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嘉明:新冠肺炎疫情如何改变社会成本观念和结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0 次 更新时间:2020-09-02 09:14:25

进入专题: 新冠肺炎   社会成本  

朱嘉明 (进入专栏)  
突变演化出一些全新的超级病毒【12】。最近,根据《卫报》(The Guardian) 报导,在研究者提取的来自全世界5,000 多份样本中, 发现当今世界上已经流行着至少三种新冠病毒;有一种占了700 多份,另一种只占30 多份。也就是说,除了最大群体感染的那种,还检测出毒株结构不一样的其他种类的新冠病毒B 类和C 类【13】。自北京6 月11 日再次发现疫情之后,18 日,中国公布病毒基因组序列数据,表示这些样本带有D614G 突变,认为是欧洲D614G 毒株的分支。中外专家均认为D614G 突变让新冠病毒传染力增强【14】。芝加哥西北大学医学院的研究发现:科学家上传的冠状病毒的相关基因组中,发生了多次突变。至少有四项实验室研究表明,变异使病毒更具传染性【15】。更 严重的是,某些患者可能同时被双重新冠变异病毒感染。3 月24 日,冰岛媒体《雷克雅未克秘闻》(The Reykjavík Grapevine)报导:冰岛国内一名新冠肺炎患者被检测出同时受两种新冠病毒感染的情况,其中第二种为原始新冠病毒的变体,这是冰岛第一次发现受双重新冠病毒感染的患者。冰岛科学家已在国内发现四十个病毒变种【16】。值得注意的是,英国学 者指出新冠病毒在亚洲爆发疫情之前,很可能已经存在于全球不同地方,只是处于「休眠」状态,直到环境改变才开始传播 【17】。

   在人类与新冠病毒大约半年时间的「博弈」过程中,新冠病毒显示了前所未有的三个「智能」特征:不断改变其内部结构以适应其新宿主;疫情反弹能量强大;避开人体免疫系统的反击,具有超强传染性。通过显微镜拍摄到新冠病毒感染健康细胞的过程显示,受感染细胞长出名为「丝状伪足」的触手状刺突,在这种刺突中长满了新冠病毒颗粒。新冠病毒正是利用这些丝状伪足进入健康细胞,并注入病毒毒液以改变细胞内部机制。受感染细胞则变为「病毒复制机器」,继续生产新病毒的组成部分。对于这样的现象,专家不得不使用文学语言如「狡猾」、「诡异」和「邪恶」加以描绘。在近现代人类与病毒疫情的关系史上,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强大的全能型纳米级对手【18】。

   人类在与新冠病毒对抗中,寄希望于控制此病毒的特效疫苗。现在看来, 疫苗研制不仅面临病毒的复杂性,而且需要应对其变异能力,疫苗的研制周期不可避免延期。现在存在着疫苗研制速度和病毒演变速度的竞赛,而且无法排斥当前病毒样本发生更大程度的突变的可能性【19】。如果发生,人类何以面对?在这样的新冠病毒及其所造成的全球疫情下,评估对全球的影响,需要讨论生命成本、社会成本和经济成本。

   生命成本方面,包括新冠病毒引发的检测、确诊、治疗和直接死亡成本。WHO 提出:截至北京时间7 月26 日21 时01 分,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突破1,624 万例,达到16,245,736 例,累计死亡病例超过64.9 万例,达到649,276 例。人类在同病毒长久的交战中,进化出愈来愈强的免疫系统,但是强大的免疫系统也会反噬人类自身。科学家已经证明,此次疫情引发了人类免疫系统的改变。新冠肺炎成为老年人的头号杀手,预期寿命将会降低,整体医疗支出大幅上升。

