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英民:颜伯珣和他的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1 次 更新时间:2019-11-08 21:00:46

进入专题: 颜伯珣  

樊英民  

   主持修筑芍陂工程,是颜伯珣在寿州任上最重要的政绩。

   芍陂又叫安丰塘,位于寿州城南六十里,最早建于春秋时。芍陂周围三百余里,蓄三条河流之水,用以灌溉农田。两千年中各代都有修葺,但有时是旋修旋圮,更经常因管理不善,使其难以发挥作用。

   康熙三十六年柳秋,芍陂附近的秀才沈捷给知州傅君锡上书,要求政府主持修复芍陂,并请求上级委任颜伯珣董其事。沈秀才并不是修陂工程最大的受益者;他积极倡议,是缘于他有范仲淹那样"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之抱负。他知道颜伯珣也是具有这样的情怀的人,所以向知府提出这样的要求。沈捷又带头向环陂各地发出倡议,捐钱捐物,使这一工程于三十七年春正式动工。

   颜伯珣"广咨访,妙区画"(《孙公新庙记》) 、"询其利弊,区画尽善"(张逵《颜公重修芍陂碑记》) ,前期做了大量的调查研究和规划设计,可以说是工程的总指挥和总工程师。他又长期深入施工第一线,还经常亲自参加劳动:"操筑日日芍陂头"(《芍陂堤上课各门监者种柳》),甚至因此而遭人讪笑:"胡为乘轩复课畚?于思遭讥听者愁!"(《老庙堤头歌》)。他还对施工管理方式进行了创新,例如利用旗帜和鼓声指挥劳动者:"门长司鼓旗。锹者、篑者、版者、杵者,一视旗为向为域,听鼓声与邪许声相答和取进止"(《重修芍陂碑记》) ,提高了劳动效率。

   工程除修复旧有设施和疏浚河道外,还又新筑了两条新堤,新开多个闸门,在堤上种柳树千余株,改建了孙叔敖庙。建立了一整套有奖有罚行之有效的管理制度,以保证工程竣工后能长期发挥作用。整个工程历时七年,芍陂完工后能"灌输四万顷",实现了"庾积属不收,群类蕃始育。晴波市鱼菱,晚景喧樵牧。"(《十月筑安丰大堤寓李莫店旧馆感成四十韵》)一派丰收祥和景象。

   在颜伯珣现存诗(《十月筑安丰大堤寓李莫店旧馆感成四十韵》)中,与芍陂有关的就有四十多首;芍陂共有二十七个"门"(闸口),他为每一个门都赋五言律诗一首,成《安丰陂二十七门诗》。由此可见芍陂工程在他人生中占有何等重要的地位。

   此后寿州的各种志书都对颜伯珣修芍陂的功绩有记载,当地百姓为他建了生祠。直到今天,安丰塘边孙公祠里还供祀着他的木主--孙公祠正殿供孙叔敖,东庑供明代黄克缵,西庑供清代颜伯珣。从这种安排,不难看出当地人对颜伯珣的尊重程度。可以说,颜伯珣用这一造福百姓的工程,在寿州为自己建立了一座永久的纪念碑。

   "腐儒实少匡时力,版筑聊通利济穷。"(《春日大筑芍陂即赠刘生》)颜伯珣就是以这种心态在寿州默默无闻埋头实干。这样的官员,极受百姓的拥戴,却未必能得上司的欢心,他在寿州二十年都没得到升迁就是明证。正如李克敬所说,他始终是个"崎岖穷困"的"偃蹇卑僚"(《秪芳园集》序)。他自己也不是没有在诗中流露过失落颓丧的心情。他说过"微名隐恨多"(《六月将去安丰有感》):在成功的背后,隐藏着多少难言的苦恼?他诗中的"半柝抱关遭叱骂""小吏敢避长官嗔?",说明了他在官场上不知承受过多少屈辱!还有"一篑未就口流血"(均见《酬杨子润九赠菊种二十二即用述怀兼简张子宛庐》),其事虽详情难知,已足以令人扼腕。又如前面提到的以垂老之身多次出差,沐风栉雨,甚至以家产赔偿亏欠,这都给人以他的做人未免失败窩囊的印象。面对这些,他总以"莫笑冯唐老不迁"(《戊子元日》)"志士勋名岂尽同?"(《春日大筑芍陂即赠刘生》)来说服自己,尤其在看到芍陂在自己手下完工并产生效益时,他"喜心翻歌哭"(《十月筑安丰大堤寓李莫店旧馆感成四十韵》),高兴得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  

