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萍:守成与开新

——从两宋儒学的内在紧张看儒学的现代转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9 次 更新时间:2020-07-18 21:33:08

进入专题: 儒学   两宋儒学  

郭萍 (进入专栏)  
古人以利与人,而不自居其功,故道义光明。后世儒者,行董仲舒之论,既无功利,则道义者,乃无用之虚语耳”(《习学记言序目》卷二十三[41])。陈亮则不仅主张农商并重,而且认为“古今异宜,圣贤之事不可尽以为法”,故“法令不必酌之古,要以必行”(《三国纪年·魏武帝》[42]),义要体现在利上,故利也就是义,义利双行缺一不可,所以“功到成处便是有德;事到济处便是有理”。[43]由是,他指出不能离开事而空言义利、理欲,而要在事中察其“真心”,“大其眼以观之,平其心以参酌之”,“眼目既高,于驳杂中有以得其真心故也。波流犇迸,利欲万端,宛转于其中而能察其真心之所在者”(《又乙巳春书之二》[44])。

  

   从其主张看,事功主义与近代功利主义或有相似之处,但从其根本价值立场看,二者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事实上,事功学派所谓的“利”,多是泛指“生民之利”,即使肯定个体利益也是强调要“君长”以权柄为之节制,因此最终还是主张以霸王之术“执赏罚以驱天下”。[45]据此而言,事功学派虽然主张发展工商业,增加经济利益,但并没有真正摆脱传统王霸义利的观念,所以并不等同于现代社会对个体权利和利益的鼓励发展。

  

   不过,事功主义的兴起还是对儒家义利观的现代转向起到推动作用,特别通过对朱熹片面强调道义的驳斥,有效地将追求事功价值的思想观念,传播渗透到了社会各领域之中,促进了个人对现实功利的认同和追求,其中直接为浙东地区工商业的发展提供了有利的思想支撑。在明清之际经世致用的思潮中, 经世学者对事功学派的功利思想也都特别推崇,从王夫之的富民强国思想到颜元的义利统一观念,都可以看到事功主义的影子。

  

   五、余论

  

   两宋儒学的内在紧张实质指引着两种截然相反的价值趋向,即固守前现代价值与开启现代价值。历史地看,这两种价值趋向在后世的儒学发展中并没有得到弥合,反而是渐行渐远,形成了日趋扩大的“剪刀叉”格局。因此,我们看到,明清时期,一方面出现了具有启蒙色彩的儒学思想,将通往现代行的可能一步步彰显出来,对理学家“以理杀人”的批判日趋高涨;另一方面,明清统治者通过对程朱理学进一步意识形态化,加强了思想钳制,使得儒家思想越发保守,而最终成为“吃人的礼教”。近现代时期,一方面出现了维新派、现代新儒家等提倡现代价值的儒学,另一方面,却也始终存在着抱守残缺的“国粹派”。而在当代儒学中,更进一步分化为推进儒学现代转型与发展原教旨儒学,这样两种相反的理论方向。

  

   积极地看,这种分裂和撕扯,正是儒学自身孕育新生向现代转型的阵痛。其现代性的观念必须经过不断发展,才能逐步脱离传统的母体,获得一种独立的思想形态。这一过程势必伴随着母体的不适,因此不免充满冲突和对抗,并带有明显的过渡性。但不论怎样,生活本身浩浩荡荡朝向现代发展的趋势,自然地,而且已然地,簇拥着儒学走向现代。

  

   因此,当下我们有必要从顺应和发展现代生活的意义上,认清两宋儒学的两面性及其思想的时代效用,对其中有利于发展现代价值观念的思想因子进行新的诠释,赋予其新的理论形态,推动儒学现代转型的进程。

  

   [①]参见(英)吉登斯《现代性的后果》(译林出版社,2007)和《现代性与自我认同》(三联书店,1998)。

  

   [②]李泽厚:《中国古代思想史论》,北京:三联书店,2008年,第231页。

  

   [③]黄玉顺:《论“重写儒学史”与“儒学现代化版本”问题》,《现代哲学》,2015年第2期。

  

   [④](宋)程颢、程颐:《二程集》,中华书局,1981年,第204页。

  

   [⑤]《礼记》将“礼”作为人伦事物的根本原理,如《礼记·仲尼燕居》“礼者,理也”;《礼记·乐记》“礼也者,理之不可易者也。”

  

   [⑥](宋)程颢、程颐:《二程集》,北京:中华书局,1981年,第77页。

  

   [⑦] 蒙培元:《理学范畴系统》,北京:人民出版社,1989年,第178页。

  

