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胜前 王红博:过程考古学的再思考:考古学理论建设的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9 次 更新时间:2020-09-04 09:53:22

进入专题: 考古学理论  

陈胜前   王红博  
发展中程理论,民族志或民族考古资源并不是唯一的,还有许多方面可以探索,但是如果没有产生发展中程理论的思想主张,虽然有资源,也不会自动形成中程理论。

   过程考古的理论贡献中非常突出的一个方面就是狩猎采集者的文化生态学,这方面的贡献深刻影响了对遗址结构、技术组织、文化适应变迁等方面的研究[38]。近些年来,国内考古学研究中环境考古、聚落考古流行,但是因为没有文化生态学原理的指导,环境考古始终无法摆脱环境与考古“两张皮”的问题,无法解释聚落与生计方式之间的联系,比如有些学者认为已经定居的兴隆洼文化过着狩猎采集的生活[39]。在过去的研究实践中,我们发现文化生态学原理可以很好地帮助回答细石叶工艺为什么能够起源的问题。细石叶工艺是狩猎采集者为了应对日益稀疏、不确定资源分布情况的反应,人们不得不提高流动性,采用标准化、轻便易携带、便于维护的细石叶工具有利于提高流动性,应对资源的不确定性[40]。随着末次盛冰期的结束,气候更加温暖、稳定,有利于农业的气候条件形成[41]。我们在华北地区看到明显区域分化现象,在距今一万年前后,太行山以东区域细石叶工艺明显衰落,更耐用的磨制工具出现,遗址结构趋于复杂化,如在北京平谷转年[42]、门头沟东胡林[43],河南新密李家沟[44]等遗址中,都可以看到这种变化。相反在太行山以西的黄土高原区域,细石叶工艺仍然流行,遗址结构依旧简单,如山西吉县柿子滩遗址[45]。正是基于文化生态学原理,我们在貌似相同的考古材料中发现了华北地区一万年前后发生了文化适应的分化[46]。当前科技考古方法流行,但是如果不能有效结合理论指导,有目的地解决具体问题,还是不能实现解释人类过去的目的。

  

   四、结语

   过程考古是一个内容丰富的理论体系,这里没有选择全面覆盖其理论主张,而是选择了它最关键的理论主张,侧重探讨了它在考古学理论建设上的主张与贡献。考古学理论建设是中国考古学发展的一个相对薄弱的环节,也是我们正在努力追赶的方向。过程考古是第一个把考古学理论建设放在学科发展中心位置的范式,它在发展严格科学推理的旗帜指引下,强调反思材料归纳过程所依据的理论前提;强调引入人类学理论,发展演绎的推理;尤其强调发展跨越从考古材料到人类行为鸿沟的中程理论,并在这个方面取得突出的成绩。归纳、演绎、类比,过程考古注意在考古学理论建设中综合运用三种推理,这是一个完整的考古学理论建设框架,是最值得在中国考古学理论建设中借鉴的方面。

   注释:

   [1]a. 陈胜前、战世佳:《宾福德的学术遗产:当代中国考古学的视角》,《东南文化》2014年第4期;b.陈胜前、李彬森:《作为科学的考古学》,《东南文化》2015年第2期;c.陈胜前:《中国考古学研究的范式与范式变迁》,《中国社会科学》2019年第2期。

   [2]M. Johnson. Archaeological Theory:an Introduction,sec?ond edition. Chichester:Wiley-Blackwell,2010:21-22.

   [3]陈胜前:《史前的现代化:中国农业起源过程的文化生态考察》,科学出版社2013年。

   [4]L. R. Binford. Constructing Frames of Reference:an Ana? lytical Method for Archaeological Theory Building Using Hunter- Gatherer and Environmental Data Sets. Berkeley: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2001.

   [5]L. R. Binford. The“New Archaeology”then and now. In:C. C. Lamberg-Karlovsky(ed.),Archaeological Thoughtin America. 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89:50-62.

