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建新 罗丹:萧云从《离骚图》诸本优劣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3 次 更新时间:2020-07-09 10:19:48

进入专题: 萧云从   离骚图  

罗建新   罗丹  
前有自序,凡绘《离骚》一图,《九歌》九图,《天问》五十四图,附《凡例》六则。目录所列《远游》五图,并已缺佚,《香草》一图,则自云‘有志未逮’。是图刻本甚稀,此虽影摹,尚得神似。”[15]可见,丁丙八千卷楼藏有萧云从《离骚图》摹本。

   罗振常于《陈萧二家绘离骚图》序中指出:“萧图则钱塘丁氏有影摹本,江阴缪氏又因丁本而重摹之,均极工细。窃疑原刻亦无以逾此。”[16]据此可知,江阴缪荃孙亦有萧云从《离骚图》摹本,乃是据丁丙摹本重新影写者。罗氏以为丁摹、缪摹皆极工细,与原刻本几无差别。

   丁摹本原藏江苏省立国学图书馆,有题识:“精写本,丁书善甲十七号”,后归南京图书馆。缪本则未见。

   (五)蟫隐庐影印《陈萧二家绘离骚图》本

   陈洪绶、萧云从所绘《离骚图》原刻本世所罕见,藏家得一残帙,即珍贵非常。民国时,罗振常于邵祖寿处得见萧云从《离骚图》初刻本,然印墨过重,不尽明晰;其后复于陈乃乾处得见萧图残帙,仅存《天问》以后,印本甚早,而墨又太淡,故去瑕留瑜,于民国十三年(1924),合此二本,并陈洪绶为萧山来钦之《楚辞述注》所绘之图,付之影印,以存其真,成《陈萧二家绘离骚图》。

   是书扉页左右分书“陈萧二家绘离骚图”八字,牌记“岁在阏逢困敦蟫隐庐影印”居页中;次为罗振常序,交代印行此书之因由;次为罗振常题识,说明其影印时的取舍情况:于萧本印全帙,来钦之《楚辞述注》但取图一卷及其序目而舍其余;次为《陈萧两先生事辑》,涉及萧云从者,乃录清人彭蕴灿《画史汇传》“萧云从”条文字、《钦定四库全书简明目录》及丁丙《善本书室藏书志》中关于萧云从《离骚图》之叙述以充之,后有罗振常案语,交代编次陈、萧二家《楚辞图》所用先后秩序之原委,并对莫友芝《郘亭知见传本书目》中著录《钦定补绘离骚全图》之讹误加以辨正;次为陈洪绶《离骚图》,一册,兹不叙录;次为萧云从《离骚图》,分三册,扉页为隶书“楚辞图注”,右署“区湖萧尺木较”,左题“皋园藏书”;次为李楷《离骚图经序》;次为《离骚图目录》,后附凡例;次为萧云从《离骚图序》;次为《三闾大夫卜居渔父图》;以下与初刻本全同,兹不赘录。罗氏所据之书中铃有“孝友堂印”、“颐志斋主人珍藏”、“伯容手校”、“陈镛伯容父信印”、“长寿”诸印,则其当经孙奇逢、丁俭卿、陈伯容诸人递藏。

   1976年,台湾广文书局曾翻印此本,改题《离骚图》,署清陈洪绶、萧云从绘。

   (六)《喜咏轩丛书》本

   民国十八年(1929),江苏武进人陶湘刊行《喜咏轩丛书》,收入萧云从《离骚图》。此本扉页为篆文书名“离骚”,右上题“萧尺木先生手授图书”,左下署“汤复上繍梓”;次为牌记:“枣板繍梓,刷印无多,今包刻价一钱五分,纸选精洁者,每部二钱七分五厘,用上品墨屑,并刷工食费七分五厘,共纹银五钱,今发充每部一两,为不二价也。装订外增二钱,书林汤复识”[17],或为射利而自行增补也;次为李楷《离骚图经序》;次为萧云从《离骚图序》;次为《三闾大夫卜居渔父图》;次为《离骚图目录》,后附凡例;以下篇次一同初刻本,兹不赘列。

   (七)残本

   据《中国古籍总目》著录,上海今存有萧云从《离骚图》清康熙间刻本,然非为完备,仅存《离骚图》《九歌图》[18],然其具体藏于何所,未曾明言,存之备考。

   罗振常曾于海宁陈乃乾处访得萧图残帙,仅存《天问》以后,印本甚早,墨淡,当为初刻本散出者。今浙江图书馆藏萧氏《天问图》一册,盖为萧氏书之佚去前后诸册者也,其上有清人蔡名衡、姚燮跋文,并曹峋题款。

   据姜亮夫先生《楚辞书目五种》载:日本静嘉堂书目《天问传》一卷,乃萱荫楼旧藏,卷首有“大梅山馆丛书”,“大梅山民丁肇基印”,“崎公”诸印,及曹峋题字、姚梅伯题识,惜无刻书年月。该馆附识,以为清初刻本,或即弘光乙酉原刻,精妙尤在上海文管会所庋之上。[19]

  

   三、萧云从版画《离骚图》传世诸本优劣异同

  

   张秀壁《天问图跋》以为其师《离骚图》能使“荪兰借灵”,观者指顾欢跃,“若观郭秃之呈于中宵灯下也,不知其出于铅椠,而属腐枣尔”[20],可见萧云从《离骚图》初刻本之图像生动传神,能极大吸引读者的观赏兴趣,具有较强的艺术感染力。乾隆所谓“六法道由寓,三闾迹以呈”之语,也展示出云从“图以见志”的用心及高超的艺术表现力。