   [⑧]心学与理学的差别,类同于西方唯名论与实在论之间的差别。唯名论否认上帝是外在实体性存在,而认为其是寄于每个人的心中的共相观念,这一思想直接启发了以“因信称义”为核心理念的宗教改革,进而促进了西方的现代启蒙。而心学派提出“心即理”,在思想效用上与唯名论有相似之处。

  

   [⑨](宋)程颢、程颐:《二程集》,北京:中华书局,1981年,第15页。

  

   [⑩](宋)陆九渊:《陆九渊集》卷一一,北京:中华书局,1980年,第149页。

  

   [11](宋)陆九渊:《陆九渊集》卷三五,北京:中华书局,1980年,第444页。

  

   [12](宋)陆九渊:《陆九渊集》卷三六,北京:中华书局,1980年,第483页。

  

   [13]《慈湖己易》,引自黄宗羲《宋元学案》卷七四,北京:中华书局,1986年,第2467-2468页。

  

   [14](宋)蔡沈注:《书集传》,钱宗武、钱忠弼整理,南京:凤凰出版社,2010年,第143-144页。

  

   [15] 所谓“盖自上古圣神继天立极,而道统之传有自来矣。”(《中庸章句序》)

  

   [16] 卢元骏:《新序今注今译》,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77年,第70页。

  

   [17](宋)李纲:《李纲全集》卷五八,王瑞明点校,长沙:岳麓书社,2004年,第637页。

  

   [18](宋)程颐:《周易程氏传》,王孝鱼点校,北京:中华书局,2011年,第2页。

  

   [19](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百二十一,北京:中华书局,1995年,第5370页。

  

   [20] 关于“宰辅专政”的说法,参见王瑞来:《宰相故事:士大夫政治下的权力场》,北京:中华书局,2010年,第304页。

  

   [21](元)脱脱等著《宋史·洪咨夔传》第35册,卷四百零六,北京:中华书局,1977年,第12265页。

  

   [22](宋)程颢、程颐:《二程集》,北京:中华书局,1981年,第540页。

  

   [23](宋)程颢、程颐:《二程集》,北京:中华书局,1981年,第522页。

  

   [24](宋)程颢、程颐:《二程集》,北京:中华书局,1981年,第696页。

  

   [25](元)脱脱等著《宋史·吕大防传》第31册,卷三百四十,北京:中华书局,1977年,第10844页。

  

   [26]吕希晨、陈莹选编:《张君劢新儒学论著辑要》,北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5年,第188页。

  

   [27]吕希晨、陈莹选编:《张君劢新儒学论著辑要》,第190页。

  

   [28]刁培俊、张国勇:《宋代国家权力渗透乡村的努力》,《江苏社会科学》,2005年第4期。

  

   [29]《吕氏乡约·题叙》,参见(清)余治辑:《得一录》卷十四之一,清康熙16年(1677) 刻本。

  

   [30](清)苏兴撰:《春秋繁露义证》,北京:中华书局,1992年,第279页。

  

   [31](宋)陆九渊:《陆九渊集》卷三二,北京:中华书局,1980年,第380页。

  

   [32](明)王阳明:《传习录》,选自《王阳明全集》(第一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第28页。

  

   [33](宋)胡宏:《胡宏集》,北京:中华书局,1987年,第329页。

  

   [34](宋)胡宏:《胡宏集》,北京:中华书局,1987年,第7页。

  

   [35]《李贽文集》第三卷,张建业主编,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年,第626页。

  

   [36] 《李贽文集》第一卷,张建业主编,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年,第38页。

  

   [37](明)王夫之:《船山全书》(第三册),长沙:岳麓书社,2011年版,第375页。

  

   [38](清)戴震:《孟子字义疏证》卷上,北京:中华书局,1961年,第8页。

  

   [39](宋)李觏:《李觏集》,北京:中华书局,1981年,第326页。

  

   [40](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百一十七,北京:中华书局,1995年,第5321页。

  

   [41](宋)叶适:《习学记言序目》,北京:中华书局,1977年,第324页。

  

   [42](宋)陈亮:《陈亮集》,邓广铭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7年,第178页。

  

   [43](宋)陈傅良:《止斋文集》卷三六《答陈同父三》,见(清)永瑢、纪昀等编纂:《四库全书》影印版,第1150 册,第782 页上。

  

   [44](宋)陈亮:《陈亮集》,邓广铭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7年,第349页。

  

   [45](宋)陈亮:《陈亮集》,邓广铭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7年,第42页。

  

进入 郭萍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儒学   两宋儒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15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