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路:“家”与“户”:中国国家纵横治理结构的社会基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14 次 更新时间:2019-11-17 09:18:39

进入专题: 国家治理     家户制     社会基础  

任路  
即扩大的家。费正清认为:“从社会角度来看,村子里的中国人直到最近,主要还是按家族组织起来的。”(17)宗族依靠族长、族规、族产等机制进行自我治理。韦伯称之为“没有品官的自治区。”(18)不过,家族不常干涉家庭内部的事务,其重点放在家务事以外,除非某个成年男子不能维护其权威。当单个的贫困家庭很难向政府机构求助(特殊情况除外)时,他们就不可能回避或抵制宗族势力的影响。(19)所以,宗族的自我治理是建立在“家”的基础上,是家治的延伸与拓展。

   一如一家之长,族长是族权的人格化体现。族长在族内事务上有广泛的权力,比如主持族内的祭祀活动,管理族产,主持各家分家及监督族内家庭的财产继承、过户等权力。分家由族长主持,如果发生纠纷,由族长和分家人的舅父共同裁决。族内各家的土地、房宅等买卖过户必须由族长来监督。(20)此外,按照习俗惯例,族长对族内户婚、田土等纠纷有初级审判权。各家之间发生各种纠纷,都必须及时报告族长,首先由族长来调解评判,如果不服,则由族长在祠堂召开会议来当众评判。对外族长作为全族的代表,处理与其他宗族的纠纷,以及与官府打交道等。

   在族长治族的基础上,族治的规则体系凝聚在传承下来的族规族训中,族规族训具有劝导惩戒的作用,与家规家训相比,更具有惩戒性,彰显了宗族内部的秩序。族规载明什么是符合宗族秩序的行为,什么是违背宗族秩序的行为,进而将族治的方式明确下来,作为族内家庭的行为规范。对于那些违反族规者,首先以祠堂族规处置,也有的送官究办,大多数时候是族内处置。对于那些遵循族训者,可以树碑立传、入祭先祠、受人尊奉等,以此来规训族人,严守族规族训。(21)

   宗族除了族规等规约性制度外,还通过族田等共有财产来为族众提供必要的救济和保障,即所谓的“赡族”,维系着整个宗族共同体的安全,把族众凝聚在宗族周围。一些大族则建立“义仓”,以应对可能的灾荒年月。义仓的义谷来源于族人的捐赠,或向族人摊派,也有的将族田收入储入义仓。宗族在丰年向族众摊派义谷储备起来,到荒年开仓赈济,渡过困难,进而实现“以稔岁之有余,济歉年之不足”。(22)小族也有各种形式的族产,如“众公”“公尝”“祖尝”(23)等,由族长及宗亲会、族董会来控制与管理,以便为族众提供各种形式的社会救济。

   (三)村治

   自由、独立的小农家庭构成中国村落社会的内核,是村落社会存在的根基。(24)由于社会动乱、人口迁移与增长等原因,小农从最初的家庭、宗族等血缘关系过渡到邻里、村落等地缘关系。村落作为跨越血缘关系的地缘单位逐渐被人所接受和认同。单个家庭或宗族在面对诸如共同安全、水利合作、生产互助等超出家庭与宗族能力范围的公共问题的时候,必须在血缘单位之外建立新的地缘上的横向联系,来解决共同问题,满足共同的需求,进而形成跨越血缘的村落自治。

   共同安全是村落最基本的需求,单靠血缘的家庭和宗族不足以维护村落公共安全的时候,各家各族在村落范围内有着共同防卫的要求,很多村落便是基于共同安全而建立的,村落成为维护共同安全的单位,如北方村落的“看寨”和“打更”活动。“看寨”以家为单位,轮流“看寨”,每家一年轮两次,同时有三到五户同时“看寨”。“打更”是村里自己组织的,每家出一人,每天晚上出两家去“打更”。(25)村落基于“看寨”和“打更”等行动形成稳定的安全共同体。

   除了共同安全,家庭在生产生活等诸多方面还存在众多的共同需求,尤其是水利、道路、集市等。在村落当中,有合村修塘堰、修道路、修村溪小桥、设渡以及设茶亭和凉亭等现象。有的水利、桥、渡口涉及到几村几族,则联合兴建,资费出自各族的族产收入;有的家族还专门拨出少量族田作为某一渡口的渡田,或某一陂塘的陂田,供某一项公益事业专款专用。(26)甚至一些公共建设,在更大的地缘性单位中完成,形成跨村落的公共建设,如河堤、水坝等。

