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华:古书自题书名“始于《吕览》,成于汉武”说析证

——以出土文献与传世文献相印证[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6 次 更新时间:2020-07-18 21:50:02

进入专题: 古书  

高新华 (进入专栏)  
最后一页分三行题曰:

  

   凡虞夏商周书五十八篇

  

   孔国字子国    又曰孔安国汉武帝时为临

  

   淮太守孔子十世孙

  

   ②《毛诗故训传》残卷三种。“伯二五一四”、“伯二五七〇”号卷尾皆题曰“毛诗卷第九”;“伯二五〇六”号卷尾分两行题曰“南有嘉鱼之什十篇卌六章二百七十二句”、“毛诗卷第十”。这些诗,每篇前有小序,结尾皆有“××几章章几句”之类的题记。又,凡经传之类,传注文字往往为双行小字,与后世亦同。

  

   ③《礼记》残卷(伯三三八〇)。此卷在篇题“少仪第十八”下空约四字,题有“郑玄注”三字,此与例①皆可说明古书题写撰人的风气在六朝时亦已兴起。

  

   ④《尔雅注》残卷(伯二六六一、三七三五)。此卷末题“尔雅卷中    二”五字,“二”字不知何义,且笔迹与后面书主“尹朝宗”的题记相同,故被断为尹朝宗所添加,可略而不论。[22]433但是其余篇题抑或正文行文格式,一如《天禄琳琅丛书》所收宋监本,再次说明唐宋以来的图书样式是延续自六朝的事实。

  

   ⑤《孔子家语》残卷(斯一八九一)。其《五行解》开篇一行为“五行解第卅    孔子家语    王氏注”,标题格式完全合乎“小题在上,大题在下”的规范。卷末有“家语卷第十”,[20]149也与后世相传的古书格式相合。

  

   ⑥《阴阳书》残卷(伯三五三四)。此残卷卷末题“阴阳书卷第十三”,旁注“葬事”二字,讲的是丧葬方面的方技学说,正文中还有小题,如“立成法第十二”之类。想其全帙,亦当与《孔子家语》等书的标题格式类似。

  

   ⑦《刘子新论》残卷(伯三五六二)。此卷存有章题,如“崇学第五”“专务第六”等,格式与唐写本(如伯二五四六、三七〇四及罗振玉《敦煌石室碎金》排印本)完全相同。

  

   ⑧《老子想尔注》残卷(斯六八二五)。此卷经文、注文漫抄一气,不作区分,但卷末有后题一行:“老子道经上想 尔”。

  

   ⑨《抱朴子》残卷。罗振玉《抱朴子残卷校记序》言:“敦煌石室本《抱朴子》残卷,存《畅玄》第一、《论仙》第二、《对俗》第三,凡三篇。《论仙》、《对俗》二篇均完善,《畅玄》篇则前佚十余行。书迹至精,不避唐讳,乃六朝写本也。……其书题作《论仙》第二,下空二格,接书‘抱朴子内篇’,又空一格,书‘丹阳葛洪作’,乃小题在上,大题在下,而撰人名又在大题之下。”[23]此卷虽难觅书影,而罗氏描述细致,宛在目前。

  

   今仅据王重民先生《敦煌古籍叙录》一书,不假别求,粗略一览,就可得如上九条古书标题书写的证据。上述九条例证是否皆为六朝写本,当然还有其他说法,如第①条《尚书》残卷,王重民、饶宗颐都认为是六朝写本,日人中村威也则认为是8世纪的写本。[22]125但这至少可以证明,仅从标题题写格式上是不能区分六朝、隋唐的卷子写本的,足见唐前六朝之时,古书标题格式已极规范,不待隋唐之后方始普遍题写书名也。

  

   4、结语

  

   根据以上对古书书名题写的考证,我们认为余嘉锡古书自题书名“始于《吕览》,成于汉武”的说法是大致可以成立的,具体而言,则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书名的题写大致开始于战国中晚期,在当时或其后不久既已得名的古书,除《吕氏春秋》外,还有《管子》《战国策》(当时流传的书名非止一个)、《虞氏春秋》《魏公子兵法》《司马穰苴兵法》等。六经也在此时开始由类名向专名转变,亦可为书名题写始于此时期的旁证。

  

   进入西汉之后,书名题写开始流行起来。汉人喜标“新”名的现象,似乎在向世人表示着他们为自己所著新书命名的强烈兴趣。陆贾的《新语》、蒯通的《隽永》,都是较早有书名的古书。武帝之时,《淮南鸿烈》《太史公书》、臣饶《心术》《淮南九师书》等,似可为自题书名开始流行的佐证。新出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即武帝时所抄,其中《老子》、《周驯》二种都写有书名,更可为书名题写流行于武帝时的实证。武帝之后,西汉末至东汉初的扬雄、刘向、王充等都对自己书名的命意十分在意。从标题题写格式上来看,马王堆帛书《经法》《经》和阜阳汉简《诗经》的标题题写,已开始具备“小题在上、大题在下”的雏形,敦煌文献中的六朝抄本亦可证明,六朝时的书名等标题题写方式已与唐宋以降大致相同。书名题写从出现到格式完备的演变过程大体如上述,是并非不可考察的。

  

   参考文献:

   [1]余嘉锡.古书通例[M].北京:中华书局,2007.

