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振宇:一人一票原则在我国的适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40 次 更新时间:2020-01-31 18:00:50

进入专题: 一人一票   选区划分   选举权   选举法  

屠振宇  
该市总人口数101万,应选代表324人,平均3156人分配一名代表,但实践中,江汉油田的周矶选区总人口数为11130人,分配应选代表名额1名;党群口选区的登记选民数为520人,分配应选代表名额3名,两个选区之间每一代表所代表的人口数/选民数相差达64倍。见李凡主编:《中国选举制度改革》,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105页以下。

   [14]Burns v.Richardson,384 U.S.73(1966).

   [15]早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的苏维埃政权时期,以生产单位划分选区的方式便已确立。1933年颁布的《苏维巧暂行选举法》规定,“工人以生产或以其职业与产业的组织为单位开选举大会。那些不能以生产为单位进行选举的人民,则须划区域或划街道。农民以屋子(小村子)为单位,人数过少的小屋子,可合并附近一个至几个屋子一起开选举大会”。此后,这种做法得到延续。1937年的《陕甘宁边区选举条例》规定,“工人学生得以工厂、学校或几个工厂学校联合为选举单位,进行选举。”

   [16]当时之所以完全按居住状况划分选区,“主要还是从我国当时的实际情况出发作出的规定。因为当时我国社会组织化程度还很低,较大规模的企业都很少,城乡农民、手工业者等很分散,形不成组织系统,因而只能按居住地划分选区”。参见胡盛仪等:《中外选举制度比较》,商务印书馆2001年版,第118页。

   [17]该指示提出,“城市以选民居住地区为基础,按照街道办事处管辖范围的大小,划分成一个或者几个选区;较大的厂矿、企业、机关、学校等单位,能够产生一名以上代表的可以单独划成一个选区,不够产生一名代表的可以由邻近的几个单位或者同当地居民合起来划成一个选区”。

   [18]参见陈斯喜主编:《县乡两级人大代表选举流程》,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11年版,第222页。

   [19]前引[13],李凡主编书,第117页。

   [20]参见谢蒲定:《选区划分的几个问题》,《人大研究》2004年第1期,第38页。

   [21]前引[13],李凡主编书,第107页。

   [22]雷伟红;《城市农民工选举权保障问题研究》,《甘肃社会科学》2006年第3期,第50页。

   [23]袁达毅:《县级人大代表选举研究》,中国社会出版社2003年版,第93页以下。

   [24]李晓波、殷焕举:《基层人大直选中选区划分制度改革探析》,《天府新讼》2013年第2期,第10页。

   [25]See Heather K.Gerken,The Costs and Causes of Minimalism:Baker v.Carr and Its Progeny,80 N.C.L.Rev.1411,1424(2002)

   [26][美]迈克尔?C?道夫主编:《宪法故事》,李志强、牟效波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198页。

   [27]Samuel Issacharoff& Richard H.Pildes,Politics As Markets:Partisan Lockups of the Democratic Process,50 Stan.L.Rev.643(1998).

   [28]以北京市石景山区第十届区人大为例,代表名额为241名,诙区内的首都钢铁公司是中央部属企业,按所辖人口数选举产生80余名代表,在区人民代表大会中形成了可以左右形势的“首钢集团”。见史卫民、雷兢璇:《直接选举:制度与过程》,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350页。

   [29]参见前引[23],袁达毅书,第74页以下。

   [30]许安标主编:《地方人大换届选举操作指南》,中国法制出版社2011年版,第85页。

   [31]例如,《广东省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实施细则》第15条规定,计算代表名额的人口数,以各级人民政府统计部门公布的户籍人口数为准。《海南省县乡两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实施细则》第14条规定,本行政区域内总人口数按常住户人口数计算。《山东省县乡两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实施细则》第9条规定,本行政区域内的总人口数,按常住户口人口数统计。《江苏省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实施细则》第16条规定,计算增加代表名额的人口数,以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核定的人口数为准。

   [32]Wesberryv.Sanders,376 U.S.1(1964).

   [33]Kirkpatrick v.Preisler,394 U.S.526(1969).

   [34]White v.Weiser,412 U.s.783(1973).

   [35]Karcherv.Daggett,462 U.S.725(1983).