   当各家面临共同困境的时候,村内的家庭之间互助合作,以此来救贫救急,如村中各种结会、帮会等。结会,又称为打会,毗邻而居的家庭,自愿参加,公推一人为会首,每月每家出同等数目的钱或物,储存在会首处,按月轮流集中周济一家会众。此外,在村落范围内象征性使用亲属关系的称谓建立新的社会关系,能够形成特定的社会互助,如南方村落的“结盟兴”“同年会”“姊妹会”等组织。“你的兄弟与他的兄弟都是同年,大家都是一家人”,遇到困难之时,各家能够相互扶持,患难相恤。(27)

  

   三、中国以“户”为基点的国家纵向治理结构

  

   在中国,基于“家”之上的“户”是国家纵向治理的基础。“家”是社会单位,“户”则是国家组织民众的政治单位,具有政治社会意义。(28)“户”源于秦汉以来国家对于小农社会的“编户齐民”政策,国家以共同居住为标准将家庭和个人划分为责任单元。与此同时,国家辅之以“以民治民”的保甲制,逐渐形成以“户”为基点的国家纵向治理结构。“户”遂成为国家治理的基本单元,是国家组织、社会治安、赋税征收、壮丁分配和临时差役的单位。依托于“户”的单位,国家将其行政影响延伸到县级以下,表明国家权力对民众的控制已渗透到个体家庭这一层次。(29)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称之为自上而下的纵向治理结构。

   首先,“户”是保甲的基础,户主是保甲长的依托。为了确保以户为基点的行政权力得到实现,国家在“户”之上建立保甲制度,形成一个由“户”到保甲、乡公所,再到县级政权的一层层的隶属关系,“户”被统一到整个国家的行政体系,将亿万农民与国家联系起来。根据保甲的编制,十户一甲,甲设甲长,十甲一保,保设保长。“户”是保甲的基本单位,各户分属于不同的保,以及同一保里不同的甲。户主是保甲长的依托,保甲设有保甲长,户则有户长或户主。户长或户主是保长、甲长履职尽责的主要依托,凡是完粮纳税、应差派役都需要通知户主,与户主开会相商,并由户主来承担,保甲长离开户主的支持,自然也就不能完成上述责任。至于保甲长的产生,户主也有权参与推选,保长多为保内家大业大的大户来推举或充任。甲长则由各户轮流充当,每户一年一轮或者几户共轮一年,当年轮流的甲长户,其户主即为甲长。

   其次,“户”是稽查人口,维护社会秩序的单位。为了加强人口控制、社会治安和国家税赋征收等任务,各地实行严格的户籍管理制度,将在同一处所共同居住的人为归为一户,以至于每个人都属于特定一户,人在户中。国家权力通过“户”影响到每个人,具体是通过“定籍”与“更籍”来完成的。“定籍”是制度化的户口登记,政府循例在每年的年底都要对保甲内的各户居住人员进行登记,日常中新户成立、撤除旧户、迁徙、婚嫁、生亡等人员异动,均要自行在法定时间内,向保甲长汇报,到乡公所办理申请登记。“更籍”则是指从外地迁居落户需要重新登记户籍,先由原居住地的保长开好条子,盖上保长的印章,写明其家庭情况以及搬迁缘由,交给现居住地保长才可进入村中长期居住,以后需要承担本保本甲相应的征捐、派款和征工等。在每年稽查户内人丁的基础上,户主在屋外挂上门牌,将户内人口悉数登记在门牌之上,没有将户内名字、信息写上门牌,则会被抓入牢房审查,需保长、甲长证明其为保民才能放出。外来亲友或雇工暂住则需要户主告知保甲长,说明缘由,避免外人混入村庄当中。户主对于户内的人丁有督查的责任,如果户内有人犯法,户主失责要受连带责任,相邻诸户有举报之责,如隐匿罪犯,则要承担包庇之责。(30)

