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霄:领袖作用与政治体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437 次 更新时间:2006-12-04 01:32:07

进入专题: 和谐社会  

王霄 (进入专栏)  

  

  我把"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看成是中国共产党第四代领导人的施政纲领,它基本可以涵盖、统领新一代中共领导集体的其他施政理念和战略,如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观、节约型社会、创新型国家以及坚持党的领导等等。这个施政纲领,将是中国未来发展相当时期的总纲。

  本文想重点谈谈领袖作用与政治改革与构建和谐社会的关系。不过在谈这两个问题之前,我要先谈一谈和谐社会的思想文化基础问题,以不使重点谈及的两个问题显得突兀和引起误解。

  

  一

  

  和谐社会是一个偏正词组,它由两个词组成:和谐与社会。这两个词都很重要。

  和谐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思想。它几乎涉及形而上学(哲学中的宇宙观和本体论)、道德伦理学、思维方式(辩证法)、政治学等各个方面。以儒道释学说为主体的中国传统文化,以注重和谐为其特征。从宇宙观或本体论来说,中国传统文化强调天人合一,万物或者说人与自然不但一体,而且有一种形而上的联系,共同遵循着一个规律。从思维方式来说,中国传统文化强调任何事物矛盾着的双方的统一性和互补性,和而不同,相反相成,合二为一,这种融合性大于斗争性。从伦理和道德学说来说,中国传统文化强调仁,"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 ,仁与天地同体,体用一源,"乾坤父母,民胞物与" ;从政治思想来说,中国传统文化主张内圣外王,行仁政、德政、王道、中和之道。以上诸种,中国传统文化都将其归之于"道"。这个"道",可以简单地用八个字概括:"天人合一,变通和谐。"

  可以看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和谐之道,实际上成了一种融会天人之际(自然与人、客体与主体)、古今之变、修身养性(人与自我)、人际关系、治国平天下的核心思想。它既是形而上的,也是秉而行的,即知行合一的。

  当然,在西方思想史上,也有关于和谐的思想。毕达哥拉斯说过"整个天是一个和谐",可能是西方最早提出的和谐概念。后来的笛卡尔、莱布尼茨、黑格尔等人都把和谐视为重要的哲学范畴。黑格尔的三段式推理:正题,反题,合题。在合题中两个命题走向统一与和谐。莱布尼茨认为"宇宙是一个由数学和逻辑原则所统率谐和的整体"。不过西方文化中和谐的特色不浓、

  学者公认,世界有三大哲学系统:中国哲学、西方哲学、印度哲学。自十九世纪起,西方学者就逐渐重视中国文化,二战后,随着西方文明的弊端的严重,中国文化受到了更加的重视。英国学者汤因比说:二十一世纪,只有中国的文化精神和哲学智慧才能统一世界。汤氏之词,当然有过誉的成分。但是,中国的优秀传统文化,会为一个更加合理、更加符合人性的现代化社会,提供新的营养和支持,我以为是毫无疑义的。全人类的文明进程,必然会有中国独特的文化贡献。

  不过,在肯定中国传统精神文明的会为世界文明做出贡献的同时,也要指出中国当代文化有一个向西方文明学习的问题。以天人合一为特征的中国传统文化有其弱点:一,它偏重于整体缺乏主客体之分,偏重综合而缺少分析,不能引导人们对自然和人进行单独深入的研究,因而对世界统一性原理的论证往往缺乏实证的精神,也没有发展出更加先进的科学技术。二是它缺少人权理论与民主政治理论。中国古代有"天赋价值论",而缺少天赋人权的观念,有"民本"、"德政"思想而无民主理论,有法家而无法制理论。 简言之,就是缺乏人权、科学、民主与法制。三,由于前两个原因,中国传统文化也缺少经济理论特别是市场经济理论。

  特别是近数百年来至中国近代,中国文化总体说来僵化保守。思想的落后导致政治的落后,这二者的落后导致中国经济与社会的落后。虽然中国在这一时期沿袭旧路仍然保持了某种惯性的发展,甚至出现了回光返照式的某种"盛世",但终于不能挽救其衰颓败落的结局。

