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长和:民主的希望和未来在中国——谈谈中国式民主与美国式民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53 次 更新时间:2019-09-17 00:26:32

进入专题: 民主   中国式民主   美国式民主  

苏长和 (进入专栏)  
一个社会怎么可能有卖淫贩毒罪呢?腐败也一样,如果一些腐败行为合法了,怎么可能有腐败和反腐败呢?美国的旋转门政治和内举制度将腐败隐性地合法化了,许多腐败都符合法律程序。

  

   六、民主政治下的科学决策

  

   科学决策是任何民主制度都需要解决的问题,由此也产生好民主与坏民主。好的民主政治一是有能力和动力解决问题,这是“立”,二是有能力和动力发现问题,这是“预”。

   中国民主政治下的决策表现为广泛听取不同意见,在协商包容中集中;在美国,执政者可以不听取也没有必要听取不同意见,只听不取的现象很多,两党政纲政策不一,使其更难包容异见,经常排斥异见。中国是在包容、扩容中求统一,美国是在对立对抗中求统一。两党政治的现实会将不同意见放大,并且通过放大不同意见来强化身份和阵营,你只有走极端才能确立自己的身份。这很容易将社会撕裂。美国两党政治在20世纪一度都在向中间政策靠拢,以克服对抗式决策的弊端,但现在对抗性现象又出现了,这就是当今美国的政治僵局,以致美国一些人在讨论美国政治制度改革问题。对立思维或者两党制下逻辑上是最不能包容不同意见的,一党制下特别是公道政党和政府下更能够包容、相容、扩容。

   协商、信访、集体学习、巡视、调研、到群众中去等,都是保证中国民主政治下科学决策的制度性依据。有人将其概括为中国式的纵向民主。迷信西式民主的人认为中国民主政制没有纠错机制,这也是误解。比较下来,倒是美国民主政治下的纠错机制经常失灵,美国政府和国会要纠华尔街的错就做不到。

  

   七、民主政治与外交

  

   国内民主政治制度的不同,导致中美两国外交逻辑的不同。西方有股理论认为西式民主制度不对外战争,这理论连他们自己都越来越不信。还有种理论说美国民主制使其更遵守国际规则,中国民主制不遵守规则。这在逻辑和经验也站不住脚。按照中国民主政治标准来比较,西式民主政治制度设计更容易导致对外专制性干涉和战争,中国的民主政治是和平发展的民主政治。这个问题怎么比较?其实看看核心指标“对外专制性干涉”就清楚了。

   中国在其现代化道路中没有加害于人,美国在其现代化道路中加害于人地方太多。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崛起不会有来自外部的思想和精神负担,而美国衰落必定产生很大的来自外部世界的思想包袱。两条外交道路的不同,根子在国内民主制度的差异。

   美国民主制度纵容对外干涉,这与其民主政治寄生的国际经济基础、选举制度、政治系统的封闭、二元对立思维、利益集团政治、责任豁免机制、私道政府等,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美式民主政治更守国际规则吗?不妨看看小布什对国际法的态度,他有句名言:“国际法?我得打电话叫下我的律师……我不知道你说的国际法是什么意思?”美国在外交中另起炉灶,破坏国际规则再立国际规则是出了名的,我看不出美国在国际关系中有真心推进国际关系民主化的意愿。

   面对美国债务违约问题,美国有个有名的历史学家叫尼尔·弗古森,说自大萧条以来美国就一直没有违约过。不了解历史的人很容易被其蒙蔽了。其实,稍微熟悉国际经济史的人都应该知道,1971年美国停止各国用美元兑黄金的举措,本身就成为世界经济史上最大的违约和不守规则事件之一。美国国内法中有个著名的“后法优先”原则,也即美国签署的任何国际条约都可以被美国后立的国内法所否决,尽管美国宪法规定国际法应该在国内自动适用。让人诧异的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媒体恶意炒作“中国不守规则论”,却没有去讲到底是谁在不守规则。美国民主政治在外交上的不民主和不遵守国际法,在这次克里米亚问题上被普京抓住了辫子,不敢拿国际法对俄罗斯说事,只能失语。

   周恩来说过,中国人讲和平共处,不对外侵略和搞殖民,根子在于被国内制度限制住了;毛泽东说“国际上的事情大量商量着办”;邓小平说“中国人说话算话”;江泽民和胡锦涛在国际上反复倡导国际关系民主化;习近平在欧洲访问的时候说,中国人走和平发展道路,一个原因是我们在制度设计上也是这么做的。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没有加害别人,根本原因是中国民主政治制度的和平属性。所以对比两种民主政治不仅要在国内政治中比,也要在外交行为上比,这样优劣利弊会更清楚。

  

   八、民主政治的希望和未来在中国

  

   本文主要用生活中的政治语言比较了中国式民主政治与美国式民主政治。我认为比较的起点和标准不能在别人政治话语体系下讲自己,而是努力做到在自己政治话语体系下,将别人转化过来讲别人;比较的方式是平等基础上既有察同,也有比异;比较的目的是为了让我们更清楚地看到自己民主政治道路的价值;比较更不是为了输出自己的民主政治,西方人把输出民主和干涉他国打扮成一种天定责任,而中国人历来将不干预视为一种政治美德,输出民主政治的事中国人不能干。

   民主政治作为治国理政的方式和工具,人类古已有之。现代人讲民主,古代只追溯到古希腊,近代只追溯到欧美,是不确切的。“民主”这两个字只是个名词而已,就其内容而言,自有人类社会以来即有之。我们研究“人”这个问题时,不能因为这个人名字叫“山姆”或“约翰”,就说人的历史是从“山姆”或“约翰”开始的,或者“山姆”和“约翰”就是“人”的唯一样本。人类几大核心文明圈,早期的时候都有对民主政治的求索,这些民主资源构成了第一代民主,即多样多元的民主求索道路。资本主义民主理论充其量也只是第二代民主,这代民主虽非一无是处,但现在问题不小,它在内部出现失灵,对外推销的时候出现滞销,同时一些国家不信它的邪,坚持走自己的民主政治道路,对其进行反倾销,将其从普世的祭祀神坛上硬推了下来。今天的世界无论是各国国内治理还是全球治理,都需要探索一种新型民主理论,姑且称之为第三代民主政治理论。

   世界上认认真真在搞真民主政治的国家不多,中国算一个。许多国家对西式民主已经失望了,美国民主政治本身也正在变得没有理想,除非其要进行政治改革,而中国人对自己的民主道路求索充满着理想、干劲和希望,并收获着成果。为发展和升级民主政治,让民主政治回归社会主义的本质,中国可谓一代代人在接力奋斗,此一努力也让人看到第三代民主政治理论的曙光。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进入 苏长和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民主   中国式民主   美国式民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214.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