   颜伯珣留下的诗中有多首写到了千多年前的孙叔敖。孙叔敖是春秋时楚国令尹(宰相)。他的重要事迹之一就是主持治淮,是芍陂工程最早的修筑者。《史记·循吏传》将他列为第一人。颜伯珣诗《孙叔敖庙》说:"高下朱门零落尽,前贤岂不后人期?"---古今多少名公巨卿朱门高第都在漫长的历史中渐渐被人遗忘,只有像孙叔敖这样的才能永垂不朽!可以说,作者是把孙叔敖作为榜样和精神偶像崇拜的。这就是颜伯珣的人生观和事功观。这一观点,在他一首题为《淮堤》的诗中有更明确的反映:"独奏平成数载中,至尊含笑进三公。居徒不省八年意,共说当年朱靳功"。这首诗是他得知康熙帝因"河工告成"而"加张鹏翮太子太保"后作的。诗末句的"朱靳", 指的是在治河中出力最大的两任治河总督朱之锡和靳辅。颜伯珣认为,比起他俩来,张鹏翮的功绩实在算不了什么,是以朱、靳两人付出终生心血取得的治河成绩做基础,才使张鹏翮轻易地获得了成功。当然,此时朱、靳两人死去已久,张鹏翮也不能说是钻营谋利的小人,康熙帝为他"进三公" 也自有其道理,只能说是因缘际会成就了张鹏翮。颜伯珣诗中未提张鹏翮之名,却借"居徒" 即沿河老百姓之口说,关于治河工程,他们只知道朱之锡和靳辅!可见颜伯珣对浪得虚名的张鹏翮不以为然,他最尊重真正实干的人。所以我们不难理解,在他的仕宦道路中为什么对个人的升迁以及吃苦受累、受委屈、赔钱,从来都是不萦于心。

   据记载,颜伯珣还有关于芍陂的著作,即《安丰塘志》三卷,可惜没有流传下来。《寿州志·艺文》著录此书,说"稿本藏州人夏氏家",据了解,今寿州城西南保义鎮,夏氏为当地望族。保义东濒瓦埠湖,西邻安丰塘,正是颜伯珣足迹常到之地。现存一部关于芍陂的专著《芍陂纪事》,笔者认为很可能是以颜伯珣的《安丰塘志》为蓝本而再行编撰的。此书作者夏尚忠,应是收藏颜稿的夏氏家的后人。他字绍姒,号容川,博学能文,热心公益。《芍陂纪事》完成于嘉庆六年(1801),晩于颜伯珣近百年,他在书中以不少篇幅写了颜伯珣其人和对芍陂的贡献,多次引用"颜志"文字。这个颜志,我认为就是《安丰塘志》①。

   芍陂工程竣工后,颜伯珣已是年近七十的老人。他早已几次提出退休,总是未得如愿。其中一个原因大概是康熙四十四年(1705)皇帝又一次南巡,他参加了迎驾工程的准备。另外,他还惦记着芍陂工程后续的使用管理,一年四季经常去巡视按查,及时处理问题,每年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芍陂渡过的:"毎春则亲巡堤上,恐其损处也。夏秋更躬历垅亩,视其将涸,则发钥启闸,务令水利均占。至冬犹自按查,恐不知大计者或减水以资蓄牧,或泄水以取鱼虾也。其中稍有不完者则补葺之,以为来岁计焉。每岁四时不回署,即回,岁不过月余耳。"他对芍陂这个他付出了无数心血和精力工程,有着深厚的感情,他舍不得离开那里,他挂念那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更挂念那里的贫民百姓。他"或驾扁舟于陂内,或乘肩舆于陂堤。时而散步林间,时而讴吟泽畔。抑豪强,问疾苦,随便经纪焉。"当地人有时会留他吃饭,他也乐于接受,但只能备一味莱肴,否则他会拒绝,因为他知道那里的百姓还很贫穷。他这样爱民到无微不至,百姓也对他报以同样深情,听到他将要退休的消息,"绅士呑声,田夫号痛,祖道徘徊,如失怙恃。攀辕无计,立生祠而尸祝焉。"(均见《芍陂纪事·颜公传》)

   康熙四十九年(1710),颜伯珣终于被批准致仕回山东养老。大约这年五月,他去芍陂向他当地百姓作最后的告别。此前不久他刚得了一场大病,身体已经很衰弱,但他还是"力疾享父老于陂上,曰,吾南对陂光,北眺八公峰,如对故园,便觉莼芦之思不能终日。今当别去,尔子孙其勉图久远,勿如今日恃老夫也。父老皆为流涕"(颜崇椝《种李园诗话》卷二)。他有一首《五月之安丰四十店旅馆题壁》诗,就是此次在芍陂之作,也可说是他绝笔:

  

   腐儒一宦老,野馆百回过。病后人还到,春归燕更多。长烟新饭麦,短巷旧垂萝。饥馑频年岁,相看庆若何!

