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富海:教育技术:应该按照“教育的逻辑”考量“技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4 次 更新时间:2020-08-22 15:42:05

进入专题: 教育的逻辑   教育技术  

安富海  
使管理层级走向扁平化和科学化。四是在教育政策的动态监控方面,充分利用互联网、大数据和智能跟踪技术对教育政策的实施状况进行动态监控,及时发现和迅速调适政策实施中暴露出的问题,使教育政策能够更好地服务教育事业的发展。

   2. 按照教育活动展开的逻辑和需要把握技术介入的限度

   教育活动是最具生命特质的实践活动,它不仅关注生命的发展,而且要基于生命的需求。因此,技术介入教育活动一定要关注生命的需要和教育活动开展的逻辑。第一,深入研究学习者的认知、思维、情感等身心发展规律、当前的发展状况和学习的兴趣与学习需要。只有了解学生的认知、思维、发展的规律和现状,才能理性把握技术介入尺度和方式,进而促进学习者的学习。第二,人工智能介入学习者思维发展、情感养成、意志锻造、智慧形成等研究和实践方面时,一定要有敬畏心理。不要一味地将智能教师和智能学伴打造得与现实中的教师和学生一模一样,而是要在两者协同发展方面做深入研究。另外,谨慎介入知识图谱研究。近年来,教育技术领域非常关注中小学各科知识图谱的研究,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构建知识图谱,旨在帮助学生提高学习效率。我们都知道,知识学习过程是一个自我建构的过程,这个过程体现着学生认知、思维、情感和意志的投入状态,蕴含着学生认知、思维、情感和意志的发展程度,也会生成属于每个学生自己的独特的知识图谱。帮助学生建立知识图谱看似加快了学生知识学习的速度,实质上是代替了学生认识和思维的过程,必然会影响学生认识和思维的发展。第三,加大脑科学、学习科学与智能技术的融合研究,为人工智能助力人类学习提供科学依据,而不是仅仅按照“逻辑的教育”设计各种各样的学习产品。但要明确,教育技术领域关于脑科学和学习科学研究的目的是让机器能够像人一样思考和工作,改进和提升人类的生活质量,而不是让人像机器一样学习和生活。

   3. 按照教育思想生成的逻辑和需要考量技术介入的尺度

   教育思想的生成过程是一个主体参与、基于历史、关照现实、体现价值的高阶思维过程,其实质是主体对特定时代的教育现象、教育问题和教育规律的认识和反思过程,旨在引领和指导特定时代教育实践的发展,深深地打着时代的烙印。新时代新形势,出现了新的教育现象,暴露了新的教育问题。教育研究者要在尊重历史的基础上,根据变化了的和正在变化的时代需要以及出现的新的教育现象与教育问题,按照教育思想的生成逻辑形成更能引领和指导新的教育实践的教育思想。在急需产业工人的工业时代,教育思想家提出了让同样年龄段的学习者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学习同样内容的班级授课制,以尽量少的人力资本培养了大批量、同规格的工业社会所需要的人才,促进了工业社会的快速发展。到工业社会后期,质量逐渐代替数量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以牺牲个性化换取规模化的“四同教育”的缺陷逐渐暴露。教育研究者开始提出尊重学习者的个性,提升学习者的创造力的教育思想,虽然这种思想还没有完全落地生根,但已经对教育政策和教育实践产生了导向性的影响。当前,随着互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虚拟班级、虚拟学校、跨学校、跨区域的虚拟学习共同体逐渐出现。教学活动的要素更加多元,智能导师、智能学伴、数字资源、网络学习空间、智能学习环境等成为教学活动要素的新成员。在学习分析、个性化引擎、智能代理等技术的共同作用下,根据学习者的需要、发展状态、学习水平等特征动态地开展适应性学习,将成为学校教学组织的趋势。这些都是新时代出现的新的教育现象,需要教育研究者深入技术介入的教育实践,生成新的能够引领、规范和指导教育实践的教育思想。

   参考文献:

   [1] 胡德海.教育学原理[M].兰州:甘肃教育出版社,1998:251.

   [2] 郭文革.教育变革的动因:媒介技术影响[J].教育研究,2018(4):32-39.

   [3] 桑新民.技术—教育—人的发展(上)——现代教育技术学的哲学基础初探[J].电化教育研究,1999(2):4-6.

   [4] 杨永其.远程教育的发展与现状[J].现代远程教育,2000(1):48-50.

   [5] 南国农.中国电化教育(教育技术)史[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1-3.

   [6] 任友群,顾小清. 教育技术学:学科发展之问与答[J].教育研究,2019(1):141-152.

   [7] 祝智庭,管珏琪. 教育变革中的技术力量[J].中国电化教育,2014(1):1-9.

   [8] 吴刚.从工具性思维到人工智能思维——教育技术的危机与教育技术学的转型[J].开放教育研究,2018(2):51-59.

   [9] 祝智庭,孙妍妍,彭红超. 解读教育大数据的文化意蕴[J].电化教育研究,2017(1):28-37.

   [10] 黄荣怀,刘德建,刘晓琳,徐晶晶.互联网促进教育变革的基本格局[J].中国电化教育,2017(1):7-17.

   [11] 杨宗凯,吴砥,郑旭东.教育信息化2.0:新时代信息技术变革教育的关键历史跃迁[J].教育研究,2018(4):16-23.

   [12] 埃德加·莫兰.复杂性思想导论[M].陈一壮,译. 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

   [13] 李芒.论教育技术视域中“人与技术”之关系[J].中国电化教育,2008(7):11-16.

   [14] 高清海.找回失去的“哲学自我”[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202-208.

   [15] 埃米尔·迪尔凯姆.社会学方法的规则[M].胡伟,译.北京:华夏出版社,1999:4.

   [16] 金生鋐.大数据教育测评的规训隐忧——对教育工具化的哲学审视[J].教育研究,2019(8):33-41.

   [17] 布莱因·阿瑟. 技术的本质[M]. 曹东溟,王健,译.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14:5.

  

  

    进入专题: 教育的逻辑   教育技术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577.html
文章来源:《电化教育研究》2020年第9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