   社会成本方面,鉴于新冠肺炎感染数量的几何级数增长,以及死亡人数的不断扩大,为了确保医疗体系不致崩溃,世界各地都以停工、停产、停学、停试等「隔离」手段来抵挡病毒、遏制病毒入侵和扩散,并实行各种类型和各种时间尺度的隔离,从国家层面到城市、小区层面。一个流动的世界被割裂、被静止,包括学校、博物馆、餐饮和娱乐场所、体育空间,大面积和长时间被关闭。人类不得不接受「封国」、「封城」、「断航」与「蛰居」的现实, 大大改变以往通过聚集和直接交流的生活方式。生活方式的改变自然会影响传统的家庭模式。在广义的社会成本中,还需要充分估计社会心理成本。在美国,疫情背景下持续增加的社会管理成本(如骚乱)也需要加以考虑。

   经济成本方面,可以分为直接经济成本和间接经济成本。在直接经济成本方面,首当其冲的是第三产业的全面衰退,全球的价值链、供应链、产业链的断裂,国际贸易的大宗商品、能源和畜牧业全面萎缩,全球经济增长严重放缓,居民收入下降,失业人数急剧增长,消费能力萎缩,全球平均生产力水平大幅度下降【20】。在疫情时代的新世界,投资与政策预计将沿循截然相反的核心逻辑,行业估值的逻辑完全改变。在间接经济成本方面,世界愈来愈多国家陷入公共医疗制度危机,不得不诉诸财政赤字货币化政策,加剧财政的脆弱化,最终侵蚀福利制度的根基。

   如果从比较宏观和中长期的尺度评估此次疫情的影响,因应疫情爆发, 世界各地的边界关闭,冲击欧洲的「无国界理念」,国际贸易环境恶化。现在又有一种「病毒关税」说法,颇有道理。根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测算,对于大部分贸易品而言,一天的延误就相当于加征超过1% 的关税。这如同施加了额外的「病毒关税」【21】。疫情对世界所形成的压力,构成所谓的「马太效应」(Matthew Effect),已经开始动摇全球化的基石。

  

   五、关于新冠肺炎疫情长期影响的思考

  

   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人类,虽然经历过「9.11」恐怖主义和2008   年世界金融危机,却依然对未来充满信心。尽管生态环境不断恶化,但是因为科技进  步、互联网的发展、全球化的进展,加剧了人类的某种自负。最有代表性的是生态学家克鲁岑(Paul J. Crutzen)和斯托莫(Eugene F. Stoermer)在2000 年提出了「人类世」(Anthropocene)概念:人类已经成为影响全球地形和地球进化的地质力量【22】。但是,此次新冠病毒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扭转了人类中心主 义的思想惯性,逼迫人类承认现代化的脆弱性,甚至需要重新定义现代化。  以下提出八点具有长程意义的思考:

   第一,正视人类对于新冠病毒的认知和对抗手段的有限性。在此次疫情开始的几个月里,即使资深的疾病专家也低估了这场疫情的严重性,以及演变成全球流行病的可能性。WHO 在推特(Twitter)上发表过「没有明确证据表明新冠病毒人传人」的言论。之后的疫情发展证明,人类对于新冠病毒的专业知识和对抗手段相当有限,暴露了公共卫生资源的匮乏。以纳米作为尺度的病毒,几乎在人类构建的现代社会体系中通行无阻,导致人类付出数十万生命,数十万个家庭承受失去亲人的悲哀。现代科学与医学的发展速度,并不能跟上病毒发展与变异的速度。从新冠病毒的特性来看,人类在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将其彻底消灭。可以预料,无论是否能研发出疫苗,新冠病毒及其变异后代所造成的疫情很可能常态化,永远不会消失。在短暂压制住病毒之后,很大机会将会卷土重来,且每一年都会如约而至(所谓的「后疫情时代」的提法或许是不成立的)。如果这样的假设成立,新冠病毒在2019 至2025 年区间所呈现的曲线将如下图所示(图3):

   数据源:参见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家利普西奇(Marc Lipsitch)领导的研究团队论文,Stephen M. Kissler et al.,“Projecting the Transmission Dynamics of SARS-CoV-2 through the Postpandemic Period”, Science 368, no. 6493 (2020): 860-68。

  