  近代以来,在中国存亡绝续的变局下与强国富民的奋斗中,中华民族在西方学说、传统文化和马克思主义等思想文化的撞击中,或坚定地执其一端,罢黜其余,或试图杂糅古今中外,有"体"有"用",或拉大旗作虎皮,另搞一套实用主义,或干脆"犬儒",快意地浸淫于物欲和权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赢得了民族独立,并在付出重大代价下取得了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正处于一个全新的时代。但中外学者咸以为中国当代文化缺少对世界精神文明的创造性贡献。迄至今日,虽然中国经济仍在持续增长,甚至因此引起某些西方人的不安,但是,用撒切尔夫人安慰西方人的话来说:不用害怕中国,中国人只会造电视机,不会拍出电视剧。

  用我们某些理论家的话来说,就是中国在硬实力增加的同时,缺少软实力。而软实力的核心,是一种先进的文化。

  具有时代精神特征的中国主体文化的缺失,终于带来了负面的结果。我们今日看到的所有中国负面的社会现象,其根源都在于精神家园的迷失,终极价值的错乱。这样一种迷失和错乱,将导致中国发展的不可持续。

  在这种时代背景下,中国新的领导人提出构建和谐社会,使我们看到了一种文化复兴的迹象。因为和谐,本身是一种深刻的文化思想。但是如果只是依据于中国传统文化而不是中西文化结合融汇而赋予和谐以新的时代内容,那么,和谐思想并不能解决中国根本的问题。

  其实,仅就"和谐社会"的提法来说,也并非始自中共新的领导人。据有关学者介绍,最早提出"和谐社会"(一说为"和谐制度") 这一用语的是19世纪法国空想社会主义者傅立叶,他具体主张在未来的社会中,通过由富人捐资组织的"试验性"股份公司制协作社,把对抗性的资本主义社会改造成和谐社会。在中国学者中,据我现在掌握的资料看,至迟在1992年,95岁的冯友兰先生在《中国现代哲学史新编》 第十一章《中国哲学史新编》总结中,在总结中外哲学区别特别是中国传统哲学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区别的时候,引用了中国宋代思想家张载的一段话,作为中国古典哲学关于辩证法的规律的归纳。张载的话是这样说的:"有像斯有对,对必反其为;有反斯有仇,仇必和而解。" 冯先生认为"仇必和而解"是客观的辩证法。不管人们的意愿如何,现代的社会,特别是国际社会,是照着这个客观辩证法发展的。 冯友兰已经提出"和"的社会。后来,在北大1993~1994年举办的"比较哲学"系列讲座中,许多哲学大师在演讲中都提到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和谐与社会的关系,如汤一介先生说:"我认为,和谐的观念对现代社会来讲是非常重要的"。他在列举了西方进入后现代时期诸多的社会弊病后,指出"主要的问题是不和谐造成了许多社会问题。而中国传统哲学恰恰是讲和谐的。如果能对这种和谐的观念给它以现代意义,并对它进行现代的诠释,那么它应该可以发挥作用。"

  徐景安先生自称在2004年5月完稿的《你的选择与中国的未来》一书中,提出了和谐社会的构想,即实现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自我、物质与精神的和谐。他说:"我将和谐社会看作是一种新的社会形态。原始社会以'平均'作为社会价值理念,封建社会以'等级'作为社会价值理念,资本主义社会以'财富'作为社会价值理念。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就是以'和谐'作为社会价值理念。在人类历史上,还没有出现将'和谐'作为社会价值理念的社会形态。"

  但是,真正由政治领袖提出构建和谐社会,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的新一代领导人确实是第一家。这也是一种创新。与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两代领导人相比,"和谐社会"纲领的提出,无疑具有与时俱进的创新性。它的提出,可能有两个背景:一是针对中国当今发展中出现的诸多矛盾,一种补偏救弊式的应对之策;二是中央领导人以一种哲学思想特别是中国传统文化精华为指导,对人类社会发展的一种全新模式的追求。如果是第二种情况,即它不是一种短期行为,而是一种长远的深刻的全面的政治思想,那么,我们可以说它具有相当的重要意义。如果做得好,即如果和谐社会不仅是一种理念,而且是一种成功的实践,它也许会是中华民族对世界文明的一个贡献。撒切尔夫人的预言将落空。但这种结果,将是一种世界所乐意看到的结果:因为这种所谓的和谐社会,不仅是一种与不同制度下的社会包容共处的社会,而且是一种融中西方文明于一体的社会。

