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彬彬:论光复会与同盟会之争对鲁迅的影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5 次 更新时间:2019-10-04 15:17:41

进入专题: 光复会   同盟会   鲁迅  

王彬彬  
应该是蔡元培对国民党清党的支持。1926年2月初,蔡元培从欧洲归来。据高平叔编著的《蔡元培年谱》和周天度的《蔡元培传》,1927年3月28日,国民党右派吴稚晖、李石曾、古应芬在上海召开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会常务会议,推举蔡元培为主席。会上,吴稚晖宣称“共产党员谋叛国民党”,提议对共产党进行弹劾,而蔡元培附和吴稚晖,主张“取消共产党人在国民党党籍”。吴稚晖的反共提案获得通过,常务会议委托吴稚晖拟具草案,提交监察委员会全体会议公决。这次监察委员会常务会议,把清党反共运动定名为“护党救国运动”。此后,蔡元培参与了国民党的一系列反共活动,在蒋介石与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的斗争中,明确地站在了蒋介石一边。1927年4月18日,蒋介石的南京国民政府成立,由蔡元培代表国民党中央党部授印,胡汉民代表国民政府接印。蔡元培发表演说,声称当时的武汉国民政府是“受共产党妨害”和俄国人操纵的“破坏政府”,表示应该消灭这个政府。6月20日至21日,蒋介石、冯玉祥等在徐州开会,决定取消武汉政府、驱逐共产党。蔡元培与李石曾、吴稚晖、张静江以国民党元老身份参加了会议(52)。当蒋介石执掌国民党大权后,章太炎、蔡元培这两个光复会元勋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政治姿态,而鲁迅无疑是站在章太炎一边的。蒋介石的清党,令鲁迅想到蒋介石当年对陶成章的刺杀和同盟会对光复会的迫害,因而义愤填膺,而这一行为却得到蔡元培的支持,蔡元培甚至参与了策划。尽管在私人关系层面,蔡元培有恩于鲁迅,也仍然让鲁迅对蔡元培的行为看在眼、厌在心里。也正是在国民党清党开始后不久,鲁迅在私人通信中表示与蔡元培“气味不相投”。鲁迅对蔡元培的不以为然,在1927年下半年发展到顶点。作为光复会的首任会长、作为陶成章的亲密师友,蔡元培竟然与亲手杀害了陶成章的蒋介石携手合作,仅仅这一点,就令鲁迅对蔡元培心生反感。到了20世纪30年代,蔡元培也成了蒋介石政权的批判者,并与宋庆龄、杨杏佛等人组织中国民权保障同盟。同盟成立后,蔡元培亲自写信邀请鲁迅加入同盟,鲁迅欣然应允,二人的关系又变得亲密起来。

   1928年11月,章太炎被国民党当局通缉。1930年,鲁迅因为参加自由运动大同盟也被国民党当局通缉。两个与光复会关系极深的人,在由同盟会变成的国民党治下,都成了通缉犯,命运颇为相似。这时候,鲁迅与章太炎虽然并无来往,但却深切地怀念着章太炎。1933年6月18日,在致曹聚仁的信中,鲁迅忽然说起章太炎:

   古之师道,实在也太尊,我对此颇有反感。我以为师如荒谬,不妨叛之,但师如非罪而遭冤,却不可乘机下石,以图快敌人之意而自救。太炎先生曾教我小学,后来因为我主张白话,不敢再去见他了,后来他主张投壶,心窃非之,但当国民党要没收他的几间破屋,我实不能向当局作媚笑。以后如相见,仍当执礼甚恭(而太炎先生对于弟子,向来也绝无傲态,和蔼若朋友然),自以为师弟之道,如此已可矣。(53)