   [36]Carter v.Saskatchewan(Attorney General),1991 CanlⅡ61(S.C.C.),[1991]2 S.C.R.158.

   [37]McGintyv.State of Western Australia,134 A.L.R.289(1996).

   [38]Connor v.Finch,431 U.S.407(1977).

   [39]参见高鹏怀:《比较选举制度》,知识产权出版社2008年版,第93页。

   [40]前引[20],谢蒲定文,第38页。

   [41]许安标、武增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解读》,中国法制出版社2010年版,第11页。

   [42]据日本选举学会对“一票价值不平等”问题的问卷调査表明,选区间一票权重相差必须控制在两倍以内的意见占近70%,而扩大至3倍也可接受的意见只占一成,坯有17.1%的人认为一票价值不平等问题不能从数字上一概而论,要考虑各种因素综合判断妥否。参见周杰:《日本选举制度改革探究》,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年版,第51页。

   [43][日]芦部信喜:《宪法》,林来梵等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122页。

   [44] 相关数据来自《关于建立选区的通知》,南京市浦口区永宁街道办网站http://pkyn.pukou.gov.cn/rdhjxj/hjzc-wj/201202/content_0229」10148.htm,2015 年9 月8日最后访问。

   [45] See Daniel Hays Lowenstein, Richard L. Hasen& Daniel P. Tokaji, Election Law: Cases and Materials ,4th ed. , Carolina Academic Press, 2008, p. 73.

   [46]See Fund for Accurate & Informed Representation v. Weprin, 796 F. Supp. 662 , 668 ( N.D.N.Y.1992).

   [47] Adam Raviv, Unsafe Harbors: One Persony One Vote and Partisan Redistrictingt 1 U.Pa.J.Const.L.1013(2005).

   [48] Karcherv.Daggett,462 U. S. 725,753 (1983)(Stevens,J. ,concurring).

   [49]例如,南京市浦口区永宁镇在2011年镇人大换届选举工作实施意见中具体明确:“工人、农民和专业技术人员在镇人大代表候选人中占45%左右;妇女所占比例在镇人大代表候选人中不低于25%;镇政府部门负责人不推荐为人大代表候选人。镇人大代表与镇党代表、政协委员原则上不交叉。对非公有制经济代表人士等其他阶层人士担任代表,要统筹兼顾,注重质量,比例适当。在区、镇两级人大代表候选人中本届人大代表继续提名的占1/3左右、企业负责人占10%左右、非中共党员占35%左右。”见《关于做好永宁镇区、镇人民代表大会换届选举工作的实施意见》,南京市浦口区永宁街道办网站http://pkyn.pukou. gov.cn/rdhjxj/hjzcwj/201202/contem_0229_110143.htm,2015 年9月8日最后访问。

   [50]前引[13],李凡主编书,第110页以下。

   [51]1811年,美国马萨诸塞州时任州长埃尔布里奇.格里(Elbridge Gerry)为了确保在下一年的选举中获胜,重新划分了本州的选举区域,将支持自己的民众集中划分到特定的区域,将反对自己的力量分散到不同的选举区域中,弱化他们的力量,从而确保自己的党派获得胜利。因为他最终把选区划成一个酷似蝾螈的图形,所以后人把为了获得选举胜利,操纵选区划分的做法,称为“格里蝾螈”。

   [52]前引[42],周杰书,第47页以下。

   [53]严海兵:《选举操纵的技术与实践一以选区划分为例》,《华中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第4期,第63页。

   [54] Richard L.Hasen, Bad Legislative Intent,2006 Wis.L.Rev.858 -862(2006).

   [55]如有学者在调研中发现:“有些地方为了控制代表选举,阻止一些自荐候选人的当选,在当地行政区域及人口并无较大变化甚至根本没有变化的情况下,利用选举前重新划分选区的机会,将有可能从票箱中另选出的代表候选人所在的原选区打散,重新组合划分成新选区;同样,为了确保某些人士的当选,有些地方的选举委员会不顾人口比例及人口分布的地理位置,借划分选区之际划分特定的选区。”前引[13],李凡主编书,第108页以下。

   作者简介:屠振宇,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法学博士。

   文章来源:《法学研究》2015年第5期。

  

  

    进入专题: 一人一票   选区划分   选举权   选举法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960.html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