 年版 《通商白皮书》,集中体现了日本在对外经济战略布局中越来越重视新兴市场经济体、注重发达国家与新兴市场并重的战略调整。白皮书第二部分以 “大变换中的全球经济”为题,分三章重点探讨了全球经济最重 要的三大新趋向,其一是 “数字贸易扩大”,其二就是 “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 家经济崛起”,其三是 “中国经济的急剧变化”。关于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 经济崛起,白皮书认为主要体现为其在全球经济总量尤其是增量中的占比以 及在全球贸易与国际投资中的比重快速提升等方面。如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名义 GDP 总量中所占比重,在 2000 年仅为 20. 9% ,而到 2017 年已 攀升至 39. 7% ,17 年间几乎攀升一倍。同时,其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更 由 31. 3% 攀升至 60. 5% ,同样几乎攀升一倍! 在此基础上,白皮书在第三部“施策篇”的第二章中,专门系统探讨了 “新兴国战略”。可以预见,在“令和新时代” 日本的对外开放布局中,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的地位还将进 一步提升,发达国家与新兴市场并重的战略布局还将进一步强化。中国是最大 的发展中国家,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经济关系,更应契合日本在 “令和 新时代”发达国家与新兴市场并重的战略布局。与此同时,中日围绕 “一带一路” 开展的第三方市场合作,主要对象也是沿线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

   4、从多边体系到区域框架

   日本是国际多边经济体系的受益者,其发展外向型经济取得的成功,多得益于相对稳定、自由的多边国际体系。尤其是在 20 世纪 50—60 年代,其 以推进贸易立国战略为中心实现的 “奇迹般”高速增长,更是建立在自由开 放的多边贸易体系和稳定有序的多边金融体系的基础之上。正因如此,日本政府与经济界始终高度重视维护多边体系,以确保其高度倚重的外部国际经济环境的稳定。面对当前保护主义抬头、单边主义盛行和逆全球化暗流,日本在总体上依然坚持维护多边自由经济体系,积极推进全球治理改革。安倍2019 年 1 月 28 日在第 198 届例行国会上发表的施政方针演说也再次强调 “日本必须高举自由贸易旗帜”。特别值得关注的最新动向是,在继续维护国际多边经济体系的同时,日本又在构建区域合作框架方面连续发力,多面出击,一 举占得区域合作布局的战略先机。尤其是在 2018 年,不到半年的时间里频繁出手并连连得手: 首先是在亚太方面,在美国退出 TPP 后,日本统领 11 国于 3 月8 日签署了“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 CPTPP,亦称 “TPP11”) ;其次是在东亚方面,通过 5 月 9 日主办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对中日韩自贸区和RCEP 谈判明显变得积极起来,投入力度空前加大; 最后是在欧洲方面,7 月 18日与欧盟签署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 EPA) 。可以肯定,在当前日本的对外经 济关系与开放体系当中,多边体系与区域框架并重的战略已经成型; 也可以预见,这一战略在 “令和新时代”仍将得到延续和强化。显而易见,日本在“令和新时代” 仍将延续和强化的从多边体系到区域框架,或者说多边体系与 区域框架并重的战略态势,既与新时代世界经济新变局相适应,也与新时代 中国开放新格局相呼应。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经济关系,必须与之相 契合,从多边体系和区域框架两大层面加强中日之间的同步协调。

   5、从美国中心到多元拓展

战后日本的对外经济关系,始终是以美国为中心展开的,“日美基轴” 在其 开放布局中也得到充分体现,无论在对外贸易、内外投资还是在技术引进及国 际经济关系的其他重要层面,都显现强烈的 “美国独大”色彩。这不仅与美国 在战后世界经济格局中的主导地位相关,更由日本与美国独特的同盟关系来决定。日本在政治安全层面对美国的高度依赖,也必然反映在经济贸易层面。但 到后来,伴随日美经贸摩擦的持续激化,日本也开始改变其对外经贸格局中过 度依赖美国的被动局面,在继续稳定日美经贸关系的同时,积极推进多元拓展 的对外经贸战略,并取得显著成效,从而逐步形成美国中心与多元拓展并重的 对外开放新布局。日本的对外经济关系向多元拓展推进,主要朝着如下方向展 开: 一是在大国关系中平衡中美; 二是在地缘分布中注重东亚; 三是在发展格局中重视新兴市场; 四是借助日欧 EPA 积极发展与欧盟经济关系; 五是确保中 东地区石油供应稳定; 六是积极拓展南亚和非洲市场; 七是巩固与拉美的传统 经贸联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日关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84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