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飞 陈恋:中国司法改革四十年变迁及其时代特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4 次 更新时间:2019-12-09 20:50:34

进入专题: 司法改革  

高一飞 (进入专栏)   陈恋  
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以及党的十九大对司法改革提出的改革措施包含了体制改革与机制改革,首先进行的是以体制改革为内容的四项基础性改革,在此基础上,再推动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立案登记制、繁简分流等诉讼机制的改革,主次、先后有序,体制机制改革并行,使改革能够按计划、有步骤顺利推进。


六、司法改革的未来展望

  

   2017年10月17日,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深化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65]深化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的意义在于:它明确了在司法体制改革的主体框架已经确立之后,司法体制改革面临的主要任务是进行内外部“精装修”,要在“综合配套,整体推进”上下功夫。[[66]]综合配套改革是事关司法体制改革全局和成败的重大举措,是党中央要求司法体制改革落地见效、全面决胜的集结号和动员令,对于建设公正高效权威的社会主义司法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2018年7月24日,党的十九大后第一次全面深化司法体制改革推进会在深圳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在会议上强调,要准确把握新时代、新阶段、新任务,科学谋划、统筹推进司法体制改革,加快构建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党领导政法工作体系,系统完备、科学合理的司法机构职能体系,权责统一、规范有序的司法权运行体系,多元精细、公正高效的诉讼制度体系,联动融合、实战实用的维护安全稳定工作机制体系,普惠均等、便民利民的司法公共服务体系,约束有力、激励有效的职业制度体系,为维护社会稳定、促进公平正义、服务人民群众提供完备体制机制保障。[[67]]这次推进会在充分分析十八大以来的司法成绩后,立足于已有的改革成绩,提出了今后司法改革构建“七个体系”的具体要求,为接下来的改革工作指出了方向。下一阶段司法改革应当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一)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和现代科技应用结合

   2017年7月10日,孟建柱同志在全国司法体制改革推进会上强调:“要充分认识现代科技对司法体制改革的巨大推动作用”“大数据、人工智能新时代,我们不仅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而且站在人类的‘智慧之巅’。”[[68]]在该次会议上孟建柱同志指出了司法体制改革与现代科技应用结合的具体方式,如善于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现代科技创新监管方式;建立司法智能服务系统,为当事人提供类案检索推送等服务;运用科技推进“审判中心”改革,等等。破除体制机制障碍的根本途径要依靠改革,而突破传统手段的局限则要依靠科技,两者的融合必将激发更大的创造力。我们在司法改革中需要进一步加强信息化、大数据、人工智能与司法体制改革的深度融合,找准技术与制度的契合点,加快推进司法体制改革的进程。

   (二)开展落实司法责任制综合配套改革试点

   2017年8月29日,中央深改组审议通过了《关于上海市开展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试点的框架意见》,一个月后,上海市委召开推进会,正式启动上海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框架意见》从规范权力运行、深化科技应用、完善分类管理、维护司法权威等4个方面提出了25项改革举措。上海把25项改革举措细化分解为117项具体改革任务,明确2019年全面完成改革。

   上海是全国唯一开展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试点的地区。可见,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试点刚刚在一个地区试点,在其他地方推开还需要时间,改革的道路还很长远艰巨。在下一步工作中,我们要继续推广司法责任制综合配套改革试点,加强立法工作,巩固试点成果,推动各配套措施统筹协调,避免机制盲区,全面保障司法责任制能够落实、落地、落细。

   (三)统筹推进公安改革、国家安全机关改革、司法行政改革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统筹推进公安改革、国家安全机关改革、司法行政改革的要求,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对此作出了具体的要求。[[69]]十八大以来,我们先从难点改起,首先推进了以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为“牛鼻子”的四项基础性改革,但公安改革、国家安全机关改革、司法行政改革也需要统筹推进,在改革中还要认真进行顶层设计,并制订具体实施方案。

   公安改革、国家安全机关改革、司法行政机关改革也是司法体制改革重要的部分,是四机关权责一致、权力制约这一广义司法规律的当然要求,对于促进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具有重要的作用。我们要既要牢牢抓住司法责任制的牛鼻子,也要将司法改革全面推进到所有司法机关。

  

七、结语

  

