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邦炜:王安石的鄞县施政与熙宁变法之异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22 次 更新时间:2020-05-14 22:04:17

进入专题: 王安石   鄞县施政   熙宁变法   比较  

张邦炜  
以至熙宁变法以失败而告终。

   其二,没有把推行变法与整顿吏治很好地结合起来。与鄞县时期不同,王安石在熙宁年间提拔官员,往往不以是否清廉正直为标准,仅以是否拥护新法为依据,不少投机钻营者受到重用。新法由这些贪官污吏推行,只能是“歪嘴和尚念经”,某些便民惠民之政沦为扰民害民之举,结果新法声誉扫地,变法阻力增大。王安石也曾试图整顿吏治,他的设想是“饶之以财,约之以礼,裁之以法”,可谓周密。但他将“饶之以财”放在首位,并片面加以强调。所谓“饶之以财”,换而言之,即高薪养廉。王安石曾反复述说其理由: “人之情,不足于财,则贪鄙苟得,无所不至。”(5)“方今士大夫所以鲜廉寡耻,其原亦多出于禄赐不足。”“饶之以财,然后可责之以廉耻。”(6)王安石为此采取了两条措施。一是增加公使钱,又称公用钱。其性质既是官府的特别办公费,又是官员个人的特殊津贴。二是实行重禄法,即所谓“尽禄天下之吏”,将重禄与重罚相结合。其初衷不错: “吏禄既厚则人知自重,不敢冒法,可以省刑。”可是一施行就走样,结果南其辕而北其辙,并无任何实效,依然是“良吏实寡,赇取如故”。(7) 官吏贪腐之风愈演愈烈,民众岂止满意度低,而且失落感重。理有固然,势有必至。熙宁变法最终归于失败,不足为奇。

  

   三、点滴感悟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回顾王安石一生中的两段为官经历,从鄞县到汴京,从施政到反响,差异竟如此之大,不免叫人感触良多。

   我的第一感受是: 真理并不一定总是在高官手里,绝非“大官大有理,小官小有理,官员常有理,百姓没有理”。作为小官的王安石头脑相当清醒,一旦紫袍玉带,反而有些犯糊涂。我从总体上赞赏勇于变法的宰相王安石,我更景仰先前鄞县那位年轻有为、一身正气、为民请命的“七品芝麻官”。孙中山说得好: 不要立志做大官,而要立志做大事。

   更为要紧的感悟在于: 变法理当让老百姓尝到甜头、得到实惠,有更多的获得感。民众并不保守,他们是天然的改革弊政派。民众心中自有一杆秤,他们辨别真假、判断是非的能力不容低估,是不容易受蒙蔽的。着力改善民生、倡行廉洁清正的改革,百姓一定拥护。王安石的鄞县施政就是一个具有典范意义的实例。变着法子折腾百姓乃至坑民害民的变法,势必遭到民众抵制。如崇观新法,虽有“蔡京变法”(8)之称,实有以“变法”之名,盘剥百姓之嫌。“崇观法惠奸”这句宋代名言,只怕很难一概否认。

   较好的政治生态是推行变法的前提。王安石是幸运的,一个小小县官竟敢顶撞转运使,居然颖脱而出,直至执政拜相。他的福分在于遇到不少“伯乐”,包括欧阳修、文彦博、富弼、韩琦等一大批元老重臣。欧阳修《赠王介甫》诗云: “翰林风月三千首,吏部文章二百年。”(1)将他与李白、韩愈相提并论。并向朝廷一再推荐: “王安石学问文章,知名当世,守道不苟,自重其身,论议通明,兼有时才之用,所谓无施不可者。”(2)文彦博“荐安石恬退,乞不次进用”。于是“安石未贵时,名震京师”,“世多称其贤”,宋神宗“想见其人”(3),以致熙宁年间,君臣“如一人”(4)。很清楚,没有欧阳修等“伯乐”,就没有王安石的熙宁变法。“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 韩愈语) 。如今伯乐相马这一选贤任能的传统模式或许已经过时,然而要实现“四个全面”的战略布局,营造让优秀人才涌现成长的良好政治生态环境只怕尤其重要。

