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嘉明:新冠肺炎疫情如何改变社会成本观念和结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0 次 更新时间:2020-09-02 09:14:25

进入专题: 新冠肺炎   社会成本  

朱嘉明 (进入专栏)  
png" width="600" height="486" alt="" />

数据源:笔者绘制

   进一步分析,病毒不仅数量绝对的大,而且无所不在。从流行病学的角度来看,病毒在人群中的传播分为「垂直传播」与「水平传播」。所谓「垂直传播」,是指母体内存在的病毒经胎盘或产道由亲代传给子代的方式导致感染; 至于「水平传播」,则是指病毒在人群不同个体间的传播。其中,后者与人们的日常生活习惯几乎不可分割,基本传播模式包括:(1)「人传人」模式。主要是直接接触传播和空气传播,以及通过空气中说话和喷嚏的飞沫传播。SARS 病毒传播方式为飞沫传播或接触患者呼吸道分泌物;甲型、戊型肝炎主要通过饮食传染。(2)「物传人」模式。人在与沾染了病毒的物品接触后导致感染病毒。日常频繁触摸的公共场所门把手、电梯按钮及相关设施等,都是常见的病毒寄生处。(3)中央空调传播。(4)污水管和排泄器皿模式,包括气溶胶传播。(5)通过大面积暴露和有损伤的皮肤传播。

   简言之,病毒对人类传播是无所不在和无时不在的,藏匿在人们感官阈值之下,人们因为安全和危险的界限模糊不清而感到不安。最近,遍及世界各地的家禽养殖场和养猪厂,甚至全球最大薯片工厂都有可能发生疫情,这意味着新冠病毒已经深入到现代社会的厨房和餐桌,即人们日常生活的深层结构。

  

   三、病毒外溢效应和历史转型

  

   通过古DNA 研究、动物考古学、生物地理学的综合性研究,各种动物被实际驯化的时间、地点信息逐渐明晰,科学界发现,在很多动物被驯化之前,许多超级病菌在远古时期已经存在于自然界的野生动物身上。例如,结核病的结核分枝杆菌已经有近七万年的历史。人类祖先以狩猎采集为生,茹毛饮血,很可能都是超级病菌携带者。在旧石器时代,人口聚集规模与扩散空间有限,尚不存在为病菌的超级演化提供温床的家养动物,也不具备因定居而带来的水与土壤交叉传染的因素。但是,病毒已经融入和改变人类生命及其活动。近年,科学界从处于旧石器时代与新石器时代之交的、从俄罗斯到瑞士等国的多个遗址,筛选出从狩猎采集者到最早的农民中近三千具遗骸, 从中提取出八种最早的沙门氏菌【5】。此外,从秘鲁印第安人的干尸上提取到的肺结核菌DNA,与野生动物中广泛传播的病原体(牛科动物分枝杆菌),同样具有较高的相似性。

   从距今1至1.2 万年前开始,古人类结束四处流浪的狩猎采集生活,踏上畜牧业道路、开启农牧业社会,野生动物不断被人类驯化,不但改变了人类在生物链上的位置,同时也逐渐影响了生物赖以生存的环境。在这个过程中,一些流行性病菌随之在家养动物中产生,并在人类与驯养动物之间不断地交叉感染,为超级病菌的出现埋下伏笔【6】。

   当人类进入农业社会,驯化动物,改良植物,人口增长,加上陆上和海上贸易的兴起,进而形成不断增加的人口稠密化地区。因为农业革命,人类建立了新的生态系统,为病菌演化和强烈影响人类生活提供前所未有的环境。其中,伴随动物驯化时间的增长,人类与家畜之间的共有传染病也随之增多,并出现具杀伤力和扩散能力极强的超级病菌。在人类历史进程的几次全球瘟疫事件中,那些能够改变人类历史的超级病菌,绝大多数竟源自家畜、宠物和与人类有着近距离关系的动物。