   经历40年的改革历程,我国司法改革逐渐走上了一条遵循司法规律又符合中国国情的改革之路。中国司法改革在十九大以后又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2018年全面深化司法体制改革推进会强调,要统筹推进司法机构改革、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和政法各单位改革“三项任务”。[70]中央深刻认识到,只有同时推进体制改革与机制改革,司法改革才能蹄疾步稳。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了全面深化改革,建设法治国家的战略目标。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新年贺词中说,“改革开放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必由之路,是实现中国梦的必由之路。我们要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为契机,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将改革进行到底。”[71]伟大事业需要伟大斗争,对于处于社会变革时期的中国而言,我们要在新起点上,充分发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的优越性,全面深化司法改革,在改革过程中继续学习、贯彻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改革思想,为铺展更为壮丽的司法改革的历史画卷提供理论基础,争取早日夺取司法改革的伟大胜利。

  

   * 高一飞(1965—),男,湖南桃江人,西南政法大学诉讼法与司法改革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

   陈恋(1990—),女,重庆人,西南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方向博士研究生。本文为高一飞教授主持的2017年度司法部重点课题《优化司法机关职权配置研究》(17SFB1006)、2018年度国家社科基金课题《看守所法立法研究》(立项号[18BFX078])的阶段性成果。

  

   参考文献:

   [1] 《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公报》(1978-12-22),中国共产党新闻网,http://news.12371.cn/2013/10/25/ARTI1382683065898177.shtml,最后问日期:2019-05-01。

   [2] 记者.习近平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

   (2018-01-05),新华社,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leaders/2018-01/05/c_1122218349.htm,最后问日期: 2018-11-10。

   [3] 肖扬:《肖扬法治文集》,法制出版社2012年7月第1版,第156页。

   [4] 陈斯喜:“新中国立法60年回顾与展望”,载《上海政法学院学报:法治论丛》2010年第2期,第2页。

   [5] 肖扬:《肖扬法治文集》,法制出版社2012年7月第1版,第571页。

   [6] 执行办公室于2008年11月改为执行局。

   [7] 《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1984-10-20),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http://cpc.people.com.cn/GB/64162/134902/8092122.html,最后访问日期:2018-11-10。

   [8] 《中国法律年鉴》编辑部:《中国法律年鉴》,法律出版社1993年版,第104页。

   [9] 胡云腾主编:《司法改革》,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版,第71页。

   [10] 肖扬:《肖扬法治文集》,法制出版社2012年7月第1版,第163页。

   [11] 《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公报》(1978-12-22),中国共产党新闻网http://news.12371.cn/2013/10/25/ARTI1382683065898177.shtml,最后访问日期:2019-05-01。

   [12] 江泽民:“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1997-09-12),新华社,http://www.gov.cn/test/2008-07/11/content_1042080.htm,最后访问日期:2019-05-01。

   [13] 江泽民:“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报告”(2002-11-08),新华社,http://www.gov.cn/test/2008-08/01/content_1061490.htm最后访问日期:2019-05-01。

   [14] 肖扬:“法院、法官与司法改革”,载《法学家》2003年第1期,第8页。

   [15] 邓思清:“主诉(办)检察官制度改革回顾及启示”,载《人民检察》2013年第14期,第27页。

   [16] 孙谦:《司法改革报告—中国的检察院、法院改革》,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第30页。

   [17] 王松苗:“公诉改革:能否两全其美?——关于公诉工作改革重心的采访与思考”,载《人民检察》,2000年第10期,第4页。

   [18] 明扬:“侦查监督:检警合作促严打”,载《人民日报》2002年2月6日。

   [19] 记者:“共绘新蓝图——高检院部分厅、局、室负责人畅谈2000年检察工作”,载《人民检察》2000年第1期,第5页。

   [20] 直到2010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台《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深入推进社会矛盾化解、社会管理创新、公正廉洁执法的实施意见的通知》《“十二五”时期检察工作发展规划纲要》等文件,才使得曾经一度暂缓的暂缓起诉制度改革试点工作重新启动。

   [21] 张景义,李文广,赵炳松,权伍琦:“聚焦国内‘辩诉交易’第一案”(2002-08-08),最高人民法院网:http://www.chinacourt.org/article/detail/2002/08/id/9780.shtml,最后访问日期:2018-10-4.

   [22] 徐昕,黄艳好,汪小棠:“中国司法改革年度报告(2013)”,载《政法论坛》2014年第2期,第96页。

[23] 胡锦涛:“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2007-10-15),(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高一飞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司法改革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律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36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