   虽然章太炎晚年的表现令鲁迅“心窃非之”,但这并不影响鲁迅对他的敬爱。鲁迅提及了国民党对章太炎的迫害,而自己也正受着同样的迫害。1936年6月14日,章太炎病逝苏州,各种新闻报道和悼念文章,都只说章太炎在“国学”研究上的巨大成就,“朴学大师”成了章太炎唯一的头衔。针对此种状况,鲁迅于10月9日扶病写了《关于太炎先生二三事》,强调“战斗的文章,乃是先生一生中最大,最久的业绩”(54)。10月17日,又开始写《因太炎先生而想起的二三事》。这篇未完的文章中,提及了章太炎当年与吴稚晖的激烈论战。在回顾了章、吴二人当年的笔战后,鲁迅说:“这笔战愈来愈凶,终至夹着毒詈,今年吴先生讥刺太炎先生受国民政府优遇时,还提起这件事,这是三十余年前的旧账,至今不忘,可见怨毒之深了。”(55)吴稚晖于1936年1月1日在《东方杂志》上发表《回忆蒋竹庄先生之回忆》,为其在辛亥革命前受到章太炎指摘、攻击的行为辩护,并对章太炎大肆辱骂:“从十三年到今,我是在党里走动,人家看了好像很得意;他不愿意投青天白日的旗帜之下,好像失意。”这是说,自1924年以后,吴稚晖与章太炎彻底分道扬镳。吴稚晖是1905年加入同盟会的会员,当年章太炎与吴稚晖之争,某种意义上是光复会与同盟会之争的一部分。1924年后,吴稚晖在国民党中“走动”,而章太炎与国民党挥手告别。吴稚晖接着说:“今后他也鼎鼎大名的在苏州讲学了,党里的报纸也盛赞他的读经主张了。说不定他也要投青天白日旗的下面来,做什么国史馆总裁了。”(56)吴稚晖重算三十余年前的旧账,对章太炎尽情嘲骂。当年的章太炎,在论战中嬉笑怒骂、所向披靡。如今,一来早无与人论战兴趣,二来身体状况也很差。吴稚晖应该是知道章太炎已无心和无力应战,才旧事重提,但鲁迅看不下去了。写了《关于太炎先生二三事》后,又写《因太炎先生而想起的二三事》,原因之一就是要代替章太炎应对吴稚晖的挑战。鲁迅想起的二三事中,就有吴稚晖当年的滑稽表现、丑恶行径。不妨说,鲁迅代替章太炎狠狠地回击了吴稚晖。可以说,鲁迅是作为学生在替老师应战;也可以说,鲁迅是作为一个当年同情、认同光复会的人,在替过去的光复会会员回击过去的同盟会会员。可惜,这篇《因太炎先生而想起的二三事》,鲁迅未写完便离开了人世。

   林辰在《鲁迅曾入光复会之考证》中说:“至于他后来常常用那么亲切的笔触去述说那‘用麻绳做腰带的困苦的陶焕卿’,他对章太炎的终生敬礼不衰,我想,这都和入光复会有关,决不仅是什么单纯的‘同乡’或师生关系所能解释的。”(57)一定要说鲁迅曾经加入了光复会才对陶成章、章太炎终生怀着深情,未免胶柱鼓瑟。重复一次前面已说过的话:鲁迅是否在组织上加入过光复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当年是同情、认同光复会的,当光复会与同盟会发生争执、势同水火时,是站在光复会一边的。而这,对鲁迅终生都有影响。

   注释:

   ①鲁迅:《日记19260310》,《鲁迅全集》第14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第592页

   ②鲁迅:《集外集拾遗·中山先生逝世后一周年》,《鲁迅全集》第7卷,第294页。

   ③鲁迅:《350224致杨霁云》,《鲁迅全集》第13卷,第65页。

   ④转引自鲁迅《华盖集·无花的蔷薇》,《鲁迅全集》第3巻,第260页。

   ⑤鲁迅:《华盖集续集·无花的蔷薇》,《鲁迅全集》第3卷,第256页。

   ⑥鲁迅:《270612致章廷谦》,《鲁迅全集》第11卷,第547页。

   ⑦鲁迅:《270919致章廷谦》,《鲁迅全集》第11卷,第576页。

   ⑧鲁迅:《271107致章廷谦》,《鲁迅全集》第11卷,第592页。

   ⑨鲁迅:《271209致章廷谦》,《鲁迅全集》第11卷,第602-603页。

   ⑩鲁迅:《日记19271218》,《鲁迅全集》第14卷,第684页。

   (11)陈旭麓:《孙中山与鲁迅》,《近代史思辨录》,广东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331页。

