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志浩:沉郁顿挫魏敦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14 次 更新时间:2019-07-31 12:58:23

进入专题: 魏敦友   法哲学  

谢志浩 (进入专栏)  
杨祖陶和邓晓芒两位先生主张中国要向西方学习,尤其邓晓芒,简直可以说是当代中国“全盘西化”第一人。魏敦友总结——“邓晓芒律令”,所谓“邓晓芒律令”是指中国再也回不到传统的古典的中华文化中去了。这话没错。但是,跟在西方后边踏着西方足迹,人云亦云拾人牙慧,中国就会得到一个善终?中国就会有一个好的境遇?魏敦友有一番深思熟虑——设若不离开武汉,就在杨祖陶和邓晓芒先生身边,发现中国文明主体性,高扬中华文化道统,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学界师友,容忍得了魏敦友这个“异端”吗?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整个时代思潮呈现着由玄虚玄学到实用世俗,由“无用之用”到“有用之用”的转变。江畅先生推动魏敦友由“哲学”池塘跳入“法学”池塘。看到江苏省委党校刘大生自称“刘大虾”,魏敦友有感于自己跳入法学池塘时间不长因此自称“魏小虾”。

  

   魏敦友接受完整系统的哲学教育,博士毕业之后由哲学的池塘跳入法学的池塘,由哲学的“鲫鱼”成为法学的“小虾”,从此以后关注的是法哲学,不能说与哲学没有关系,但是,跨出这一步须有很大的勇气。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很多人舍不得啊!

  

   魏敦友自称法学丛林中的游击战士。游击战士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就是为了追踪时代的核心——法哲学。魏敦友法学三书——《当代中国法哲学的使命》、《当代中国法哲学的反思与建构》和《当代中国法哲学的基本问题:新道统论及其语境》,扉页上都写有这样一副对联:

  

   品评大方之家,细察当代中国法理成长之逻辑;

  

   倾听显隐之道,反观传统华夏社会运行之奥义。

  

   细细品读这副对联,不难发现魏敦友有着很高的追求,绝对不以“魏小虾”自限。魏敦友法律博客“南邕人语”自称WEIZI,WEIZI者,魏子也!“邓晓芒律令”的出现,无疑说明一个问题:魏敦友在迷信西方的中国学界,坚守中国文化之主体性,谈何容易;没有一番沉潜往复,从容含玩,魏敦友怎么可能逆风飞扬,海阔天空我自飞,成长为自立门户的“魏子”!

  

   “跨界”对魏敦友影响很大。由于“跨界”,魏敦友在当代中国学术地图的地位,从一位哲学学者变成一位法政学人。求仁得仁,又何怨哉!人生的一个定位。

  

   魏敦友从高深的哲学来到“幼稚”的法学。法学是西学东渐的产物,属于社会科学的一个部类,政治学、经济学、法学、社会学。哲学作为人文学则不然,不论中国哲学还是西方哲学在中国都有深厚的土壤。相对于哲学,法学何其幼稚!魏敦友离开哲学进入法学,一时半会儿学术“长板”难以发挥作用,同时在法学的池塘,不少法政人认为魏敦友是外行,犹如瓷器店的“公牛”。

  

   2006年11月9日,魏敦友跋山涉水来到西南政法大学进行学术讲座,“地主”张永和教授对魏敦友很不感冒,字里行间流淌着“不屑”:你说的都是大话,大而无当,空而无当。看到这里不禁为敦友捏一把汗。其实,“大话”是有内涵的,“大话”流淌着人生,“大话”是因为心中有痛。张永和以为“大话”没有内涵不值一听,不正是“苏力综合征”的临床表现吗!苏力极端否认人文素养在社会科学中的作用,张永和教授则有过之无不及。

  

   中国法学的进境不以解决问题为唯一的路径依赖,还与“主义”密切相关。“主义”正是价值观!涌现出俞荣根、梁治平、贺卫方、江山,颇有仙气的西南政法,研治法理学的张永和先生竟然将魏敦友的思考视为“大话”。法学既需要“实话”也需要“大话”。法学如此“幼稚”容纳不了“老夫子”魏敦友。魏敦友产生了不适感。

  

   2005年前后魏敦友特别痛苦,归去来兮,田园将芜!魏敦友琢磨是否还回到哲学的池塘?当时与华南师范大学联系,哲学研究所不想进人,朋友联系到华南师范大学法学院。魏敦友只想回到哲学的池塘,从广西大学法学院到华南师范大学法学院,从南宁位移到广州,挪个地方意思不大。

  

   2005年邓正来《中国法学向何处去》在《政法论坛》分四期刊出,可以说犹如晴天霹雳一声雷,魏敦友深受震撼。邓正来先生的《中国法学向何处去》是中国法学知识转型时代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著作。《中国法学向何处去》深深吸引着魏敦友,沉郁顿挫的魏敦友通过邓正来终于接通了法学气场,一而再再而三对《中国法学向何处去》进行深度解读。

  

   邓正来把魏敦友重新拉回法学。2006年魏敦友申请加入邓正来主持的吉林大学西方法哲学研讨班并把所思所想发表在“正来学堂”,顺理成章,水到渠成,来长春见到邓正来并与之订交,魏敦友法学人生当中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魏敦友将2014年出版的《当代中国法哲学的基本问题:新道统论及其语境》献给亦师亦友的好兄长——邓正来。

  

   当代中国法学界,魏敦友的著述让人倍感亲切。魏敦友著述的一大特质就是学术和思想流淌着有血有肉的生命。魏敦友把自己的第一本书——《回返理性之源》献给英年早逝的二姐;把第二本书——《当代中国法哲学的使命》献给了自己的妹妹——魏三秀,纪念她在江西车祸中表现出来的顽强生命力;第三本书——《当代中国法哲学的反思与建构》献给三位学术导师——杨寿堪、杨祖陶、俞吾金先生;第四本书《当代中国法哲学的基本问题:新道统论及其语境》则献给有再造之功的邓正来先生。