   一切皆动,一切皆变。让人不解的是,王安石一旦推行变法,欧阳修等“伯乐”即刻站在其对立面。究竟谁变了? 是“伯乐”,是“千里马”,还是两者都变了? 元老重臣盛年生气勃勃、老来暮气沉沉是个带规律性的现象,永葆创新活力太难。然而当时更为流行的说法是: 王安石“志在近功,忘其旧学”,“急于功利,遂忘素守”(5)。此说出自其政敌之口,旨在攻击,不可轻信。但时隔百年之后,得到朱熹局部认同: 王安石“后来尽背了初意,所以诸贤尽不从”。(6) 从前文看,王安石自身前后确有某些变化。其专注点由民生转向财政,由富民转向富国,便是个不小的演变。行文至此,不禁想起一句老生常谈: “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离题远矣,就此打住。

  

   注释

  

   1有关论著较多,请参看邓广铭:《北宋政治改革家王安石》第一章第二节之三《在鄞县任上》,《邓广铭全集》,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5年版,第一卷第23-25页;漆侠:《王安石新法的渊源》,《漆侠全集》,保定:河北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十一卷第37-46页;杨渭生:《王安石在鄞县的事迹考略》,《杭州大学学报》1980年第1期,第24-31页;倪士毅、宋佩芳:《王安石治鄞政绩述略》,《浙江学刊》1987年第3期,第88-90页。

   2徐度:《重建经纶阁记》,袁桷等:《延祐四明志》卷19《集古考上·文》,《宋元方志丛刊》,北京:中华书局,1990年版,第6册第6416-6417页。

   3(1)邵伯温:《邵氏闻见录》卷11,李剑雄等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118页。

   4(2)李日华:《六砚斋笔记》卷1,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5(3)《重建经纶阁记》,《延祐四明志》卷19《集古考上·文》,《宋元方志丛刊》第6册,第6416-6417页。

   6(4)罗浚等:《宝庆四明志》卷12《鄞县志一·叙县·县令》,《宋元方志丛刊》第5册,第5141-5142页。

   7(5)《重建经纶阁记》,《延祐四明志》卷19《集古考上·文》,《宋元方志丛刊》第6册第6416-6417页。

   8(6)《邵氏闻见录》卷11,第118页。

   9(7)脱脱等:《宋史》卷329《李定传》,北京:中华书局,1977年版,第30册第10601页。

   10(8)《宋史》卷327《王安石传》,第30册第10548页。

   11(9)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227熙宁四年十月壬申,北京:中华书局,1993年版,第16册第5532页。

   12(10)岳珂:《桯史》卷9《金陵无名诗》,吴企明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1年版,第106页。

   13(11)《蒙文通文集》第5卷《古史甄微》,成都:巴蜀书社,1999年版,第455、289页。

   14(12)王曾瑜:《王安石变法简论》,《中国社会科学》1980年第3期,第131-154页。

   15(13)《邵氏闻见录》卷11,第118页。

   16(14)楼钥:《鄞县经纶阁记》,曾枣庄、刘琳主编:《全宋文》,上海古籍出版社、安徽教育出版社2006年版,第265册第3-4页。

   17(15)王荣商等:《(民国)东钱湖志》卷2《名胜一·祠庙·王文公祠》,宁波市鄞州区地方志办公室编:《鄞州山水志选辑》,宁波:宁波出版社,2009年版,第3册第52页。王安石晚年,号半山老人。

   18(16)王象之:《舆地纪胜》卷11《两浙东路·庆元府·景物下》,北京:中华书局,1992年版,第618页。

   19(1)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87绍兴五年三月庚子载:宋高宗称:“今日之祸,人徒知蔡京、王黼之罪,而未知天下之乱,生于(王)安石。”(中华书局1988年版,第2册第1449页)