  虽然我们可以肯定和谐社会的概念本身是一个创新,但是,正如上文所指出的那样,如果它不能成为一个成功的实践,结出实际的果实,那么,它只不过是人类历史上的又一个乌托邦。从中国实际情况来讲,虽然构建和谐社会包含着极其众多的内容,但在我来看,就当前而言,有两个重大问题是极其关键的:一是领袖作用,二是政治体制。

  

  二

  

  在过去我的文章中,已多次表露出对国家领袖作用的重视,并因此遭到许多朋友的批评。不过我并不改变我的观点。就一般意义上说,我的理由有三:一是我们国家基本还是人治国家(这一点,就连各级领导人也不否认),既然基本是人治,那么强调领导人的作用也不奇怪;特别是中国正处于改革、开放、发展的特殊历史时期,领袖的作用是极其重要的,我们都看到了邓小平先生对于中国走向改变和中国国运兴衰的重要的、甚至是决定性的作用。二是即使是在西方民主国家,强调主权在民,但是也并不忽视国家领导人的作用。三是我不大赞成许多民主论者的观点,即认为制度决定一切,同样是民主制度国家,其兴衰也在不可预料之中。历史发展虽然有其规律,但具体到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其发展命运却不存在某种必然性,而是有种种可能性,种种或然性。而在这种种或然性中,国家领袖的作用是至关重要的。历史已经多次表明了这一点。

  在中国新一代领袖提出构建和谐社会后,我认为国家领袖的重要性更加凸显了。

  上文提到,中国新一代领导人提出和谐社会可能有两种情况:一是针对中国当今发展中出现的诸多矛盾,一种补偏救弊式的应对之策(应当承认,我们的许多领导人是比较擅长创造新名词、新口号的);二是中央领导人以一种哲学思想为指导,对人类社会发展的一种全新模式的尝试。我希望是第二种情况。如果要真正实现和谐社会,则必须是第二种情况。

  也就是说,和谐社会的真正实现,要求提出这一治国纲领的中国领导人必须具有深刻的文化和哲学修养,特别是中国传统文化修养。这是我要说的第一点。

  哲学是文化的头脑,哲学也是政治的头脑。柏拉图就提出过人类社会的领导者最好是哲学家,即"哲学王"。中国传统文化也强调"内圣外王",中国传统文化认为历史上的最优秀的领导人是尧舜与(周代)的"文武之道"。我们可以批判孔子赞美的"三代"之治是一曲哀伤的挽歌,但我们不得不说,如果从哲学的意义上要实现人类社会自进入阶级社会后从未有过的和谐社会,则必然是其领导人要有对于宇宙观的深刻体认和一种万物一体的天地境界。中国传统文化最有价值的就是"道"的思想。刘军宁先生把这种"道"称之为"天道",在谈到天道与人道(治道)的关系时,他说:

  天道是人与万物必须依循的道路,天道是规律、法则,是规范、正义。天道大于人道,高于人道,包涵人道。人道是天道的一部分。天道高于一切人的意志,它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地制约着宇宙万物和人的行为。人道由天道下贯而成,所以人道应顺应天道。故天人间总有一不可逾越的界限。人类不能僭越天道,不能妄称救世主。人所能做的不是以天道否定人道,而是在天道范围内光大人道。可见,天道就是自然法(natural law)。天道思想的逻辑与自由主义的逻辑是完全一致的。天道思想的价值指向就是自由主义的价值指向。正像陈鼓应先生所指出的:老子所关心的是,"如何消解人类社会的争纷,如何使人民生活幸福安宁。他所期望的是:人的行为能取法于'道'的自然性和自发性;政治权力不干涉人民的生活,消除战争的祸害。"

  其实和谐社会的内容还不仅是刘军宁先生所阐述的中国文化的天道,它还包括了更丰富的内容,如中共十六届六中全会《决定》所提出的:"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或者如徐景安先生所说:实现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自我、物质与精神的和谐。

  从现实来看,政治领导人不可能都是哲学家,但是一个伟大的现代国家领袖,必然具有极高的哲学修养,对世界与人类社会发展的普遍规律有深刻的认识与把握。中国文化强调天人合一,同时强调内圣外王。虽然从历史来看,"圣王"往往成为封建专制统治者的一种自我修饰,一种对人民的欺骗,一种强调统治合法性的依据,因而被许多学者批判和不认可,但是,既然我们提出了具有哲学意涵的和谐社会,我们就不能不要求其提出者具有应有的哲学修养,而不是仅仅会在概念和名词上翻新花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霄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和谐社会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整理目录 > 良治研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8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