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登苗:明代双籍进士的分布、流向与明代移民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0 次 更新时间:2019-09-28 16:23:52

进入专题: 籍贯   进士   科举  

沈登苗  
且迁自江浙的又几近半数。这是因为随着永乐迁都,大量外地人口迁入京畿重地。其中,来自江南的富户和南京的文武百官及军卫人员最具活力。积年之后,移民后裔科甲鹊起,对京华的文化繁荣作出了贡献。故明初江浙殷实大户、文化阶层的北迁,虽然有碍本地文化的发展,但对北京这一明清北方唯一的文化中心的形成、南北文化差距的逐步缩小,功不可没。③边远省份虽然双籍进士的总数不是最多,移入的绝对值也不是很大,但相对值很大,特别是云、贵、辽诸地区,双籍进士超过了土著进士,这是移民文化的显著体现,也是本文结论部分要重点探析的内容之一。④顺向流动和水平流动构成双籍进士的基本流向。由文教发达地区向一般地区和落后地区,及一般地区向落后地区流动的有999人,占省际流动总数的55.1%,三大地区内部水平流动的有642人,占省际流动总数的35.4%,两者相加有1641人,占省际流动总数的90.6%,形成基本流向。而一般地区向发达地区、落后地区向一般地区,和发达地区的逆向流动的只有145人,仅占省际流动总数的8%。即使如此,其中还有一些特殊因素。如划入一般地区向发达地区流动的省安徽最多,超过了各省之和。这是因为皖地与科名逢掖的浙、赣、苏三省为邻,教育也较为发达,特别是南部的徽州府是大家公认的人才输出区。再如,落后地区向一般地区流入最多的是北直隶,尤其是京师及附近的卫所驻地,这与流入一般地区的其他省份的普通州县的性质是有区别的。总之,逆向流动非常困难。

  

表4   明代各省双籍进士(祖籍)的分布与流向

   说明:表内A类省系平均每县进士达到40人的科举发达的省;B类省系平均每县进士在10-20人之间的科举一般的省;C类省系平均每县进士在10人以下的科举落后的省。详见拙作:《明清全国进士与人才的时空分布及其相互关系》(《中国文化研究》1999年第4期)。本文撰写时,吸收了陈长文《〈明清进士题名碑录索引〉校误》(《开封教育学院学报》2001年第2期)等成果,对原文中各省的人数等作了若干修正。但由于陈文的人数盈缩正好相等,故总人数不变。明代进士总数指目前能考到姓名者,轶名的不计。双籍者均按乡贯处理。表内流入合计栏系迁出省合计数加上省内互动数。

  

   2.双籍进士的具体流向

  

   在2821名的双籍进士中,有1009人在省内流动,占总数的35.8%,这里面,又有613人仅在府内流动,占省内流动总数的60.8%,还有一些人甚至在同一城或县内流动。如长洲与吴县,作为苏州府治同城而治;颖州卫在颖州境内。这些州县、军卫进士祖先的著籍户口的改动,说不定离原籍仅阡陌之间,或一街之隔。因此,这种省内的、近距离的流动与省际的、长距离的迁徒对流动者本身在社会结构中地位的改变,及对区域文化的作用不可相提并论。同时,明代乡试和会试的区域分配制,必然会对部分祖上与文化落后地区有瓜葛的、科举发达的省份的科举人口的著籍户口产生影响,甚至会出现“冒籍”现象。为此,笔者在全部的双籍进士中,又析出省际流动和省内流动两部分,以便分别讨论。

  

   大家知道,由于我国疆域辽阔,各省的面积、气候、人口、经济、文化、风尚等不同,教育水准差异很大。然不大为人注意的是,明代各省内部文教发展的不平衡性,比省际还甚。如浙赣苏闽是明代科举的四大省,但辖区内也有14个县没有产生一个进士。相反,文风平平的四川省,尽管平均每县只有10.5个进士,但蜀地境内的内江、巴县、富顺等每县的进士都超过100名,跻身科举最发达的州县。因此,对双籍进士的流向,不仅要进行省际的宏观讨论,还要把讨论的内容延伸到州县。经量化处理,笔者把明代全国各州县的进士分成最发达、发达、较发达、久发达和落后等五个级别,每个级别都有五种流向,则形成25种方位不同的流向。现把统计的结果归纳成表5和表6,明代双籍进士祖先省际、省内州县的具体流向,就非常清楚地展现在我们面前。为节约篇幅,在此仅对科举最发达(A类)、发达(B类)州县的流向稍作分析。明代全国有A、B类州县115个。这些仅占全国8%的州县,产生的双籍进士,竟占省际流动的52.5%,省内流动的61.1%,平均55.6%。由此可知,明代双籍进士的流动,主要是这些科举臻于极盛的州县科举人口的输出。所以说,各省双籍进士原籍的分布,不仅取决于每省的人文背景,如湖广填四川的移民要比江西多,然蜀境内出现的双籍进士江西籍的超过了两湖之和,这是因为明初江西的文教水准明显高于湖广。还体现在即使原籍同属于一个省,也取决于该省内部士气的强弱。如明初迁入皖北的江西移民以饶州府为最多,[9]但由赣入皖的16个双籍进士(全部在皖北),主要来自吉安、南昌及后来由皖南徽州府划入江西的婺源县,无1人来自饶州府。这是因为上述地区的科名远比饶州旺盛。这表明科举发达州县的移民迁入他乡后,至少部份仍与原籍保持着较为密切的联系,移民的文化优势在新著籍地得到了较好的发挥。但当我们把A、B类州县划成省内流动和省际流动两块分别观察时,就会发现,他们的具体流向又各自受人才流动规律,和科举区域配额政策所支配。