   20(2)《宋史》卷42《理宗本纪二》,第3册第822页。

   21(3)《舆地纪胜》卷11《两浙东路·庆元府·官吏》,第630页。

   22(4)《宝庆四明志》卷12《鄞县志一·叙县·县令》,《宋元方志丛刊》第5册第5141-5142页。

   23(5)《邵氏闻见录》卷11,第118页。

   24(6)《六砚斋笔记》卷1。

   25(7)《宝庆四明志》卷12《鄞县志一·叙县·县令》,《宋元方志丛刊》第5册第5141-5142页。

   26(8)《鄞县经纶阁记》,《全宋文》第265册第3-4页。

   27(9)徐自明撰、王瑞来校补:《宋宰辅编年录校补》卷7熙宁元年正月丙申“唐介参知政事”,北京:中华书局,1986年版,第2册第377页。

   28(10)《鄞县经纶阁记》,《全宋文》第265册第3-4页。

   29(11)《六砚斋笔记》卷1。

   30(12)《续资治通鉴长编》卷188嘉祐三年十月甲子,第14册第4531页。

   31(13)王安石:《临川先生文集》卷75《与马运判书》,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1959年版,第795页。

   32(1)苏轼:《苏轼文集》卷27《辩试馆职策问札子二首》,孔凡礼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6年版,第3册第791页。

   33(2)《临川先生文集》卷12《收盐》,第177页。

   34(3)《重建经纶阁记》,《延祐四明志》卷19《集古考上·文》,《宋元方志丛刊》第6册第6416-6417页。

   35(4)《临川先生文集》卷75《上杜学士言开河书》,第795页。

   36(5)《临川先生文集》卷84《善救方后序》,第883页。

   37(6)李壁注:《王荆公诗注》卷17《收盐》,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38(7)黄震:《黄氏日抄》卷64《读文集六·王荆公》,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39(8)蔡上翔:《王荆公年谱考略》卷3,《王安石年谱三种》,裴汝成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94年版,第257页。

   40(9)参看王维友:《王安石与鄞县》,《今日浙江》2005年第10期第44页。

   41(10)《临川先生文集》卷75《上杜学士言开河书》,第795页。

   42(11)《延祐四明志》卷4《人物考上·先贤·汪思温》,《宋元方志丛刊》第6册第6195页。

   43(12)《王荆公年谱考略》卷3,《王安石年谱三种》,第255页。

   44(1)陈均:《皇朝编年纲目备要》卷18“熙宁元年冬十一月丁亥,郊”,许沛藻等点校,北京:中华书局,2006年版,第413页。

   45(2)《宋史》卷327《王安石传》,第30册第10544-1054页。

   46(3)《宋史》卷353《孙傅传》,第32册第11137页。

   47(4)《续资治通鉴长编》卷468元祐六年十二月乙卯,第31册第11180页。

   48(5)《临川先生文集》卷39《上仁宗皇帝言事书》,第412页。

   49(6)《临川先生文集》卷62《看详杂议》,第663页。

   50(7)《宋史》卷179《食货志下一·会计》,第13册第4355页。

   51(8)这个词汇并非我所生造,既见于陈傅良《止斋集》卷20《湖南提举荐士状》(四部丛刊初编本),又见于李幼武《宋名臣言行录·续集》卷2《许份》(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52(1)欧阳修:《欧阳修全集》卷57《居士外集七·赠王介甫》,李逸安点校,北京:中华书局,2001年版,第813页。

   53(2)《欧阳修全集》卷110《奏议十四·再论水灾状》,第1663页。

   54(3)《宋史》卷327《王安石传》,第30册第10541、10550、10543页。

   55(4)《宋史》卷312《曾公亮传》,第29册第10234页。

   56(5)《邵氏闻见录》卷13,第141-142页。

   57(6)黎靖德编:《朱子语类》卷130《本朝四·自熙宁至靖康用人》,王星贤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6年版,第8册第3097页。

  

    进入专题: 王安石   鄞县施政   熙宁变法   比较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316.html
文章来源:首都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Capital Normal University(Social Sciences Edition) 2016年0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