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世瑜:明清史与近代史:一个社会史视角的反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23 次 更新时间:2019-08-04 23:58:01

进入专题: 明清史     近代史     社会史  

赵世瑜  

   就后者而言,从明清史出发的社会史学者倡导“区域社会史”的切入点,尽管有学者将此“区域”误解为具有明确边界的概念,而提出“跨区域研究”的、其实并不冲突的说法(任何一个上一级的“区域”相对下级的“区域”来说都是“跨”的),甚至将“宗族”、“庙宇”误解为区域社会史的“核心概念”(也许有些人类学实践是这样表现的),但它毕竟是实践这三条理念的途径之一。比如对清东陵的研究,既无宗族,也无庙宇,依据的材料主要是故宫档案,但它依然可以符合区域社会史的理念,将相关事件、人物、礼仪制度和整个清代历史的变迁及其复杂关系放到一个具体的情境中去理解。当然,我们也可以将爱新觉罗皇族及其陵寝与汉人宗族制度、庙宇的神圣象征意义联系思考。

   对于从边缘社会入手的人来说,无论他们从何处着眼和着手,他们关注的是何时和如何被整合到主体社会的历史过程,注重这一过程的多样性;对于从腹心社会入手的人来说,他们关注的是这一社会何时和如何变化,在整合边缘社会的过程中,原有地位强化还是弱化了。简言之,区域社会史的途径是推重问题的,允许跨时段的,其最终目的一定是跨区域的,甚至是整合性的。这样的问题不仅存在于明清时期的中国,也存在于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的中国,甚至存在于全球化时代的今天,边缘与中心地区、群体等等不断发生置换,就像当年中国处于核心的领导阶级现在已经角色地位边缘化,20世纪的广东也处在一个从边缘到中心的过程中。如果历史的分期是重要的话,那么这应该是衡量历史分期的重要标志之一。

   也许,把近年来明清史、近代史和社会史名目下的研究成果放到一起去比较一番,是一个饶有兴味的课题。它可能让我们搭建一个平台,使明清史学者与近代史学者在其上进行有共同逻辑的对话和讨论。

   注释:

   ①由于明清史一直被中国大陆历史学界置于“古代史”之末,一直被视为“封建社会”的“晚期”、“后期”或者“末世”,是为鸦片战争以后中国落后挨打承担责任的时期,是传统的农业社会,因此与近代中国是两个性质和特征截然不同的两个时期。无论事实如何,明清史学者的研究到1840年就戛然而止,而尽管晚清也是清代的一部分,近代史学者的研究也绝不理睬1840年以前中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大学中对学生的培养也是马路警察——各管一段,双方对对方时段中的史实都不甚了了。有意思的是,在最初的一段时期,双方都有学者参加的学术场合,恰恰是社会史的会议。

   ②清史作为过去了的一段完整的历史进入史学家的视野,是在民国时期;在清朝,它被称为“国史”。但假设清朝并不是最后一个王朝,它几乎肯定会成为“二十四史”之后的第“二十五史”,变成传统史学中的一个断代史概念。

   ③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明清史”研究者自认为有其自己的研究主题,超出这个主题就不是明清史了,不管你是否讨论的是明清时期的问题,是否使用的明清史料。笔者就曾被一位知名的明史学者指称不再是明清史研究者了,而是社会史研究者。在他们的认识中,明清史与社会史之间的界线是一目了然的。这就意味着,我以社会史的角度讨论的明清历史,并不是明清历史的组成部分。

   ④我不清楚为什么人们习惯于“唐宋”连用,而比较少说“宋元”。是不是因为唐宋都是中原汉人建立的王朝,而元是蒙古人建立的王朝?“元明”也是较少连用的概念。其实,按陈寅恪的说法,唐朝的制度与文化与以前的北方胡人政权有很大的渊源关系,唐与宋之间倒是存在较大的变化。元朝建立后,尽管有许多变化,但无论在中央和地方的行政体制,还是在南方社会的层面,与宋有多方面的继承性。只是明朝统治者总是强调元朝的“异族”性质,强调它与唐、宋的制度联系,其实明朝与元朝的制度继承也很明显,只是到明中叶以后才有了很大变化。

   ⑤较早认识到这个问题之重要性的,有吴晗、王毓辁等前辈学者,而在这方面作出扎实而具有突出成绩的研究工作的,则有先师顾诚教授和台湾中研院史语所的于志嘉教授。

   ⑥参见温春来、黄国信:《改土归流与地方社会权力结构的演变——以贵州西北部地区为例》,《中研院史语所集刊》第76本第2分册。

  

  

    进入专题: 明清史     近代史     社会史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史学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572.html
文章来源:《学术月刊》2005年 第1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