   随着分子遗传学、古病理学、流行病学等领域的研究成果增多,分子生物学开辟了人类疾病史研究新途径。生物学家根据不断增多的证据发现,在很多致病病菌的分支系统中,存在与一些家畜病菌的亲缘关系;或者说,在分子遗传学上具有相似性。所以,那些被祖先驯化的动物很可能就是超级病菌的始作俑者【7】。尽管如此,究竟病菌和家养及驯化动物之间存在怎样的关联性,还有待于更多的证据和检验。但是,病菌的演化和传播,直接和间接地改变了人类生态和社会结构,确是历史事实。在这个意义上说,没有瘟疫的人类历史不是完全的历史,甚至是严重缺失的历史。

   十一到十三世纪的十字军东征,十三到十五世纪的蒙古帝国崛起,分别从西到东,再从东到西,彻底打通了欧亚大陆。之后新大陆出现,麦哲伦(Ferdinand Magellan)环球航海,国际贸易网络建立,最终形成巨大的病菌繁殖场。从1347 至1353 年,席卷整个欧洲的「黑死病」瘟疫导致死亡人口达到2,500 万人,占当时欧洲总人口的三分之一。造成这场瘟疫的是以鼠类和蚤类作为宿主的鼠疫杆菌。黑死病发源于威尼斯,此地是全球航海和贸易的重要枢纽。十八世纪后期的欧洲,天花的流行导致1.5 亿人口死亡,加剧天花流行的社会因素为战争带来的人口流动。自十九世纪之后的二百余年间,不论发生在世界任何地方、因任何病毒所导致的疫情,很快开始不同程度的国际蔓延。所谓的1918 年西班牙大流感,源于后来被命名为“H1N1”的流感病毒。当时的世界总人口为17 亿人左右,此次流感导致10 亿人感染,约4,000 万人死亡,死亡人数超过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士兵和平民死亡之和。此次大流感爆发于美国,透过战争形成世界性感染,无数青年死于非命,严重影响青壮年补充到军队,间接导致一战于1918 年底提前结束。二十世纪后期最典型的疾病是艾滋病(AIDS),造成该病的是一种能攻击和毁灭人体免疫系统的HIV 病毒。1981 年,首次病例发生在中美洲。1982 年,这种疾病被命名为「艾滋病」,不久迅速蔓延到各大洲。

   进入二十一世纪,病毒对人类的影响从初始阶段就是国际性的和全球化的。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间,病毒开始展现对人类社会前所未有的爆发频率和力度。在病毒攻击面前,现代化的人类社会之脆弱性是被低估的,承受力是被高估的。二十一世纪开始不久的SARS 所造成的流行病,是一种人类从未听说过的病毒,该病于2002 年在中国广东顺德首发,随后扩散至东南亚乃至全球。更值得注意的是,原本人们以为某些以动物为宿主的病毒对人类没有直接伤害,后来为科学证明是不正确的。例如,非洲猪瘟(ASF)是在家猪、野猪中爆发的一种急性、热性、高度接触性动物传染病。长期以来,官方机构宣称非洲猪瘟不是「人畜共患病」,不传染人,对人体健康和食品安全不产生直接影响;也不太可能出现变异和传染人的情况。但是,最近《美国科学院院报》(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PNAS)发表了一篇来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论文,提出新型猪流感病毒的基因型G4 EA H1N1(简称G4),与此前的猪流感病毒存在较大差异,所以,人类对G4 不具备与对其他猪流感病毒一样的免疫能力 【8】。

   以下提供了二十世纪后半期至二十一世纪前二十年全球八种疫情从爆发到全球大流行的周期比较(表1):

数据源:笔者绘制

   如果比较全球性病毒爆发的时间分布,不难发现全球性病毒疫情的爆发频率出现加快趋势:工业革命之前数个世纪以百年为频率幅度,进入工业社会之后是几十年为频率幅度,如今已经发展到三年甚至同年就有新病毒导致疫情的情况。不仅如此,病毒所产生的影响很快遍布全球。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传播,将人类整体性感染的情况推向极致(图2):

数据源:笔者绘制

  

   四、新冠病毒的特征和社会成本分析

  

   流行病病原体怪异而难以捉摸,这一观点是流行病学研究的核心。在人类过去上千年的历史中,虽然地球上存在着数以百万计的病毒,人们不断地遭受到源于病毒的各种传染病的困扰,但是只有极少数病毒曾经引发过流行病大爆发。在这样的意义上说,人类还是幸运的。但是,这样的幸运是否会因为此次新冠病毒而结束?