  

   这诗末句说安丰一带的百姓吃不上饭的事频频发生,现在新麦终于上了饭桌,这真是值得高兴和庆祝的事啊!这新麦里,必然有芍陂的灌溉之功。不难看出,颜伯珣对百姓的饥渴冷暖是多么关怀备至,感同身受。

   在这次安丰之行后不久,他就猝然死于寿丞之署。时为康熙四十九年(1710),他74岁②。

   颜伯珣死后,棺敛不具,士民号泣奔走,共为治丧。可以说,颜伯珣是真正做到了为寿州百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在三百多年后的今天,颜伯珣是以一位诗人的身份被我们审视的。他的政绩和人格,固然会赢得我们无限的尊重,但更重要的应该是他的诗作本身,能否以其自身价值和魅力打动当代的读者。

   答案应是肯定的。

   打开颜伯珣诗集可以发现,他的诗中酬答之类作品比较少,而记事咏怀之类相当多。这是他有别于同时代人的一大特点。记事之作多釆用组诗的形式,康熙三十一年(1692)他护领转饷赴京师,一路写了40首五言古体,涉及到所经城镇的现状历史及所见所感,实为一部诗体的行记。康熙三十五年(1696)他又以水路运铜到京师宝泉局,此次行役所作诗,在后人编集时颇有窜乱,有些经过考证才可确认,但至少有20首以上。另外,《忆正阳际堂八子》五古8首、《舟中杂兴》七律12首、《秪芳园拟山水诗》五古12首,也有可能是枯坐船上时由排遣寂寞之作。其中《忆正阳际堂八子》是有意为当时的寿州文人立传,《舟中杂兴》写各种功用的船只,相当于咏物诗;《秪芳园拟山水诗》则是对故乡自家园林的回忆描写。前文曾提到《安丰陂二十七门诗》,当作于芍陂工程竣工之后。作年不详的《淮上军》七律15首,写出了寿春驻军的诸方面,早期作品《金陵绝句》20首,以竹枝词的形式写金陵风土人情。这些组诗,再加上如《赠郑子非文》《金陵应檄监领转饷京师,六月溽暑,羁留久不得发,感旧述怀,遂成长韵》《题诗勺江水》《十月安丰大筑西堤寓李莫店旧馆感成四十韵》等五古长篇,构成了他作品中最具价值的部分。

   这种组诗的形式当然不是自颜伯珣始,但像他那样以40首五古的篇幅写自己的行程,还是很少见的。这说明他的写作有明确计划性,可以借用一个当代美术上的词汇,叫做"主题性创作",以区别于通常即兴的赠答应酬和吟风弄月。

   颜伯珣是一位干实事的官员,从事的多是具体事务,这使他能深入地接触社会底层,又能从较高的角度把握所写事件的整体面貌。他所写到的诸如筑坝、行役等,未必是历史上的重要事件,却是当时社会生活的重要内容,以这些事件入诗,同样具有以诗证史的功能,而其生动性和真实感,远非一般叙述所能及。如他写护领转饷行程中的《磨盘山》:

  

   盘盘复盘盘,诸岭如釜覆。车马旋上头,势若穷宇宙。大柳与池河,方左仍复右。两头二十里,作息合昏昼。我旅大火馀,口干不得吼。集壑有蹋翼,号林仍穷兽。同官尤少年,朱颜欻非旧。侧闻秦陇长,此道一襟袖。难矣行路难,臣职实奔奏。欲陋虎兕吟,兹义或缺究。  

  

   诗写运饷的车马队伍在酷暑炎热中登山越岭,作者和社会下层劳动者们一起出力流汗。整首诗的基调豪迈昂扬,毫无悲切哀怨之情,而是颇有主人翁的自豪感。尤其末句,按《论语·季氏》有"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以"虎兕"喻将伐颛臾的季氏。故《虎兕吟》应是反对暴政的歌谣。作者说"欲陋虎兕吟,兹义或缺究",分明是认为转饷所受的苦不能和古代暴政下的百姓受苦相提并论,说那种把一切苦难都认为是暴政所致的观点是浅薄错误值得反思的。

   再如写芍陂工程的《重筑安丰陂修孙相国庙乐神章即属陂父老三首》之二:

  

……原自岁摄提,望古兴凿筑。千徒被冈野,阴魄在盈朒。错杂百五旗,如将令始肃。鼍鼓声夕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颜伯珣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90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