   [2]张舜徽.广校雠略[M].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19-20.

   [3]李零.出土发现与古书年代的再认识[G]//李零自选集.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98.

   [4]骈宇骞.出土简帛书籍题记述略[J].文史. 2003(4):26-56.

   [5]睡虎地秦墓竹简整理小组.睡虎地秦墓竹简[M].北京:文物出版社,1990:255.

   [6]张家山二四七号汉墓竹简整理小组.张家山汉墓竹简[二四七号墓](释文修订本)[M].北京:文物出版社,2006:112.

   [7]20. 阎步克.北大竹书《周驯》简介[J].文物.2011(6):71-74.

   [8]林清源.简牍帛书标题格式研究[M].台北:艺文印书馆,2004:108.

   [9]程鹏万.简牍帛书格式研究[D].长春:吉林大学文学院,2006:84.

   [10]容肇祖.韩非子考证[M].上海:商务印书馆,1936:3.

   [11]郭英德.中国古代文体论稿[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29-43.

   [12]刘起釪.尚书学史[M].北京:中华书局,1989.

   [13]李峰.西周的政体——中国早期官僚制度和国家[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0:108-118.

   [14]陈梦家.尚书通论[M].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0:189.

   [15]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修订本)[M].北京:中华书局,1990:1.

   [16]〔唐〕徐坚.初学记[M].北京:中华书局,1962:499.

   [17]北京大学出土文献研究所.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概说[J].文物.2011(6):49-56.

   [18]韩巍.北大汉简《老子》简介[J].文物.2011(6):67-70.

   [19]李学勤.马王堆帛书《经法·大分》及其他[G]//道家文化研究:第三辑.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280-282.

   [20]王重民.敦煌古籍叙录[M].北京:商务印书馆,1958:20.

   [21]黄永武.敦煌古籍叙录新编[M].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1986:331-334.

   [22]许建平.敦煌经籍叙录[M].北京:中华书局,2006:433.

   [23]罗振玉.抱朴子残卷校记序[M]//松翁近稿.上虞罗氏自刻本,1926:2下.

   注释:

   [①] 本文系山东大学文学院重点项目“出土文献与《汉书·艺文志》新研”阶段性成果。

   [②] 张舜徽不同意司马迁自题书名为《太史公》之说,以为《太史公自序》“为太史公书序略”之语乃汉以后人所妄增,非史公原文,“所谓序略,犹云自序之节略耳”;又谓《论语》之名不出先秦,至西汉孔安国始有《论语》之称,《坊记》不可据。

   [③] 虽然作者仅在第四章中提出如上做法,实际上其整部书都坚持了这样的原则。

   [④] 容肇祖认为《难》四篇是“思想与韩非合而又有旁证足证为韩非所作者”。

   [⑤] “赵”字古文多有作“肖”者,“齐”字古文多作,或作,隶定时易讹作“立”。

   [⑥] 如刘熙《释名》:“《尚书》,尚,上也,以尧为上始而书其时事也。”王充《论衡•须颂篇》:“或说《尚书》曰:‘尚者上也。上所为,下所书也。’‘下者谁也?’‘曰:臣子也。’然则臣子书上所为矣。”王肃也说:“上所言,史所书,故言《尚书》。”(孔颖达《尚书注疏•尚书序》引)今人刘起釪也认为:“‘书’的意义最初就是‘君举必书’之‘书’,是动词,指史官载笔书写君主的言行。所以《说文》释其义为:‘书,箸也。从聿,者声。’后来由史官书写出来的东西也就叫‘书’,成了名词。”

   [⑦] 陈梦家先生《尚书通论》也有先秦典籍引《书》的统计,但他把引《尚书》篇名的也算在内,即所有引用《尚书》的情况,刘起釪统计的是只将所引内容称作“书”的情况,此其不同。

   [⑧] 按:这部书共约250枚竹简,也许当时编联为一卷,故书题题写在某简简背。既有《汉志》为证,则“周驯”之为书题是无疑的。

   [⑨] 关于《经》的标题,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小组最初认为是与“十大”二字相联写的,故以“十大经”为题,而在“大”字的辨识上又有“大”与“六”“四”的争论,由此还引发了关于全文篇数或章数是十四篇、十四篇半、十六篇的争论。李学勤认为“十大”乃《经》篇末一章的标题,此章确可划分为十句格言式话语。

  

进入 高新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古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15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