   [6]〔美〕汉森著,邢新力、周沛译:《发现的模式:对科学的概念基础的探究》,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1988年。

   [7]G. S. Webster. Cultural history:a cultural-historical ap?proach. In:R. A. Bentley et al.(eds.),Handbook of Ar?chaeological Theories. Lanham:AltaMira,2008:11-27.

   [8]I. Hodder. Postprocessural archaeology. In:M. B. Schiffer(ed.),Advances in Archaeological Method and Theory,Vol.8,New York:Academic Press,1985:1-26.

   [9]L. R. Binford. Bones:Ancient Men and Modern Myths.New York:Academic Press,1981: 21-30.

   [10]L. R. Binford, C. K. Ho. Taphonomy at a distance:Zhoukoudian,“The Cave Home of Beijing Man”?Cur?rent Anthropology,1985(26):413-442.

   [11]同[1]a。

   [12]D. Clarke. Analytical Archaeology. London:Methuen,1968.

   [13]同[1]c。

   [14]〔英〕戈登·柴尔德著,陈淳、陈洪波译:《欧洲文明的曙光》,三联书店2008年。

   [15]B. Trigger. A History of Archaeological Thought. 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89.

   [16]〔加〕布鲁斯·特里格著、陈淳译:《考古学思想史》(第2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年。

   [17]J. R. Caldwell. The new American archaeology. Science,1959(129):303-307.

   [18]L. R. Binford. Archaeology as anthropology. American An?tiquity,1962(28):217-225.

   [19]a. C. Renfrew. An interview with Binford. Current Anthro?pology,1987(28):683-694.b.〔美〕路易斯·宾福德、〔英〕科林·伦福儒著,陈胜前译:《路易斯·宾福德访谈》,《南方文物》2011年第4期。

   [20]T. S. Kuhn. 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third edition. Chicago: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96.

   [21]张光直:《考古人类学随笔》,三联书店1999 年,第193—194页。

   [22]同[17]。

   [23]G. R. Willey ,J. A. Sabloff. A History of American Ar?chaeology,second edition. San Francisco,CA,Free?man,1980.

   [24]V. G. Childe. Piecing Together the Past:The Interpreta?tion of Archaeological Data. London:Routledge and Keg?an Paul,1956.

   [25]〔英〕爱德华·泰勒著、连树声译:《原始文化》(重译本),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

   [26]陈胜前:《文化历史考古的理论反思:中国考古学的视角》,《考古》2018年第2期。

   [27]L. R. Binford. Archaeological systematics and the study of culture process. American Antiquity,1965(31):203-210.

   [28]同[22],第183—197页。

   [29]同[17]。

   [30]a.L. R. Binford. Nunamiut Ethnoarchaeology. New York:Academic Press,1978.

   b. L. R. Binford. An Alyawara day:flour,spinifex gum and shifting perspectives. Journal of Anthropological Re?search,1984(40):157-182.

   c.同[3]。

   [31]R. L. Kelly,The Foraging Spectrum:Diversity in Hunter-Gatherer Lifeways. Washington:Smithsonian Institution Press,1995:11.

   [32]郭沫若:《奴隶制时代》,新文艺出版社1952年。

   [33]张忠培:《当代考古学问题答问》,《文物天地》1989年第3期。

   [34]《中国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资料丛刊》修订编辑委员会:《中国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资料丛刊》(修订本),民族出版社2009年。

   [35]a. M. B. Schiffer. The Formation Processes of the Archaeo?logical Record. Albuquerque:University of New Mexico Press,1987.

   b. W. Raymond Wood,Donald Lee Johnson. A Survey of Disturbance Processes in Archaeological Site Formation.Advances in Archaeological Method and Theory,Vol. 1,1978:315-381.

   c. M. B. Schiffer. Is there a‘Pompeii’premise in Archae?ology?Journal of Anthropological Research,1985(41):18-41.

d. M. B. Schiffer.(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考古学理论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考古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753.html
文章来源:《东南文化》2020年第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