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博:“语素法”“语块法”的要义及应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1 次 更新时间:2020-09-04 09:42:37

进入专题: 语素法   语块法  

张博  
语块法确定教学重点的主要标准是语块的习用性和语块内部成分的关联性。此外,“语素法”和“语块法”在确定教学重点方面还有两个次级标准,即语言单位的可分析性和语义透明度。语素法偏向于选择可分析性强的复合词,因为复合词内部的语义结构越清晰显豁,越有利于学习者由语素义通达词义,习得构词规则;语块法偏向于选择内部成分的语义关系不可分析(如“来不及”“爱V单不V单”)或不便分析(如“慢慢来”“灵机一动”)的语言单位。语素法偏向于选择语义透明度高的复合词;而语块法对语义透明度则没有特别的限制,有些语块内部结构不具有可分析性,因而语义透明度较低,但也有一些语块,语义完全透明,只是因其内部成分的强关联性而被选择为教学语块(如“V显现出”)。

   从学习者汉语水平等级的角度考量,语素法可以较多用于准中级及以上阶段的汉语教学,因为那时学生掌握了一定数量的语素和构词规则,为由已知(语素)到未知(复合词)的教学打下了基础。语块法从汉语教学的起始阶段就可以使用,像“你好”“请问”“[我/他/班长]的名字叫……”等都应作为语块整体输入和操练;直到中级阶段,语块教学都应是汉语教学的重要内容。进入高级阶段,学习者已形成较强的语块意识,加之篇章理解、成段表达等已是课堂操练的主要内容,语块教学不必(也不能)再占用过多的课堂教学资源。

   语素法词汇教学比较适用于汉字文化圈的学习者,原因是,在他们的语感中,“1个字·1个音节·1个概念”(徐通锵1997:126)的对应关系较为清晰,有较强的语素意识;而非汉字文化圈的学习者语素意识较弱,特别是当母语单纯词对应汉语复合词时,他们通常会忽略构词语素是有意义的语言单位,因而才会出现学过“鸡蛋”而不知“鸡”的问题。

   语素法词汇教学的主要目标是帮助学习者发展运用语素知识、词法知识理解词语的能力,因而适用于旨在培养汉语理解能力且生词量较大的阅读课;语块教学的主要目标是帮助学习者发展惯用表达的技能,因而更适用于旨在培养语言产出能力的口语课和写作课;同时也适用于阅读课,因为阅读文本中存在大量语块,在培养学习者语块意识和语块识解策略方面有较大空间。

   赵金铭(2014)指出,“任何一种语言教学法都是依据一定的语言观而设计,都是为了学习某种特定的语言而创建。任何一种语言教学法都有严格的限定,都要严格控制可变因素。故任何一种语言教学法都有其可取之处,都有其优势,也总有其不适应性,当其走向极端,就会显现其短板。”在汉语第二语言词汇教学领域,“语素法”和“语块法”就是优势和短板兼备的两种教学法,各有适用的方面,也各有不适用的方面,在词汇教学中具有一定的互补性。因此,不宜偏执一法,而应并存并用,充分发挥各自的优势,清醒地认识其局限性,以便最大限度地提高汉语词汇教学效率。

   参考文献

   白乐桑2018 汉语教学的根本选择,《国际汉语教学研究》第4期。

   白乐桑、张朋朋1997 《汉语语言文字启蒙》(1),华语教学出版社。

   邓盾2020 “词”为何物:对现代汉语“词”的一种重新界定,《世界汉语教学》第2期。

   董秀芳2004 《汉语的词库与词法》,北京大学出版社。

   杜凤娇2019 面向语素教学法的复合词两个维度的语义关系分析——以偏正式双音复合词为例,北京语言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房艳霞2018 提高语块意识的教学对汉语第二语言学习者口语产出的影响,《世界汉语教学》第1期。

   冯胜利、施春宏2011 论汉语教学中的“三一语法”,《语言科学》第5期。

   国家汉办/孔子学院总部编制2010 《新汉语水平考试大纲》(共6册),商务印书馆。

   胡炳忠1987 基础汉语的词汇教学,《语言教学与研究》第4期。

   靳洪刚2017 有效输出在第二语言习得与教学中的作用,《世界汉语教学》第4期。

   李华2005 对汉语中介语表人名词“~人”的偏误分析,《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对外汉语教学与研究版)》第3期。

   李慧2013 对外汉语教材中语块的呈现方式及其改进建议,《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对外汉语教学与研究版)》第2期。