   第三,“户”是征收赋税的单位。除了田赋正税外,还有杂费、摊派等,正所谓“明税轻、暗税重,杂费、摊派无底洞”,如此多的税赋主要是依“户”征收。农村大部分的税赋以田地面积为计算标准,以至于一些摊派直接称之为“亩捐”,意思是“按亩捐输”。虽然以亩为计税单位,但是“户”是核算和缴纳单位,收税之时,由保甲挨家挨户通知自己辖区各户户主应交税款,户主不在则由家人转达,在一定的期限之内由各户自行送缴,再将交税的凭单给保甲过目登记划勾,以此证明该户已经完粮纳税。此外,户也是征收税赋的责任单位,户主承担税赋责任,如果因水旱灾害,各户实在难以凑齐税赋,则由各户提请保长向乡公所提议减免当年税赋,只有待乡公所查证属实,征得县里同意后才能够酌情减免。各户的税赋不能拖欠,经过保甲长再三催促后仍不交纳,则由保甲长上报乡公所,派乡丁来催收,如果再不交纳,就由县里的警察将户主抓去坐牢,如果户主不在,则由家里的男丁替代,甚至三年不完粮,政府会将拖欠户的田地没收充公。(31)

   第四,“户”是国家抽壮丁的单位。相比于税赋,户还是抽壮丁的统计单位,虽然抽丁政策是以男丁为对象,却是按照户为单位来抽壮丁,按照每户在户口核查时登记的男丁人数,根据“五丁抽二,三丁抽一”的原则从每户抽男丁。因为每年抽壮丁的人数不一,并非每户均摊壮丁,而是由保甲组织符合抽丁条件的各户进行抽签,由抽到签的各户来平摊所抽壮丁人数,下次抽壮丁则由剩下的各户来抽签,以此类推。遇到抽丁多的年份,每户抽丁几次,以至于单丁也抽。如果从各户抽丁不易,或者各户不愿意出丁,则各户筹壮丁款,由保甲买壮丁顶替,以便完成各户的抽丁任务。为了能够保证抽丁的任务,在抽丁的过程中,户也是抽丁的责任单位,户内出现逃避抽壮丁现象,户主要承担责任,让户内其他人“抵空”,或者自己出钱买壮丁顶替,否则户主要被抓去坐牢。此外,相邻的五户联保,以便坐实各户出丁的责任。(32)

   最后,“户”是国家临时派差的单位。国家在进行修堤筑路等公共建设的时候,由于财力和人力有限,一般按照“官督民办”的方式从各地临时征夫应差,按户出劳力,并平摊部分费用。如修堤堵口,每逢决堤,保长、甲长和保丁辅助催征民夫上堤抢修,按照花户田产面积分摊修堤土方数量,再把修堤任务单和费用明细送到各户,要求各户派人上堤挑土方。(33)再如整修道路,进出保内的主要要道,由保长统筹并组织,保民集体建设,按户平摊费用,按户每家每户派工一名劳力。(34)在整个征夫应差过程中同样实行五户连坐的责任机制。

  

   四、家户一体:中国国家纵横治理结构的内在韧性

  

   家户制传统之所以成为中国国家纵横治理结构的根基,不仅仅在于“家”与“户”两个单位的作用,更在于“户”是巧妙地建立在“家”之上。当然,这种家庭主要是小家庭,对于传统中国以“大家庭”为主要家庭形态的认识是一种普遍的误解。(35)因为早在秦汉时期,国家就颁布“分异令”,即所谓“民有两丁不分家者,倍其赋”,以避免大家庭隐匿人口、逃避税费徭役等。大家庭分家析产后小家庭得以立户,形成“一家一户”。一般来说,“户”与“家”对应,虽然户内包括其他寄居的亲友、房客或者长工等,但是他们并不承担税收摊派、抽丁等,因此,“户”是以小家庭为基础的。户主即是家长,通过编户而实现对于家的治理,实现了国家治理的基本单元和社会组织的基本单元的重叠,即“家户一体”,“家”和“户”两者结构上的同一性,是国家纵横治理结构有机衔接、保持韧性并能够长久延续的关键原因。

“家”得以“立户”,从而获得国家身份,国家也赋予家庭在一定地域内定居的权利,并对于其生产生活和生命财产给予必要的保障,比如从外地迁居落户定籍的家庭与原住的家庭一样在国家身份上是平等的“花户”,与原住家庭享有同等的权利,包括人口繁衍、购买土地、从事农业生产、获得政府救济等。接着是“分户”的权利,原本同一家户分家后分户,在法律意义上小家庭已经分离出来成为独立的单元,在土地财产、生产安排等方面并不受大家庭的限制。最后是“过户”的权利,“户”是产权单位,保护家庭的土地等财产权利,家庭在土地买卖之后需要“过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国家治理     家户制     社会基础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056.html
文章来源: 《政治学研究》 2018年04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