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恐惧文化盛行的时代,如何增强自信?

——--弗兰克•菲雷迪著《恐惧:推动全球运转的隐藏力量》简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49 次 更新时间:2019-12-20 09:54:13

吴万伟  
5pt;">拉克尔(Walter Laqueur)的《欧洲的末日》(The Last Days of Europe戈尔(Al Gore)的《理性的破坏》(The Assault On Reason写的书评谈及对公众的怀疑和对未来的恐惧他说,在戈尔看来,公众的无知是美国政治生活的基础。戈尔警告说当公众在政治过程中只是观看,聆听,没有说话的份儿,整个政治过程就是骗人的。但是这正是当今提升专家意见的地位后给公众分配的角色。拉克尔在《欧洲的末日》中表现出来的焦虑不是公众的政治无知,而是欧洲精英对文化的无知。他注意到欧洲精英已经失去了对自己生活方式的信仰。在当权派中间,属于某个国家(或者欧洲)的思想只剩下很少的荣誉感,他说这样的社会根本无法为新来者提供任何指导。在这样的文化和道德相对主义气候下,许多新移民对所在国的生活方式无动于衷也就可以理解了。 与本书讨论的内容更密切的是“专家暴政”,菲雷迪教授说,在充满破坏性的变化、道德及思想出现混乱的时代,作为理性和科学的化身的专家成为给人安慰的权威。这是一种宣称代表客观真理的权威形式,专家作为这种真理的拥有者拥有了更优越的道德地位。专家地位上升的前提是传统权威的衰落。风俗习惯和传统真理的逐渐退却造成了寻求指导和建议的需要。对专家的需要是在人们缺乏足够的思想资源来认识这个世界的文化气候中形成的。在西方社会遭遇因果关系危机的时代,公众自然乐意拥抱那些宣称拥有科学真理权威的人现代时代的一个特征就是不能再想当然地做事,形成个人在没有专业人士指导的情况下无法管理自己生活的观念,人们从出生到上学、就业、婚姻和死亡的生活的任何方面都成为专业顾问的服务范围。我们生活在充斥个人培训者、导师和顾问的时代。政客退缩在专业知识的复杂性和复杂议题的盾牌后面,而不是竭力简化解释或者获得对问题的解决。专业知识变成了为政府在不能发挥任何建设性作用的公共和私人生活进行干涉来辩护的手段。 

菲雷迪教授“专家独裁”中说,政治精英因为对自己的权威性缺乏信心,开始寻求其他的途径来为自己的行动赋予权威色彩比如他们拥抱科学和专家意见的权威性。欧洲精英主动放弃主权国际机构中的其他精英分享权威,是缺乏安全感的寡头精英的尝试,要为自己的行动推卸全部的责任这就是为什么当今的政府跻身国际公民社会中比面对本国大众感到更自在和舒适的原因。但是权威外包是非民主的,破坏了决策民主的责任追究制。通过专家来管理让政治选择成为多余的东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52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