   说明:图中“SARS-CoV-2”的定义来源于2020 年3 月2 日《自然— 微生物学》(Nature Microbiology)发表的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冠状病毒研究小组(ICVT-CSG)关于新冠病毒的命名声明。因新冠病毒与以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冠状病毒(SARS-CoV)为原型的同种病毒具有遗传相似性,2 月 11 日,该病毒被ICVT-CSG命名为「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冠状病毒2」(SARS-CoV-2)。

   第二,新冠病毒和其他病毒造成的疫情,将导致全球性医疗卫生资源短缺状态的长期化。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加上之前和未来有可能面对的新病毒所造成的疫情,以及病毒诱发的心血管疾病和癌症,以致形成多种病毒和疾病迭加,人类对医疗和健康领域的投入不得不持续加大,但仍然难以满足需要吸纳社会其他资源的「医疗黑洞」。世界各国都面临着如何分配有限的医疗资源问题,诚如论者所言:「做好长期与疫情共存的准备,抗疫与急重症和癌症患者诊疗之间,面临着一场『生命与生命』的竞争。」【23】

   第三,所有政府需要在「救人命」和「救经济」之间寻求困难的平衡。此次疫情证明,为「救人命」所支付的各种经济、社会和政治的资源是非常巨大的。例如,在美国治愈一名新冠肺炎患者,大约需要100 万美元以上【24】;在中国治疗一位危重症患者的费用是40 万元人民币,治疗重症患者的费用是20 万元人民币【25】。更为重要的是,各种形式的隔离造成非直接的巨额经济成本, 直接消耗国家的经济能力。即使在没有疫情的情况下,世界各国维护健康和开发相关科技的成本已经不断提高,健康保护方面的支出,已经成为企业、纳税人以及患者沉重的负担,疫情的爆发和迅速蔓延更是「雪上加霜」。有的国家提出「集体免疫」,避免国民经济发生任何形式的「暂停」,其风险是整体生命损失成本失控。整个世界陷入了这样的境地:「我们造就的世界给疫情提供了温床,却没有做足对抗疫情的准备。」【26】 这样的情况必须改变。

   第四,为了控制疫情,国家和政府的治理能力需要强化,公民权利无可避免被减弱。如果疫情长期化和常态化,导致救济情况恶化,失业人数增多, 贫富差距扩大,民粹主义高涨,社会结构失衡,就需要政府诉诸财政手段和其他方式,救济社会贫困阶层,例如直接「发钱」和以其他方式补贴,形成疫情下国家竞争的新模式。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国家所拥有的权力和资源得到充分展示,民众不得不依赖来自政府资源的帮助;需要一个能胜任的政府, 成为了全球性主流民意。问题是,与金融危机相比,新冠肺炎疫情迫使各国大幅增加财政支出,最终仍然是民众买单。

   第五,疫情导致全球化和城市化的全方位挫折。因为全球化和城市化, 病毒可以通过国际航班在短短几个至十几个小时内跨越大洲和大洋,造成全球扩散。从全球看,此次病毒传播最主要的地方都是大都市。病毒可以在短短数天内,在空间狭窄、人口密集、基础设施和开放空间不足以支持人们保持社交距离的城市里感染成千上万人,造成无法承受的死亡规模。据英国广播公司(BBC)7 月7 日报导,WHO 终于承认,愈来愈多的证据表明,新冠病毒可以通过悬浮在空气中的微小颗粒传播。在中国,为了防止新冠肺炎疫情在城市的传播,国家的花费成本以数千亿元人民币为单位。但是,疫情在农村爆发程度很低,尽管农村的抗疫能力最弱。所以,「大疫止于村野」,现在需要反思全球化、城市化和大都市化 【27】。

第六,从本质上说,此次疫情是一次生态灾难。人类长期破坏环境,导致森林面积减小,各种野生动物食物不足,迫使牠们从传统的森林生境中迁移到森林边缘附近的果园觅食,将各种致命的病毒带到人类社会。人类是自然环境的入侵者,病毒是人体基因的入侵者 【28】。以尼帕病毒为例,该病毒被 称为「大自然创造的生物武器」,导致高达50% 的死亡率。(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朱嘉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新冠肺炎   社会成本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717.html
文章来源:《二十一世纪》杂志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