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剑雄:中国到底需要怎样的文化自信?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266 次 更新时间:2019-09-16 22:35:39

进入专题: 文化自信   传统文化  

葛剑雄 (进入专栏)  
传播应是一个自然的结果


   中国人常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很好,但是为了和世界交流,还要问一个,“己所欲,如何予人?”这是今天我们要考虑的问题。那么,中国人今天为什么要走向世界呢?

   我去过不少的地方,但在接触过一些社会精英、领导、基层以后,我发现其实外界对中国文化的了解是非常有限的。而你想要走向世界,第一步就应该是让人家了解你。要了解当然就要实事求是,展示的应该是我们的各个方面。人家来了,也要让人家了解各个方面。

   走出去的第二个目的,是要向世界学习。历史上,作为我们文化主体的华夏文化,是不断地在向外界学习的。今天我们向外界学习的机会更多了。

   但是有一点要注意,如果你不走出去,不是去人家那边,人家是不大可能主动传过来的,而且,传过来的也可能是经过选择或者从商业、政治利益出发的,所以必须你自己走出去。学习世界是很重要的任务。

   走出去的第三个目的,我认为,是我们要有中国文化的“中国制造”。我们现在走向世界的能力有限,原因就是我们缺少有吸引力的、核心的文化产品,比如电影、电视、音乐制品。有不少我们自认为了不得的东西,到外面却没有什么人看。

   我们现在缺少这样的中国制造,我们有的不过是加工。如果你有什么创意,可以往生产的文化产品里面注入更多的生活元素; 如果我们的服务业不仅仅提供技术,还提供文化,那么,我们的走向世界,才有质的提升。

   我们需要向世界传播中国文化,但是我反对什么事情都跟传播中国文化挂钩。中国文化的传播应该首先是人家看了,了解了它,再自由选择。

   这个和历史上不同。大家觉得以前传教士不是过来传播的吗?对,包括我们中国在内部改土归流以后派教师开学校,这也是行政能力的传播,但是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

   今天在世界上哪怕是对一个小国、一个弱小的民族,我都希望你不要打传播的旗号。你可以展示,让他选择需要你教他的、需要你传播的再传播,这才是比较好的。

   特别中国现在在经济方面迅速崛起了,加上我们还有些历史上积累下的现实矛盾。在这种情况下,我建议不要轻易打着传播的旗号,传播应该是一个自然的结果。

   历史上很多文化的传播,其实并不是自然的。比如英语,它是怎么变成世界性语言的呢?就是因为有大英帝国,接下来又有二战之后美国的崛起。

   没有这些历史原因,为什么还要学英语呢?显然并不是因为经过全世界语言学家的比较,觉得英语最好,然后推广。

   有人现在强调汉语怎么怎么好,但对其他国家的人来说,这又不是做买卖,我为什么要学你的汉语?在人家还没有了解、认同的时候就急于讲“传播”,是不合适的。

   所以,孔子学院公开的宗旨就是学汉语、推广汉语。为了有利于学汉语,我们会介绍一些中国文化,当然这只是浅层次的,不要寄予过高的期望值。

   而且我认为,传播文化更有效的途径是翻译。比如中国人想看《天方夜谭》,就得依靠好的翻译。所以孔子学院很重视这一点,前几年启动了翻译“五经”的工作。但你最好找外国人来翻,因为如果是中国人翻的话,不一定懂人家的文化。

   时至今日,物质的交流已经不存在太大障碍,而精神文明难分优劣,其差异将长期共存。

   中国人常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很好,但是为了和世界交流,还要问一个,“己所欲,如何予人?”好比中国人跟人家一起吃饭,总是喜欢不断往人家碗里夹菜。

   遇到这种情况,日本人通常会不断地跟你鞠躬致谢,即便他并不想吃。美国人也许就直接说No了。你再夹菜给他,他就要生气了。

   所以,我们今天要考虑的是“己所欲,如何予人”的问题。

   不同的文化之间应该学会相互理解、相互欣赏,但这不能仅仅依靠外交辞令或表面文章,还要理解为什么,就像西方人需要理解我们中国文化为什么合理、为什么有生命力一样。

   与此同时,在全球化的同时,我们也要保持自身文化的独立性,避免因过于快速、高度的融合,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现在和经济实力相比,我们在文化实力方面所占的份额其实是比较落后的。我们国家的经济总量已是“世界第二”,但是我们的文化、文化产品差得还很远。

   另一方面,就算我们的经济达到第一了,是不是文化上就什么都可以超越、什么都可以立即赶上呢?

   那也不是。即便是同步发展,也会有落后、有超越。但你对世界的影响,不仅仅在于你本身的客观存在;在今天,还必须和你的文化产品、文化风格连起来。

   换言之,最终还是要体现在你对价值观念的贡献上。所以,我们的文化自信不仅应该包括承认世界上存在着的人类共同的价值观念,还要有这个信心,我们的价值观念可以构成人类共同价值观念的一部分或者更多份额。

   我很赞赏费孝通先生说的话。他认为,现在的世界应该是“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我们要自信,不要自卑,也要肯定其他文化的长处。因为只有将自尊和尊敬他人之长结合起来,才是美美与共,才能达到天下大同的境界。

  

   说明:本文为葛剑雄教授在“复旦人文智慧课堂”的演讲。

  

进入 葛剑雄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文化自信   传统文化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208.html
文章来源:《解放日报》

3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