   吕文华2000 建立语素教学的构想,《第六届国际汉语教学讨论会论文选》编辑委员会编《第六届国际汉语教学讨论会论文选》,北京大学出版社。

   彭小川、马煜逵2010 汉语作为第二语言词汇教学应有的意识与策略,《语言文字应用》第1期。

   施春宏2012 对外汉语教学本位观的理论蕴涵及其现实问题,《世界汉语教学》第3期。

   王骏2005 在对外汉语词汇教学中实施“字本位”方法的实验报告,《暨南大学华文学院学报》第3期。

   王艺璇2019 汉语语块教学法及其有效性的多维检验,北京语言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现代汉语常用词表》课题组2008 《现代汉语常用词表》(草案),商务印书馆。

   徐通锵1997 《语言论》,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

   于海阔、李如龙2011 从英汉词汇对比看对外汉语词汇教学,《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3期。

   张博2015 关于词汇大纲语言单位取向问题的思考——兼议《新汉语水平考试大纲》“重大轻小”的收录取向,《语言教学与研究》第1期。

   张博2018 提高汉语第二语言词汇教学效率的两个前提,《世界汉语教学》第2期。

   张美霞2013 《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词缀考察,《汉语学习》第3期。

   张朋朋1992 词本位教学法和字本位教学法的比较,《世界汉语教学》第3期。

   赵凤娇2017 并列式复合词词义识解影响因素实证研究,《海外华文教育》第12期。

   赵金铭2014 附丽于特定语言的语言教学法,《世界汉语教学》第4期。

   赵金铭2017 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的教学基本单位,《国际汉语教学研究》第3期。

   赵玮2016 汉语作为第二语言词汇教学“语素法”适用性研究,《世界汉语教学》第2期。

   Ellis,Rod & Natsuko Shintani 2014 Exploring Language Pedagogy Through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 Research.London and New York:Routledge.

   James,Carl 1998 Errors in Language Learning and Use:Exploring Error Analysis.London:Addison Wesley Longman.Beijing: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2001.

   Laufer,Batia 1989 A factor of difficulty in vocabulary learning:Deceptive transparency.AILA Review 6:10-20.

   Laufer,Batia 1997 The lexical plight in second language reading:Words you don’t know,words you think you know,and words you can’t guess.In James Coady & Thomas Huckin (eds.) Second Language Vocabulary Acquisition:A Rationale for Pedagogy,20-34.New York: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第二语言词汇习得》,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1年)

   Lewis,Michael 1993 The Lexical Approach.Hove,England:Language Teaching Publications.

   Lewis,Michael 1997 Pedagogical implications of the lexical approach.In James Coady & Thomas Huckin (eds.) Second Language Vocabulary Acquisition:A Rationale for Pedagogy,255-270.New York: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第二语言词汇习得》,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1年)

   Nattinger,James R.& Jeanett S.DeCarrico 1992 Lexical Phrases and Language Teaching.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

   Redman,Stuart 1997 English Vocabulary in Use(pre-intermediate & intermediate).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Sinclair,John 1991 Collins COBUILD English Guides:Word Formation.London:Harper Collins Publishers.刘万存译《构词法》,外文出版社,2000年。

   Skehan,Peter 1998 A Cognitive Approach to Language Learning.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语言学习认知法》,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99年。

   Wray,Alison 2002 Formulaic Language and the Lexicon.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注释

   1“语素法”又称“语素教学法”或“字本位教学法”“语素本位教学法”,其异同之处,可参见杜凤娇(2019);“语块法”又称“语块教学法”或“词汇法”(lexical approach)。为行文方便,本文将这两类教学法分别统称为“语素法”和“语块法”。

   2《构词法》所收300个英语词缀中,有“强构词力用法”(productive use)标记的词缀多达140个。

   3有学者利用《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2005年)进行抽样统计,发现复合词占词语总数的77.3%;远远高于复合词在现代英语词汇中的比重(25%)。(详见于海阔、李如龙2011)

   4邓盾(2020)将“词”重新界定为:“在以语素为起点生成句子的过程中产生的,具有句法完整性的最小语言片段。”本文在确定词单位时依此标准,不再计较语素组合在语义上是否有特异性、是否为规范性词典(如《现代汉语词典》)所收录等。

   5学习者自造词取自北京语言大学“HSK动态作文语料库(2.0)”。

   6Wray(2002)使用的术语不是语块(chunk),而是“程式语/程式化序列”(formulaic sequence)。

   7因为《现代汉语常用词表》收录词语共56008个。

   8例(1)-(4)取自北京语言大学“HSK动态作文语料库”,例(5)(6)取自北京语言大学“汉语中介语语料库系统”。限于篇幅,并未穷举全部误例。

   9下划线标示词串型语块,着重号标示框架型语块。

  

  

    进入专题: 语素法   语块法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746.html
文章来源:《语言教学与研究》2020年第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