  

表5 明代双籍进士(祖籍)省际州县的流向

   说明:表内A代表进士人数在100以上的科举最发达的州县,全国共39个;B代表进士人数在50-99之间的科举发达的州县,统计数据为73个,考虑到两京的大兴、宛平、江宁双籍进士麇集,都升格为B类,则全国共有76个;C代表进士人数在30-49之间的科举较发达的州县,全国共84个;D代表进士人数在15-29之间的科举欠发达的州县,全国共217个;E代表进士人数在14以下的科举落后的州县,全国共1000余个。双籍者均按乡贯计算。

  

   在同一省内,A类州县、B类州县之间的水平流动,和B类向A类州县的逆向流动的有351人,占A、B类州县迁出总数616人中的57.0%,形成主流。在C、D、E类州县中,也基本上呈现了这种趋势。这表明,在同一行政区,或乡试、会试的同一卷区内,亦即同一考试政策范围,科举人口向文化教育发达的地区聚集,套用现代人才学理论,这顺应了人往高处走的人才流动规律,高能聚核、人才共生效应对明代士子同样有很大的吸引力。

  

   但是,考察相同的三种流向,在省际流动中,却可以看到另一番景象。A类州县、B类州县之间的水平流动,和B类向A类州县的逆向流动的仅205人,占A、B类州县迁出总数952人中的21.5%,远远少于顺向流动,也明显低于平均流向。至于表内C、D、E类州县向B类州县的逆向流动都相对较多,这是因为双籍进士众多的两京四个附廓县都属B类县,全国各不同文化层次的地区的移民落户京城,这是特殊的政治因素决定的。由于A、B类州县大多来自科举发皇的省份,而迁入的则以科举水平一般或落后的省份为主。这显示,受明代科举区域配额政策的影响,在省际流动中,移民的顺向流动有利于自己在科考上的成功(详后)。同时,也说明了这样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明中下叶,科举发达地区场屋竟争十分激烈,不少应试者往往会主动设法去文化落后,尤其是边远地区入籍赶考。这在客观上有利于生产力、文化低下的省份,尤其是边远省份对外经济、文化交流和文化水准整体的提升。这一信息的现代启示是:切实可行的国家宏观调控政策,不仅会对人才的地理分布和空间流动产生积极的影响,而且,对流动者本身来讲,也增加了成功的机会,是“双赢”。这对于今天开发中西部地区制订文教、人才政策不无借鉴意义。

  

表6 明代双籍进士(祖籍)省内州县的流向

说明:表内相关含义与表5说明同。

  

四、明代双籍进士与明代移民史

  

   明代双籍进士作为一种特殊的移民现象,就有必要考察其与明代移民史之关系,即双籍进士祖先移徒与迁入的基本走势,与明初大移民的迁移与分布背景是否吻合。同时,又由于“移民运动在本质上是一种文化的迁移”,[10]移民后裔进士的数量与分布,又反过来能衡量移民文化的作用和影响。唯有如此,该史料的价值和本人的工作才会引起人们更大的兴趣。

  

   在中国移民史上,明代相对较晚,史料较易收集,研究成果也比较丰富。就明代移民史研究的科学性、前沿性和全面性而言,当前首推曹树基撰写的《中国移民史》第五卷(以下相关引言均出自该书,并在重要处标注曹著页数),笔者把是书作为参照系,与本文统计的数据和材料进行了初步比较,结论是:各省双籍进士的数量、流向与明代移民史基本一致。

  

   首先,双籍进士较多的省与明代移民活跃的区域与流向大体一致。表4中双籍进士迁出最多的苏、浙、赣、皖、晋等省,同时又是明初迁出移民最多或较多的省;而双籍进士移入最多的冀、苏、滇、豫、鲁等五省,恰恰也是明初接受移民最多或较多的地区。双籍进士迁入的绝对值远远大于迁出、并超过本地“士著”进士的贵州、辽东等,亦是明代徒民迁入者大大超过迁出的区域,相反,几乎没有规模性移民的两广地区,除了苦干双籍进士流入京畿这一特殊地区外,迁入他省者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再说江西,虽然也是一个科举大省,但赣地接纳外省的进士仅8人,处于全国末位。原因是,尽管江西也是一个移民大省,但在明初几乎是一个纯粹的移民输出区,研究者至今似乎还找不到洪武年间有规模的移民进入赣江流域。

  

其次,凡表4中各省迁出或移入栏比较敏感的数据,大多能从明初移民的视角得到阐释。如作为进士迁出最多的江苏省,又何以成为移入仅次于河北的省呢?这主要是因为,以现南京为中心的江南地区,作为明初的京师曾大量迁入军籍移民和富民、工匠、官员及其家属。(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籍贯   进士   科举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教育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36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