  

   邓正来是1978年以来当代中国学术地图中具有雄才大略的学术领袖,很早就做童工的邓正来练就了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品格。邓正来超凡的人格魅力,超强的学术能量,堪称当代的傅斯年。不难想象,邓正来对魏敦友的推动之大。

  

   魏敦友一味待在广西南宁可能患上“文化失语症”。邓正来一见面就跟魏敦友说:敦友,你也行!邓正来具有侠义精神,把魏敦友当做“编外弟子”,这让魏敦友特别温暖,从此不再孤单。魏敦友通过邓正来结识张文显、陈弘毅、於兴中并进行深度的思想学术交流。

  

   心远地自偏。魏敦友在中国学术的边陲开辟了一块自留地。魏敦友在广西大学对当代中国主流学界进行理性的评判,得益于所处的边缘状态。敦友在法学家云集的北京,既可能为课题项目诱惑;也可能抹不开面子。魏敦友在广西得益于地域之偏,可以尽情尽性地读书撰文。

  

   魏敦友依然心雄万丈。不禁想起学术史上的革命,学术中心与学术边缘可以互换。北京那个地方大家都认为是中国大陆的学术中心;谬误的东西在那样的地方,以讹传讹也在所难免。北京纠正一个学术错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已经板结。

  

   魏敦友在广西南宁可以进行纯粹的求知,《知识震撼难忘怀》记载了一个生动的事例。魏敦友由哲学的池塘跳入法学的池塘,除了《外国法律思想史》、《外国法制史》,有时还讲授《中国法律思想史》。《中国法律思想史》主编是中国政法大学的杨鹤皋先生。

  

   杨鹤皋先生1927年出生,属于百年中国法政学人中的第四代。杨先生1949年之前从事学生运动,1950年入北京大学,正好遇到历史夹缝和知识断裂。据说老先生踏踏实实,颇有“朴学”的精神,是新中国法律思想史学科的创始人之一。杨鹤皋先生这样一位“踏实”的学人,解释“亲亲尊尊”望文生义:“亲亲”就是亲爱自己的亲人,“尊尊”就是要求奴隶服从奴隶主。《中国法律思想史》主审是北大的张国华先生,该书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十多年间既有重印又有再版。张国华先生比杨鹤皋大五岁,属于1949年之前毕业的民国老大学生,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张国华先生是新中国第一部《中国法律思想史》全国统编教材的主编。有理由相信,望文生义解释“亲亲尊尊”的“知识产权”来自张国华先生。

  

   魏敦友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读到金景芳讲述、吕绍纲整理的《周易讲座》,老辈金景芳认为——“亲亲”重母统,兄终弟及;“尊尊”重父统,父死子继。看到此处,魏敦友震撼不已。

  

   如何理解——“亲亲尊尊”?魏敦友一鼓作气,打破砂锅问到底,不搞清楚决不鸣锣收兵,一位爱智者本性流露。有心人天不负。魏敦友终于在深圳一家小书店寻访到一本彭林整理的《观堂集林》,亲眼看到老辈王国维的解释,原来金景芳先生与王国维先生一脉相承。由此可见,1949年之后在学术领域发生了何等严重的扭曲与断裂!

  

   魏敦友愤懑不已,这么多年“亲亲尊尊”错误的解释一直谬种流传。长期以来法学界坐井观天,面对各种精神滋养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难怪流传着“法学的幼稚”。

  

   魏敦友回到武汉大学发现旧友新朋对王国维陌生的很,更别说对“亲亲尊尊”有正确理解了。魏敦友进一步联想到:当代中国学术大腕儿,大都是第四代学人杨鹤皋的弟子或再传弟子或再传弟子的再传弟子,教科书的定势风头正劲,中国大陆法学由幼稚到成熟,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魏敦友“跨界”之后由沙湖到邕江,由湖北到广西,由哲学的池塘跳入法学的池塘,由哲学的“鲫鱼”成为法学的“小虾”。通过追寻“亲亲尊尊”的正确解释就可以看到,已经“跨界”的魏敦友依然保持着“爱智”的习性,也就是说敦友并没有离开哲学。

  

   北京师范大学杨寿堪先生为《当代中国法哲学的基本问题:新道统论及其语境》一书所写序言中称赞这位门生:“魏敦友虽然涉足法学领域的研究时间短,资历浅,但因为他有较扎实的哲学基础知识,具备了较好的哲学素养,因此他在法学方面一些问题的看法上,不落俗套,有自己的新视角,提出一些新见解。”

  

  

   魏敦友认为时代正在经历知识转型。这个转型有可能是五千年以来之大变局,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中国与外国,倒海翻江卷巨澜。各种文明撞击、冲突、磨合、交融。前所未有的冲突之中,中国人面临两个极其严峻的问题——如何安顿秩序、如何安顿心灵?基于理性的思索,魏敦友提出新道统论。

  

   2014年底,魏敦友法哲学三部曲之三——《当代中国法哲学的基本问题:新道统论及其语境》与许章润先生的《汉语法学论纲》几乎同期出版。两本十分重要的法哲学著作,几乎同时面世,欣慰不已!颇有意味,魏敦友在广西,著作在北京出版;许章润在北京,著作在广西出版。

  

许章润先生的《汉语法学论纲》主体部分脱胎于《清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5期刊出的长篇论文。《汉语法学论纲》面世后仲伟民先生第一时间召开座谈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谢志浩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魏敦友   法哲学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当代学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50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