   (12)(16)(18)(22)(30)(40)冯自由:《中华民国开国前革命史》,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239页,第240页,第240页,第240页,第240页,第249页

   (13)章导:《章太炎与王金发》,陈平原、杜玲玲编《追忆章太炎》,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9年版,第111页。

   (14)章太炎:《革命军序》,汤志钧编《章太炎政论选集》上,中华书局1977年版,第193页。

   (15)章太炎:《光复军志序》,《章太炎政论选集》上,第681页。

   (17)谢一彪、陶侃:《陶成章传》,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98页。

   (19)参见《陶成章史料》(绍兴文史资料选辑第六辑),1987年,第20页。

   (20)陶玄:《陶成章与光复会》,《江苏文史资料选辑》,江苏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59页。

   (21)参见陶成章《浙案纪略》,《辛亥革命》第3册,上海人民出版社1957年版,第22页。

   (23)(31)沈瓞民:《记光复会二三事》,《陶成章史料》(绍兴文史资料选辑第六辑),第101页,第105页。

   (24)参见周芾棠《陶冶公忆鲁迅与“中越馆”的一段史实》,《绍兴文史资料》第4辑,浙江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49页。

   (25)周作人:《关于鲁迅之二》,《鲁迅回忆录》专著中册,北京出版社1999年版,第892-893页。

   (26)(57)林辰:《鲁迅曾入光复会之考证》,《鲁迅史料考证》,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第9页,第7页。

   (27)(29)倪墨炎:《鲁迅的社会活动》,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60页,第60页。

   (28)鲁迅:《日记19120622》,《鲁迅全集》第14卷,第6页。

   (32)(33)周遐寿:《鲁迅的故家》,《鲁迅回忆录》专著中册,北京出版社1999年版,第1041页,第1037页。

   (34)(37)(43)(44)(45)(46)(47)汤志钧编《章太炎年谱长编(增订本)》上,中华书局2013年版,第148页,第184页,第512页,第515页,第515页,第516页,第517-518页。

   (35)冯自由:《革命逸史》第5集,中华书局1981年版,第191页。

   (36)(38)章太炎:《自定年谱》,转引自《章太炎年谱长编(增订本)》上,第139页,第214-215页。

   (39)杨天石:《寻找真实的蒋介石》上,山西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第12页。

   (41)章太炎此信以《章太炎先生致临时大总统书》为题发表于《大共和日报》1912年1月28日,转引自《章太炎政论选集》下,第557-558页。

   (42)该通电以《章炳麟通电》为题发表于《申报》1926年8月15日,转引自《章太炎年谱长编(增订本)》上,第507页。

   (48)鲁迅:《华盖集续编·为半农题记〈何典〉后,作》,《鲁迅全集》第3卷,第305-306页。

   (49)鲁迅:《华盖集·补白》,《鲁迅全集》第3卷,第102页。

   (50)章导:《记先父母章太炎、汤国犁在抗战中二三事》,《追忆章太炎》,第117页。

   (51)山上正义:《谈鲁迅》,《鲁迅回忆录》散篇下,北京出版社1999年版,第1553页。

   (52)周天度:《蔡元培传》,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258-260页。

   (53)鲁迅:《330618致曹聚仁》,《鲁迅全集》第12卷,第185页。

   (54)鲁迅:《且介亭杂文末编·关于太炎先生二三事》,《鲁迅全集》第6卷,第547页。

   (55)鲁迅:《且介亭杂文末编·因太炎先生而想起的二三事》,《鲁迅全集》第6卷,第558页。

   (56)吴稚晖:《回忆蒋竹庄先生之回忆》,转引自《章太炎年谱长编(增订本)》上,第559页。

  

  

    进入专题: 光复会   同盟会   鲁迅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440.html
文章来源: 《文艺研究》 2017年05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