   文渊阁《四库全书》门应兆摹本,图像之结构布局虽多因袭萧氏原作,然却偶有更改[21],且笔力纤弱,偶见线条板滞拘束者,学者多认为不能见出云从精神,于绘事之研究裨益无多。尤需注意者在于,萧氏《九歌图》《天问图》初刻本中,有“博考前经,义存规鉴”的数千字注文,乾隆以为“颇合古人‘左图右书’之意”,然门氏摹本中却全部删除,这对于理解云从图绘之意而言,当为憾事。故今欲考索云从《离骚图》者,断不可用此本以为依凭。

   钱塘丁氏摹本、江阴缪氏重摹本均极工细,然笔意皆失,不能见出原作精神。武进陶氏《喜咏轩丛书》摹本《离骚图》虽经重绘,亦甚失原作风神,不过明晰易识处却过于罗氏本。

   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据南京图书馆藏萧云从《楚辞图》初刻本所重印者,以及上海古籍出版社取此本《离骚图》《九歌图》部分与浙江图书馆所藏原刻本中之《天问图》部分合缀而成的重印本,形神俱足,乃今所见最近原貌者,当为研究之首选。

   总体看来,萧云从版画《离骚图》传本主要有初刻本、摹写本、影印本三种形态,其间复存足本与节本之别。初刻本今存全本与残本,残本以别行之《天问图》最为常见;摹写本有有图无注本、图注俱足本二类,前者以文渊阁《四库全书》门应兆摹本为代表,后者以《喜咏轩丛书》本为典型;影印本有全影、节影、影全图及影部分图诸种类型,其中以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本最肖原作,可谓后出转精者。书经传抄,虽生错讹衍夺,然大旨无殊;画经摹临,形似而神非,笔意多失;至若去取删汰者,则更失原貌,难得其真。是故,治古版画、究美术史、考文学图像者,欲取萧尺木《离骚图》以为观照对象,务需明各本之由来,并有所分别:置摹本、删注本、节略本于不顾,径寻善本为是。惟其如此,方能避鲁鱼亥豕之失,见及全豹。

  

   注释:

   [1]顾平《沚阜文存——顾平美术论集》,辽宁美术出版社,2014年,356页。

   [2]郑振铎《郑振铎美术文集》,人民美术出版社,1985年,12页。

   [3][明]张秀壁《天问图跋》,见于萧云从《离骚图》,顺治四年初刻本。

   [4]云从《离骚图》梓行后,黄钺《于湖画友录》即称“一时题者甚众”。略征文献,可见者即有宋琬《安雅堂诗》载《翁玉于年兄以萧尺木画杜子美诗册索题》,方以智《浮山集》卷2载《题萧尺木画》,王士祯《带经堂集》卷16载《萧尺木楚辞图画歌》,翁方纲《复初斋诗集》卷12载《萧尺木楚辞图歌》,冯敏昌《小罗浮草堂诗集》载《萧尺木楚辞图歌》,叶名澧《敦夙好斋诗全集》续编卷十载《端木子畴借余所藏萧尺木离骚图刻本以酒见饷并系以诗次韵奉答》等,甚为繁多,兹不赘列。

   [5][明]萧云从《画<九歌图>自跋》,见于萧云从《离骚图》,顺治四年(1647)初刻本。

   [6][明]李楷《离骚图经序》,见于萧云从《离骚图》,顺治四年(1647)初刻本。

   [7]郑振铎《西谛书话》,三联书店,1983年,第210页。

   [8]胡艺《萧云从年谱》,《美术研究》,1960年第1期,第48-55页。

   [9]潘啸龙,陈欣《萧云从离骚图及序跋注文研究》,《安徽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3期,第325-330页。

   [10]对此“汤复上繍梓”之款署,学界多将其理解为“汤复,上繍梓”,以为刻工乃“汤复”。陈传席先生《<离骚图>考释》以为“‘繍梓’也写作‘绣梓’,就是很精细的木刻。……成了刻板印刷的代名词。……应读作‘汤复上——绣梓’,则刻工姓汤,名复上。”可备一说。

   [11]郑振铎《西谛书话》,三联书店,1983年,第210页。

   [12]如孙文良等《清史稿辞典》、韦力《鲁迅古籍藏书漫谈》皆以为萧云从《离骚图》有康熙刊本。

   [13]崔富章《四库提要补正》,杭州大学出版社,1990年,455页。

   [14][清]门应兆《钦定补绘萧云从离骚全图》,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

   [15][清]丁丙《善本书室藏书志》,清光绪辛丑(1901)钱塘丁氏刊本。

   [16][明]陈洪绶,萧云从《陈萧二家绘离骚图》,民国十三年(1924)蟫隐庐影印本。

   [17][明]萧云从《离骚图》,民国十八年(1929)陶湘《喜咏轩丛书》本。

   [18]中国古籍总目编纂委员会《中国古籍总目·集部》,中华书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年,14页。

   [19]姜亮夫《楚辞书目五种》,云南人民出版社,2002年,420页。

   [20][明]张秀壁《天问图跋》,见于萧云从《离骚图》,顺治四年(1647)初刻本。

   [21]如《日月三合九重八柱十二分图》之蛇,《巴蛇吞象图》之巴蛇、《女娲图》之女娲蛇身、《共牧微命图》之岐首蛇,萧云从皆绘为龙形,而门应兆则更绘为蛇。

  

   作者简介:罗建新(1979-),河南信阳人,南京艺术学院博士后,西华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研究方向:中国古代图像文献。罗丹(1994—),四川合江人,西华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

  

   原载《古籍整理研究学刊》2019年第4期

  

  

    进入专题: 萧云从   离骚图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047.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