   人类发现冠状病毒可以追溯到1937 年首次将病毒从鸡身上分离出来。冠状病毒是一个大型病毒家族。在此次冠状病毒之前,已知包括SARS-CoV、MERS-CoV 在内的六种。冠状病毒仅感染脊椎动物,如人、鼠、猪、猫、犬、鸡、牛、禽类【9】。虽然人们对于新冠病毒认识不过六个月的时间,但已经不得不承认它集中显现了如下特征:(1)溯源极端困难。从新冠肺炎疫情开始,WHO 和相关国家政府就追寻病毒源头和动物宿主,但是至今没有定论。不仅如此,将新冠肺炎正式命名为“COVID-19”,其中的「19」是指发现该冠状病毒的2019 年。选择这一名称,就是为了避免将此病毒与地域、动物或个人关联,消除歧视,避免被政治化。(2)新冠病毒是变异性极强的RNA 病毒,可以实现超级变异。(3)潜伏期长。从观察来看,新冠病毒一般的潜伏期是十四天,个别的病例可以达到二十四天左右,甚至更长。(4)疫情全球蔓延呈现指数增长模型。此次疫情呈现以流感的方式传播,具有指数增长特征,即感染人群的增长速率与它特定时点的感染人群数量成比例,增长量成倍增加。以美国为例,其疫情增长的曲线图,初期看来平缓,但突然急剧攀升, 几乎呈垂直状,属于典型疫情。(5)无症状感染者不是孤立和偶然现象。人体感染新冠病毒康复后,体内的抗体可能只能维持两到三个月。尤其是无症状感染者,抗体维持时间会更短。(6)病毒感染和传染渠道广泛,防不胜防。(7)病毒适应季节和温度环境变化。(8)病毒横跨全球人类生存的不同区域,突破经纬度和海拔极限。(9)病毒全面损伤患者机体。人体的感染不仅局限于肺部,而且可以侵入心脏、血管、肾脏、消化道、神经系统,还包括大量不同组织的内皮细胞。新冠病毒不再是单纯的呼吸系统疾病,更多地呈现为一种广泛的血管疾病【10】。(10)具有复发的机理。新冠病毒实际上具备乙型肝炎病毒和艾滋病病毒的特性与功能,即使宿主通过治疗恢复了健康,病毒可能还会终身寄生在宿主体内。所以,WHO 提出:现在没有证据能证明感染新冠病毒后产生的抗体能保护人体免于第二次感染。(11)病患趋于年轻化。近期临床研究发现,新冠病毒感染者的平均年龄为55 岁,比初期感染者平均年龄 60 岁下降了5 岁。(12)新冠病毒可能和其他病毒迭加。(13)群体免疫幻觉。冠状病毒里有一个ADE(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效应,群体免疫的抗体对变异后的病毒无法免疫。临床发现,西班牙新冠抗体阳性率仅5%【11】 。所以,难以寄希望于群体免疫。(14)研发疫苗和新药难度极高,研制周期具有不确定性。

在上述归纳的十四个特征中,最重要、也最存在争议的是如何认知新冠病毒的变异能力和后果。可以肯定的是,新冠病毒具有闪电般的自我复制能力和无与伦比的进化速度。在2020 年2 月12 日之前,病毒的进化树上最少就包含五十八个单倍型,可分为五组。病毒变异,意味着病毒繁衍出愈来愈多的亚型,甚至可能与其他病毒形成重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朱嘉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新冠肺炎   社会成本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717.html
文章来源:《二十一世纪》杂志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